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全文

当晚他就把两个弟弟叫来集合,告诉他们,任家的男人要来个大变身了。
对于要抛弃过往的坏习性,或许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任子风鼓励两个弟弟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而他,将会是他们的开路先锋。
“你们就先看看我的表现,如果真的奏效了,那你们就跟着我照办吧!如果你们还想挽回你们的女友的话。”这是他惟一所能给他们的忠告。
而他现在全副心神都放在田若羽身上,从这一刻开始,他誓言追回她!
隔天一大早,任子风出现在田若羽的家门口,手中拎着三份早餐。
“叮当!”他按着田若羽家的门铃。
可等了好久,才传出田若羽半梦半醒的模糊嗓音。“谁啊?”这么早就来扰人清梦!
任子风以很有元气的阳光嗓音唤道:“亲爱的小羽,是我子风,快点把门打开。”没忘记再加上一句。“好吗?”
随时征询她的意见,将是他未来追求她的重要课题之一。
田若羽蓬松着一头凌乱的头发,摆着晚娘面孔打开门,没好气的问:“干吗一大早来吵人,你是来讨债啊?”
可任子风却是一脸的阳光笑容,丝毫不被她的歹脸色吓退。“快,吃早餐了。”但心中却忍不住给予肯定的答案——没错,他就是来讨情债的啦!
轻拥着田若羽来到餐桌前,他殷勤的将三份早点放好,关心的问:“你室友呢?叫她一起来吃啊!”
呃——超完美男子守则之一,除了要对女友好,连同她身边的阿猫、阿狗都得照顾到。
田若羽却撇撇嘴角。“你是刚认识人家吗?你不知道她在桃园上班,每天早上五、六点就得出门吗?”
呃,他确实在两年前就已认识她室友,却从没将她的事放在心上,但从今以后,他会改。
任子风立刻双腿一并,摆出立正站好的姿势,对着田若羽行了个童军礼。“是,小人记住了,以后会没齿难忘的。”
但那不是重点,毕竟,他心中想的还是对她好而已。
“来,那我们一起吃。”他指着桌上的烧饼油条,那是他最喜欢的。“先喝口你最爱的冰豆浆。”
可田若羽却冷着脸,一脸的敬谢不敏。“你可能忘了,那根本就是你的最爱,却不是我喜欢的,我爱吃的是西式的早餐。”
说完,转身走到厨房,迅速替自己弄了个三明治,再冲了杯热牛奶。“我从来都不喝冰的,都跟你说过不下千百遍了,但你就是记不住,不是吗?”
坐在桌前吃着自己的早餐,却压根不理会一脸尴尬的任子风。
啊——像这样肆无忌惮的发泄心底的怒火,还真是满棒的感觉呢!
是啊!他的确从来没将心思放在像这样的小事上头。
但没关系,他立刻改进。
“我会记住的。”他抓抓头!有点不知所措。
但田若羽却还是感受到他的不同了!
是的,变的是他的态度。
过去的他,无论她是用撒娇的方式说、用生气的口吻说、用抗议的语气说……结果都是一样——等于没说。
但今天,他却是用悉心受教的认真态度,听进了她的话。他……真的愿意为她而改变吗?
会吗?能吗?
田若羽心底隐隐升起一丝丝的期待与冀望,真希望这回他是认真的……
可过去两年来所累积的失望,却又让她知道不能抱太大的希望,以免……她会再次受到伤害啊!
任子风则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四下打量田若羽所居住的环境,试图找出一丝蛛丝马迹,让他能有所发挥。
“呃——”终于被他发现了话题。“小羽,你不是不爱喝咖啡吗?”怎么在玻璃橱柜里摆满了漂亮的咖啡杯组?“还是这些是你室友……”
“我没有不爱喝咖啡,”她言简意赅的说。“是你不爱喝,我就没坚持而已。”
是这样啊!原来她为他牺牲这么多,但未来不会了,未来只会是他为她牺牲奉献,她再不必受委屈了。
“以后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这是他对她,也是对自己作出的承诺。
他本以为田若羽会很感动,却没想到她并没有。
田若羽只淡淡的回了句。“这句话你说过很多次了。”言下之意是,他只会说,做不做得到则是很难说。
“不!”任子风急切的站起身,顾不得手上油腻腻的,直接抓住田若羽的小手。“这回我是真
心诚意的。”
他以前从来不会如此的。
要说田若羽没有被感动,那是骗人的,但她不会轻易的就接受他。“是吗?那我拭目以待。”
任子风看着自己的手,她刚才抽回小手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仿佛她是真的想跟他划清界线,那让他的心头蓦地窜起一股落寞感——他……会失去她!
“小羽……”第一次,他没有信心的问出心底最害怕的事。“你……真的肯给我机会吗?”
想想,他又抢着更正自己的问题,“不!我的意思是说,你……还、还会再爱上我吗?”
她自己也不知道耶!
田若羽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任子风,向来他意气风发、他霸道不讲理、他强势不给人下台阶……而像此刻这么没自信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但,会不会就是因为他真心想改,所以才会这样患得患失呢?
所以,她该坚持,不能再退让才对,否则,万一地误以为她心软,又故态复萌……不!她再不要当他的附属品,再不要了……
“我……我也不知道。”决定了,她绝不轻易的原谅他。“就……看看你的表现吧!”
这样才能真的逼他改过。
“我会努力的。”任子风很认真的看进她的眼里。“只是……你要答应我,在我没成功前,你不能给别的男人机会。”
他希望她就像现在这样,天天待在家里等着他来。
可他想得太美了,田若羽就算原本没有那样的想法,却在听到他的要求后,立刻提出反驳。“我不能保证。”
毕竟,是他独断独行的开除她,她当然有权再去找个新工作。
而万一真的在未来的职场里让她遇到新好男人,她为何要放弃被其他男人追求的机会?就算她心里只有他一人,但她还是可以接受他人爱慕的眼光,不是吗?
一这么想,她的头摇得更厉害了。“我们已经分手,该去追寻各自的未来才是。”
“不——”任子风爆出一声怒吼。“我不准、我不准!我绝不要失去你……绝不!”
而她,虽然抵死不肯给予口头承诺,但心底……确实小有感动。
任子风一回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命令人事主任到他的办公室报到。
“我要你重新雇用田若羽。”他交代着。“由她担任我的机要秘书。”这样他才能无时无刻将她看得紧紧的。
“是。”人事主任虽然不赞同这样的作法,却碍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照办。
“等等!”任子风看着人事主任的背影,及时唤道。
人事主任还以为他改变心意。“任总,您反悔了吗?”好在,她赶紧提出自己的良心建议。“其实,依我的看法,在上位的人所作的决定最好不要反反复复,既然已开除员工,就没必要再请她回来。”免得员工拿乔。
任子风却给了人事主任一记怒瞪的眼光。“我要说的是,这件人事命令愈早发愈好。”
“是。”人事主任碰了一鼻子灰,只能默默走出任子风的办公室。
可同一时间,被早早叫起床吃完早餐的田若羽闲闲没事做,只能打电话与过去的同窗好友哈啦。
“喂!宁宁,是我啦!”田若羽问道:“你现在有在上班吗?”魏宁宁是她的狐朋狗友,因为家境不错,从来没有好好的上过班,只在零用钱花大凶时,勉强打个工赚钱。
“咦?你说真的还是假的?”田若羽突然身子一正,脸上满是雀跃的神情。“那……他们还缺人吗?”
才听了几句,田若羽已经兴奋的叫道:“好啊好啊!算我一份。”
耶——她更幸运,没事找朋友聊天,也能找到一个待遇不错的打工机会,而且还是可以吹冷气、吃果果的地方。
她立刻打点一下,穿着T恤和牛仔裤便出门了。
就在她出门后没两分钟,她家中的电话就响起,铃声响了又响,似乎非等到有人接起不可。
可家中无人又能如何?
“铃铃铃……”屋里吵死人不偿命的电话无止尽的响着……
任子风的眉宇皱得几乎打结了,他放下手中的电话,愤怒的问:“还是没联络到人吗?”
“是。”人事主任很委屈的报告。“我让人每隔五分钟就打一次,可都已经快联络四个小时了,还是没人接。”
任子风苦闷的点燃一根烟,摆摆手。“你下去吧!”
却在人事主任就要走出办公室前,又交代道:“继续联络。”而无视人事主任闻言后,双肩下垮的无力样。
其实,连他也联络不上田若羽。
他拨她的手机,可却是处在关机状态!这是怎么回事?她该在家才是,他早上才离开,她也没跟他报告要去哪啊!
一想到她可能跑出去挥洒自己的青春,他的心就变得很郁卒。
拿起电话,他一一拨给自己的两个弟弟,想确认田若羽是否有跟他们的女友们串连起来行动,但得到的答案却是令他失望的——
“拜托!我好不容易断绝了小苓跟她的联系,你别再让她来搅局好吗?大哥。”任子扬很不高兴的吐槽。“我更希望她永远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子扬!”任子风立刻制止二弟的胡言乱语。
如果二弟的诅咒成真,那他如何跟田若羽再续前缘?
而任子秦的反应则是跟任子扬差不了多少。“喂!大哥,你要宠未来的大嫂是你的事,可你别老是让她跟倩倩洗脑,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工夫才让倩倩回到我身边耶!你叫她别再胡闹了好不好?”
“子秦!”任子风不准三弟继续说出污辱田若羽的话语。
但在挂断电话后,他却只能烦闷的揉着眉心。唉!当初他们三兄弟明明一起失恋,怎么他们都已经和好如初,却惟独他的情路这么难行?
小羽啊!你是跑到哪儿去了?!
“先生,您的红茶。”田若羽将冷饮送到客人面前,顺便将桌上的水杯填满。
“她的服务态度不错嘛!”待在柜台的老板施易勋,正若有所思的与田若羽的好友魏宁宁打探消息。“她是你的好朋友吗?有男朋友吗?”
“本来有,可是已经分了。”魏宁宁惟巩天下不乱的散布谣言。
她当然知道任子风还想挽回田若羽,但她从来都看不惯他的霸道及沙猪观念。
她总觉得田若羽是识人太少,才会一头栽进任子风所布下的情网,而她现在刚好有机会搞破坏,她怎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这样啊!”那就表示他有机会了。
田若羽才走回柜台后方,就见到魏宁宁拎着包包要走人。“咦?宁——你要去哪?”
魏宁宁说着刚才与施易勋套好的台词。“老板说另一家分店临时缺人手,要我去支援。”
“哦!”田若羽没工夫去管这些小事,此时店里刚好走进一对情侣,她赶紧以热情的嗓音说:“欢迎光临。”
人已端着两杯冰开水,朝客人的方向走去。
“她还真是充满干劲呢!”施易勋连跟田若羽闲话家常的机会都没,忍不住对着魏宁宁诉苦。“那你刚才教我的方法要什么时候用啊?”
魏宁宁一掌拍在老板的肩上。“老板,你要有点耐心,等这阵子人潮过了,有的是机会。”
他们这里是电影商圈内的某间冰品店,人潮多是跟着电影上映前后蜂拥而来。
“也对,”年轻多金的施易勋不禁笑了。“OK,你快去玩吧!”
原来,魏宁宁是出卖了田若羽,她把所有有关田若羽的喜好、习性全都供出来,让老板能追得上田若羽。
“那就祝你追到美人!”魏宁宁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在她的观念里,男人就该像老板这样温柔体贴,对女人言听计从——虽然她也没认识他多久;而非像任子风那样,只会霸气的命令女人遵从他的旨意。
施易勋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田若羽在店里忙碌的纤细身影。
她的身高不高,若是站在他的身旁,感觉像小鸟依人;她的柔发微卷,随着在店内奔波迭饮料
而飞扬,让他情不自禁想轻轻抚弄;她的俏脸上满是甜笑,即使客人催促、抱怨……她依然微笑以对。
哦——他最爱这种温柔且脾气趋好的好好小姐。
那很容易上手。
于是,施易勋没移开眼光,一直一直的随着田若羽的身影飘移……
终于,店里的人潮减少,田若羽也暂时得到一点喘息的时间。
她走到柜台后,都还没来得及坐下,面前已放置一杯冰得透心凉的柠檬汁。
“啊!”她诧异的抬头,这才发现是老板。
“不好意思……”让老板帮她服务,这样好吗?但眼前的饮料是她最爱喝的,再加上她又累又
渴,实在无法拒绝人家的好意。“谢谢。”
端起冰品,她大口大口的灌了半杯,这才心满意足的道:“好好喝。”
施易勋可是有经过高人指点,当然不会放过每一个讨好美人的机会。“你喜欢就好。”他不着痕迹的夸她。“刚才真是辛苦你了。”
“不,那是我该做的。”田若羽除了任子风外,并没有交过其他男朋友,而眼前的年轻帅哥是她没接触过的温柔男性,当下令她对他的好感大增。
“都怪我们店里的小妮爱玩,小芬家里又临时有事,才会突然请假,害得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施易勋态度优雅、神情温柔的解释着。
“没关系。”田若羽赶紧说道。“这样我才有机会来代班啊。”
施易勋当然不会错失大好机会。“我看你的服务态度相当不错,不知你有没兴趣来这里当正式员工?”
再赶紧以退为进。“不过,我听宁宁说你本来在大公司上班,可能不会想在这种小地方做事……”
“我愿意!”田若羽本来就不喜欢闲在家,如今有机会可以打工,当然是二话不说的答应。“我还满喜欢替人服务的感觉。”
“如果做得好,我们的员工还有机会晋升为分店管理者……”施易勋释出更多的诱因。
“我愿意。”田若羽当然上钩了。
就在此时,她却以眼角余光瞄到自门口一闪而过的身影。“对不起!”她朝施易勋致歉后,就急
匆匆的奔出店外。
却已看不到刚才那道熟悉的身影。
是他吗?
可上班时间,他干吗来电影商圈?
莫非……跟别的女人一起来看电影?
瞬间,田若羽只觉得自己的心揪得紧紧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红杏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