第三章全文

「儿子,你……你以前不是说过千万遍,就算老爸求你,你也绝不会接收我的事业吗?」怎么现在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老板第N次询问爱子。
没想到儿子回国纔没几天,就对他的公司产生莫大的兴趣,还三不五时提及要全权接管公司之事。
「那是之前。」施耀铭酷酷的说:「但自从见到她之后,我就改变心意了。」
哼!除瞭因为她不安好心,一心想窃取他老爸的公司外,她还老是激起他的真性情,害他每每差点发作。
所以,他决定跟她杠上了!
「你别为难她……」老板清楚知道儿子心底邪恶的想法。「她是你老爸的得力助手呀!」
老板每每谈及风影星,心底总有无限的感激。「我因为有她这个贵人相助,所以纔能顺利的东山再起。」
「贵人!?」施耀铭像是听到什么冷笑话般,似笑非笑的从鼻孔里喷气。「是啊!好个挂着一张假面具的贵人!」
没错,他之所以回国,就是因为辗转听到有关她的事,纔决定放下手边的事和学业,回来调查一下他父亲的情况。
「没有啦——」老板连忙帮她说话。「她工作很认,真勤奋,只是在管理上……可能严格了点。」
但也因为如此,纔能替他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让他无后顾之懮。
「是吗?」很显然的,施耀铭并不认为如此。「很抱歉,我一点都不相信。」
「是真的!你好好听我说……」
老板只得细说从头了……
他第一眼看到风影星,她还是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可她表现出来的诚恳态度,让他感到很满意,纔会答应录用她这个没有经验的小毛头。
「喏!就这么简单。你呢,一大早来公司,第一件事就是把地扫干净,毕竟,一家公司的门面是很重要的
老板边说边将地带到公司门口,遥指着大待上的一块招牌。
「看到了吗?那儿就是我扪公司专门去影印的地方,我扪己合作多年,你以后可以将数据拿去那里影印,但记住,千万别付现金。」老板严肃的说:「我们可是每个月月底纔结一次帐。」
换句话说,现金可是得留着做最有效的运用,这就是做生意之道。
「哦——」年纪轻轻的风影里,边听边做笔纪。
「还有……」
老板指着桌上唯一的一支电话,殷殷交代道:「任何公事都得长话短说,以免影响到可能接到的生意。」
「是。」她服从的点头。
但老板像是还不放心,想了一下,又正辞严的下令:「在公司,绝绝对对没有私人时间,你可千万别想偷打公司的电话,我可是有安装监听设备,若是被我拉到,你就要倒大指了。」
但这全是者问瞎说的,他有钱装电诂就要偷笑了,哪有余钱去装什么监听器?
自从他当年风光时被损友所编,失去所有后,直到今日,他还是处在落魄边缘,始终无法扭转乾坤。
「我不会的。」风影星哪合知道,这个录取她的老板,竟然是个完全没有生意头脑的普通老百姓。
呃——虽然他曾经也是个叱喀风雷的商界人物,却因自己没哈专才,以致被部属骗得团团转,到最后落得什么都不剩,只留下一屁股的债务;如今,就只能从头开始。
可奋斗了好几年,却还是一事无成,老板为了维生。只能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
「你最好别被我抓包。」就算眼前这看起来怯生生的小女生,信誓旦旦的对他保证她会很乖,但他还是决定本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态,随时随地都要保密防谍一番。「不然,我随时都会叫你走路。」
「是。」风影星可是打算从今日起就开始自食其力,当然会很认真的打拚。
「那就先这样了,你开始打扫吧!」老板指着小小的、脏兮兮的办公室,要风影星快点整理。
「遵命,老板。」风影星话纔说完,已拿着扫把用力的扫了起来。
咦?这小丫头看起来一身娇贵样,没想到做起事来还梃有模有样的。
老板在时地里偷偷观察,暗暗窃喜着,会不会被他找到一块璞玉了?
「就这样?」施耀铭故意掏掏耳朵,假装耳朵已长茧了似的。「这种不足挂齿的小事,从我回来后,你已不知讲过几百次了。」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呵欠。「啊——好困,没事我先去补眠了。」
这是因为,今日那个该死的女霸君将他操得浑身筋骨酸痛,虽然他确实小有收获,但他还是没打算给她好脸色看。
「耀铭,相信老爸,她真的是个好女孩!」老板不让儿子脚底抹油,硬是抓着他碑碎念,继续诉说风影星对公司的丰功伟业……
「什么!?印这么多都没打折?」风影星抱着一迭屏厚的资料,不可置信的看着影印店的老开娘脸不红、气不喘的记下影印张数,写下一个惊人的数字。
「当然没打折。」老问娘以看到鬼的限神打量风影星,故意提高音量让特上的行人们都能听见。
「怎么?你家老板没跟你说清楚、讲明白吗?我肯月结;这已经是全台湾都找不到的了,你居然还干跟我计较东、计较西的?小心我以后拒接你们的生意。」她大声嚷嚷,存心吓死这年轻女孩。
但风影星却像是吃了秤炮铁了心般,摆出坚决的态度。「不劳你费心,事实上,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到你们这儿影印了。」
不但如此,她还指了指分边几家小书局,一副付钱的是老大的骄傲样。「我去问过了,人家都嘛可以帮我打到五折,各个月还能免费替我印些零星的资料呢!」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徒留影印店里刚纔那个说话粉大声的老板娘呆楞在那儿,难道她长迭多年的削凯子计划得书上休止符了吗?
「哇……别这样啦!我们都合作好几年了,你不能这样绝情咩!再说,我、我也能替你打折啊……」但望着风影星离去的脚步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老开娘只提再次放下身段,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挽回客人。
「那个……我、我……也帮你打五折咩!」就牺牲一点好了。
但风影星依旧继续往前走,一点都不为所动。
老开娘只好更加委曲求全。「好啦!!那打四折……」
「三折。」风影星已转过头,直接比出三根手指,表示她能接受的折扣。
「没得商量。」
「好、好啦……」老问娘虽然百般不愿意,但一想到这可是个大户,她,只好牺牲到底,谁教经济不景气,少赚点总比没赚好。
但她隐约觉得不对劲。
为何那小女生明明走了老半天,人却压根没走远,一直在她家门口原地踏步……咦?她是不是上当了?
「你说,她是不是很替你老爸精打细算?」老板很有良心的说。
「是啊!!」施耀铭故意拉长音,一点都没诚意的附和着。「好棒,我给她拍拍手、放烟火。」不但说,还表演起来。
呜呜……老板心底好想哭,他好感动啊!因为,据儿子的妈,也就是他前妻,刚纔打越洋电话来跟他爆料,说儿子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那秘密向来只有儿子认定亲密的人才能分享。
而看到儿子在他面前的「奇特」表现,他知道儿子已完全敞开心门,让他亲近了。
呜呜……他真的好感动。
「对对对,她真的很棒,老爸也帮她拍拍手。」老板学着儿子的动作,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已成功的化解儿子对风影星的误解。
「你幼不幼稚啊?」施耀铭一见他老爸竟学他,想,藉此拉近两人的距离,他立刻不给面子的站起身想离开。「都几岁的人了,还做出这么白痴的举动!」
却忘了自己刚纔也做了相同的动作。
「我要去睡了!」不知那个坏女人明日会如何整他,他得先将体力补充好。
「等等!」老板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哪肯轻易放人?「你再听我说一会儿嘛!」
「又没什么特别的大事!」
施耀铭没好气的翻翻白眼,但由于他内心其实也很想知道有关风影星的事,于是他难得有耐心的等着老爸说完。
「有啦有啦!」老板是那种典型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的人,他拉住儿子,拚命的回忆当年……
风影星纔不过工作满半个月,就己替公司减少许多不必要的开销。
那天,她无意开翻开了一下过去半个多月……呃——应该说是自老板创业后,就没停过的影印举动,那厚厚一大迭的」「商业机密」档案。
当下,她只差没吐血身亡。
「你在于么?」老板纔刚踏进办公室,就看见风影星正在偷窥他的「秘密档案」,当下怒声吼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间谍!」
风影星虽然纔来上班没多久,却已摸清老板「雷声大、雨点小」的其本性,是以,她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档案全都堆在老板的桌上……
呢——这是因为,辨公室实在很小,所以她。只能跟老开「公家」用一张小小的、破破的桌子。「没干么!就看看你是怎么败家而已。」咦?该说是败公司吧!
「你、你……」老阔气得连指着她的手都在颤抖。「我待你不薄,你、你却偷、偷看公司的机密!你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想拿去卖……」
风影星很不给面子的做了个鬼脸给他看,还不客气的截断他未完的话语,一副没辙样。「拜托!这种东西要拿去卖给鬼呀!」
谁会买,她立刻替那个超级笨蛋买家拍拍手!
「你……」老板很气,只差没拍桌子骂人了。
但风影星压根没理会他,还一副骑在他头上的训人样。「你嘛帮帮忙,老板,这些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鬼数据,你干么统统都印啊?」其是浪费钱!
她边说速摇摇头。「就算你无聊,想印个过瘾,那你也该丢跟那家影印店谈个折扣吧?」
哪有人这么笨,白白被坑,还天天去向人家磕头道谢的?
「我……」哪有啊!
老板正想解释自己己之所以留下那些数据,全都因为那关系到可能的商机耶!
「还有,」风影星愈马愈起劲。「我都来了两个星期,怎么没见你谈成一笔生意啊?」
这家公司不是已经成立了三年多,难道一直以来都在吃自己吗?
不合吧!?
「那、那是因、因为……」市场不景气,生意很难做,她懂是不懂啊?
「因为你根本没抓到人家想要的是什么!」风影星从小到大耳濡目柒她老爸谈生意的方式,就算没有其正学过,至少也懂得一些皮毛。
「哪、哪是啊!」老板正想摆出长辈的姿态,告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职员,他走过的桥可是比她走过的路还多,可是——
「你就是!」风影星忍不住对老板的不知反省嗤之以鼻,义正辞严的举例道:「就像大前天上门的那位客户薛先生,他明明就要你赶快报价,可看看你这两天在忙什么?光是影印资料而已,连一通电话都没打!」
那还谈个乌生意啊!
「我、我……我是因为……」老板虽然很想替自己辩解,却又找不出个理由,毕竟,这些事过去都有他的员工会做,至于他自己……
只能坐吃山空!
「你是因为没有胆子,什么险都不敢当!」风影星却是俑初生之犊,天不怕、地不怕的。「所以,纔含做什么事都慢半拍。」
「我……」他哪是这丫头说的这么没用?老板立刻道出当年勇,「想当初……」他也曾经风光过。
「停——」她纔来两周,已经能将老板生平的幸大事迹倒背如流了,可怜的一双小耳朵也快长茧了。「我没空听。」
老板当下气得头项冒烟。
哼哼!这小女生纔多久?竟敢对他这般不敬重,他非扣她的薪水不可!
纔这么想着,却被风影星接下来的话语给吓得差点脑中风了。
「老板,不如这样,干脆我来帮你接洽客户……至于你,就做你当初要我做的杂事就行。」风影星总觉得做生意并不难,只要认其的冲冲冲,她就不信有什么事难得倒她。
「这、这怎么咸?」老板纔不肯做个成天只是扫地、倒茶、影印的小弟呢!否则他就不会将风影星应激进来了。
他……是有点想改变,只是好难哪——「不成也行。」她倒是没很大的反应。「只不过,我就要走人了。」
她纔不古屈就于这样一个没发展的小公司,她要的是一个能让地大展长纔的职场!
「你……」老板纔想开口威胁她,说她只做了两周,他是不合付她薪水的,却没想到被她反将一车。
「但你要想清楚喔!」风影星对自己可是有着十足的把握。「光是那天薛先生那笔生意,如果能谈成的话……」她拨弄着桌上的电子计算器。「嗯……公司赚到的钱至少能帮你付半个月的房租,再加上这两周的影印费。」
耶——这么好!?老闻的眼中当下闪着钞票的光芒。
「你这么有把握?」老问立刻纡尊降贵,完全不计较其它小节。「你其能谈到那笔生意?」
「我已经都打点好,连价格都压到最低了,我们一定能抢下那笔生意。」风影星可是自从那天起,便汲汲营营的联络各家厂商,打探到所有的信息。
「OK,交给你去舛。」者闻立刻决定让自己己退居到第二线——这多像当年啊,他只需动口,完全不必动手。
「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风影星很有自信的拍胸脯保证。「不用半年,我们就可以整修办公室了。」
这里实在太破旧,就算能抢到大客户,只怕也含被这么寒酸的门面给吓跑。
太好了,老板笑得嘴都快要咧到后脑勺了,但他立刻想到一件事!!「不过……」
看到老板一脸奸商的嘴脸,风影星立刻猜到他在想什么。「老板什么都别担心,我要的不多,只要先前你答应给我的薪水没变就成。」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老板当下笑得跟弥勒佛一样。
太划算了,他每个月只需给风影星两万元的薪水,其它净赚的都是他的,他真是太幸运了,但他还是贪心的掺下一句话:「先说好喔!没做满一年,我可是不会替你加薪的。」
从这件事证明,他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做奸商的本事。
「怎样?从这点可以印证,你老爸我还是有点做生意的头脑吧?」老板急着取得儿子的认同。
「哦!!是吗?那请问一下,她现在拿多少薪水?」施耀铭就不信,她现在处于一人之下、数十人之下的地位,薪水会领不多?
「三万五啊!」老板很诚实的回答。
施耀铭闻言直接从沙发上跌到地板。「你……给她这样的薪水?」
那就难怪她想取而代之,将公司据为已有了,毕竟她的付出与收获简直不成正比嘛!
施耀铭以十分不敢置信的口吻提醒他老爸。「她可是公司的总经理耶!」
但老板却老神在在的回道:「安啦!她早说过钱她看多了,从没看在眼理,她要的只是工作上的挑战。」
而总经理的职位刚好提供她这样的需求。
「你……」施耀铭只能无力的摇头。「算我服了你。」
看来,风影星想霸占他家的公司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她根本是把公司当成她自己的在卖命嘛。
但他会想出个好方法来治她的!施耀铭懒得再理老爸,径自回房去。
独留老板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儿子的背影思忖:他又说错什么了吗?为何儿子会用瞧扁他的眼神看他呢?
######
一大早进公司,施耀铭不意外的看到昨天那批苦毒他的娘子军又在原地等他。
只是,却没见到风影星的本尊。
莫名的,他心底竟产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到底是怎么了?
施耀铭尽量不去胡思乱想,直截了当的问:「今天又要让我到哪个部门去做劳动服务?」
「咦?这么上道!」娘子军们异口同声的说。
「太好了,今天你得去这里、那里……」她们说着风影星交代的、和未交代的所有事,恨不能将他奴役到天荒地老,而她们只要坐领干薪就好。
「哇——只能奴役你到今天,好可惜。」众女子说完,便又赶紧做鸟兽散,等着度过摸鱼的最后一日。
施耀铭则是暗自咬牙切齿,连开始卷起袖子做事,边下定决心——今晚他绝对会跟风影星把话摊开了说。
他绝不会让她的诡计得逞的!
######
晚上七点半将近八点,他将所有的杂事都处理完毕,便直接朝风影星的办公室走去。
他心知肚明,她一定还在加班。
但只有他一个人明白她隐藏在心底的秘密——她就是想利用每个机会,蚕食鲸吞他老爸的公司!
看到风影星办公室的门缝里隐隐透出的光线,他连敲门都没,直接以脚踢开门扉。
「砰」的一声,风影星被吓了一大跳,但看来人满脸的不悦,她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笑容可掬的问:「你来啦!」
「你怕吗?」他故意没好气的回答。
风影星已经习惯他的无礼,没当一回事的问:「怎样?有什么心得?」
她想知道的是,他有没有在她交代的工作里,看出老板当年艰辛打拚的过程,如果有,那就表示他真是个人才,她会放心将公司交给他的。
但——当然是在她答应交棒的时候。
现在就让施耀铭接掌,她觉得把还无法承担。
「那不是我要跟你谈的。」施耀铭累得很,没心情在现下喂她分享他的心得;再加上,他已先人为主的认定她心怀不轨,当然不可能跟她交心罗!
「不然呢?」她不解的问。
但内心深处却对他没能发现到她的用心良苦,而稍稍觉得有点小失望。
看到她原本满怀期待的兴奋小脸,在瞬间黯淡下来,施耀铭的心情更不爽了。「你忘了我说过要你签一份放弃公司的同意书吗?」
风影星没有多想的点点头。「是啊,那就来签吧!」
如果他一心认定那件事最重要,她不介意如他所顾。
施耀铭一听到她竟然这么干脆的答应,忍不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会这么轻易答应,该不会是有……有诈吧!?」
还是他已幔了一步,她已在公司的所有权上动了手脚?
「哪会有诈!」风影星根本没将他小鼻子、小眼睛的行为放在心上。「就跟你说过,我心不在此。」
「啪」的一声,施耀铭一掌重重的击在她的办公桌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
可恶!她以为先动手脚,就能夺取他老爸的财产吗?
作梦!「想抢公司的财产,可得充经过我这一关!」
风影星没想到自己相中的男人,竟会说出这样无礼的话、做出这样无礼的举动,她生气极了,但她还是保持住风度。
她深吸一口气,以平静的口吻说道:「施先生,请问你这是在责备我吗?」
「没错。」他很嚣张的说,还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公司的接班人,现在正式指控你企图侵占公司……」
他把话说得义正辞严、把气氛弄得很严肃,却没料到她竟这么说——
「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做这种事?」虽然气到肺都快炸掉,但风影星还是冷静的问:「请你拿出证据。」
不但如此,她还从身后的保险柜里取出几份数据,摊开在施耀铭的眼前。
「麻烦你睁大眼看个仔细,这里的每份资料上,所有权人有变动吗?」她语气虽平缓,但指着文件的手指却是在颤抖,泄漏出她心底正酝酿着莫大的怒气。
「呃——」他是不是太冲动了?
施耀铭一时间有点不知研措,不知该如何挽回这难堪的局面。
「请你正式跟我道歉。」她扬起小下巴说,小脸摆出高姿态的骄傲模样。
这怎么可能?在他还没百分百证实,她的确无意于他家的财产前,休想要他认错!
「办不到。」他死鸭子嘴硬的说。
「那好。」风影星倒是很好说诸似的,退而求其次的说:「既然这样,那……我只好这么做了。」
她钉开皮包,优雅的取出一张空白支票,放在他面前。「你认为这家公司的资产值多少,就麻烦你自己写上去,我是不会跟你计较的。」
「做什么?」他一时有点无法理解她的行为。
「等一下你就会知道。」她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我没要出卖这家公司。」她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嚣张了,她以为她是谁啊!?
「随你。」她再将一支笔递给他。「但现在,该是我做我该做的事了。」
她想做什么,他倒是满好奇的。
施耀铭拿着笔,不解的望着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的风影星。
突然,她「砰」的一声重捶在桌上,两手用力揪起他的衣服——因为她没他高,只能抓住他胸前的衣襟。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臭男人!居然敢这样污辱我,你不知道你姑奶奶我也是个有脾气的女人吗?」她用力拉拉着他薄薄的衬衫。
「告诉你,你姑奶奶我现在就用现金买下你的公司送给你,再麻烦你好好的承受一下我刚纔所受到的屈辱……」
她还没骂够,却突然被「滋啦——」一声衣服破裂声给震住!
他的衬衫因不堪她大力的拉址,从胸口一路扯破到腰际。
「呃——」
风影星这纔回复理智,看着自己的双手。她是不是闯祸了?
但……他那若隐若现的胸肌还满有看头的呢!
施耀铭先是被她狂妄、嚣张的口气吓到,再被她粗鲁的行径给震住,最后,更是在他衣服被撕裂的当下,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个一直以来在他面前保持端庄大方形象的女强人,刚纔的行径会不会太幼稚了啊?
有点像他!
「你……看够了吗?」意识到她贪婪的目光直盯着他胸前的两点,眼里似乎还进射出火花,他不禁有了开她玩笑的心情。
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已不再那么排斥她。
他甚至有个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被她瞧瞧自己的「庐山真面目」,这对他而言可是很大的突破呢。
一直以来,除了他母亲,及一个自小学起就认识的同窗好友以外,还没有人有幸接触到他的真面目……
而生平第一次,他是真心想试看看,是否有人能接受他那不为人知的一面?风影星被他这么一提醒,当下俏脸羞红成一片,连耳根子都没逃过。
「你……我……」被他抓包了。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就在此刻,施耀铭对她有了另一种想法——或许他能运用一下他的美男色,逼她说出她的不良居心刀
于是,他刻意作出违心之论。「刚纔……算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没想到他生平第一次跟人低头说对不起,却将话说得满顺的。
「算了……」风影星也没想再坚持。「我……我也有不对。」
她可是好不容易纔相中他,像她创纔那样冲动的拿出暴发户的心态,万一不幸惹恼他,她可是会得不偿失呢!
于是,她赶紧侠复从容优雅的女强人样。
「那……我们就当刚纔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提议。
他立刻复议。「没问题。」但拉当然另有所图。「我们来谈正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红杏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