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永远都是相信你的全文

青草在微风中整齐的摇摆,天空有群星在闪耀,像是碎裂的玻璃洒落在黑色的幕布上,星星点点的光芒,却无比璀璨华丽。风吹过,静谧的黑夜里只有树叶的沙沙声。黑色树影舞动,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朝前方的银杏树走去。
暗金的树叶在风中如雨般飞扬。入眼的一切都让我无比熟悉,即使闭着眼睛我都能感知到每一片树叶落下的位置、每一阵风吹来的方向。
很久没有找过我的梦境再度出现了。
似乎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关于这个梦境的阴影也正在我的心头渐渐消散。没想到就在我快要忘记这诡异的梦境时,他居然再次来临。
我开始挣扎,不停的挣扎。醒来啊,醒来啊!我不想看见那个人,不想再回到可怕的梦境!即使知道那个人不过是我的幻想,但梦境太真实,让我不得不害怕他。
我用力闭上眼睛,捂住耳朵,希望自己睁开眼睛之后就能回到现实。
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贴在我的手背上。我忍不住哆嗦。是那个人吗?我的心狂跳起来,即使害怕也压抑不住内心对他的渴望。我的心在哭泣,再说“想见他”。那个梦中的我正在激烈的和我对抗。
他的手渐渐往下滑,握住了我的手腕,温柔却坚定的把我的手从耳朵上拿开。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不能自制的睁开了眼睛。
兰斯!出现在我眼前的人竟然是兰斯!不是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华丽血族,是真的兰斯!他的眼睛不是妖艳的红,而是澄澈的蓝。在这个灰色的梦境里,闪耀着水蓝色的温柔光芒,他嘴角微微上翘,露出温暖的笑容。
我忍不住瞪大眼睛,这一瞬间现实的我和梦中的我重合了!我不再抵触梦中的我那强烈的爱恋,甚至沉醉在自己对兰斯浓烈的爱意当中。
可是为什么他会在我的梦里面呢?因为它的存在,荒凉的梦境似乎晕上了一抹暖色。不过他也像那个华丽血族一样轻启唇瓣,对我说了一句话。可是我仍然听不清楚,只是如每一次的梦境一样扑进他的怀中。
这次的拥抱,没有害怕,没有排斥,兰斯的怀抱让我无比眷恋,仿佛这样的心情才是符合这个诡异的梦境。
我真的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我连兰斯冰凉的体温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呢?虽然他的身体那么冰凉,我的心却热得快要融化,沸腾!我大概会溺死在这个扭曲的梦境里吧。
“唰!”一瞬间,我的身体从梦中抽离,不自主地睁开眼睛,我看着洁白而干净的天花板,脑中一片空白。
我又做梦了,又是那个可怕的梦境,而且梦里的人居然会变成兰斯!怎么会这样?太奇怪了吧!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从床上坐起来。咦?床上?我昨天不是在兰斯的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吗?怎么会睡在床上呢?
我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兰斯的床上。呀,这么说,是他把我抱到床上的?对了,昨天晚上我好像感觉有人把我抱起来,那个人的怀抱还让我万分留恋……原来那个人是兰斯。
想到他坚实的胸膛,我忍不住又面红耳赤了。对了,我现在还躺在兰斯的床上,盖着他改过的被子……我心跳加速地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仿佛这样就能掩饰自己慌乱的感觉,却在一刹那闻到被子上熟悉的香味——那是兰斯的味道。
我现在整个人都被兰斯的味道包围了!这个认知让我全身,就连脚趾都红了。我吓得立刻想踢走身上的被子,可是那股香味真好闻啊……
对了,兰斯到哪里去了呢?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天哪,居然已经8点半了!上课又要迟到了!兰斯一定是赶去上课了,他怎么不叫醒我呢?
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我慌忙爬起来整理衣服。现在出门应该还能赶上第一节课吧?
走到门边,匡威鞋盒还静静地躺在那里。我刚想把新鞋子拿出来,突然想到昨天兰斯说匡威会让他发热……
哎呀,这应该是他为了安慰我,开玩笑说的话吧,我那么当真干什么?不过,我还是把鞋子塞了回去,并且决定以后跟兰斯见面的时候绝对不穿匡威。
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很莫名其妙地当真了!
穿好鞋子,我打开门,却看见一个人影正从门外闪过。对方听到声音,也下意识地回头看过来,我和布鲁克就这样打了个照面。
“苔微……”布鲁克满脸震惊地看着我。
“呵呵,布鲁克。”我有点尴尬,毕竟我们还没和好,突然以这样的方式碰了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布鲁克打量了我一下,吃惊地问我。
他那是什么表情?好像很受打击的样子……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
哎呀,遭了,我忘了自己是从兰斯的房间出来的,而且,我那皱巴巴的衣服明显是一晚上都没有换。糟糕,布鲁克不会是误会了吧?
“那个,布鲁克,兰斯昨天生病了,我是为了照顾他才在他的房间过了一夜,你不要误会哦。”我结结巴巴地解释。
“你在他房里过夜?”布鲁克的音调起码提高了一个八度。
我这只猪!为什么要这么老实地说出来啊!这下可好了,大家都会知道我在兰斯房里过夜的事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语无伦次地想解释,却发现,再过也这个问题上,还真的没什么好解释的——反正,我就是在他房里过夜了啊!
“布鲁克,我昨天只是照顾了兰斯一夜而已,没有做别的事。”
“我说你们做了别的事吗?”布鲁克的脸比炭都要黑了,语气是让人心寒的讽刺,“兰斯。你叫的真亲切啊!不要忘了,他是我们的老师!”
我皱起了眉头。他生什么气啊?有必要态度这么恶劣吗?我和兰斯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他需不需要那么阴阳怪气啊?
“兰斯是我的朋友,朋友生病了我去照顾他有什么不对?就算他是老师,也不妨碍我和他做朋友吧?”
“朋友?我看不止吧?朋友会一起出去约会吗?朋友会在房间里共度一夜吗?”布鲁克的语气越来越愤怒。
“你不要冤枉我!我和兰斯是清白的,而且我和他的事和你没关系!”我的态度也强硬起来。
“没关系?你居然说跟我没关系?”布鲁克的手撑在门边,把我逼进房间里,脸上狰狞的表情让我害怕。
“你不是一直逃避我吗?不是觉得我很烦吗?既然如此,我跟谁在一起,与你也没有关系!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忍不住把心里的话全都说出来。
我已经受够了他对我的若即若离!既然他不喜欢我,那他有什么权利管我和谁在一起?就是因为他总是做一些让我误会的事,,我才会对他一直抱有期待,还好我及时放弃了,不然我现在还会为他伤心。
布鲁克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怒气渐渐平息,换上的是一种无奈而悲伤的表情。奇怪,他是怎么了?
“苔微,你不懂,很多事情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当你要得到什么,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
他在说什么啊?得到一些就要放弃另一些?岔开话题也不是这么做的吧,这种事跟我们讨论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啊?
“你就是这样,每次说到这些事情就只会逃避!布鲁克,你太让我失望了!”这下轮到我生气了,“你对我若即若离,不就是因为知道我不会离开你嘛!真是卑鄙!我告诉你,你错了,付出是需要回报的,没有回报的感情总有一天会消失!事实上,已经消失了,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
说到最后,我甚至有种悲哀的感觉。我终于还是跟他摊牌了,表面上脆弱的平静也被我打破了,我和他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样子了……
“没有任何期待……苔微,你就这么不能理解我吗?”布鲁克似乎很伤心。
我强硬地别过头去:“你不肯付出真心,就没有权利让别人对你付出真心。”
“对不起,苔微。我只能说,我不是不在乎你,真的。”布鲁克痛苦地说。
不懂,我不懂!如果在乎我,你又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呢?
“苔微,不管你怎么生我的气,我也不会怪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你对我多重要。”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虽然脚步沉重,但他却没有一丝犹豫。
我更加迷茫了。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对他而言很重要吗?既然重要,为什么要伤害我呢?或许我是很重要的,但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对我永远不会像我对他那样用心吧……
布鲁克,最后的那点希望也被你亲手切断了,你会后悔吗?我会后悔吗?
和布鲁克吵架之后,我魂不守舍地走出教师宿舍。一路上遇见很多人,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不就是衣服不太整齐嘛,用不着这样看我,我又不是流浪者或者是电影明星……算了,我已经习惯了自己被别人当做外星人一样注视。我照样抬头挺胸地从他们前面经过,回房间整理了一番。
只是,大概关于我的八卦传闻又要增添一笔了吧?
不过事情比我想象得还要糟糕,我才刚刚走出教室门口,就听见里面很多人在议论。
“喂,你们听说了吗?苔薇跟兰斯老师在谈恋爱!”
不是吧,这样的流言都有?我和兰斯只是普通朋友啊!
“早就知道了!昨天有人看见他们去跳蚤市场逛呢,苔薇还挽着兰斯老师的手,别提多亲密了。”
“是啊是啊,听说他们还抱在一起呢。”
“还有更劲爆的!他们昨天一晚上都待在一起,苔薇早上才从兰斯老师的宿舍出来,跟布鲁克大吵了一架!”
听说听说……这些家伙不传流言会死吗?我最讨厌这些在背后乱嚼舌根的人了!我可是不会忍气吞声的人,非要好好教训这帮家伙不可!
“你们说够了吗?”我走进教室,把书包往讲台上一扔,顿时震慑住所有窃窃私语的人。这些背后路说话的家伙,又看见我就吓得脸色煞白,刚刚那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全部都不见了。
“背后说别人的坏话集那么好玩吗?更贺宽说的都不是事实!我昨天是跟兰斯出去了,让他陪我去买匡威的鞋子。可是后来他生病了,我才扶他回来照顾他的,根本不是你们说的那样!”我对她们大吼。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啊?流言就是这样传出去的!
“你现在说什么都行,反正事实真相只有你自己知道。”其中一个人说着风凉话。她身边的人立刻拉住她的袖子,好像我会杀她灭口一样。
可笑,她们还以为自己是受害者?要不是我看她们都是女生,我真的会要跟她们单挑了。
可是。她们已经认定了我是怎样的人,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用。
我不在乎自己被人说闲话,可是我不想连累兰斯!因为我的任性,已经给他造成了很多麻烦,我只想保护他!
一时间,我站在讲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台下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是那么轻蔑,似乎认定了我不说话就是理亏了。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
“苔薇。”就在这时,兰斯的声音拯救了我。
我回头,看见他站在教室门口,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他一定是听到这些流言了吧,他生气了吗?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要他陪我出门,一切流言就不会发生了。
“跟我到办公室来。”兰斯却对我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震惊的话。
他要我跟他走?在现在流言满天飞的时候,他不是应该避开我,尽量离我远一点儿吗?现在他说这种话,岂不是让流言传播得更快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想透过那明亮的蓝色看到他心里的想法。可是什么都没有,他的眼神坦荡得足以让所有人汗颜。他像是完全没有受到流言的困扰,也没有想要回避什么。
“恩。”我有点安慰,笑着点了点。
虽然一路上受到无数人的注目礼,但是兰斯的脊背依然挺得笔直,他的周身好像有种叫做纯净的壁障,可以用来阻挡任何负面的污秽的情绪。
“兰斯,你带我去哪里?”这里不是去办公室的路啊!
“老地方,可以让你心情变好。”走出教学楼,兰斯严肃的表情突然消失了,好像整个人都轻松了一样。
“老地方?啊,我知道了,是天台。”我也受到了他的感染,笑了起来,“不过现在去天台也看不到星星啊。”
“那就看看天空嘛。白天的天空和夜晚的天空一样很美丽。”兰斯边说边看着湛蓝的天空。
我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兰斯这么向往着自然,好像所有事情都影响不了他的心情。
就这样,我们走上了宿舍的天台。因为大家都去上课了,所以宿舍区非常安静,我站在天台上,吹着温柔的风,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
“兰斯,你不生我的气吗?”看着他完全不觉得烦恼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他。
“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你可是照顾了我一晚上,我应该跟你道谢才对。”兰斯冲我笑了笑。
“可是……那些流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不希望那些无聊的流言伤害我和他的感情,现在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他了。
“兰斯,你一点儿也不在意吗?”
“我为什么要在意呢?他们说的全部都不是事实。没弄清真相就随意揣测的人,觉得丢脸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我们。况且,就算你跟别人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有些流言传播的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你生气的话,他们会更高兴。“兰斯转过头,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
我知道,他是在说我刚刚在教室发脾气的事,我点了点头:是啊,我虽然解释了,可是大家看我的眼神还是很奇怪,根本就没人相信我,只会显得我无理取闹。
“有人说过,流言的寿命是75天。只要我们不去在乎,这些不实的传闻很快就会消亡的。所以,不要为那些无聊的人生气了。
75天吗?我的嘴角终于扬起了释然的笑容。兰斯什么都不在意,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没错,我只在乎兰斯的感觉,其余人的想法我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苔薇,你平时都不会被这些事情影响的,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心情不好?”
我的心陡然一沉,兰斯又是怎么知道的?
兰斯的话让我想起了刚才和布鲁克的争吵。和布鲁克吵架之后我整个人都处于不正常地低落中,或者正因为这样我才会情绪失控。
布鲁克曾经是我最重视的人短短几天,却让我发现一切都是我一相情愿,就连我所谓的暗恋也是海市蜃楼。这种感觉,就像实现了最美好的愿望却陡然惊醒,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或许,我应该彻底忘掉他比较好吧……
“我跟布鲁克吵架了,这次,我对他彻底失望了。”我用自己也没想到地平静语气说,
兰斯似乎很吃惊,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悲凉:“为什么呢?你们拥有十几年的友情,我以为你们一定会和好的。是因为我吗?”
“不是,与你无关。”我伤心地摇了摇头,“今天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友情存在很多问题,只是从来没有说出来。或许是因为我们知道,只要说出来,我们的感情就会破裂。可是我已经忍不住了。今天,我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了他,可是他的表现太让我失望,让我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
我坐在地上,双脚蜷成一团,两手抱着膝盖,显得那么寂寞无助。
“为什么会这样呢?十几年的感情全部消失了吗?”兰斯好像比我还要伤心。
“兰斯,你跟我说过,只要两个人都很努力,解除误会,还是可以继续做朋友的。可是,如果不是误会呢?如果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对对方的印象就是错的,一切努力都是自己的一相情愿,对方根本就不在乎呢?”
“不是误会吗?一切努力都是自己一相情愿……”兰斯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震撼之余,陷入了更加沉重的悲伤里。
“兰斯你没事吧?”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有点内疚,兰斯一直那么关系我,如果他觉得他影响了我和布鲁克的感情,会很难过吧?
“你别想太多了,我和布鲁克吵架不是你的原因。”
“我没事,只是想起了我的那个朋友。”兰斯苦笑了一下。
“那个很厉害的人吗?对了,你上次跟我说,你们的关系也出现了问题,现在怎么样了?和好了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兰斯的表情那么痛苦,明显就是没有跟对方和好,这么说,我跟兰斯还真是同病相怜。我想要安慰他,可是连我自己都这么失败,哪里有资格去安慰他呢?
“兰斯,你比我强。你人这么好,对每个人都那么温柔,有宽容,你一定能和对方和好。”我只能找出蹩脚的理由
“很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是我一直忍让就能解决问题。”兰斯很无力地摇着头,我和布鲁克的吵架的事好像又让他灰心了很多。
“兰斯对不起,我的事好像让你有了很多感触。别轻易放弃,我相信你一定会跟你的朋友和好的。”我连忙帮他鼓经。
“恩,放心吧,我没事的。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布鲁克或者只是在迷茫中挣扎。我想他的心里有很多矛盾的东西,给他一点儿时间,说不定过几天他就想通了,想跟你和好呢!~”兰斯突然振作起来安慰我。
“怎么可能!我对他都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了。你是没有见到他早上的样子,他真的很让人失望,我问他什么都不肯说,还摆出一副有话不能说的苦恼样子,好像我很无理取闹一样。其实它就是对我厌烦了。我从不知道他是这样看我的。”我想起早上他欲言又止的表情,如果换了现在,我一定会冲过去揪住他的衣领,问他到底在吞吞吐吐什么。
“那是因为你对他的要求太高了。我们总是对自己在乎的人要求很高,希望他能配合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可是对方也有自己的意志啊。如果发生了冲突的话,就给他一点儿时间,让他自己去取舍。”
是我的要求太高了吗?我不太赞同兰斯的观点,他是太不了解布鲁克了,才会这样说。
“兰斯,在你的眼里,布鲁克是什么样的人?”
“很优秀,成绩好,又有才华,而且很有责任心。我相信对他而言,你一定是很重要的朋友。”
兰斯笑得真诚,可我总觉得他是在安慰我。不过就算是安慰,我也的确舒服了一点。或者,真的是我对布鲁克要求太高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他一点时间。这次我一定要等主动来找我说清楚,反正我是不会再去理他了。”
“你呀……”兰斯听到我负气的话,露出宠溺的笑容。
这笑容看得我的心有扑通扑通乱跳,突然觉得刚刚的自己好像是在跟兰斯撒娇。其实我根本就在享受他对我的宠溺吧?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最不喜欢和别人分享心事的我竟然如此依赖他,无论发生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甚至希望他能一直陪在我身边,给我勇气和安慰……
这种变化让我有点害怕,因为我似乎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心了。我仿佛看到自己的感情天平不断倾斜,不断倾斜,而我却完全不能阻止!
我偏过头不敢看他,努力把心里异样的感觉压下去。
虽然兰斯让我不要担心,留言总有一天会消失,但我还是很担心他会因此受到惩罚。毕竟他是老师,传出了老师和学生共度一夜的传闻,对他的影响很不好。
兰斯什么都不说一定是为我好,怕我内疚。可是学校不会允许留言传下去的,说不定已经找他谈话了。想到这里,我就无法踏实的过我的日子了,毕竟他也是被我连累的啊!
思索了好久,我还是不能不管他,干脆去找老爸解释一下。
打定主意,我就去老爸的办公室找他。其实我还是很担心的,身为校长的女儿,居然跟学校的老师传出了不利的流言,老爸一定会很生气。可是老爸居然一直没来找我,这为什么呢?难道他在等我主动自首……
好恐怖哦!我怎么觉得他是做好了准备,等我自投罗网啊!糟糕,越想就越觉得害怕,害我都不敢去找他了。不过如果我不去自首,他一气之下把兰斯辞退了怎么办?我吞了吞口水——不能这么没义气,就算老爸要把我送到西伯利亚去,我也要一人做事一人当!
可是,就在我到校长办公室门前时,居然看见懒死从里面走出来。他的表情很凝重,原本红润的嘴唇连血色都看不见了,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像是受到了很大打击!
糟了!一定是老爸跟他说了什么!这个兰斯,老爸找他谈话,他为什么不通知我?我完全不知道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他是想一个人承受压力吗?
“兰斯!”我有生气了,有心痛,忍不住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苔微?你怎么来了?”兰斯看见我的时候,眼睛终于恢复了一点清明,可脸上的凝重丝毫没有好转。
“你呢?你又在这里干什么?是老爸找你来的吗?还是你主动来找他的?为什么不是先跟我说?”我快速的说着,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老爸到底是怎么惩罚他的?该不会辞退他了吧?还是通报批评?看他的脸色,老爸好像罚他罚的很重。
“苔微,你冷静一点,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兰斯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安慰着我。
“我怎么可能冷静啊!如果你真的被辞退,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我的眼眶发热,泪水快要奔涌而出。
“说什么傻话,我不会被辞退的。刚刚校长找我根本就不是说这件事。”兰斯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你可别骗我了,刚才你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你的脸色都绿了。一定是老爸跟你说了什么。你别怕,我去跟他解释。是我赢啦你去跳蚤市场,也是我害你生病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去跟老爸说,让他罚我一个人!”我拽着他的手,就想拖他进办公室。
“等一下,你真的误会了!”兰斯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像是看一个吵着要糖的小孩。
他就那么不想我受罚吗?就那么想一个人扛下来吗?我这么任性,老是给他惹麻烦,为什么他还要对我这么好呢?他不知道,他这样温柔会让人心疼吗?
“兰斯,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逞强?是因为你总是照顾别人,所以你觉得一切都由你来扛是天经地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以后就有我来保护你吧!”我看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
兰斯愣住了,那抹苦笑僵硬在他的唇边。他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正经的都忘了把笑容收回去。我第一次知道他的眼睛可以挣得那么大,蓝色水晶一样的眼眸中有晶莹的光芒在流转,像是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兰斯……”见他一直没有反应,我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可是下一秒,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他的怀中。他用力收紧自己的手臂,把我禁锢起来,我只能睁大双眼,感受着自己和他紧密贴合的触觉。
他的身体依旧有些冰凉,此时此刻却能令我的全身都像着了火般热起来。
天哪,他为什么要抱我?而且,这个拥抱会不会太亲密了啊?
最令我惊慌的是,我竟然希望他能一直抱着我,让时间就此停留在这一刻,让我火热的心停留在这一刻,把这份悸动定格到永远。
我忍不住伸出双手,从他的背后环住他的身体,轻轻地,轻轻地搂住他。感觉到他收得更紧的双臂,似乎是种邀请,我也用力抱住了他。
我的脸一定已经变成了比熟透的螃蟹还要红的颜色!我竟然在老爸的办公室门口跟兰斯抱在一起,流言肯定传得更加猛烈了!
对了,这里是校长办公室门口呀!我怎么可以在这里跟兰斯拥抱!万一被老爸看见,我们两个就会死定了!
我连忙松开手,在兰斯的怀中挣扎了两下,兰斯也像是突然回过神来松开了手。
就在这时,我看见他的身后,那扇一直开着的房门里,伸出了一个脑袋。
“哇!老爸!”我看着老爸无限幽怨的脸,发出一声惊呼。
兰斯连忙跟着回头,脸上闪过尴尬的神色。
“我的女儿也长大了,居然会谈恋爱了。”老爸的身体似乎被一股黑色的怨气包围,说完这句话,他那颗黑色的脑袋哀伤地缩了回去。
呃,他的反应太奇怪了吧?我很想去安慰一下他,可是那种耍闹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很想嘲讽几句……怎么办啊?
“老爸,不是这样的……”最终,我还是选择安慰他。
听到我的声音,老爸的头又伸了出来,表情更加哀怨了:“别理我,我要冷静一下。”
说完,他的头再次没有犹豫地缩了回去,顺便还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大概他会在里面大哭一场吧?我有点冒冷汗……
“苔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兰斯局促地低着头,揪着自己的衣角。
哇,这么幼稚的动作被他做出来,为什么都能那么和谐呢?我忍不住又开始发花痴了。
等等,现在不是发花痴的时候!
“那个,没有关系,我知道那只是个安慰的拥抱。”
咦?我的解释为什么有点落寞?难道我希望那个拥抱还有其他的含义吗?
“可是,校长好像误会了。”兰斯没有继续解释那个拥抱的问题,看来他是默认了我的说法。不知怎么,我有点不甘心的感觉。
“没关系,我爸只是在耍我们。如果他真的生气,就不会是那种表情了。咦?他没有生气?”我突然觉得不对劲。
如果老爸没有生气,他刚才怎么会骂兰斯呢?难道说他没有骂兰斯?那为什么兰斯出门的时候脸色不对呢?
我疑惑地看着他。
兰斯又露出了苦笑:“所以我一直在解释,校长找我根本不是为了流言的事。你真的误会了。”
啊?真的是我误会了?那我刚刚发了一大通的感慨,岂不是完全自作多情?哎呀,我又乱用成语了……总之,刚刚我想的那些惩罚根本就不存在,兰斯也不会被开除?
“那个,也就是说,我爸没有找你的麻烦,一切都是我误会了?”我很艰难地开口说话。
“没错。不过我还是很谢谢你。其实校长找我是为了我家里发生的事,刚才我真的很难过,不过幸好你来了,所以现在我已经没事了。”兰斯看我的眼神变得好温柔好温柔,我的脸又红了,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那个,你家里出什么事了?”我连忙岔开话题。
“这个……”他好像有点为难。
“哎呀,对不起,我好想问了你的私事。兰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支持你的。”我脸红小声说。
“谢谢你,苔微。我现在不能说,不过说不定你很快就会知道。”兰斯说了一句让我听不懂的话。
我很快就会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事啊?我不由得好奇起来。不过既然他不想说,我也就不要多问了。至少我刚刚对他的关心让他的心情变好了,总算是为他做了一点儿事。
这样一想,我一下子就开心起来。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和兰斯的关系突然变得有点微妙起来。
最近,我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跳总是特别快,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总是想到他上次抱着我的事,甚至有点怀念他身上特有的清香。他是不是这样我就不知道了。
哎呀,这还真是不好的习惯哪……
“苔微,你在想什么?”和我并肩走在一起的兰斯突然问我。
“咦?没想什么啊……”我侧头一看,发现兰斯和我的距离突然变远了。
“那边是去食堂的路,上课往这边走。”他指了指自己的前方,莞尔一笑。
我愣了愣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朝前走,连要转弯去教室都忘记了——都怪我想兰斯的事想得太入神了。
我脸上一红,连忙跑到兰斯身边,继续跟他并肩一起走:“呵呵,我记错路了。”
“我总觉得你最近有点魂不守舍,到底怎么了?”兰斯关心地问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自然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的目光有些闪躲。对了,兰斯也不是完全跟以前一样的,比如他现在都不怎么敢跟我对视了,每次只要我把目光投向他的眼睛,他就会不自然地转开目光。
或许,他的心里也跟我一样起了变化吧?就是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这时兰斯却突然停了下来,出身地看着前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布鲁克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他还是那么帅气的样子,全身上下透着威严而慑人的气势,可是我却发现他的眼神有些疲惫,藏着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他也看见了我,居然懦弱地转开了头,看也不看我们,就和我擦肩而过。
我的心虽然稍稍刺痛了一下,但是居然没有很难过的感觉。是因为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吗?还是曾经很浓烈的感情已经燃烧殆尽了?不管是那种,我都觉得有点悲哀。
“苔微,布鲁克还是没有主动找你吗?”兰斯似乎很为我难过。
“嗯。不过不要紧,反正我对他已经彻底失望了。”我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你根本不会撒谎。你知道吗,你现在笑的很难看。”兰斯的眼神里透着我看不懂的悲伤,他又想起了他的那个朋友吧……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笑得很难看吗?
“我想你还是去跟他解释一下比较好。我看他跟其他人一样,也以为我跟你在一起了,所以才不愿来找你。他肯定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兰斯还在劝说我。
“兰斯,我跟他已经不可能了,就算他现在跟我告白我也不会接受他的。我对他的感情早就消失了,我只希望和他变回以前的朋友关系。不过即使只是普通朋友,似乎也做不成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兰斯误会我对布鲁克的态度。
“可是布鲁克或许不这么想。”兰斯看着我愣了一下,随即移开了目光。
“兰斯,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和布鲁克?”他这种不在乎的表情让我有点气闷。
“我们是朋友啊,关心朋友是应该的嘛!”他似乎有点尴尬。
“只是朋友?”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连我自己感觉气氛变得有些怪。
“哈哈,要上课了,我们快点走吧!”兰斯急促地说了一句,加快了脚步。
“哦。”我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压抑着心里复杂的感情。
身边传来各种议论的声音,又是在议论我和兰斯的关系。这段时间我都已经听的无动于衷了,因为我的心像是变成了一团缠绕的线团,各种让我不明白的复杂情感纠缠着,解不开结,根本没有闲情去关注那些。
“苔薇,主任让你去他办公室。”下课的时候,突然有个陌生的同学来到我面前对我说。
主任?大伯找我干什么?我有顶忐忑,该不会是我跟布鲁克是事吧?大伯一直认为我会和布鲁克在一起的,可是最近我和兰斯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大伯肯定也知道了。
不过他应该不会再上课的时候为这些私事找我才对啊……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吧。
我来到教导主任办公室。大伯的办公室总是静悄悄的,跟老爸的办公室总是聚满了人不同,因为他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可是大伯在工作时间以外,却是个相当好相处的人,大家都很喜欢他。
“大伯,您找我吗?”我很少到他的办公室,突然来到陌生的环境,有点局促的感觉。
“啊,苔薇,你来了。”大伯从文件中抬起头,带着金边眼镜的圆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
我也放松了一点儿:“嗯,大伯,您找我有什么事嘛?”
听到我的话,大伯稍微皱了皱眉:“是有件事,本来不方便在你学习的时候找你,可是我只有现在还有点儿时间……我找你,是因为你身边的人让我不太放心。”
大伯边说边看了我一眼,意有所指。
他说的人是兰斯吧。只有兰斯经常跟在我身边。可是他在我身边的事也是老爸同意的啊,一开始老爸就让他跟着我不是吗?
“大伯,您到底想说什么?”我对大伯拐弯抹角的说法有点不耐烦。
“唉,我也不是想针对你,我都是为了你好才说的。苔薇,你不要跟兰斯走得太近了,他不是个好人。”大伯一副用心良苦的表情。
“大伯,您为什么要这样说?兰斯是个很好的人,他一直都很关心、照顾我。您不要被那些流言飞语影响了,事实根本不是那样的。”我连忙解释。
大伯一定是听信了最近的传闻,觉得兰斯影响了我和布鲁克的关系。
“苔薇,你还太年轻了,很多事情看不出来。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比你看得清楚。虽然我还不清楚他的目的,但我看得出来他是有心接近你的。可能他是想通过你混进猎人同盟内部。其实他刚进学校的时候我就在观察他了,他的行为一直很古怪。”
“不要说了!大伯,兰斯不是坏人,我可以保证。而且,我从不觉得他的行为有古怪的地方。”我知道我的话说得太重了,但是听到有人说兰斯的坏话,我就是忍不住生气。
大伯也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激烈,他有些伤心地说:“苔薇,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实话跟你说吧,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找你来?因为刚刚有人通知我,兰斯鬼鬼祟祟地进入了后山的格里格森林了。你知道学校明令禁止任何人进入森林的,但是我派出去的人已经不止一次发现兰斯进入森林了。他们碍于禁令,没有跟兰斯进去过,只知道每次他都会在里面停留一段时间才出来。我就是趁这个机会找你来谈话,才能不引起他的注意。”
“大伯,你派人跟踪兰斯?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太尊重他吗?”不管大伯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学校的安全,可他这样调查学校里的老师,真的让我不敢苟同。
“我也是为了学校的安全!如果他的行为不是那么可疑,我也不会派人跟踪他。谁知道他去格里格森林干什么?那里是学校的结界最弱的地方,谁也不知道里面会不会埋伏着想对付我们的人,一个普通的家政课老师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干什么?”大伯生气地大吼,似乎在为我的不满而伤心。
“大伯……对不起,可是我知道兰斯不是坏人。”看到大伯苍老的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我意识到自己伤害了他。
“苔薇,听我一句劝,不要在接近兰斯了。他的背后隐藏着许多东西,不是你可以看透的。”
“我知道大伯有您的立场,可是我还是不相信兰斯是坏人。大伯,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看着大伯的眼睛,坚定地说。
“你想怎么做……”大伯有点慌乱地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苔薇,不要做危险的事!”身后传来大伯担忧的呼唤。
可是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证明兰斯不是坏人!大伯不是说兰斯去了格里格森林吗?我现在就去找他!我不相信他会做坏事,我会亲自用我的双眼证明兰斯不是坏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可乐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