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迷雾中隐藏的秘密全文

讲台上的兰斯正灰头土脸地讲解做菜的方式。他的脾气也未免太好了吧,被我弄得满脸油烟,居然还能镇定地讲课?我真怀疑他是装出来的。记得以前老爸说过,越是看起来完美的人就是越虚伪的人,因为世界上根本不会有完美的人存在,所以他们的完美都是装出来的!
这个兰斯果然有问题!
可是他装得那么完美,根本没有露陷的地方,我想戳穿他虚伪的假面具都没有办法。最近怪事可真多,现实温妮失踪,现在又来了个和梦里的华丽血族长得一模一样的老师……等待,难道说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不然也未免太巧了吧!
我盯着兰斯的脸渐渐出神。他那张漂亮得有点过分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有句话叫“越漂亮的人越会骗人”……哎呀,这句话好像是说的女人。不管了,反正我的直觉告诉我,兰斯这个人一定有问题。他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是让我们放松警惕。说不定他正在酝酿什么大阴谋呢!
我咬着笔杆,想着要怎么揭穿他的身份。难道要把我做梦的事情说出来?不行别人肯定不会信的。可是除了那个梦,我一点儿也证明他是华丽血族的证据都没有。要激怒他,让他露出华丽血族残暴的真面目!但是刚才我把他的手烫伤了他都没有怪我,大概是铁了心了不让自己被激怒吧?果然是专业的间谍!他一定是不想引起我的警觉才不跟我生气的。如果他打定主意要低调的话,无论我做什么都激怒不了他的。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我冥思苦想了很久,估计连白头发都长出了两三根以后,终于,我的闹钟闪过一道灵光。
既然我怀疑兰斯的出现跟温妮的失踪的事有关系,不如我就先调查温妮吧!说不定在温妮那边我会查到一些什么线索呢!
打定主意后,下课铃一响我就冲出教室,去电脑机房查询。老爸说温妮是前天晚上9点离开学校的,她做飞机去了巴黎。我只要查那天的航班,再看看乘客里有没有她的名字就能知道她的行踪了。
哎呀,我真是笨,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才对啊!
“巴黎,巴黎……奇怪,几个航空公司都没有那个时间段去巴黎的航班,难道是老爸记错了?”我盯着闪烁的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记录,心里浮上一层阴郁,疑惑的种子不知不觉种在了我的心间。
我继续查前天所有去巴黎的航班,然后一一记下来,可是打电话到航空公司查询温妮有没有乘上这些飞机,他们根本就不肯泄露乘客的资料,说除非求助**,让他们来调查才能透露。
报警吗?我为难地皱起眉头。现在温妮只是两天没和我联系而已,并不是一定失踪了,但如果报警的话肯定会有**来调查的,很可能会把我们学校的事情曝光。老爸总是告诉我要低调,绝对不能暴露我们学校的秘密,万一温妮没有失踪,只是一时忘记跟我联系,而学校又因为这件事被**调查的话,老爸肯定会骂死我的!
可是,万一温妮真的失踪了呢?我难道可以因为这些原因就扔下她不管吗?
“苔薇同学,你在想什么?”突然间,一个单纯却混合着魅惑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在想我的朋友有可能遇到了危险,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找她。如果不找她的话,万一她真的遇到了危险,正等着我去救她,而我却因为很多顾忌没有去找她,那我就太不够朋友了,我会自责一辈子的。唉,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正想找人倾诉一下矛盾的心情呢,耳边的声音又太过温柔,我忍不住就把心里的困扰全部到了出来。
“当然应该去找她!就算给别人添了麻烦,这些麻烦比起一个人的生命来说也是小事。”询问的人打断我的话,斩钉截铁地说。
他的话仿佛是豁然穿透迷雾的一缕阳光,为我指引了方向。
我点了点头:“恩,我也是这样想的!”
不管去找**会引发对大麻烦,都不能因为这些就这样不管温妮!她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真要多谢这个人呀,让我摇摆不定的心立刻坚定下来。我决定了,我要报警!我要去找温妮!
“那个,谢谢你啊!”我真诚地转头道谢,脸上的笑容却在看见对方的脸时瞬间凝固了。
“呀!怎么是你?”我惊恐地大叫。
兰斯的脸似超近距离出线在我眼前,放大的漂亮脸蛋上,水蓝色的眼睛里闪速着明亮的笑意,纯净得完全看不出任何负面的情绪,仿佛所有的污浊的事物都能在那双眼里得到净化。
咦?不对啊,兰斯是坏人,坏人啊!什么纯净,什么净化,这些纯粹的字眼怎能可以用来形容一个坏人啊!我立刻在脑袋里把这种奇怪的想法驱走。
“我一直在你旁边啊,苔薇同学。”听到我那声像杀猪一样的惨叫,兰斯还是笑得很和气的样子,如果不是他的外形太帅气的话,我真想说他的笑脸很想我们家楼下惬意地晒着太阳的懒猫。他那镇定的神态和我惊慌失措形成鲜明对比。
他一直都在我旁边,那不就是说……
太可恶了!他居然在偷看我!说不定我刚才在电脑上调查的资料都被他发现了。也就是说,他知道我在调查温妮失踪的事了!
我立刻警觉地上下打量他。不对呀,他这么大一个人站在我旁边,我怎么会完全没有感觉呢?难道说他根本就是有预谋的,故意偷偷跟在我身后监视我?一定是这样的!我就知道这家伙有问题!
而且他什么时候跟踪我不好,偏偏是我调查温妮的时候他就出线了,温妮失踪的事跟他一定有关系!
“你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要跟着我?”我预备地盯着他。
“我没有跟着你啊。我只是来机房查资料,看到你很苦恼的样子,就想过来问你需不需要帮忙。”兰斯无辜地看着我,两只眨啊眨的眼睛里满是被误解的委屈和惊讶。
是这样吗?我狐疑地看着他,恨不得自己能变成火眼金睛,看穿面前这个人地内心。他仍然坦然地承受我质疑的目光,让我觉得自己才是个疑神疑鬼的坏人了。不行不行!我立刻甩甩头——不能被这个家伙给骗了,他一定就是那种很善于伪装的坏人,所以才到学校来做间谍的!
“老师办公室不是有电脑吗,你为什么会来公共机房?”我突然想到这一点,眼前一亮,故意恶狠狠地问他。
可是他的表情一丝破绽都没有,他送了耸肩膀无奈的说:“我的电脑出故障了,只好来机房找人修理顺便查些资料。倒是苔薇同学现在应该是数学课时间吧,你怎没会在机房呢?”
呃,数学课?对了,我是在下课时跑过来的,现在早就过了课间10分钟了,大概数学课都快上完了吧……诶呀,我读了这麽多年的书从没有逃过课,怎么第一次逃课偏偏就被这个家伙看见了呢?
“苔薇同学是在逃课吗?”兰斯俯下身体朝我靠近,对上我的视线。不知道是不是我坐在凳子上的原因,他的靠近让我有种被压迫感,虽然他的脸上还是一副平静亲切的样子。
这家伙是在威胁我吗?我可不怕他哦。
他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家教老师,又不是我的班主任,还是今天刚到学校的菜鸟,我才不会被他吓住呢。
“我,我只是在查资料太入神了,忘了时间嘛,我现在就回去。”我匆忙关掉电脑,拿起身旁的书包就往外逃。
阴魂不散的兰斯还在我身后喊着:“小心一点儿,不要跑得太急了,会摔跤的哦。”
话音未落,我就不小心踩到自己的鞋带,“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呜呜,好丢脸啊!兰斯真是个乌鸦嘴,说什么就中什么。
我狼狈的爬起来,飞快地跑掉了。我只想找个洞钻进去,连回头诅咒他的想法都没了。
可恶的兰斯,他一定在身后笑我!哼,我才不会听他的话,乖乖去上课呢,人命关天,我现在要做的事是去报警!
“失踪?”对面穿着制服的警探大叔抬头瞥了我一眼。
“对啊。自从她前天出国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收到她的消息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的安全。”我急切的表情让警探大叔皱起了眉头。
来到**局,我随便找了个人询问,结果这位大叔就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桌前。
“会不会是她有什么特殊情况耽搁了,或者忘了和你联系?”警探大叔狐疑地打量着我。
“不可能的。她这个人很为朋友着想,绝对不会一声不吭就离开,而且这么久都不跟我联系。”
虽然我也知道自己的担忧没什么实际依据,可是温妮这样反常真的很奇怪
“好吧,我跟航空公司联系一下,让他们查一查有没有温妮这个乘客的信息。你不要太紧张了,或者他只是暂时没有联系工具才没有跟你联系。”警探大叔果然没把这件事太烦放在心上。因为我告诉她是学校的人把温妮送去机场的,警探大叔对学校还是很信任的。
可是我就是有种很不踏实的感觉,即使明明知道老爸不会骗我,但还是忍不住怀疑温妮是不是遇到了危险。
大叔说有了消息会通知我,让我先回去。我想了想,好像等在这里也查不到什么,只好不甘心地走出**局。
我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温妮,你到底在哪里呢?我宁愿你是很不够朋友地忘了跟我联系,也不希望你真的出事了。我的心里沉甸甸的,那颗怀疑的种子渐渐发芽生长着,撕扯着我脆弱的心。刚才和兰斯的对话,更加重了我心里不祥的预感。
兰斯真的是我梦中见到的华丽血族吗?他跟温妮失踪的事有关吗?没有人能回答我,只能靠我自己去寻找答案了。
带着这些疑问,我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学校。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局打来的电话。
“大叔,是不是有温妮的消息了?”我立刻接下接通键,急切地问。
“恩,我查到一些情况,但是不太乐观啊。我调查了所有3天内飞往巴黎的航空记录,你的朋友温妮没有搭乘当天任何一班飞机离开,而且我们调查了她的出境记录,她在近3年内都没有出境,也就是说她现在还在国内,但行踪不明。”大叔的声音很严肃,他的措辞让我觉得他开始重视这件事了。
这也说明温妮的确遇到危险了不是吗?
“怎么会这样?如果她没有出国,会到哪里去呢?”我感到自己突然间到了北极,冷得连四肢都要失去知觉了。
“这一点我们还要调查。我希望你能提供一些温妮的情况,我们也会尽快从她身边的人着手调查。”
调查?情况?温妮的家人跟大部分范博格艺术学院的学生一样,被血族杀死了。老爸开办学校就是为了收养这些孤儿,并从他们中间挑选出合适的人培养成猎人,这是范博格艺术学院最大的秘密。如果**真的要调查温妮失踪的事,会不会暴露我们的身份?
还有,既然温妮没有出国,那老爸为什么要骗我说温妮去了巴黎?不,也有可能是温妮骗了老爸,她根本没有买机票——老爸似乎没有说过学校的人把温妮一直送上飞机!可不论是谁欺骗了谁,他们有什么理由?唉,太复杂了,我的头都快晕了。
不行,我要去找老爸问个明白。这几天我每次询问温妮的事,他的回答都很含糊,今天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喂,苔微小姐,你听见了吗?”警探大叔还在电话那头问。
“哦哦,我听到了。电话里我一时也说不清楚,而且我现在正想去打听温妮出国的事,我们见面再说吧。”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把报警的事告诉老爸,暂时不能跟**说太多。
“那好吧,我会尽快到学校来找你。”
和大叔说完,我挂上电话长叹一口气。如果大叔真的开着警车鸣着警笛来学校调查的话,老爸一定会骂死我的,还有学校的高层也肯定会生气。
不能再拖了,我一定要马上去找老爸!
我快速跑向院长办公室,一路上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究竟是温妮说谎了,还是老爸骗了我?我应该相信老爸的。他对每一个学生都那么好,还曾经为了救一个小孩子被血族围攻,休养了一年才能下床走动。这么好的人怎么会隐瞒温妮失踪的事呢?可是如果温妮欺骗了我们所有人,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一口气跑到办公室门前,居然看见校长办公室的房门关得紧紧的。
不对啊,老爸的办公室是从来不关门的,他总说关着门会让人觉得门里的人和外面有隔阂,而且如果关上门,低年级的同学吵架,就不敢哭着跑来跟他告状了——老爸对担任调解员的角色可是很积极。为什么今天突然把门关上了呢?
我隐约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似乎这扇门的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神使鬼差地没有敲门,而是伸手轻轻拧了拧门把,居然拧不动!
老爸把门锁上了!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呀!
我好想听听老爸在里面做什么神秘的事,可是这门的隔音效果也太好了,我把耳朵整个贴在门上也什么都听不见!该不会要我一直等在门外,直到老爸打开门出来吧?万一那些**马上就来学校调查怎么办?我想了想,终于伸手试探地敲了敲房门。
“谁在外面?”老爸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有种不真实的严肃感。
“是我,苔微。”我的声音微微颤抖。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点紧张,甚哪里有麻烦至有种转头跑掉的冲动。
就在我差点儿没出息地跑掉时,门被打开了,老爸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让我奇怪的是,房间里居然还有另一个人——兰斯!
我惊呆了,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不该出现的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老爸刚才是在跟他说话吗?什么秘密的事情要锁上门来讲啊?我看了看老爸严肃的表情,再看了看笑得很无辜的兰斯,一股奇怪的氛围在办公室里涌动。
兰斯,这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哪里有麻烦,哪里就有他出现!
我眯着眼睛,正准备开口问他,他却站了起来。
“院长,既然有人找你,我就先走了。”兰斯笑着对老爸说,完全无视了我还在旁边“热情”地凝视他。
“好吧,我要说的话也说完了。这段时间你先适应一下学校生活。”老爸也完全不看我,对兰斯点了点头。
我有些气闷——这两个人是打算一直忽视我吗?我目送着兰斯走出办公室。他的背影高大而瘦削,在脑后扎着一束的长发随着走路的动作而轻微摆动。在我刺探的目光注视下,他的步伐依旧气定神闲。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神秘人物究竟是谁啊?
“苔微,你不是来找我的吗?有什么事?”老爸突然在旁帮问我,用的是院长的疏离语气。
对了,被兰斯这一刺激,我差点忘记正事了。
“老爸,我是为了温妮的事来找你的。”我连忙收回视线,定了定神,开门见山地对老爸说。
“我说过多少遍了,在学校叫我院长。”老爸愣了一下,然后开始转移话题。他听到我说温妮的名字时眼神闪烁了一下。
“老爸,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我没问你关于她的事,你不是转移话题,要不就直接不回答,到底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我不满地大声问他。
“没有什么秘密,你想太多了。”老爸似乎有点不耐烦。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问了你那么多次,你都不告诉我,我只好自己去查了。今天我已经查过机场的信息了,温妮失踪的那天,所有的机场都没有她的出境记录,她跟本就没有出国。爸,你为什么要骗我?”我越说越着急,心也越来越凉。老爸的眼神让我更加肯定了人心的猜测,心头那颗怀疑的种子不断壮大,刺痛了我的皮肤。
“你说什么?你去查了机场的航班?还有没有别人知道?”老爸突然一脸铁青,急切地问。
他果然有事瞒着我,不然怎么会这么紧张呢!
“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去调查的。”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把报警的事说出来。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老爸了。
老爸的眉头舒缓了一点儿:“那就好。苔微,以后不准私自去调查了,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温妮的事我回去处理,你只要好好待在学校里,准备马上要到来的考试就行了。”老爸居然直接让我别管这件事,他是默认了他欺骗了我吗?
我忍不住大声反驳:“温妮现在有危险,我怎么可能不管她呢?如果温妮能安全回来,就算我以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也没关系!我绝对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他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那个关心学生、亲切善良的老爸到哪里去了?这个说着冷酷的话敷衍我的人真的是我的老爸吗、猎人同盟的首领吗?
“胡闹!你只不过是个学生,能处理的了什么事?你胡乱调查只会引来更多麻烦的。”
“什么麻烦?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怎么会安心上课?对你而言,温妮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学生,但对我而言,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绝对不会不管她的。”
我和老爸隔着办公桌怒目相对,谁都不肯退让。
“苔微,这是我对你的命令。你再不听话,我就送你去国外进修,3年之内你都不用回来了。”最后,老爸终于使出了撒手锏。
“你……”我语塞,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就像被人狠狠地扇过巴掌一样,火辣辣的。
“作为猎人同盟的一员,服从命令是最基本的要求,苔微,你要谨记。”见我不再回嘴,老爸的语气缓和了一些,他看着我的复杂眼神中藏着我看不懂的光芒。
我真的不懂,他到底有什么事隐瞒了我。为什么连自己的女儿也要瞒着呢?
我失望地垂下头,双拳紧握,无法发泄的怒气让我的手臂微微颤抖。
本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会来调查的事,现在我决定了!他越想隐瞒这件事,我就越要让大家知道!等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老爸就再也隐瞒不了了。或许这样做会给学校带来危险,但为了找到温妮,我别无选择!
就算要我退学,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温妮,不管你在哪里,一定要坚持下去,等我来找你!
“老爸,你以为这样就会让我退缩吗?我不会去进修,如果你要罚我的话,就把我赶出猎人同盟吧。”我失望地对他说,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
“苔微!”老爸在我身后生气地大喊,我却没有再回头。
我的心情很沉重。
老爸为什么不让我调查温妮的事?他真的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吗?还是说,他知道温妮在哪里,只是不想告诉我?
我越想越心凉,老爸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就像沙漠中的幻影一样摇摇欲坠起来。我的心像是被一双残忍的手用力揪住,很痛却无力缓解。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刚才没有敲办公室的门,或许什么都不知道对我而言反而更好。
可是我才不是那种逃避现实的人呢。我是苔微啊,范博格艺术学院高中部的大姐头苔微!查都已经查了,我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儿小小的挫折就放弃。不管了,就算真相残酷得让我不能接受,我也不可以放弃。
不过,要从哪里开始查呢?
我突然想到了兰斯,这个家伙刚才突然在老爸的办公室和他密谈,看起来老爸好像很信任他,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
就算他们不是在谈温妮的事,也一定是什么重要的秘密,既然老爸不肯说实话,我就只能去逼问兰斯了。
这个时候兰斯应该已经在宿舍了,我立刻转身朝教师宿舍区走去。
教书宿舍建在校区左边的树林里,是学校最静谧的区域。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围绕在宿舍四周,橘黄色的阳光从树叶间隙洒落,在斑驳的小路上投下若隐若现的光影。还没到放学时间,树林里只听见“沙沙”的风声和隐约传来的蝉鸣。
果然,我才刚走到隐藏在一大片绿荫中的独栋宿舍楼附近,就看见兰斯朝前走的背影。他那修长的身影跟复古式红砖宿舍楼显得异常和谐。这时我才惊讶地意识到兰斯的确有一种很复古的气息,就连他那头通常只有现代艺术家才喜欢留的长发也不能让他看起来更时尚,反而更增添了一股古代人才有的儒雅气息。
他给人的感觉和这个时尚的社会很不协调,真是个怪人!我撇撇嘴,加快脚步朝他走去。
“兰斯!”我对着他的背影喊了句。
他立刻回过头来,深邃的眼眸中含着一抹惊讶,在看到我之后带上了微微的笑意。
哼,一看那笑容就是刻意的讨好,真虚伪!
“苔微,真巧啊!”
听听,连说的话都这么虚伪——一看我就是特意来找他的吧,不然谁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教师宿舍区。
“我是来找你的。”我没好气地嘟囔着。
兰斯一愣:“找我?有事吗?”
“嗯,我想知道,刚才在办公室里老爸跟你说了什么,你们是不是在策划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我很想给他一点儿压力,可是我的身高和他差距太大了,就算摆出恶狠狠的姿势靠近他,结果还是一副抬头仰视他的表情,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
这一点让我更加郁闷。
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啊?哼!
兰斯眨了眨孩子一样天真可爱的眼睛:“苔微,你误会了吧?校长只是在给我指导工作而已。我是今天才到学校来的,很多事情都不熟悉……”
“骗人!指导工作需要把门都锁上吗?还有,你的工作主任会安排给你的,为什么要老爸来指导啊?你别骗我,给我说实话!”我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大声打断他的话。
我一听他敷衍的话就来气,憋在胸中的怒火恨不得全都发泄在这个可疑的人物身上。
兰斯的眼神更无辜了,他似乎有点慌乱:“苔薇同学,我也不知道校长为什么要锁门。可能是外面太吵了吧?至于指导工作的事,学校任何一件小事校长都有权管理。而且校长是个很热心的人,看到我刚来学校就想关心我一下,很正常吧?我想校长平时一定发也是经常管这些小事的。”
兰斯笃定的眼神让我哑口无言。我望了望天,回想平时老爸为低年级的小鬼们当调解员的事……好像他的确喜欢管闲事,所以他关上房门跟兰斯聊工作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停!我又被兰斯牵着鼻子走了。就算是谈工作,老爸也一定不会关房门的!总之,兰斯一定跟老爸在聊什么秘密!比起兰斯的话,我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见我一直不说话,兰斯似乎觉得我已经被他说服了,脸上又露出那种让人生气的笑容:“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我一把拉住他的衣摆。又不知道用什么话反驳他,只好硬着头皮说,“反正我不相信!今天你不肯告诉我你和老爸有什么阴谋,我就不准你走了!”
兰斯瞪大眼睛,衣服无可奈何的表情,像是被我骚扰了:“可是校长真的没跟我说什么啊,你要我怎么告诉你?难道你要我编出一个院长其实是超人,要跟我一起拯救地球的谎话吗?”
超,超人?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真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的愤怒值一200%的速度飙升,很快就冲破了极限,无法测量了。
“你少跟我装傻!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就……我就……就剪掉你的头发!”天知道,我实在是找不到可以威胁他的东西,只好一只手用力抓着他的头发大喊。
兰斯似乎被我扯痛了,嘴里发出“嘶”的一声,两只眼睛立刻变得水汪汪的,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好像我是个欺负他的坏人一样。
“痛痛痛,苔薇同学,我的头发要被扯断了!”终于听到他平稳的语调有了点起伏,我有种报复的快感。
“哈哈,怕了吧!怕了就老实交代,不然你的头发就没有了哦。”
“那个,苔薇同学,你是在威胁我吗?可是威胁人的时候不是都会拿一些对方很重视的东吓唬人吗?可是我正打算换个发型呢……”
这家伙实在嘲笑我居然拿他一点儿都不在意的头发来威胁他吗?可是他那无比诚恳的表情看起来不像啊。不对,这是他的假象,其实他内心的另一面正用轻蔑冷酷的表情藐视我呢,还发出了“哼”的嘲笑声。
“少给我装傻了,快点给我交代你听见没有?你不怕剪头发是吗?没关系,我还有十大酷刑可以用哦,像什么拨手指甲、吊起来用鞭子抽什么的,看你怕不怕!”
那个……十大酷刑是这样的吗?哎呀,随便啦,反正能威胁到他就行了!
兰斯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无比害怕地瞪着我,随着我凶狠的口气而吸了一口凉气。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苔薇同学,我的头很痛啊!你能不能先松开我的头发?”他虽然怕得快要哆嗦了,嘴里却还是在跟我讲条件。
这家伙是白痴吗?
“想要我放手就快点告诉我,你和老爸有什么秘密?”我好心地再次提醒他。我僵硬地转过
“苔微,你在干什么?”突然,一个颤巍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谁在这个时候打扰我?我满含杀机的目光朝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射过去——一个戴眼镜、瘦瘦小小的男生正站在我身后。
不对,不只是这个男生,还有那些刚吃完饭、正走回宿舍的各个年级的老师们,以及跟着他们来补习的同学!我僵硬地转过因太过震惊而快要停止转动的脑袋,朝四周望了望,悲哀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一大群人从360度无死角的围观了!
“好可怕哦,苔微居然在打老师。”
“是啊,她还威胁要剪掉老师的头发!这个老师是谁啊?新来的吗?没想到苔微居然是这样的人,专门欺负新来的人啊!”
“苔微还知道十大酷刑呢!你们说她是不是经常用十大酷刑威胁别人啊?”|
“没办法,谁叫她是校长的女儿。没想到校长那么慈祥的人,居然有个这个霸道的女儿。”
……
天哪!怎么会这样?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啊?你们不要污蔑我,我是在为学校清除奸细啊!这个兰斯一看就不是好人!
“苔微同学,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兰斯睁着他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像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用祈求的目光看我。
“喂,你干吗一副受伤的样子?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流眼泪,真是太会演戏了吧!不要以为大家都会被你骗到哦!”我恶狠狠地小声对他说。
“我不是故意要流泪,可是我的头发真的被你揪得很痛。”兰斯说得极其委屈,只差没有抱着我的大腿哀求我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在欺负他啊!
可是,在旁人的眼泪,就是我在欺负他……
啊,我知道了,兰斯是故意。故意不告诉我被人围观了,故意激怒我,在装出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博取别人的同情,还可以借机让我被别人误会,以后就更没人相信我的话了!
没想到他的用心那么险恶!真是太可怕!太可恨了!
我仿佛看见自己的怒火有蹭蹭地燃烧到了更高的层次。
围观群众无不被那个燃烧的气势逼得后退两步,看我的目光更加畏惧。
不行,我不能中他的计。在这里继续纠缠的话话,只会让他更得意。这样想着,我不甘心地松开了抓着他头发的手,如刀的眼神盯在他脸上。
兰斯如释负重德把他的头发理顺,然后用那种明明想生气有害怕的眼神小心翼翼地看我,晕,这个人真的有拿奥斯卡影帝的潜质啊!
“喂,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我大步跨在他前面,靠近他的脸庞小声的吼他,“今天就先放过你。不过你别以为你骗得了别人也骗得我,你说的鬼话我一句都不相信!不管你到学校有什么目的,如果你敢伤害我们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堵上我苔薇·范博格的名誉,我跟这个装可怜的狡猾男人势不两立!
兰斯还在装,他用那种看怪物一样莫名眼神瞪着我,仿佛这样就能证明他的清白。
哼,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他骗到!
我不管兰斯看怪物一样的眼神,也不管周围人的恐慌表情,高昂着头,理直气壮地朝来时的路走过去。
“哎哟!”不知道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我一个了趔趄栽倒在地上。
周围那种想笑又不敢笑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朵。
呜呜,太丢脸了!我居然一天之内在人前摔倒了两次!
我真怀疑兰斯是不是会邪术,每次都让我在他面前摔跤。
啊啊啊,我一定要戳穿这个灾星的真面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可乐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