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地狱火全文

灯火下,那一片片火红的曼珠沙华仿佛燃烧起来,恍如记忆中永生难忘的那场大火……那场将她一生欢跃和幸福付之一炬的大火。

耳畔是惨厉的厮杀声和呼号,浓烟呛得她不能呼吸,不时有燃烧着的木头从头顶落下,帐子都已经燃烧起来——十三岁的小女孩已经忍不住大哭起来,却不敢乱动,乖乖地呆在房间里——因为虽然爹爹顾不上她,可她知道哥哥一定会来这里救她,一定会来这里带她走。

所以,她不敢一个人乱走,抱着双肩瑟缩在屋子一角,等待着,直到喉咙哭得嘶哑。

浓烟几乎将她窒息的时候,她终于听到了不顾一切奔来的脚步声——瞬忽而来,瞬忽而去,她甚至来不及呼叫,就看见浓烟烈火中,两个人携手奔逃而去的背影。

“天籁,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玉箫才比你大一岁,可你看看人家多懂事……”

“要是你再胡闹我就不要你了!”

白日里的话犹在耳边,烈火从四方蔓延过来,将十三岁的孩子团团围困。她忽然间哭不出来了,只是呆呆坐在那里向前伸出了双手,却没有喊——只是看着哥哥拉着玉箫,穿过燃烧的火和不停下落的巨木,向外奔逃。

她被留在了这里。哥哥……不要她了。

哥哥不要她了!他拉了玉箫丢下她,跑了。

烈火,浓烟,濒死的惨呼,不断下落的燃烧巨木——然而这一切纷纷扰扰,在孩子眼睛里陡然失去了色彩。她的手依然向前伸着,仿佛想要什么人来抱她,然而大大的眼睛里却是木然的,嘴巴微微张开,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一根燃烧着的椽子落下来,带起呼啸的风声和烈火。然而孩子眼睛是空洞的,似乎根本看不见、更不知道闪避,只是木然伸手坐在那里,直到那根椽子啪的一声砸到她小小的手臂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和滋啦的焦糊味道。

手臂骨折了,软软耷拉下来,然而那双小手依然没有缩回去,直直伸在那里,对着那已经消失在浓烟中的背影方向,仿佛依然希望能看到那个白衣少年回头寻觅的身影。

然而,什么都没有……整座房子都在坍塌,仿佛燃烧的天幕坠落了。

她知道,其实是她心里的天幕坠落了……十三岁的孩子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似乎惊吓到痴呆了,丝毫不知道躲闪或者惊叫。四周的火蔓延过来,包围了她,舔着她的衣角和头发。艳丽的火宛如开放的红色花朵,然而映着火光的孩子的眼睛,依然是黑白而空洞。

又一根大梁烧断了,巨木呼啸着掉落,迎头砸下。

要死了么……那个瞬间,孩子的眼睛里居然闪过一丝奇怪的微笑的表情,身子一动不动,甚至双手还是那样僵直地伸向燃烧的空气,眸中映出漫天下落的燃烧的火。

然而那一瞬间,她伸向空气的手忽然触到了什么真实的东西。虚掩的门轰然打开,白衣如同闪电般掠过来,衣襟拂过烈火,微微一俯身就抱起了她,足尖一点,抱着她迎着那些下落的天火掠起,等她惊呼出来时、那座燃烧的房子已经在脚下。

“哥哥!”她用折断了的手紧紧抱着白衣人,惊喜交加地叫了起来,“哥哥!”

“……”没有回答。耳边风声呼啸,那人已经抱着她落到了空地上,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小女孩,忽然微微笑了笑:“我不是你哥哥。”

映入孩子黑白分明大眼睛的,是一张英俊男子的陌生的脸,丰神俊秀,额环下的眼睛却是苗疆人才有的深碧色,带着邪异的笑意俯下身来看着她,黑发垂落在她的脸上……孩子忽然惊叫起来:不是哥哥,不是哥哥!

“祭司大人,您没事么?”周围有人围上来,恭恭敬敬地禀告,“属下办事不力,刚才让试剑山庄的少庄主从火里逃出去了——请祭司大人责罚。”

逃出去了?哥哥……拉着玉箫,从这群魔鬼手里逃出去了?!

那个瞬间,孩子嘴巴微微张了张,露出了一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唉……真是惹人怜惜啊。跟我回去,好不好?”根本没有听手下长老的禀告,看着孩子眸中剧烈变幻着的感情,那个白袍男子只是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女孩娇嫩的脸,微笑,“你看,你哥哥不要你了——跟我回月宫去,好不好?”

“不要!”她脱口惊叫起来,挣扎:“放开我!我要回家去……我要回家去!”

“真不听话……从来还没有人敢不听我的话呢。”然而那个英俊的魔教祭司却没有发脾气,只是温和地微笑着,仿佛逗弄着一个漂亮的布娃娃,“好吧,我就送你回家去,好不好?——不过,只怕你回去了,还是要被送回来呢。”

不知道为何,面对着眼前这个比哥哥更英俊温和的男子,孩子只感到说不出的恐惧,拼命挣扎着,想从他怀里挣脱。然而无论她如何挣扎,那双修长的手却是牢牢地抱住了她,额环下,那双深碧色的眼睛也是微笑着,一直看着她——恍然间,她的神智就开始昏迷起来,不知不觉在那样深不见底的目光中,沉沉睡去……

那一觉,一睡就是八年。

那是一个醒不来的噩梦——直到她夺来了拜月教教主的位置,拼命试图摆脱,依然无法从那个恶梦中醒来。昀息……昀息。那个名字仿佛入骨的蛊毒,生生死死地缠绕,每次一念及他最后堕入湖底地狱时的眼神、心中就仿佛有烈火焚烧。

他毫不留情地将她从所有亲人手中夺走,狠狠地斩断她与这个世上的所有牵系,便以为她从此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然而他忘了,一个再也不爱任何人的孩子,又怎么会依赖他呢?

抬头看了看,月已经到了中天,将冷冷的光芒洒向岭南大地。

时间到了,果然叶家“兄妹”还是想负隅顽抗么?——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小小的手从陶罐上移开,拿起了身侧的短笛,轻轻吹了一声,立时整个安静的空寨子里就想起了簌簌的脚步声。无数黑影在阴暗的角落里移动,一张张惨白的脸,向着木楼走来。

八年前,能将自己的亲生妹妹扔在火窟里;如今,却不舍得将那个冒牌货的头砍下来么?

女童眼睛里陡然涌起说不出的阴郁,一挥笛将一个跪在脚前的僵尸打得满口吐血,冷笑着站起来:好,那么,叶天征,你就等着看我如何在你面前折磨那个贱人吧!

大红色的肩舆已经停在了木楼外,黄金做的星星串成了珠帘,在火把的光下发出璀璨的光——那是她从灵鹫山月宫带出来的座架,拜月教主的肩舆。抬轿的,除了试剑山庄的两名名剑罗百回和史解,还有南疆另一个大门派青龙会的两位正副帮主。

真是豪华的阵容啊……她放牧的黑羊儿,今夜后将会更加庞大吧?

僵尸们跪成两列,匍匐在她面前,从她座位前直通木楼外石径上停着的肩舆。孩子的嘴角现出了一丝冷笑,抬起脚,踩踏在面前一个僵尸的头上,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踩着那些头颅,走向停在门外的肩舆。

暗夜如铁,那些红花在夜幕下绽放的反常的浓烈,宛如暗示着即将流满罗浮山的鲜血。

走到肩舆旁,脚底踩踏着史解白发苍苍的头颅——忽然间,听到寨子外围的僵尸群中传出一阵混乱,似乎有什么在拼命往这边奔过来。

是试剑山庄的人想提前发动这一场决战么?真是急着找死啊……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她坐上了肩舆,微微一抬手,示意僵尸们抬轿。短笛声起,大群面目惨白的僵尸,就这样簇拥着这个穿着大红百褶裙的女童,缓缓在黑夜里向着试剑山庄走去。

骚乱越来越接近肩舆,感觉不像是有大队人马来袭,女童眼里反而有些诧异,挥手止住了前进的队伍,僵尸向两边退开、退开露出的甬道里,血红色的衣服向这边飘过来,那个女子一边用尽全力挥开那些僵尸们抓过来的手,一边向前狂奔。

“哦?”忽然认出了来人是谁,女童漂亮的瞳孔忽然凝聚了,一个手势就让所有僵尸顿住了手脚,任凭来人跌跌撞撞跑过来,跪倒在她的肩舆下,踉跄着抓住她的裙角:“教主……教主,求求您,求求您收手吧!”

“贱人。”女童嘴角露出一丝嫌恶的笑,脚忽然用力踩在对方脸上,“怎么,没有带着叶天征人头,就敢回来见我?我不是说过了,除非你割下他人头给我,我才会免你万蛇噬身的罪?你以为我是昀息祭司,会顾惜你那么久不处罚么?”

“教主,你收手吧!”女子无法抬起头看她,手却不肯松开,声音因为心神交瘁而恍惚,“你把我扔去喂蛇也好,喂蝎子也好……那是罪有应得。但是求你收手吧!再下去,天征就要被你逼疯了!他已经狠下心来要杀你了!他离疯也不远了……你不要再逼他了!”

“要杀我了?是么?”女童用力踩踏着对方脸孔的脚忽然顿了一下,漂亮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忽然冷笑起来,一脚将女子踢开去:“很好,很好……我就等着看他怎么杀我!”

“你们好!一个是宁可斗到最后鱼死网破都不肯交出你来,一个是宁可万蛇噬身也不听教主的命令!真是……真是情深意重。”肩舆垂帘上的金色星星被她握在手里,细索洒下金色的粉末,女童用力咬着嘴角,忽然无声无息地笑起来,眼神冷厉,“你这个贱人,十一年前按昀息祭司的命令混进试剑山庄,现在又敢背弃拜月教!教唆我哥哥扔掉我,哄骗我父亲收你为义女,还想李代桃僵代替我嫁入南宫家——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拜月教派往试剑山庄的一颗棋子,和我争?不嫌自己命长么?”

“属下怎么敢跟二小姐争……”那样恶毒的语气,让来人不自禁地颤抖起来,“属下本是二小姐收留在庄里的,却为听从祭司大人密令谋夺山庄;本为教中子民,却为试剑山庄违抗教主命令——无论…无论哪边来说,都死有余辜,不敢争辩半句。”

“不要叫我二小姐!”那样话反而让肩舆上的女童更加暴怒起来,“二小姐早死了!你不用装可怜——我哥不在这里,你再装可怜也没有用!”

然而,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盛怒之下脱口说出“我哥”这两个字,女童的脸色微微一变,只是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是。请教主赐我一死。”玉箫低下头去,“但愿教主息怒,放试剑山庄一条生路,莫让手足相残——属下即使万死,也会感激教主。”

“嘻,”沉默许久,女童没有说话,只是用冷锐的眼睛打量着跪在一边的下属,唇角露出一丝刺骨的笑意,“倒真是会说话……以前昀息派你来试剑山庄卧底,也就是看重你这花言巧语的本事吧?——我倒要看看你的舌头到底长的是什么样?”

话音未落,红色衣衫拂动,一道金色的细索如同鬼魅般飞出,一把勒住女子的咽喉,勒得她不由自主地因为窒息而张开了嘴,“噗”地一声,另一根尖利的金索刺穿了她的下颔。

小小的手正勒紧了线,忽然唇角浮出一丝冷笑,放松了手。

“不急着杀你……留着你的舌头,等一会儿自己把这个故事告诉叶天征吧!”女童看着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的女子,眼里的光亮如闪电,“让他看看,这么些年来,他到底是和什么样一条美女蛇为伍!”

“教主……教主,”仿佛惊惶于这样的命令,玉箫挣扎着上前攀住了肩舆,“求求你不要!祭司大人都答应过我,不会让天征知道我的身份……他答应过我的!”

“昀息是昀息,我是我。他答应你的,我可没答应!别想拿他压我!”女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嫌恶地踢开了攀上来的手,“你大约还不知道昀息现在在哪里吧?嘻,他现在,大约还在圣湖底下的水牢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和那些恶灵撕咬在一起呢。”

玉箫忽然呆住了,仰着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新任的教主,喃喃:“怎么……怎么可能。你、你把昀息大祭司给……?大祭司是不会死的,没有人能制住昀息大人!”

“不可能?你是不是也以为我会永远被昀息当作宠物养着,不可能爬到地面上来找你们报仇?”说起那个被自己打入地狱的拜月教大祭司,红衣女童唇角的冷笑忽然变成了脱口的狂笑,“哈哈哈……什么不死之身!还不一样被我关到了圣湖底下?现在拜月教是我的!是我的!没有人可以再阻止我……”

笑声渐渐歇止,女童冷冷的目光落回到一边面色苍白的玉箫身上,忽然哼了一声:“我还嫌不够呢,如果告诉叶天征你的本来面目,再让他杀了你,就有些没意思了……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他怎么都不肯提着你的人头来见我呢?——那么我就剥下你这层画皮让他看清楚了,让他来说你到底该不该杀!如果他也说不杀你,我就放过你!”

仿佛被那样可怕的目光焚烧,玉箫脸色苍白如死,颤抖着,终于低下头去,细若游丝地回答:“如果……叶庄主不杀我,教主、教主真的会放过我么?”

“呵……当然。当然!”看着匍匐在脚边的白衣女子,想起多年来这个人代替自己得到了多少东西,女童眼里凝结出了可怕的利剑,仿佛要将面前这个美貌温柔的女子切割成碎片,大笑,“如果他居然说你不该死,那么该死的就是他!”

叶天征带着孙冯和管家,巡检了山庄一遍,待得所有都布置停当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血腥味裹在风里,滚滚迫近。

敏锐地感觉到了杀气的袭来,年轻庄主微微咳嗽起来,却是转头吩咐管家:“让二小姐带着女眷,去庄后的紫云洞里躲着,无论外头情况如何都不许出来!”

然而话音未落,就看到身边守卫山庄的人马中,居然就有一名少女,不由皱起了眉头。刚要说话,少女旁边的浓眉大眼的青年连忙行礼,分辩:“庄主,这是我妹妹!——她不肯躲到紫云洞去,非要跟着我不可。”

“不行,这里很危险,”实在没有心思和这一对兄妹多话,叶天征冷冷吩咐,挥了挥手,“别让你哥为你担心。”

“我不!”虽然是面对着庄主,少女拉着哥哥的袖子,因为恐惧微微颤抖着,脸色却是倔强的,“我怕……不和哥哥一起,呆在紫云洞里我害怕!”

看到两兄妹这般相依为命的情形,仿佛极细的针猛然在心里扎了一下,叶天征脸色苍白下去,忽然厉声:“不行!呆在外面很容易就没命了……做哥哥的如果担心妹妹,就不该让她赖在外面!管家,给我把她带回紫云洞去!”

“是!”已经被封锁了将近半年,管家白胖的脸上也陷了下去,低哑着嗓子答应了一声,脸上却浮现出为难的表情,“只是……庄主,晚饭后就看不到二小姐的影子了……”

“什么?”叶天征微微一震,正待发问,风里忽然响起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短笛声。

凄切幽咽,有如一个童声的哭泣,在暗夜里传来。那样细微柔弱的声音,却宛如催命的符咒,让试剑山庄所有残余的人马都悚然一惊,冷入骨髓——那个人……那个躲在暗夜里操纵着僵尸的魔鬼,就要过来了!

“大家小心!”叶天征再也来不及多想,厉声提醒周围子弟,拔剑跃起,跳到了墙头。那里,一袭青衣临风,是南宫陌提了灭魂剑,一直怔怔站在高墙上,看着暗夜里开满了火红曼珠沙华的来路。

“她要来了。”没有转头,却知道好友已经掠到了身边,南宫陌忽然喃喃说了一句,抬起手来,指着茫茫的暗夜,“小叶子……小叶子就要从这条路上、过来了。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穿着大红的衣服,大大的眼睛……”

“不是小叶子,是拜月教主。”叶天征听出了好友语气中的迷惘,冷冷补充。然而忽然之间感觉心肺里有一把利剑绞着,再也忍不住地剧烈咳嗽起来,“是拜月教主……”

仿佛感觉到自己的情绪也到了极限,不敢再去回想什么,叶天征握紧了手中的名剑转魄,转过头去:“南宫,还记得我们以前对练过的剑法吧?——以你的补天剑法,配上我们叶家的天罗脱形剑法,我们都知道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

十年前的凤凰树下,灭魂剑和转魄剑划出雪亮的光,两名生气勃勃的英俊少年舞剑对攻,各自不敢懈怠;而火红色的凤凰花下,那个孩子的双脚晃啊晃,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

一个失神,南宫陌手心一松,灭魂剑居然从手中直落到庄外的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沧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