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全文

经过那一吻,以及之后那一顿饭,馨心对魏梧的感情已培养出某种程度的信心。她确切地明白他是喜欢她的,否则以他高高在上的执行长身分,压根儿不需要这么百般呵护她这个实习小记者;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口气与表情告诉他──“我也喜欢你”。
回到宿舍,馨心站到梳妆镜前,若有所思地摆起pose来。
“认真一点说好了!”馨心摆出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望著镜子中的自己说:“魏梧,我同意跟你交往。”但话一说完,她全身鸡皮疙瘩全都冒起。NONONO,太正经了,不适合她,还是换比较轻松的表情说好了。
“嘿!我觉得你上次的提议挺不错的,我不反对试试看……”可是这么说,又像小孩子玩家家酒,一点认真的感觉也没有!
馨心对著镜子挤眉弄眼,忽然心生一计。既然说不出口,不然写字条跟他讲好了!写个──“我也喜欢你”,够直接、够坦白了吧!
馨心旋身一转,坐到书桌前,掏出笔记本撕下一张纸,深蓝的原子笔在纸上写下“我也喜欢你,馨心”这几个字,写完后她将字条拿远点看,呜~~字好丑!平常用电脑打字打习惯,都忘了她的字有多么潦草!
这种字能拿给魏梧看吗?馨心将纸揉成一团丢在垃圾桶里,埋头再写──
我也喜欢你馨心
字还是丑。馨心眉头一皱,丢掉,重来──
我也喜欢你馨心
啊!讨厌啦,心写歪了!
不死心,再写!
我也喜欢你馨心我也喜欢你馨心我也喜欢你馨心……
一连写了十来张,终于出现一张让馨心觉得满意的成品来。
大功告成!这会儿只要找机会塞给魏梧就好了。
可是,馨心又突然想到,她该用什么样表情把字条交给他?是该一脸正经的将字条递到他面前?还是嘻皮笑脸地将字条塞进他口袋,转身就跑──
啊!好烦啊!
一连串的问号教馨心想得头顶冒烟,连连哀嚎;一个夜过了大半,她仍然陷在这比较好,还是那比较好的选择中,难以自拔──
被脑中的问题搅混了一夜,隔天仍旧得要早起上班。
九点一到,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窄裙的中年女子来敲馨心房门。魏梧已提早告知馨心说她已进被调进管理部门,这位中年女子就是她接下来这三天的直属长官,严小姐。
“严小姐好。我叫隋馨心,您叫我馨心就好。”在“湖山恋”磨练一阵后,馨心已熟稔进部门时要先拜码头,跟长官做自我介绍。
听见馨心招呼,严小姐轻轻地点点头。
虽然说馨心是被调进的,但因魏梧没有派给她明确的工作范围,所以馨心被带进部门,领了一张识别证后,她就像个弃儿一样被丢在办公座位上,一整个上午过去,除了看办公室同仁忙来忙去的背影之外,她什么事也没做到。而她的直属长官呢?馨心探头进长官办公室,里头连只鬼也没有!馨心一问之下才知道,严小姐进办公室之后就被叫去开会,至今还没出来。
呃!虽然说她不太喜欢忙啦,可是这个样子,也未免太~~闲了吧!
“你哪位?找严姊有事吗?”女同事问。
“也没什么事啦,我叫隋馨心,”馨心把严小姐给她的识别证掏出来给她看。“今天早上我被严小姐带进来,可是她忘了派给我工作,我──”馨心耸耸肩,做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不过女同事一听见馨心来历,立刻换上一副诧异的表情瞪著她。“你就是执行长跳进泳池救起来的人?”
馨心一脸茫然地回答:“对啊。”她怎么会知道?
“天呐天呐!想不到话题人物就近在我眼前──”女同事蓦地站起身来到馨心面前,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打量她。
“你刚才说的话题人物──我不懂。”馨心说道。
“唉,你以为上头透早叫严姊去开会干么?还不是因为执行长跳下水救你的事被记者知道了,不知道是哪个大嘴巴传的,现在推广部那里来了好多通电话,都是打电话来问这件事,跟要执行长的照片。你噢!这阵子小心一点,千万不要透露你的真实身分,不然保证你会被记者围剿到烦死。”
女同事的提醒教馨心脸一阵白。她也是记者,怎么不了解记者们在挖炒新闻的狠劲。馨心突然想到搁在她口袋里的纸条,倏地一惊,魏梧该不会想说是她传出去的吧!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打电话跟魏梧讲这件事,至少她要跟他表明,她绝对不是他养在饭店里的“爪扒子”!
中午吃饭时间,馨心跑回宿舍拿她的手机。一开机铃声乍响,一见浮在萤幕上的号码,馨心冷抽口气。
是主编!
“喂,我是馨心。”馨心胆战心惊地接听电话。
“你在搞什么鬼啊!”主编在电话里哇啦哇啦地吼著。“手机没开人也没联络,我要你去采访,你是跑到哪摸鱼啦!”
“我,我是在做采访的前置作业啊!”
“前置作业?什么前置作业需要躲起来做?你该不会是找不到魏琩做专访,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吧?”
听听他说这什么鬼话!馨心顿时火大。为了这个八页专访,她什么洗厕所、端盘子之类的事全做遍了,没跟主编提出抗议就已算很不错,他竟然还怀疑她偷懒!
馨心吸了一大口气,对著手机闷闷地回嘴。“我不想吵架,反正时间到,主编看我成品就是。”
这么笃定?!停了一下,主编换了另一种安抚的口气说话。“唉,隋馨心,你别生气,我只是在担心你,一个早上打电话过去,手机都没开机,口气当然不好……”
“主编找我有事?”无事不登三宝殿,馨心心想。
“我是要问你你现在人在哪,今天一早我收到个密报,说是湖山恋饭店有人溺水,湖山恋的执行长亲自下水救人,就是不知道你人在哪,要是人在湖山恋,你顺道把这新闻调查个清楚,拍个几张照片回来……”
一听,馨心赶忙撇清。“我人不在‘湖山恋’!”
“那你人到底在哪里?”
“在──阳明山。”她随便掰出个地方搪塞。“魏琩家,我调查出魏琩住哪了,正在跟他家管家套交情,请他帮我递名片给魏琩。”
“现在还没搞定,你到底行不行啊?”主编发了一阵牢骚又把话题转开。“你人不在也没办法,算了,我另外派人过去好了,记得,下个月三号,期限剩没几天──”
主编在手机那端咧咧怪笑,馨心听了一阵心烦,随口说了声掰就将通话切断,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了。
这下真糟糕了,主编要另外派人来;万一来的人认识她,那她跟魏梧之间的约定不就穿帮了!
馨心抬手用力搓著脸颊,直到两颊发痛才苦恼地抱头叹气。
不管,先打电话跟魏梧讲清楚要紧!
馨心翻出魏梧的名片,一个号码一个号码慢慢地拨,心紧张得扑通乱跳。
电话才响一声就被接起。
“我魏梧。”
魏梧醇厚的声音在馨心耳畔响起,听得她一阵脸红心跳。
馨心吞了口口水后才说话。“我隋馨心啦!”
“我知道是你。”
“你未卜先知啊?”
“知道这个号码的没几个人,知道的人的电话也都被我输入在手机里了。”魏梧轻声解释。“你找我有事?”
“嗯……是有事。”
馨心在心里忖著该怎么跟他解释。“就是,我听管理部的人说──你救我那件事被外面的人知道了。”
“嗯。”
“你该不会以为是我泄密的吧?”
闻言,魏梧在电话里呵呵笑了两声。“除非你有办法落水时还边拿相机出来拍照。放心,我知道不是你。”
听他这么一说,馨心才松了口气,不过一想到主编刚才说的话,她蓦地又沮丧起来。“然后还有一件事──刚才我杂志社主编打电话过来,他说,他会派记者过来调查──所以,我大概不能再待在湖山恋了,万一被认出来,你会很麻烦。”
听完馨心的话,魏梧陷入一阵沉默。一分钟后,他才开口说:“你说得没错,这的确会变得很麻烦。”
他的回答教馨心心情一阵低落。“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回台北吗?”一说起“回台北”这三字,馨心觉得自己快哭出来,连忙将手机拿得远远。
“馨心……”
听见魏梧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馨心才又将手机拿近耳边。“嗯?”
“如今之计,只能依你说的,你先回去台北,我会帮你叫辆计程车,你把行李收一牧就到饭店门口去。回台北之后,我会请总裁秘书跟你联络采访的事,记得你的手机要保持开机。”
魏梧的安排很俐落妥当,但是,他们俩的事呢?一句话梗在馨心喉咙里吐不出来。
这时候,馨心听见魏梧那边传来一阵敲门声,他跟馨心说了声“等一下”,三秒钟后他再度说话。“我外头还有一点事情得忙,不能跟你多聊,等事情过去,我再打电话给你,嗯?”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好吧,再见。”馨心低喃,直到确认通话已被切断,她才颓然地将手机合上。
不知道为什么,馨心有种不祥的预兆,仿佛他们俩这一别,就永远见不著面了。
手拎著行李,身上穿著当初进门时穿的牛仔裤跟T恤,但和当初刚进门的心情完全不一样。馨心转过身再三张望,直到计程车司机催促,她才不舍地坐进车里,将门关起。
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来“湖山恋”了。
雅致的日式庭园随著车速渐行渐远,当拐过弯,“湖山恋”完全消失不见,馨心眼眶里的泪花倏地落下,她赶忙用衣袖抹去泪渍,唯恐被前头司机发现。
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虽然脖子上挂的狗牌仍是实习记者,但在主编“物尽其用”的观念之下,馨心早已独自担负起采访工作无数次,可从来没像这回一样,离开采访地,就像心被刨掉了一大块,整个人感觉空空荡荡,感觉好不踏实。
馨心脑中突然浮现几张面孔──陈主任、王主任、小罗,以及受过她两次纠缠的柜台服务员,她离开得太匆促,来不及跟她们说声“谢谢”与“再见”。虽然才跟她们相处不到几天,但她们都对她很好,馨心发现,虽然“湖山恋”里的员工做事严谨,但对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粗心家伙,她们却二话不说地完全接受──相处起来,竟比台北杂志社里的同事感觉还要窝心。
“下次噢!下次要是再有机会去里面,我一定会买东西好好谢谢你们。”
馨心对著窗外喃喃自语,开车的司机以为她在跟他说话,还慢下车速问她在说啥?
“小姐在叫我噢?”
“没啦,我只是在想事情……”
计程车司机从后视镜觑了馨心一眼,瞧她一脸沮丧,他也识趣的不再多说话。
“执行长,柜台服务员打电话过来,说隋小姐已经搭车离去了。”秘书敲门进来通报。
“知道了,你出去吧!”
秘书走后,魏梧才又重新将目光移回窗外;办公室位于山坡上方,从他这个角度可以完全鸟瞰山坡下方的车况,一辆铭黄色计程车如火柴盒大小,顺畅地往山谷下方驶去。
“馨心……”
魏梧唇边喃喃唤著。山谷下方计程车里的馨心似有感应,她猛地抬头张望,在车子左上方觑到一丁点“湖山恋”饭店的屋角。
心有灵犀。虽然无法相见,但窜过心头的那股思念,却在同一秒间,达传至彼此心间。
脚才刚跨进家门,皮包里的手机乍响。馨心丢下行李掏出手机,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我隋馨心。”
“我是‘魏氏’集团秘书,敝姓庄。隋小姐您好,我是打电话过来跟您确认采访时间。”
“噢!”一听对方来头,馨心倏地慌了手脚。“你……等我一下──”馨心赶紧找出纸笔。“我好了,你请说。”
“明天下午三点可以吗?安排一个小时够不够?”
“三点可以,但是,一个小时会不会太少?可以再长一点吗?”
“再长一点──您觉得需要多久时间,您直接说,我好安排。”
“嗯,至少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好,没问题。那就明天下午三点总公司见?”
“等等,跟你确认一下地址。”馨心念出她抄在笔记本上的地址。“是这里没错吧?”
“不对,我给你另外一个地址,你抄好。”
“速度再慢一点。”馨心连忙举笔再写,与对方再三确认地址无误后,对方随即收线。
手机萤幕浮现“未储存来电”,询问她是否要储存,馨心考虑一下,按下NO键,她一脸茫然地瞪著手机看。
任务这么简单就完成了?
忍不住伸手用力拧了下大腿,唔,会痛!直到这时,馨心才惊觉一切不是在作梦,她真的完成主编的交代,联络上魏琩了。
耶~~耶~~她升格为正式记者有望了!
馨心兴奋地猛转圈圈,直到一脚踢倒地上行李,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现在可不是兴奋的时候,明天就要访问了,她至今连要访问魏琩什么都还没想到,惨惨惨啦!
一想到这,馨心急急忙忙拎起行李冲进家门。
翌日,馨心准时抵达魏氏总部,和她先前抄在笔记本上的分处有很大的不同;魏氏总部一共十楼,地上数来一、二、三楼全是家具家饰用品等精品专柜,四楼是餐厅,从五楼开始才是魏氏集团真正的核心地带。馨心曾经听闻台北有个专卖进口家具家饰的豪华大楼,但从没想过这也是魏氏的营运之一。
“您好,我是隋馨心,City周刊记者,我跟总裁秘书有约。”
馨心一拿出名片,门口助理随即起身领馨心进门,她送馨心到办公室搭另外一部电梯,帮她按下十楼键,助理随即走出电梯任馨心自行上楼。
哇!十足十的百货公司派头。
电梯门当一声开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站在外头微笑,馨心眨眨眼睛,干干的喉咙吐出她的姓名。
“您好,我是隋馨心,City周刊记者……”
“我知道,我们曾在电话里连络过,敝姓庄,总裁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你了。”
庄秘书将馨心领进办公室,放她自个儿去敲门,一站在紫檀木制成的木门前,馨心的胃像打了十几二十个结,忍不住隐隐作痛。
她伸手敲门。
“请进。”
馨心转开门把,魏琩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著她微笑,然后他身旁还有──
“魏梧!”
馨心一声惊呼,脸上紧张神色一瞬间消失,她蹦蹦跳跳地奔至魏梧身边,像小狗似的绕著他身体打转。
“你怎么会在这边?啊!好高兴好高兴,我还以为很难再看见你了,哎呀!真的是太好了!”
馨心兴奋地全忘了正事,魏梧伸手拧拧她脸颊,将她脸转向魏琩方向。
“你忘了今天来的目的了?”魏梧小声提醒。
“啊!”他不提,她还真忘记了!
馨心尴尬地望向魏琩,魏琩瞅瞅她又瞅瞅魏梧,挥挥手表示他不介意。
魏琩盯著隋馨心侧脸思考著──这还真是第一次遇上,他与魏梧两人身处一地,结果却是他被冷落,这感觉还真是相当地不是滋味。
“要不要我空出点时间让你们叙叙旧?”魏琩佯装大方地试探。
结果馨心还真傻傻地上当。她面露惊喜地看著魏琩。“可以吗?”
一听,魏琩眉梢挑了一下!喂喂,这小妮子,好歹他魏琩也是万众瞩目的大帅哥,她这样,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吧!
“不可以这样,馨心,琩特别排出两个小时时间,不可以再耽搁他。我去外头等,你工作结束我们再聊。”
说完话,魏梧从沙发椅上起身。馨心目光随著他身影移动,直到大门关上,她才失望地将视线挪回。
“呃!那我们──开始访问吧!”
魏琩脸朝前,瞪著隋馨心的脸看了一会儿。“等等,在访问之前,我有几个小问题想问你。”
馨心以为是工作上的问题,忙正襟危坐。“请说。”
“你跟阿梧──进展到什么程度了?”魏琩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牵手、接吻、上床,一、二、三让你选。”
这是哪门子问题?馨心皱眉。“可以保留不回答吗?”
“如果你希望我配合访问的话,就不行。”
恶劣!馨心在心里偷骂道。一会儿,才见她脸红绯绯地答:“二……”
“才二!”魏琩惊讶。“但是看你们俩刚才的气氛,应该不只这样。为什么?是你不答应让阿梧更进一步,或是他还没跟你提?”
问题越问越敏感!馨心不安地动动身体,不晓得她答完这个之后,他还会不会说出什么更劲爆的问题来。
“我跟他──我们还没……讨论到这个部分去。”
“那你们俩现在是在哪个部分?难不成他还没跟你告白?”
“他告白了,但是──”馨心想起被她夹在皮夹里的字条。“我还没回答他。”
魏琩挑眉瞪大眼睛。天呐!两人关系还没确定。阿梧就已经为她破了这么多惯例──他凝眸注视著隋馨心,打量她究竟是哪一点特别,能教一向实际的魏梧改变心意;不但破例让她进“湖山恋”,甚至还动用关系把这次溺水事件压下,只因怕会打扰她平静的日常生活。
“为什么还不答覆?你不喜欢他?”
“我只是──”怪了!怎么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回答啊,明明访问的人是她啊!一想到这,馨心面容一整,勇敢地说:“这是私人问题,我拒绝回答。”
定定看了她三秒,魏琩点头。“好吧,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言归正传,你想访问我什么?”
馨心一听,赶忙把她昨晚拟好的问题表送到魏琩面前。
魏琩边翻阅还边装无意地问:“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喜不喜欢阿梧?”
正忙著检查录音机的馨心直觉回答:“喜欢啊!”不过话说完马上惊觉不对,连忙改口说:“我的意思是,他是一个好人。”
“他是一个好人,但不是你喜欢的男人?”
“我……”这一瞬间,馨心真想干脆把话讲明,也省得听魏琩在那拐弯抹角的追问,不过下一秒,又觉得──哪有主角还没听见,配角就先知道的道理啊,不行!
她公事公办地说:“抱歉,我今天是来工作,不是来回答私人问题的。”
见她一脸公私分明,魏琩觉得一阵没趣。
想不到这丫头还满机灵的,想要从她嘴里套出话来,可还真不容易。不错,阿梧的眼光的确很好,他喜欢这丫头。
一边回答馨心的提问,魏琩一边想著。
两个小时过后,魏顼的秘书敲门提醒访问时间已到。
魏梧隔著半敞的门扉觑望,瞧见两人一来一往对谈得好不热络,瞧著馨心说得两眼发亮的神情,魏梧胸口突然觉得一阵闷,他忍不住回想,馨心跟自己说话时,也有这么生动的表情吗?
秘书走出,将门轻轻带上,魏梧朝他望去。
“总裁说再给他半个钟头。”秘书回答。
闻言,魏梧轻抹了一下额头,心头的烦闷扩大成为不安。琩口舌犀利,思绪敏锐,鲜少见到有人能招架他伶俐的口舌攻击,这么多年来,馨心是第一个让他自动延长访问时间的记者,这意味著什么?他觉得跟馨心对谈很有趣?
他不是在暗指馨心别有用心,而是他深知魏琩的魅力,如果他想要的话──
“喂!发什么呆啊,我站在你面前这么久,你都没发现!”
魏梧猛地回神,一抬头正好瞧见馨心含笑的眼。他心中有丝妒意,忍不住认为馨心眼里的笑意,是因为与琩相谈愉快的缘故。
太离谱了!他怎么能够这样想她?魏梧用力拂开心头的紊乱。
“访问结束了?”他从位子上起身。
“嗯。”馨心开心地点头。“我跟魏琩约后天,会把整理好的稿子拿过来让他检查确定,如果没问题,这份工作就算完成了。”
听见馨心还会再跟琩见面,魏梧一双浓眉突然微微蹙起。
馨心敏感地察觉到。“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魏梧摇头。
“去我办公室吧,这儿说话不方便。”
直到这时,馨心才惊觉身边还有外人在,她回头看著一直佯装自己不存在的庄秘书,不好意思地搔搔头。
一进魏梧办公室,馨心急忙问:“溺水那件事,处理好了吗?”
魏梧点头。“照片已经被我买来了,报章杂志方面也压了下来,只要最近不要再爆发其他新闻,应该就没问题了。”
望著魏梧平静的脸,馨心自觉愧疚。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给你惹来那么多麻烦。”
“被推下泳池也不是你自愿,怎么能怪你。”魏梧伸手摸了下馨心的脸,故作不经心地问:“跟琩谈完,有什么感想吗?”他想知道她对琩的感觉。
“你是问我个人感觉,还是想听场面话?”
“还有分啊?”魏梧笑了。
“当然啊!他是你老板,加上两个人都姓魏,我总是得先问,免得得罪人。”
“你个人感觉。”
“嗯。”馨心侧侧头。“他很聪明,很有魅力,反应灵敏,虽然有点太滑头,不喜欢正面回答问题──不过,可以感觉得到他人不坏。”
意思是,她对琩的印象很好吗?
一股酸涩涌上魏梧心头,他别开视线,用力拂去心头的焦躁。
“我从刚才就觉得,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对劲……”
“我没事。”魏梧微笑。“我是在想,难得我们人在台北,但我却不能带你四处走走逛逛。”
对后!魏梧已经被记者们盯上,这会儿不管他再带谁出去,都会引来骚动。
馨心郁闷地低下头。
“其实我好怀念仍在‘湖山恋’的那段时间,跟大家一块儿同心协力工作,而不像现在,只能靠我一个人单打独斗……”其实馨心最想说的是,她想念那儿,是因为她能常常看见他。
“我也很怀念你在‘湖山恋’那一段时间。”
魏梧望著馨心,眸里藏著一股压力与焦急。台北是属于琩的,他的势力范围则是在“湖山恋”里。他多渴望能把馨心带回中部,远离一切烦人的干扰。可是不行,馨心还有工作,她得继续留在台北,才能顺利完成工作。
魏梧喃喃自语。“我也希望可以把你留在‘湖山恋’里,不让你离开……”
“嗯?你说什么?”馨心没听清楚。
“没事。”
馨心若有所思地盯著魏梧看,他今天真的怪怪的,之前虽然他也不多话,但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说著说著就突然恍神起来。正在思考该怎么探他话,突然听到外头有人敲门。
打开门,助理一脸抱歉地提醒:“执行长,十分钟后有一个会议。”
“我知道了。”
关上门,魏梧无奈地看著馨心。“真糟,我恐怕不能多陪你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该回去了。”馨心俐落地从位子上起身。
“糟糕!字条!”一步出大楼,馨心猛地停下脚步。
她转头望著气派豪华的大楼,又想到魏梧还得开会──真是的!她挫败地拍著脑门,不可思议的,这么重要的事,她竟然也会忘记。
只好等下一次见面再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