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全文

坐在紫家缤纷水晶灯光下的平芷灵,频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与惊讶的赞叹,整个人都笼罩在灿烂的光晕下,美得不像是真的,也刺痛了冶恬的眼睛。即使努力想装出平静的表情,冶恬还是失败地僵着脸颊假笑着。
这真是毫无道理,就算知道平芷灵是紫鸣臣的前妻,那又如何?
自己打从一开始不就已经看穿,他们两人之间有着不寻常的亲密关系?根本就不该受到什么打击才对。可是,冶恬胸口淤塞着无名的闷气,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每看到平芷灵状甚亲热地与紫鸥臣交谈的模样,她的心就有如刀割。
他们真的分手了吗?外型如此相配,感情似乎也甜甜蜜蜜、恩爱和好的他们,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分手?还是,紫鸣臣经过了这些年,才赫然发现没有女人能赢得过平芷灵,所以再度找回自己前妻,企图破镜重圆,而最荒谬不过的是自己竟成了促成他们复合的推手?
以一道又一道自己精心料理的美食,填饱他们的胃,让自己的“情敌”笑得更加美丽动人、艳光四射?
冶恬不觉咬住下唇,深深地掐住了自己的手掌心
“……恬?冶恬?”
“啊?”听见自己的名字,她抬起头,“抱歉,我一时失神了。”
“没关系,我比你更常发呆呢。保持美丽的秘诀,每天发三次呆。哈哈厂平芷灵嫣然一笑地说,“不介意我叫你名字吧!我觉得这样比较亲切,而且吃过你煮的莱肴,我实在爱死了,绝对要你做我的好友,这样我不时就可以打牙祭了。”
“劝你不要。”紫鸣臣对冶恬说,“她是个缠人精,一旦被她黏上,准没好事。”
“你闭嘴。”平芷灵以筷子敲了下他的手臂说,“冶恬,你看他就是这么讨人厌,就爱泼人冷水。要不是他这派死硬的脾气,这个人的其他缺点倒还可以忍耐、忍耐。”
“离婚时洋洋洒洒的百条罪状,只剩一条了?”紫鸣臣挑高一眉说,“追本溯源,是你自己的耐性太差而已。”
“哈!我至少和你生活了三天,这已经是目前为止的奇迹了。要知道其他男人挤破了头,只求我愿意陪他们走进礼堂,他们都要感激得跪地谢主隆恩哩!哪像你,一点都不知感激。”
“你确定他们不是跪地求上帝饶命?”
“哼!懒得和你汁较了。”平芷灵指着他的鼻子说,“看到没有,他就是这张嘴差劲,又不会甜言蜜语,才会没有女人缘。我真佩服你,能和他相处这么久,还能相安无事呢。冶恬。”
冶恬扯扯唇角,勉强做出笑脸说:“我只是负责料理而已——”
“说到料理,这道冷虾卷是我吃过最棒的,这应该是越南菜吧!我听鸣臣说你擅长多国料理,真是厉害。通常专精一种料理就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研究了,你年纪这么轻,看来不过十八岁,就会这么多料理,真是天才。”平芷灵感动地说。
“我已经二十好几了。”冶恬不好意思地摇头说,“这冷虾卷说难也不难,只要捉到诀窍,在家中也很容易做喔。先挑选好新鲜的虾子烫过剥壳,结合了生韭菜与生豆芽的清脆口感,做成虾卷后,再用莴苣叶合着九层塔蘸着越南风味的酸甜酱一起吃,就行了。”
听完后,拼命摇头的平芷灵大叹:“瞧你说得容易,我看等我做完,全世界都闹饥荒了。我一定做不出这种酸酸甜甜、带着果香与辣劲的沾酱,更别说能做出如此丰富多样的口感,吃完我差点以为自己身在天堂。”“不必说得如此夸张,没人跟你抢吃这一餐。”他默契十足地搭话。
平芷灵娇嗔地瞪他一眼。冶恬的心也紧紧地揪成一个死结。她实在无法继续冷静地坐在这儿,看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了。她匆匆地站起身说:“对了,还有甜品放在冰箱内,我去拿。”
逃入厨房的冶恬,没有打开冰箱,反而先打开了水龙头,她洗了把脸,鼓励自己振作一点,千万不能在他们两人面前做出什么丢脸的举动!
真是讽刺啊,想当初自己对紫鸣臣的第一印象真是再恶劣也不过,可是才与他相处了短短三周,她就已经无法自拔地喜欢上沉默寡言、工作至上、但总在自己思绪最混乱的时候,伸手拉她一把,告诉她方向,并且有着温柔眼瞳的他。
虽然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紫鸣臣的同时,也悲惨地失恋,但幸好自己还没有把这份心情告诉他!至少最后她总能保有一点尊严吧!而且,平芷灵不
是个能让人痛恨的情敌,那平易近人的态度表示她打从心底里要结交自己作朋友,面对这样的情敌,她惟一能选择的就是笑;笑着祝福他们。
就这么做!
“哇,抱歉,你在洗脸啊!”平芷灵捧着脸颊说,“我看今天晚上让你一个人忙进忙出的,太不好意思,想来帮你一起拿甜点,我该不会来得不是时候吧?”
“不,怎么会。”冶恬顺手抽了一张面纸擦着脸说,“让你看笑话了,我只是觉得太热了,忍不住来洗洗脸。”
“投关系,不用在意我。”平芷灵走近她说,“其实啊,趁鸣臣不在,我也想和你聊聊。”
突然被摸了一下脸颊,冶恬吓得睁大眼。
“嗯,果真不出我所料耶,我刚刚就一直很好奇,可是你是真的没有化妆吧!”她好奇地掐着冶恬的脸颊说,“哇,好让人嫉妒喔。像我,已经到了不化妆就不敢出门的地步了。你不化妆还能保持这么完美的肌肤,到底是怎么保养的?”
冶恬吐吐舌:“别取笑我了,我除了洗脸外,什么都没有做呢。怎么能和你身为知名晶牌化妆品代言人的皮肤相比。”。
“哈,我们再这样互相褒奖下去,恐怕会吃不下甜的东西喔。”平芷灵眨眨眼说,“不过,鸣臣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其实我一直很担心他是否打算一辈子都和工作共结连理,忘了这世上还有美好的爱情呢!”
“啊?”冶恬不懂她怎么会突然转了话题。
“不必瞒我,我对于‘爱’这玩意儿嗅觉可敏感得很,从你们两人互看的眼神就知道,你们对彼此的心意。”从冰箱中端出甜品的平芷灵,高兴地说。
“我和紫先生?!”冶恬指着自己鼻尖,滑稽地张大嘴巴说,“但……你们不是……应该是你和紫先生……”
“啊哈,你当真误会了啊!我就说嘛,刚刚身上一直有道奇怪的目光跟随着我。抱歉、抱歉,我和鸣臣啊,实在熟得不能再熟了,结果说起话来很没分寸对不对?坦白说,和鸱臣不可能做一对好夫妻,但是我却很珍惜他这个朋友,甚至我拿他当哥哥一样看待。有什么问题找他商量,准没错。”
平芷灵率直地握住她的手说:“譬如说今天,他找我来吃饭的原因——他说有个很介意我的存在的人,他要我负起责任,乖乖来这儿证明他和我之间什么‘嗳昧’都没有,所以我就来了。你说,他这么贴心的举动,是为了谁呢?”
会是……为了她?可是紫鸣臣怎么知道,自己心里介意着平芷灵的存在?她从来没有说过啊!
“哈,你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平芷灵笑嘻嘻地说,“你说,我有什么理由,帮着他来骗人呢?没有吧!”
冶恬咬咬唇,终于道出了心中深藏已久的疙瘩:“离婚,通常不都是代表了情感变坏?但你们并不像。”
“嗯,该怎么说呢……当初我离开紫鸣臣,不是因为他不好,是因为他太好了。”平芷灵扮个鬼脸说,“当然这句话我死都不会告诉他。可是……我嘴巴笨,说得不知对不对……我想离婚对我和他都是种解脱吧?他可以用宠妹妹的心来待我,我也不会再嫉妒他的工作总是占去所有他的时间,像哥哥般的仰赖他。”
平芷灵挥挥手,喘口气说:“总之他诚实、正直,对于喜欢的事物都很专心,工作起来就不顾时间,对别人严格,对自己严苛。偏偏又不懂得表达情感,常常会让人误会他是个冷酷的人。可是只要你仔细去体会,一定能体会他的好。”
“……”冶恬垂下头,“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说的也是,通常这样的好货色,都该藏起来自己偷偷享用。可是我是以他妹妹的身份在说话。妹妹总是希望自己的兄长能过得幸福,特别是我不能给他的幸福,我希望这一次他能找到。”
她拉起冶恬的手,摊开她的掌心,又合起说:“我把他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地保管喔。”
“……我……可以吗?”冶恬好怕,自己会留不住这样的他,要是眼前的女子做不到,自己又怎么能保证给他幸福?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眼睛,就想着:啊,如果她会爱上鹃臣,那真是再好也不过了,因为这个女孩的眼中有着和鸣臣一样的灵魂,我相信灵魂与灵魂会互相呼唤。你,千万不要害怕相信它。”
“我和他?”平芷灵讲得好玄,冶恬听得懵懵懂懂。
“时间到了,你就会知道的。好了,再不出去,等会儿鸣臣以为我把你怎么了,我们还是快点端甜品给他吧。”
把椰浆红果冰分成两盘,平芷灵先拿着其中一盘离去。留下冶恬一个人傻傻地望着手心……她与紫鸣臣……可能吗?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好急好快。
***
“谢谢你们今晚的招待,拜拜。”挥挥手,搭上最新一任男友的名贵跑车,平芷灵来去如风地道别。
看着渐渐驶远的车子,紫鸣臣合上大门后,冶恬突然意识到今晚家中只剩他和她。张嫂与张伯今天都放假,返乡探亲去了,要到下周才回来。糟糕,方才与平芷灵谈的话又重回脑海,害她的心情好紧张,连讲话都快结巴了。
逃避着与他四日交接的可能,冶恬一转身就说:“我、我回房间去洗澡了。晚安。”
“等等。”他捉住了她欲逃的手腕。
冶恬颤抖一下,吞下口中的喘息:“还……有事吗?”
“我说了什么话,让你如此害怕吗?今天晚上打从一开始——不——从你和芷灵去拿甜品回来后,你的眼睛就一直躲着我,为什么?”
要她怎么招供?难不成要告诉他,因为光接触他的眼睛,自己就禁不住妄想的狂潮、脸红如火。他一定会觉得她很奇怪、异常的啦!
“没、没有啊,你多心了。”
“冶恬,看着我的眼睛。”他低沉地命令着。
怎么办?完了,躲不掉了。冶恬闭上眼睛,懦弱地不敢面对现实。
‘你要是再不把眼睛张开看着我……我就要……”
冶恬可以感觉到他的指尖正在抬高自己的下巴,他打算做什么?
“……吻、你!”
哇!哇!哇!在心中不停尖叫的冶恬,张开眼已经来不及了,他近距离放大的脸已经离她不到一.公分,温热的唇刷过了她的唇瓣。
“啊嗯……”
他调皮地衔住她丰满红润的下唇,嚼咬着,品尝着说:“好甜、好冰,这是刚刚吃过红浆果的关系吗?还是你的唇本身就这么甜呢?就像你的名字……”
“不要这样……”她的腰传来阵阵酥麻的微小震波。
“那,如果这样呢?”应她所求撤离的唇,辗转来到她的颈项间,先是深深地吸口她颈间的香气,然后舔舐着说:“五感并用,我是个好学生吧?你身上有着香料的气味,与甜腻的芳香,品尝起来……滑如嫩腐……听,我的舌头与你的肌肤发出来的声音……看,这道红痕比任何红浆果的颜色都要深浓美丽……让我想要以舌头将它吞人我的喉咙中……”
呼呼呼,冶恬攀住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不行了,他每说一句话,“那低沉沙哑的嗓音就从她的耳朵震撼到每一根神经,搅得她头昏脑胀,全身发热。
“我承认你……很厉害,可以放开我了吗?”再不然,她的人体保险丝可要被烧断、爆裂开来。
“要是我舍不得放开呢?”
魔魅诱惑的美声,近距离地鼓动着冶恬的耳膜,她不住地颤抖着说:“……拜托你……放……”
她双膝颤抖得如此厉害,就像是骨头都被融化了,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
“今天晚上,你明白我为什么会找芷灵来吗?”他搀住她的腰,专心地咬着她白皙的耳垂说。
冶恬一下子点头、一下子摇头,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了。
他笑了笑:“为了你。我要证明给你看,芷灵在我生命中已经不再是男女情爱的对象,而是更接近家族的情感,这样你安心了吗?我绝对不是玩弄你,打发填补哪个人离开后所留下的空洞。你该对自己有自信一点!我可是个大忙人,有时间玩爱情游戏,我宁可拿来用在工作上。”
“那……我在你的心里到底是……”冶恬想听他明确的答案,自己值得他花时间“戏弄”,就代表他是认真的?这并不是游戏?“你说呢?”他含笑,凝眸。灵魂被吸进那双深邃的黑眸,冶恬想知道的答案,全都蕴藏于这两个深不可测的小宇宙内。无言的,冶恬接受着他再一次降下的双唇洗礼,不再颤抖的,倚偎着他安全稳靠的宽大胸膛。他真是个好看到会让人晕眩的男人!一路被抱进他的寝室,冶恬不可思议地感受到心是如此的宁静安详,像是早已等待到这一刻,早已明白事情会有这样的进展,先前那个恐惧不安、缺乏自信的自己都不知被驱赶到什么地方去了。拼命否认而不去面对的事实摊开来,正面接招,反而不再有任何的障碍横挡在眼前。甚至回想起那些挣扎的过程,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得可笑。
他,是这么的漂亮,自己为什么要假装看不到,不知道呢?
“你在笑什么?”他庞大的身子稳稳地压住她的下半身,但又巧妙地以手肘撑住自己,不让自己的体重成为她的负荷。
“笑,自己傻。”冶恬微笑着,以手指头抚摸过他的眉毛说,“你有很漂亮的眉毛,鹰扬的、意气风发。”
“只有眉毛?”他挑高眉,笑问。
冶恬的手指就像在确认他的脸型、五官般,俏皮地在他脸上四周划着。“鼻子也不错,高高挺挺的,还有这张嘴——方方正正,宽宽有型,都很漂亮。”
“比起你最爱的食物,如何?”
“最棒的异国料理,让人垂涎欲滴。”
他以双唇含住了她的指尖,轻轻地吸吮着说:“但在我眼中,你才是最棒的……绝佳美食。”
“嗯……”
***
一直到过了中午,冶恬才大喊着:“不行了,我没办法再和你战下去,我需要食物!”
鹃臣拉回她想下床的身子,嘻嘻笑着:“我宁可吃你。”
“我没有你这种超人的体力。”冶恬以手隔开他凑上前来想要亲吻的嘴说,“我去下面做些简单的三明治,顺便拿些水果上来,你就乖乖等我吧!”
“哈哈哈——”
在他笑声的陪伴下,冶恬穿着他的衬衫迅速地冲下来准备着三明治与水果盘。在一边切着西瓜、洗着葡萄与草莓时,她不自觉地哼唱起轻快的歌曲,心情有如万里晴空的艳阳天,连窗外的鸟儿也呜叫着和声。
原来,被爱与爱人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她喜孜孜地捧着一大盘食物,越过客厅时,晃过了镜子前面,停下脚步。
我的天啊!这是她吗?冶恬吐着舌头,看着自己紊乱的发、不整的衣服、布着红痕的颈项。
好丢脸喔!
简直就像是过分沉溺于爱欲中的邪恶女人。但,写在脸上的表情却是满足而幸福的,同时也闪烁着动人的光辉。
这样子真的可以吗?望着镜子,她问着自己。
离约束的日子,只剩一周,自己却疯狂地爱上了紫鸥臣。万一一周后的结果揭晓,自己就得离开他、离开这里……
不!一定会有什么法子的。
只要有爱,一定会有法子可以克服这些问题。
摇着头,冶恬不想被这样的思绪干扰现在眼前的快乐,她丢下了遮蔽快乐的小小乌云,回到等待着她的人身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葆琳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