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就是想要照顾你全文

周末是个好天气,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嗯,真是个适合约会的日子。我可是很重视这次约会,把自己珍藏了两年的限量版红色匡威牌运动鞋都穿上了。啊,多么漂亮的颜色!火热的季节就要搭配火热的颜色!
走到校门口,兰斯已经等在那里了。今天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衣,搭配着水洗牛仔裤,很休闲。但再普通的打扮穿在他身上,都能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我朝他走过去,很满意自己今天的打扮——两个人都是休闲款,很配。
“苔微,早上好。”兰斯已经看见我了,笑着朝我挥挥手。
“早上好,兰斯。”我快速朝他走去,站在他身边的时候,炫耀般地伸出脚,让他看到我的鞋子,“怎么样?很漂亮吧?”我得意地晃着脚说。
“什么?”兰斯相当迷茫地看着我的脚,然后目光转向我。
我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他那种迷茫的眼神不会是认真的吧?难道他不认识匡威?我就是看他的打扮,觉得我们是喜爱相同的人,才把鞋子亮出来给他看的。
“那个,匡威,限量版……”我不死心地提醒他。
听到这么多关键的词,他应该明白了吧……
“匡威?”兰斯的眼睛里迅速闪过一丝纳闷。
他的目光顺着我的身体移到我的脚上,确切的说是那双鞋子上。
那是什么表情?难道他真的连匡威都不认识?他真的是这个世纪的年轻人吗?这也OUT得太离谱了一点吧!
“兰斯,你今年几岁?”说起来,我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具体年纪,只是从他的外表推测,他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老师。
“我吗?好像是299岁……”兰斯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
“啥?299岁?兰斯,我是问你的年龄!”我惊悚地提醒他。
兰斯的额角抽了两下,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很奇怪的话,慌乱地摆了摆手:“那个,我说错了,是2,2,25岁才对!”
“25?你已经25岁了?天哪,我还以为你最多只有20出头呢,没想到你已经25岁了!完全看不出来啊!”我惊叹道。
可不是嘛,他那股青涩的气质,一点儿也不像个成年人!
“呵呵,我也看不出我是25岁。”兰斯伸手擦掉了额角上的冷汗。
“25岁也不算老,为什么连匡威都不认识?”感叹完他的年纪和长相眼中不相符之后,我又开始感叹他脱节的时尚感。
“匡威?我当然认识匡威!这个世界上所有鞋子我都可以不认识,但绝对不能不认识匡威!”兰斯听到“匡威”这两个字,突然见激动起来,
哎呀,原来他也是匡威的狂热粉丝,可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狰狞呢?好像如果现在有一双匡威摆在他面前,他很可能会扑过去把鞋子撕碎一样。
狂热粉丝果然可怕!我是不是该回去换一双楔子比较好呢?可是不对啊,他看见我的鞋子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兰斯,你不喜欢我脚上这双限量版鞋吗?”我很伤心,
兰斯狂热的眼神立刻变得清明,仿佛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轻轻咳了两声才说:“咳咳,苔薇,你穿的这双鞋子是仿冒的。”就在我把兰斯的形象定为上个世纪的人类时,他却突然用很权威的语气说出了一句让我跌掉下巴的话。
“什么?仿冒?”我彻底惊呆了。不会吧,我可是花了一个学期积攒下来的零花钱,外加守在电脑旁边排了整个晚上的队,才在网上抢购到这双鞋的!现在兰斯居然跟我说它是假的?
“是啊,这双鞋一定是假的,”兰斯的眼中闪过一丝同情,好像他知道我为这双鞋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一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拒绝承认这个事实!慢一点儿,谁说这一定是事实啊?兰斯怎么可能一眼看出楔子的真假?他甚至都没有凑近研究,只是看了一眼就说我的宝贝是假的。
“兰斯,你怎么知道这鞋子是假的?我可是匡威的忠实粉丝,连我都没有看出来!不仅是我,我认识的朋友都不认为它是假的!”我不服气地冲他说。
兰斯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嘴角似乎抽搐了两下:“那个,怎么说呢,反正我就是有能够分辨真假匡威的能力。不管仿冒得多么精细的鞋子,只要放在我面前,我就能感觉到它是假货,从来没有失误过。”兰斯好像怕我不相信,最后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能分辨真假匡威的能力……
“哈哈哈,兰斯,你是不是狂热过头啦?世界上有这样的超能力吗?能够分辨真假匡威的能力,你打算用这种能力干什么?去维护世界和平?还是去匡威专卖店打工啊?笑死我了!”
我笑得肚子都要痛了。拜托,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兰斯也实在太会说笑话了。不过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如果真的被他说中,被我奉若神灵一般的鞋子真的是假货,那我会发疯的!
“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知道你很不想接受现实,但你的鞋子真的是仿冒的。”兰斯无比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好想我的对他的怀疑都是我在逃避现实一样。
“喂,我才不是逃避现实!用脚趾想都知道,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扯淡的超能力!哎呀,既然你非说我的鞋子是盗版,那就证明给我看吧!”我用力拍掉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把莫名其妙被他带动的悲剧气氛也拍走。
“怎么证明?”兰斯委屈地摸着自己被我拍红的手,幽怨的看着我。
是啊,怎么证明呢?我认识的人,包括专卖店的人都看不出这双鞋子是赝品。除非,用别的方法证明兰斯的能力……
嘿,有了!
“跟我去一个地方!”我拉住兰斯的手就往车站跑去。
“去哪儿啊?”懒死一边挣扎一边大喊。
“跳蚤市场!”我头也没回地说。
是的,跳蚤市场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在这里,一不小心就会买到假货。不过如果你有强大的分辨力就不同了。很多人就是在跳蚤市场不断修炼,花大价钱买过无数破铜烂铁之后才修成正果的。
如果兰斯真的这么厉害,带他来跳蚤市场逛一圈就能看出来了。
“可是今天我们不是要去约会吗?”兰斯似乎很惊讶。
呃,是哦。本来我打算给兰斯一个超级霹雳无敌的史上最时尚约会的……可是,任何事都没有我的匡威重要啦!
“谁叫你污蔑我的宝贝是假货!等证明了他的清白我们再去约会!”我不耐烦的回答。
“可它就是假货,哪里还有什么清白……”兰斯无比失望地在我身后埋怨。
我没有听见!我没有听见!
我兴冲冲地把兰斯带到跳蚤市场。不愧是周末,市场的各个小摊位前都围满了人,狭窄的过道挤得水泄不通。
看着摩肩接踵的人流,兰斯的脸色变得有点复杂。
“苔微,我们真的能挤进去吗?”
“放心吧,我经常来逛的,只要你愿意,就一定能挤进去!”我挽着兰斯的手臂,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兰斯立刻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然后他像是注意到我手上的姿势,白皙的脸蛋“刷”地变红了。
真是的!他有必要那么清纯吗?我只是怕人流把我们冲散了才挽住他的手,可不是我想调戏他!再说了,昨天晚上他不是也拉了我的手吗?我都没有像他这样别扭!
我已经自动忽略当时牵着他的手时莫名的心慌。
大概是我已经免疫了,虽然牵手的感觉还是有点微妙,不过我居然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牵着他,甚至还把那些对他投来热情目光的女生们一个个瞪回去。
不管他的别扭神色,我紧紧挽着他走进市场。跳蚤市场是年轻人的地盘,所以到处都能看到匡威的影子。这不,刚走了几米远,就看见一个摊位摆出了“正牌匡威,跳楼价甩卖”的牌子。
“兰斯,你不是很厉害吗?看看这家的鞋子,是真货还是假货?”我小声的询问兰斯。
“不用看,肯定是假的。”兰斯也学着我的姿势,凑到我耳边说。
他的气息喷在我的耳朵上,痒痒的,我想它一定变得通红通红的。
哎呀,我的耳朵很敏感啦,不过这不是重点!为什么兰斯不用看都知道是假的呢?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的超能力就让你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假货了?”这回我没有凑到他耳边去说了。
“如果是真货,他用这个价钱卖,就真的该去跳楼了。”兰斯很平常地说着,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又讲了会让某些人想撞墙的话。
“哈哈哈,是的是的,这种广告也只能骗想占便宜的人。在跳蚤市场想占便宜的人通常都会吃亏。”我拉着兰斯迅速离开,不想去看老板郁闷的神色。那这一家呢?我又指了指旁边一家写着“二手匡威专卖”的店。
这家店可没有明说自己买的是假货还是真货,老板也很低调的坐在一旁不说话,整个摊位的格调反而被拉高了一点儿。
“假的。”兰斯再次很随意的说。
“哇,这也看得出?”我有点崇拜兰斯。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这家店的老板,连我都不能肯定他卖的是不是假货。
“我说过,我都是靠感觉。”兰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哎呀,你不用谦虚嘛,居然能靠感觉分辨匡威的真假,实在太厉害了!不行我还要在试试你!”一想到承认兰斯的能力,就要承认我脚上这双鞋是假的,我的心就像凌迟一样痛!
于是,这回我直接带兰斯去宜家卖正版二手匡威的摊位。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假货假货,他该不会把真货也认为是假货吧?
可是,就在离目的地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兰斯突然不动了。他突然反手握住我的手,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不用去了,那家店肯定是卖真货的。”
“啊,你站在这里就知道?”我彻底膜拜他了。
他也太厉害了吧,连那家店的鞋子都没看到,居然就能看出哪里卖的是真货!
“呵呵,我说过,我可以凭感觉判断的。”他硬挤出个笑容给我,脸色更加不对劲了。
“你怎么了?”我连忙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没什么,只是这里空气不是很好,我有点头晕。”兰斯一脸祈求地看着我。
呃,他的身体真不是一般的差啊!好吧,那就陪她出去。我立刻扶着他往出口走去。不过奇怪的是,刚走出几步他的精神就恢复了,也不需要我再搀扶着他。
这家伙该不会是装的吧……
不过,他的能力可不是装的,他真的能分辨匡威的真假啊!也就是说,我脚上这双是假货!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深受打击。
“苔微,我们……”兰斯转头说话,看到我的反应,又把话吞了回去。
我郁闷地抬头看他,双眼满含委屈,扁着嘴都快哭了。
兰斯立刻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难过,有些抱歉地皱着眉头:“对不起,看来我不该跟你说的。”
“不是你的错。只是我一直梦想能得到一款全球限量版的匡威,现在梦想破灭了,有点难过而已。其实我也怀疑过,那么贵重的鞋子怎么可能轻易在网上买到呢?”
“别这样啦。”兰斯看着我,似乎在想什么,最后,他一咬牙跟我说,“要不我帮你找一双限量的正版出来!”
“咦?真的吗?”我的双眼瞬间就亮了。不过,兰斯的身体……
“我没事,刚刚有风吹进来,我已经没那么难受了。我们赶快去找吧。”兰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市场里有风吹进来吗?我没有感觉到啊!不过看兰斯的脸色真的好了很多,而且……正版的限量匡威,这个诱惑太大了,终于,我喜气洋洋地点了点头。
市场虽然很大,但是真货不多,而且还想买限量版的,难度就更大了,我们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而且,兰斯的身体真的没事了吗?他总是突然头晕,过了一会儿又好了,他会不会一直在硬撑着?
“兰斯,算了吧,我们别找了,下次再来吧。”我看着满头大汗的他,抱歉地说。
“没关系,我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玩,真么可以空手回去呢?”他倒是很有兴致的样子。
“可是你的身体……”
“别说话!”兰斯突然脸色凝重地打断我的话,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
怎么了?从没有见过兰斯这么紧张的表情,我也忍不住紧张起来。只见他用探索的眼神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的坏境,就像那些挤满了人的小店里藏着什么危险一样。
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难道是那些黑衣人出现了,要来袭击我?我立刻警觉地四下打量……没有感觉杀气啊!
“那边,第四个摊位……”兰斯突然指着不远处一个阴暗的角落说。
啊,袭击我们的人就在那边吗?我摆出了防御的姿势,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角落,随时准备抽出武器。
路人们纷纷投来看精神病人的目光。哼,看什么看,等下就让你们见识我们猎人同盟高手的厉害!
“很强大的气息。”兰斯继续说着。
很强大的气息?对手非常厉害吗?凭我的实力对付得了吗?我的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全身都进入警戒状态。
“一定是限量版的正版匡威!”
嗯,一定是限量版……什么?限量版匡威?
我回头用无比惊诧的目光看着兰斯,只见他双眼出神的盯着那个阴暗的角落,皱着眉头,脸色苍白如纸。
拜托,他的意思是那个角落的店里有限量版匡威吗?我还以为他看见了这辈子最大的敌人呢!他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所以我还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兰斯,你的意思是,那家店里有我想买的限量版匡威吗?”
兰斯终于回过神来,蓝色的眼眸又恢复了天空般澄澈的神采:“是啊,苔微,你快点去买吧!呃,你为什么摆出这种姿势?”
他无辜地打量着我的奇怪的姿势,眼神变得跟路人们一样。
我连忙把身体站好,一脸埋怨地看着他:还不是他害的,我那里知道他会用那么严肃的表情说匡威的事!不过一想到自己可以买到限量版匡威了,我又雀跃起来。
“哎呀,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快点去买吧!”我拉着他的手,把刚刚的事情都丢到脑后了。
“你自己去吧!”兰斯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反应激烈,“那个,我,我不太舒服,先出去透透气。”
看到他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我完全摸不到头脑。这家伙搞什么鬼?不过他的脸色的确不太好,大概是为了帮我找鞋子才硬撑了这么久吧……
这样一想我就满怀歉疚了。
“好吧,你先出去透透气,我买好鞋子就出去等你。”
“嗯,我就在外面等你。”兰斯如蒙大赫,转身就往出口跑过去了。
让他不舒服到了这么严重的程度,跳蚤市场的空气真的那么差吧?我还是觉得他怪怪的。哎呀,算了,还是先去买鞋子比较重要。
因为惦记着兰斯,买好鞋子后我立刻跑出了跳蚤市场。我一眼就看到兰斯站在市场外面的榕树下,完美的脸庞被掩藏在树影中,是他的侧脸看起来更加轮廓分明,那修长的身影像是树下的精灵。
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我欣喜地跑上前,把手中的鞋盒举到他的面前,献宝一样看着他:“兰斯帮我看看,真的是正版吗?没想到居然真的买到了正版,太幸福了!”
兰斯却像是躲避猛兽一样突然推开:“是的,我确定,真的是正版,不用看了。”
我皱了皱眉头,他今天真是很奇怪,总是一惊一乍的。唉,他不想看就算了,反正就他凭感觉分辨正版和盗版,就算看不见也不影响。
说去来,我为什么相信这么扯淡的话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够分辨真匡威的超能力吗?太奇怪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是兰斯说出来的话,我很容易就相信了。大概是兰斯的正面魅力太强,让人无法怀疑他吧?
“对了,兰斯,你帮我买到了鞋子,我请你吃饭。”我看着脸色还是不太好的兰斯,有点抱歉地说。
“好,好啊……“话还没说完,兰斯突然整个人一软,靠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兰斯,你怎么了?”我吓得连忙跑过去扶他。
“走开!别过来!”兰斯却大吼一声,让我迈出的脚步定在了原地,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刚刚他的怒吼声是朝我发出的吗?为什么他要吼我啊?他是因为我害他生病而讨厌我了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兰斯脸上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我不是想骂你。”
我还是很受伤地看着他,不知道该靠近还是远离。
“你把鞋子拿远一点儿就没事了。”兰斯突然说了很奇怪的话。
鞋子?他是说我刚刚买的鞋子吗?把鞋子拿远一点儿他就会好起来?这是什么怪道理?不过现在的他真的很虚弱,我还是照他说的做吧。我把鞋子放在地上,再次小心翼翼靠近兰斯,这回他果然没有拒绝我。
我连忙把他的手架在我的肩膀上,担心地问:“兰斯,你到底怎么了?”
“可能有点发热,身上没什么力气。放心吧,很快就会好的。”兰斯一定是在安慰欧文,才故意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我不相信地用另一只手去触摸他的额头。哇,真的好烫啊!这不是有点发热,是很厉害的发热才对!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说完,我就打算架着他离开。
“不用了,我不想去医院,”兰斯却不肯合作,把我推开。
“不行!生病了当然要去医院,万一发热太严重的话,会变成白痴的!”我很无奈,这个人该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怕去医院打针吧?
“没事的,我回去休息一会人就好了。我经常这样,每次睡一觉就好了,相信我。”兰斯坚定地看着我,那双总是温柔地眼睛里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可是这一次,我却不能由着他,毕竟,如果不是我拖着他出来逛街,他就不会生病。我真是太任性了,明明刚才在跳蚤市场他已经很不舒服了,我居然还拖着他去帮我买鞋子,
“不行!都怪我没有注意到你生病了,如果你的病情加重,我会内疚死的!我一定要送你去医院才安心!”
“苔薇,我真的没事。我现在只想回去休息,睡一觉就会好了。”兰斯好像真的很不想去医院,脸上浮现出不情愿的表情。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忍不住心疼。他那么重视我,甚至连生病了也要强忍着痛苦陪我买鞋子,可是我却一点儿也不关心他。我真的好内疚啊!
“好吧好吧,去哪儿都好,总比站在这里晒太阳要强。我送你回家,如果你的病加重的话,我就找校医给你看病。”我不忍心再逼他,只好妥协了。
“呵呵,知道了。放心吧,我明天就会好的。”兰斯终于答应了,虽然脸苍白得让人担心,却笑得很开心。
“都病成这样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我心疼地搀扶着他。
“因为苔薇很关心我啊!”兰斯的声音在耳边滑过,带来一阵火热的气息。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紧贴着兰斯的身体,感受着他的肌肤微凉的体温,可是我的身体却不可抑制地烫起来。
好奇怪哦,我到底是怎么了了,竟然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心跳加速……
“兰斯,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流了很多汗。”
坐在车上,兰斯的情况好像更严重了,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我几乎都能看见贴在薄薄衣料上的他的皮肤,如果换了平时,我大概会被这性感的一幕刺激得流鼻血吧?可是现在我担心得不得了,只有不断地用纸巾为他擦汗。
“没事,真的没事,流汗不是有助于退热吗!”兰斯似乎不太清醒了,眼神迷茫,眼睛里聚满了水汽,亮晶晶的,像是在诱惑人一样。
“你到底是怎么了?早上还好好地啊!”我对他突然出现的状况措手不及。
“呵呵,我不是说了吗,只要远离匡威就会好了。你不用担心。”兰斯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你少骗我了!难不成这是你用超能力的后遗症吗?兰斯,别开玩笑了,我真的很担心你。”我急得要死了,他居然还跟我说笑,真是气死人了!
“担心我?你真的担心我吗?”兰斯一定是烧糊涂了,迷茫的眼睛好像看不清我,拼命朝我凑近,一双手甚至摸上了我的脸。
我感到一股热浪随着他的靠近扑面而来,脸像是要被蒸发一样热起来。
“当……当然啊……”我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我的脸和我靠得好近,灼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让我全身战栗起来。
“苔薇,你真好,”兰斯全神贯注地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是因为发现我没有说谎,露出来满意的微笑。
天哪!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他到底是怎么了?真的把脑袋烧坏了吗?我连忙抵住他继续朝我靠过来的脑袋,认真地问:“所以你要告诉我,你的身体是怎么了?”
兰斯认真注视了我一会儿,终于退回去,整个人也正常许多。
“大概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感冒了。今天起来的时候头有点晕。”
“你不舒服为什么不跟我说呢?都怪我不好,硬让你陪我去买鞋。”我无比自责——如果不是我硬拉他陪我去逛街的话,他的病就不会加重了。
“不关你的事,你也不知道我会生病呀,是我自己想跟你出来,我是第一次跟女孩子约会,能够陪你逛街,我真的很高兴。”兰斯笑着安慰我。
我更加内疚了。这个傻瓜,想跟我出来逛街的话,随时都可以,我又不会因为他今天生病不能出门就不理他了。其实兰斯是太寂寞了吧?他一个人在学校里工作,没有朋友,家人也不在身边,我应该多关心他才对。
“兰斯,你真是个笨蛋。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去逛街,也可以看电影,去游乐场也行。对了,最近新开了一个游乐场,你一直想去那里玩。”
我的话让他露出了更开心的笑容。看着他那满足的脸,我觉得自己内疚得快哭了。我真的很自私,每次都只顾着自己,从没有为兰斯考虑过。他是那么温柔的人,宁愿自己难受也不想让我失望。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温柔的人呢?我好像快要溺毙在他的温柔里面了。
“对不起……”
“不是说了吗?你没有错,不用跟我道歉了。”兰斯硬挤出一个让我放心的笑容,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下去。
我需要对他道歉的事情太多了,不只是为了今天的事。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握住他的手,即使汗水浸湿了手掌,只见黏腻得很难受,我也不想放开。
回到学校,我艰难地扶着他走回宿舍,一手抱着他,一手打开房门,我走进房间,忍下手里的东西将他小心翼翼地安置在床上,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和微微抖动的眉毛,我的心都揪紧了。
然后呢?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舒服一点儿?有没有药可以吃啊
“苔微,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就会好的。”兰斯感觉到我一直没有动,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
“不要。你现在这种状况,我怎么可能安心回去呢!我要照顾你,等到你退热再回去。”我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真的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我回去也会担心的,还不如留下来照顾你。再说了,我走了谁给你做晚饭啊?你不会是想饿着肚子睡到明天吧?你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我近乎乞求地对他说。
看着我一脸愧疚的表情,兰斯叹了口气:“那好吧,你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我睡一觉很快就会好了。”
“嗯,你别管我,先睡吧。对了,我去弄点退烧药给你吃。”见他终于妥协了,我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他好像没有力气再说话,闭上了眼睛。我连忙在他的医药箱里找出了退烧药,打好水递给他。他真是热糊涂了,看都没看我手中的药就吃了下去。见他这么相信我,我有种很微妙的满足感。
这种被人信任和依赖的感觉真好。我更加积极地跑到洗手间打了一盆水,把毛巾打湿,放到他的额头上退热。就在这时,我看见地上的匡威鞋盒,想到兰斯之前说过的话,虽然觉得他是开玩笑的,但这双鞋子还是让我有种很不详的感觉。我把鞋盒扔到了门口,那里是房间里离兰斯最远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后,我突然觉得肚子饿极了。是哦,兰斯陪我在外面逛了几个小时,连午饭都没吃,现在这个时间,吃晚饭都行了。哎呀,不吃东西病怎么能好呢?要不,我帮他做饭吧!
这样一想,我又有了动力。我连忙跑到厨房里,站在对我而言相当陌生的料理台前——没错,非常陌生。要知道,从我的课表里出现家政课开始,我在这门课程上的分数就从来没有变过,永远的60分!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这门课不是主科,打分相当宽松,所以基本上老师是不会让家政课的分数不及格的,美其名曰增强学生们的信心。而我,就永远是最低分数线上的那个人,如果不是老师怕打击我的信心,我大概每次只能拿0分吧,因为我做出来的菜,评分老师从来没有勇气试吃……
这样的我,今天就要硬着头皮做饭了!那个,砧板在哪里?切菜之前是不是要洗一下?哦,对了,菜都没洗呢,不对,才还在冰箱里。
我打开兰斯的冰箱——哇,不愧是家政老师的冰箱,里面的材料好丰富哦,各种蔬菜肉类塞得满满的,想吃什么都能找到。
不过,这些高级食材对我没什么意义。兰斯不是生病了吗,病人喝点粥就行了,粥里再切点肉末和蔬菜,就很有营养了。
于是我搬出了白菜和一块牛肉,开始了摧残食物……不对,是烹调食物的过程。我痛苦地回忆老师是怎么教我煮粥的,结果很惊悚地发现自己的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关于“煮粥”的记忆。
“那个,吃粥的记忆有没有用啊?”我相当无奈地嘟囔了一句。
不过,煮粥嘛,应该很容易的,就凭我的第六感来煮吧,说不定煮出一种全新的味道呢!于是,我很有信心地开始淘米煮粥。
在我手忙脚乱的工作之下,毁掉了一个碗、两个鸡蛋、三棵白菜,外加我的一把头发之后,一碗散发着糊味的粥终于做好了。
我满意地看着眼前黑糊糊的不明物体,嗯,除了颜色奇怪一点儿,气味奇怪一点儿,那个,可能味道也奇怪了一点儿之外,应该也不错。
至少不会吃死人啦!
于是,我捧着我辛勤劳动的果实,带着异常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兰斯的床前。他的脸色好像恢复了一些,呼吸也很平静,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可是有一个问题,他现在睡着了……我要不要叫醒他吃东西啊?
“兰斯……”我小声呼唤了一下他的名字,心想如果他睡着了的话,就不要叫醒他。其实我也不是很有勇气让他看到我做的东西……作为家政课的老师,说不定他看到以后又气得晕过去的。
不过,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很快地睁开了眼睛。
“你,你没睡着啊?”我有点紧张地脱口而出。
“我一直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睡不着。”兰斯有点迷茫地看着我。
奇怪的声音?哎呀,该不会是我在厨房里弄出来的声音吧?我记得我好像砸坏了一只碗,还把砧板摔倒了料理池里,似乎还把菜刀扔到窗户外面去了……那个,还是假装不知道算了。
“呵呵,什么奇怪的声音?我没有听到。”我尴尬地笑了笑,“对了,既然你没有睡着,就先吃点东西吧。”
我连忙把手中的碗递到兰斯的面前。
兰斯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苔微,这是你做的吗?你为我做饭?”
兰斯似乎很感动,眼睛都发光了。他用力撑起身体想坐起来,似乎是要看碗里是什么。
见他这么激动的样子,我有点心虚。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他该不会真的像我幻想的那样直接气晕过去吧……
不过我真的是很用心做的。
“做的不好,如果你不想吃的话……”眼看着兰斯已经坐起来,看见了碗里的黑色不明物体,我的话越来越小声,最后消失不见了。
“谢谢你,苔微。”兰斯突然抬起头,送给我一个明亮得仿佛能照耀黑夜的笑容。
我的脑袋里像是有盏灯被瞬间点亮了,眼前突然看见一片光亮,渐渐地,整个世界都被光亮所笼罩,眼前是一片耀眼的白色。
“苔微,苔微!”兰斯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啊?没有,我没想什么。”我陡然跌回到现实世界,看着兰斯,靠近的脸庞,觉得一股热气占据了我整个脸庞。
“你趁热吃吧。”我含羞地把那只碗挡在我们中间,拉开了跟他的距离。
好奇怪,刚刚我居然被兰斯的笑容电到了呢!太奇怪了,我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而已,怎么会看到他的笑容就失神了?
“好!我真高兴,居然有人给我做饭吃。”兰斯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心情,一脸感恩地接过那只碗。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把碗里的粥一口一口吃下去,脸上的表情幸福得好像在吃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我开始怀疑,自己看见的粥跟他吃下去的是不是同一个东西。
“那个,好吃吗?”我吃惊的问。
不可能吧,我做的东西就连老爸都吃不下去,可是兰斯居然爽快地吃光了。
我再次被感动了。突然之间,我想告诉他,就算要我以后为他做一辈子的饭我都愿意——他简直就是我的知音!
“嗯,有点糊味,而且这是咸粥的做法,但是却放了糖。”兰斯用家政课教师的专业语气评价者。
我怎么听这个评价,都不像再说好吃的意思……
“既然很难吃,为什么你还全部吃完了?”我有点失望。什么啊,他的评价跟以前老师的评价是一样的。
那个,谁说我做的是咸粥,混搭不可以吗?一点儿都不时尚!
“因为这是苔微为我做的,食物的好坏不在于味道,而在于做菜的人是否用心。苔微做的粥让我吃到感动的味道,我永远都会记住这个味道。”兰斯看着我的眼睛说。
他的语气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随意,却让我听的都快哭了。用心吗?他看到我的用心,看到我放在粥里的感情,兰斯果然是我的知己。
“兰斯……”我突然有种想要抱住他的冲动。
呃,停,停!太危险了,这样的行动太危险了!我不可以这样,不能做出那么奇怪的举动!一定是今天兰斯生病了,所以事情才会变得那么奇怪。
“那个,兰斯,你继续休息吧,我去收拾厨房。”我丢下这句话,也不管兰斯笑眯眯的样子,抢过他手中的碗就逃进了厨房。
兰斯真是太危险了!他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任意的释放自己的温柔了,否则别人会忍不住爱上他的。
咦?爱上他?哈哈哈,我只是打个比方,不是说我爱上他了,不是!我怎么可能爱上他呢,我只是被他感动了!我虽然很新潮,但是也绝对不会爱上自己的老师!
收拾完厨房后,我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一会儿。不过,我现在觉得和兰斯待在一间房里实在很危险,我的感情总是会禁不住受他的影响。
幸好,等我回到卧室的时候兰斯已经睡着了喔。看着他毫无防备的睡觉的样子,浓密而卷翘的睫毛,微微泛着红晕的脸颊,我又忍不住心跳起来。
呜呜,我这个好色女人!不能这样啊,我才刚刚从对布鲁克的暗恋的阴影挣脱出来,怎么转身就对兰斯有这么奇怪的心思呢?而且,兰斯还是我的老师呢……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当他是老师。
不能在看了,我逃进客厅,倒在沙发上,把头埋在抱枕里面,像个鸵鸟一样不去想烦心的事。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闭上眼睛,脑袋里却总是闪现出兰斯的脸——微笑的表情,悲伤的表情,严肃的表情,生气的表情……天哪,我该不会是真的爱上他了吧?不对不对,一定是我老是跟他在一起,才会总是想到他的脸。我才没有那么容易爱上别人呢!
我就这样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知不觉,房间里的光线阴暗起来,而我也变得迷迷糊糊,据的自己的头越来越沉,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好像在云端上飞翔。随着天越来越黑,我也快要沉入梦乡了。
就在半梦半醒时,我似乎听到谁的脚步声,轻轻地缓缓得朝我靠近。我可以听见对方沉重有力的呼吸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好像就在我的耳边回响一样。然后,一直温热的手轻抚过搭在我脸上的头发,有种很好闻的水果香水飘来。
接着,我的身体似乎是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抱了起来,大半个身躯靠在了那个人坚实的胸膛上。我并不惊慌,因为那个人的心跳让我感到很安心,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谁呢?能够让我放下戒心,甚至连突然抱起我,都不会让我觉得害怕,谁会有这样的魔力?
我有点好奇,但却不想睁开眼,现在这样靠着他就好,就这样吧,让我躺在这个令人安心的怀抱里睡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可乐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