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退学的危机全文

  被好友设计失去初吻的叶潇潇愤怒不已,当好友自动送上门时,叶潇潇非常好心地送了好友一件礼物。就在她沉浸在快意当中,却突然接到龙青青的消息,校长决定让金俊易自动退学!一向大方得体的叶潇潇听到消息后竟然直闯校长室,跟校长打赌会在两个星期内让金俊易每门功课平均分会在60分以上。这个分数线连金俊易本人都觉得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叶潇潇为何如此自信?而这场退学危机的最后结果呢……
  洗刷刷,洗刷刷,我用力洗啊,我用力刷啊,叶潇潇用牙刷努力地刷着牙齿,今天晚上第九次刷牙了,当她脑海里一划过那个情景,她就刷一次牙!臭小子,过分的家伙,竟然趁她失神的当会亲了她!是游戏啊,她叶潇潇的初吻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丢失的,她郁闷,她愤怒啊!
  笨蛋的小子,那种灯光下,稍微做做假动作就可以掩饰过去,干吗那么认真啊,简直就是气死她了!不过那个时候,她好象感觉到那个家伙的心一直不断地在跳动,很激烈的那种心跳声,砰!砰!砰!
  还有他亲她的时候,他的表情好温柔。等一下!她在想什么啊,什么温柔啊,那一定是灯光的效果,跟他的温柔是没有关系的。糟糕透顶了,她的脸蛋又开始发烫了,她又想起那一幕情景了,老天啊,她不活了,她再去刷第十次牙!
  早上七点了,当叶潇潇顶着两个黑眼圈用早餐的时候,她还担心碰面会尴尬,考虑来考虑去,最后下定决心,那只是一个游戏,没什么大不了的。等她心理建设好下楼的时候,却听到荣叔说金俊易已经去上学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那家伙竟然那么早就去上学了,平常他可是不到点上绝对不会起床的,那个爱睡觉的猪头臭小子!叶潇潇托着下巴猜测着。
  "喂,昨天晚上那个热吻感觉如何啊?特别刺激,特别温馨,是不是?"程咏心向叶潇潇靠过来眯起含笑的眼睛:"你能有那样的机遇,还得感谢我哦"
  叶潇潇眼睛半眯地望着程咏心,一想到自己的初吻丢失拜谁所赐,她的心就很难平静下来,她本来就想着要报仇的,嘿嘿,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要闯进来,你程咏心自己一定要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咏心啊,我仔细想了想啊,确实是要感谢你啊。"叶潇潇语气中不见任何感激成分,只见她拿起一个本子:"这样吧,我看了看我的礼物单,刚好篮球赛结束,那个后续的整理工作我想就作为你的礼物,以慰劳你为篮球赛付出的额外努力。"啪一声,叶潇潇合上本子:"这个礼物可不小哦,我马上上报给校长大人批准,你哦,可要好好感谢我哦"
  "潇潇,你是在……开……开玩笑的吧"程咏心说话开始结巴起来。整个篮球场的整理工作,那不是要她的小命了,呜呜呜呜呜呜,她计划好的美好周末人生岂非就完蛋了。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叶潇潇拿起笔在该工作后面加了三个小字——程咏心!
  "潇潇,你公报私仇!"呜呜呜呜呜呜,程咏心现在后悔了。
  "咏心啊。"叶潇潇换了一声。
  "嗯?"程咏心没精神地应着。
  "我就是在公报私仇。"叶潇潇坦然地承认,轮到她笑得灿烂了,哈哈。"对了,程咏心,我还好心地提醒你一件事情,年级段的计划书龙青青大概完工了,就等着交给校长大人了,而你的呢?"叶潇潇一说完,闪人去图书馆了,她还有一份计划书要努力。
  "啊?!我的还没做啊!叶潇潇!算你狠!这样都行。"哼!程咏心在原地懊恼地跺了跺脚。她后悔啊,超级后悔。呜呜呜呜呜呜。
  呼——呼——
  校园西边角的榕树下,正躺着一个红发帅气少年,他已经整整翘了三堂课了,他就是金俊易。在叶潇潇失眠的同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数了一晚上的绵羊。此刻他睡得好香啊。大概是在做着美梦呢,你瞧啊,他的唇角还含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风轻柔地吹过他的脸,拂起他额前几缕发丝。几丝调皮的红发,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亲吻起他紧闭着的眼睛。
  一个时髦的调皮女生,拿起一根长尾草,轻轻地靠近。顽皮地将长尾草放在金俊易的鼻尖上来回飘动着。许是痒痒的感觉刺激到金俊易,睡觉中的金俊易抬起手挥到鼻尖上的东西,长长的睫毛一颤动,星眸一开,便坐了起来。
  "世娜,你在干什么?"金俊易还没睡醒,口里依然打着长长的哈欠声,呵……呵……呵……
  "俊易哥哥,昨天晚上你没睡觉吗?"世娜盯着金俊易眼边的黑眼圈研究着。
  "嗯。"金俊易懒洋洋地点了点头。
  "是因为俊易哥哥亲了那个女生,所以才睡不着觉的吗?"世娜问得有些激动:"难道俊易哥哥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女生?"
  风轻轻地吹着,沙沙沙,叶子翻卷的声音。
  "没有了。"金俊易像是怕被人刺中一样条件反射着。
  "我就知道俊易哥哥不会喜欢上她的,她那么老土,根本配不上俊易哥哥的吗。"世娜放心了,一脸甜蜜地笑着勾起金俊易的臂膀。
  "老大,老大,不好了!"远远地大胖跑得很急。
  "什么事?"金俊易甩开世娜的手,站了起来,盯着气喘中的大胖,习惯性地挑高了眉。
  "你爸爸来学校了!"
  炸弹!那老头子来学校干什么?金俊易接受消息的时候有点震撼。
  "现在你爸爸就在校长室,叫你快去!"大胖继续报告着。金俊易突然有些明白老头子来学校的原因了,瞬间他闪烁着星光的眼眸,慢慢地沉进碧潭中,直到没有一丝波痕浮动。
  "扣!扣!扣!"校长室的门轻轻地响了。
  "请进!"里面传来沉稳缓慢的声音,金俊易转动门把,喀嚓一声,轻轻一推便进去了。微抬头的时候,眼神一扫便看见了自己的父亲金如豪神色凝重地坐在沙发上。恐怕这是第三次!
  "校长找我来,有什么事?"金俊易开门见山地问。
  "基本情况我都跟你的父亲谈过了。"校长神色凝重,语气缓慢:"相当抱歉,根据你各门功课的综合成绩来看,恐怕你升不到二年级,所以我想提早找你们谈一下比较好一点。你在我们学校接连读了两年都升不到二年级,看来我们学校的老师确实没能力能教导好你,为了不影响你的前途,我想趁还有2个月的时间,要不,你们换个学校试试。"校长的话语已经是很婉转了,其实说难听点,就是叫他自动退学。
  "校长,你看,能不能再给这孩子一个机会。"金如豪的脸在校长宣布的那一刻好象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抱歉,再这样下去,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校方的发展都不会有利的。"校长的语气相当坚定:"我想你们现在还是早做打算,马上找个学校转学吧。"
  金俊易没有一句话,他一直冷冷地站着。
  不会吧?校长竟然做出这种决定!不行,她得赶紧去告诉潇潇。前来送计划书的龙青青在门口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开跑。
  今天的阳光不错,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舒服啊,叶潇潇摊开双手让阳光照到自己的脸上来,伸了伸懒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嗯,该继续努力!努力!可爱的阳光啊,我们等一下再多多拥抱。
  沙沙沙,沙沙沙,叶潇潇继续坐回位置奋斗着年级段的计划书。咦?阳光怎么暗了啊,叶潇潇抬头一看,原来是有人挡在了她的前面。龙青青!
  "喂,喂,龙青青,你发什么疯啊,我的计划书还没做好了,喂,喂,喂,龙青青,龙青青……"叶潇潇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就被龙青青从图书馆拉出去。
  "你现在还做什么计划书啊。"龙青青边拉着潇潇跑着,边焦急着:"火烧眉毛的事情还等着你做呢。"
  "喂,喂,喂,说清楚点了,现在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计划书更重要了,迟交了,校长大人会发飚的了,笨蛋青青,放手了。"叶潇潇可不想没头没脑地跑,总要有理由啊,她努力使力,甩开了龙青青的手。
  "校长都要把金俊易退学了,你还在这里叽里咕噜的,这可比你那计划书重要多了。"龙青青一向是行动派,想到就做。
  "退学!"叶潇潇惊讶着。
  ※※※※※※※※※※※※※※※※※※※※※※※※※※※※※※※※※※※※※※※※※※※
  啪一声,惊了校长室内所有的人。
  叶同学?校长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
  潇潇?金如豪神情里有抹喜悦。
  欧八桑?她来这里干什么?金俊易盯着叶潇潇,满是疑惑和不解。
  "校长真的要把金俊易退学了吗?"叶潇潇顾不得形象,扑到校长桌子上问。
  "不是退学,是让他转学。"校长始终还是不相信眼前的叶潇潇就是那个文雅大方的满分状元。
  "意思还不是一样。"叶潇潇一拍桌子:"绝对不能让他转学,校长。不是还有二个月的时间吗?不到最后关头怎么可以轻易放弃一个学生呢?如果他的成绩能够上去,那就是我们悠罗高中所有老师的骄傲了,校长,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这是校方考虑再三的决定,已经很清楚了。"校长肯定地回答。
  "校长,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叶潇潇看着校长,语气一转:"平常校长教导我们做人要懂得知恩报恩,可是现在校长却过河拆桥了。"
  "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有过河拆桥了?校长十分不解。
  "校长不要忘记了,若非这次篮球赛有金俊易参与,篮球冠军杯也不可能属于我们学校,而校长的面子得以保全,也幸好有他的努力。校长现在要让他转学,不是过河拆桥,还是什么?"叶潇潇看着校长有点尴尬的表情,继续发表着:"何况他篮球那么厉害,也算是本校运动方面的人才,既然是人才,校长也该给机会让人才成长才是,而不是就此放弃。"
  欧八桑是在他求情吗?!金俊易的眸光里划过一道不意察觉的光芒。
  这丫头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给他老人家啊,校长看着叶潇潇,是想生气又生气不得,这个是他悠罗高中的宝贝啊,满分状元啊,他怎么舍得批评啊。唉。算了,还是不跟她计较了。
  "叶同学说得有点道理,他确实是篮球方面的人才。"校长尴尬着承认:"但是一件事情归一件事情,他的成绩实在是太差了,七门功课没有一门不开红灯的,而且各门功课的任课老师还向我投诉,他学习态度不好,经常翘课,影响到其他同学的积极性。为了本校的教育,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校长扶了扶镜框,告诉叶潇潇结果。
  "如果他的成绩七门功课平均分达到60分呢,校长还会这么决定吗?"她要问就要问重点。
  平均分达到60分?这欧八桑头脑没发烧吧,他怎么可能会做到!金俊易盯着叶潇潇,想看看她的脑袋怎么想的。
  "不可能的事情。"校长语气肯定,简直在开玩笑,每门都是个位数的分数,能达到平均分60分?
  "我是说,做到的话,校长会收回决定吗?"叶潇潇再问。
  "能做到的话,我就收回。"根本不可能,校长在心里说了一句。
  "那好。"叶潇潇像是下了巨大决心:"下个星期六就是高一年级的模拟考试,我跟校长就打这个赌,如果金俊易的成绩都时候平均达到60分,校长就必须收回要他转学的决定;如果他做不到,校长再做决定也不迟。"
  "你是认真的?叶同学。"校长到这时候才发现叶潇潇的话不是开玩笑。
  "校长认为我会是个开玩笑的人吗?"叶潇潇反问。
  这欧八桑真是多事,凭什么替他做决定啊,可是看她现在的神情,他拒绝的话吐不出来,想到这里,金俊易的神色开始不自然。
  "好,我就再给他两个星期的时间。"校长考虑了几秒钟决定。反正到时候他还是得转学,而且面子上更不好看。
  "谢谢校长。"叶潇潇笑着转身:"那我走了"
  "慢着。"校长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怎么了?校长是后悔了?"叶潇潇盯着校长的眼睛。
  "我都被你搞昏头脑了,叶同学,问你一句,你凭什么替金俊易做决定啊?要做决定,也是那小子或者他的家长来跟我打赌。"校长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刚才被叶潇潇闯进来后的一大串话给搞糊涂了,都没理清最重要的关键点。
  呃?她自己都忘记了,她凭什么替那小子做出决定啊,她又不是他的谁,糟糕!龙青青一说校长要把金俊易退学,她的脑袋就糊涂了,莫名其妙地飞到校长室来,还说了一大堆奇怪的话。腾地一下,叶潇潇的脸飞速地红了起来。
  欧八桑不会到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傻事把,她不是满分状元吗?怎么脑筋慢一拍的啊,金俊易实在是想不明白那颗脑袋是聪明还是笨蛋。
  时间静止了几秒钟。
  一直表情凝重的金如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是俊易的家庭教师,既然她对这孩子有信心,我这做父亲的当然支持。所以就这么办吧,校长。"金如豪说完走到潇潇的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潇潇,金伯伯谢谢你。"
  "金伯伯……"这个家伙万一没有做到,她不是太对不起金伯伯了,她就是太冲动了。
  "一切就看他自己的了,到时候,谁都怪不了。"金如豪说完,提起公事包,朝门外走去。
  这什么跟什么啊?满分状元的叶同学竟然会是这个不良少年的家庭教师?校长都看糊涂了。
  看着金伯伯离开时候无奈黯然的样子,感觉那高大的身影一下子矮了几分,叶潇潇心里很不好受。她怎么可以退缩呢,一定要赢,一定要让金俊易成功!
  "校长,我以金俊易老师的名义,还有他父亲的同意,可以确定赌约了吧。"一瞬间,叶潇潇黯然的神色飞扬起来,她可是满分状元啊,怎么可以输掉志气。
  "虽然说可以是可以了,但是我还没见到他本人点头,总是不太好啊。"校长语言含糊着。
  "我同意。"一直没吭声的金俊易突然冒出一句。
  呃?校长表情愕然。
  "连满分状元都那么相信我的能力,我总不好不给她面子啊。"金俊易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得意。
  "喂,金俊易!"叶潇潇看着这家伙的表情怎么那么刺眼啊。
  "什么?"金俊易还在自己的思绪里。
  "我打这个赌,是因为相信我自己的实力,而不是你的能力,OK?明白不?"切,叶潇潇白了白金俊易,闪出了校长室。
  什么啊,这欧八桑竟然这么说,也不想想,到时候去考试的人是谁啊。金俊易提起拳头想砸过去,可是他的唇边,却浮现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
  沙沙沙,沙沙沙,空阔的书房里,只有笔尖发出来的声音,偶尔有风一样呢喃的声音飘过。
  "SHIT!"金俊易甩掉笔,郁闷地从书堆中抬起头来,由于他两手支撑的动作太大,他左右两臂旁高高耸起的山就哗啦啦地倒了。一地的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等复习资料撞击着金俊易的脚。
  喀嚓一声,书房的门开了,叶潇潇神情严肃地立在门口:"怎么了?"
  "我不会做。"金俊易一脚踢掉脚边的复习书。
  "哪里不会做?"叶潇潇走过来,拿起他刚刚奋斗过的数学试题,却是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
  "数学公式呢?我问你?"叶潇潇将试题放到桌子上问着金俊易:"我说过,只要将数学公式记熟,十分的题目公式最起码可以拿到三分,为什么连公式都不写?"
  "我不会。"金俊易烦躁地吐了三个字。
  "你的意思是说你连数学公式都不会写?"叶潇潇汗颜啊:"我看你是根本没在读书。"见金俊易低着头,叶潇潇眼眸里闪过无奈:"算了,我慢慢来教你吧,先把数学课本拿出来,我先把时常要用到的公式划一下重点,你先记熟。"
  金俊易还是沉默着。
  "喂,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叶潇潇担忧地看着金俊易。
  "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办到的,为什么你要跟校长打这个赌?"金俊易盯着叶潇潇的眼睛,他想知道原因。
  呃?叶潇潇没想到金俊易会问这个问题,她当时根本没想过那么多,只是一心想着不能让他被退学了。
  "连我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你为什么对我抱着那么大的信心。"金俊易继续逼视着叶潇潇。
  "因为我相信你。"叶潇潇亮丽的笑容绽放着,语气坚定:"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砰!砰!砰!心口跳得好快啊。又来了,这种感觉,慌慌的,乱乱的,还有暖暖的、热热的,充斥着胸口,感觉像是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一样,无数的感觉。金俊易冰封的内心某一处开始有裂痕,阳光透了进去,很温暖。
  "我们开始复习吧。"她跟他说这些干吗啊,叶潇潇赶紧转了话题,尴尬地拿起数学课本,用笔在上面划着:"喏,看到了没有,这个就是数学公式,所有的运算题里一般都要用到数学公式,无论题目怎么变化,公式套化一下,就可以了。还有这个,看函数的象限,喏这个集合问题……"
  嗯,嗯,嗯,金俊易看着叶潇潇红红的脸,有丝甜蜜的感觉划入心头。听着她的分析,他的思路开始慢慢清晰,尤其是叶潇潇划了红线的地方,他更是努力地沉思,慢慢地理解和熟记。
  晚风柔和地吹过,吹起窗前的风铃,铃铃铃铃铃铃,声音清脆而悠远。
  "潇潇,今天我们去KFC吧,好久都没去了,好想念冰淇淋的味道啊。"一放学,程咏心拉着叶潇潇的手建议着。
  "我没空,你们去吧。"英文资料整理的差不多了,如果这些那小子全都会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叶潇潇整理好资料,放进书包里,闪得飞快。
  潇潇最近在忙什么啊,怎么无论叫她去哪里,她都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啊。程咏心呆呆地看着叶潇潇远去的背影,特好奇。
  "俊易哥哥,我们今天去DJ酒吧好不好,我好想去那个地方玩哦。"世娜向金俊易撒娇着。
  "我没空,让大胖带你去吧。"金俊易快速整理好课堂笔记,飞速朝学校大门奔去。
  哼!世娜娇气地跺了跺脚:"什么吗,最近老不理人,究竟是怎么了吗?"
  "少爷,你回来了。"金俊易一进门,就看见荣叔笑着向他问候。
  嗯,金俊易点了点头,飞速奔向二楼书房。
  少爷变了,太好了!都是那个丫头的功劳啊,荣叔看着金俊易飞扬的背影,非常宽慰。
  "很准时,像个乖学生了。"叶潇潇看了看手上的表,笑着望向金俊易:"好了,开始吧。"
  "今天要学什么?"
  "英语,把英语课文打开。"叶潇潇另外递给金俊易一份资料:"喏,这是我摘录出来的高一英语的重点和要点,只要把里面的基本记住,考试70分没有问题。这份资料你等一下看,现在我们先来解决掉英语的一些介词如何选择的问题,比如TO、FOR……"
  金俊易随意翻看了一下,发现这份资料竟然比英语老师准备的资料还要详细,而且让人更容易看懂。呵呵,欧八桑不愧是满分状元,还真有两下子啊。
  啪一声,金俊易的额头被叶潇潇的纸团击中:"上课期间,不准给我开小差。"金俊易不满地撇了撇嘴,揉着额头,继续听课。
  "接下来我们来看这几道题目,第一题——他昨天上学迟到了。根据题目所给的词是He,late,for,yesterday,然后要求组合成一句话,符合时态。首先我们看,是过去式,昨天。很明显句子就是Hewaslateforschoolyesterday。我们再来看下一道题目………"叶潇潇将书写在白板上的题目一道一道耐心地解释下来。
  金俊易用心地用笔摘录着,领会着。
  滴答滴答滴答,闹钟上的指针一点一点地划过去。
  "好了,英语就复习到这里,我出几道类似的题目,考一下你掌握了多少。"沙沙沙,沙沙沙,叶潇潇拿过一张白纸,书写了十道题目。
  "喏,试着做做看。"题目放到了金俊易的眼前。
  金俊易先大概扫了一下题目,想了想刚才叶潇潇教导的词语用法,慢慢地条理分明开来,选择题目一思考,便有了答案。
  沙沙沙,沙沙沙,很快金俊易将做好的题交到了叶潇潇的手中。
  "金俊易,恭喜你,全部答对了,你做得那么好,呵呵,怎么表扬你一下呢。对了,有了,瞧这个。"叶潇潇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喏,这是奖励给你的,给。"
  金俊易白了白叶潇潇,欧八桑,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哼!想归想,金俊易最后还是敌不过叶潇潇灿烂的笑脸,接过糖果,嘴边还浮起一道弯弧。
  "从明天开始,我们来复习语文,语文最关键的呢就是词语的意思,字的读法及用途,古文的翻译及古今词不同的意思,还有作文。明天我会将这些重要的点提炼出来,也做成一份资料,让你参考熟记和理解。"叶潇潇微笑着对金俊易说明语文的大概情况。
  窗外的风飞扬着,吹动枝叶,微微震动着,偶尔传来叶子飘过的呢喃,簌簌簌簌……
  一室的低语,飘在空气中,升腾起温暖的气息。
  ※※※※※※※※※※※※※※※※※※※※※※※※※※※※※※※※※※※※※※※※※※※
  经过叶潇潇连日来有针对性地对金俊易实施魔鬼式的复习,金俊易书写的试题由原来的红叉满满,渐渐地少了,少到满张试卷基本都是红勾了。
  "很好,照现在的状态,只要你考试的心态没问题,就可以达到每门功课平均60分以上了。"叶潇潇批改好最后一道题,笑着看向在旁边盯着试卷的金俊易:"明天就是考试的日子了,晚上你早点睡觉,睡眠充足对于考试可是很重要的哦。"
  嗯,金俊易点了点头。
  "少爷,叶小姐,晚饭准备好了,可以下楼吃饭了。"荣叔看见她们好象忙完了,才敢来打扰。
  "荣叔,肚子好饿啊。"金俊易像个小孩子一样抱了一下荣叔,风一样地冲出门去。
  呵呵,这家伙,有时候冷漠得可以,有时候又幼稚得可以,有时候呢,又是拽得厉害,总之呢还是个没长大的帅小子。呵呵。看着金俊易可爱的动作,叶潇潇不知不觉会心地笑了。
  "叶小姐,谢谢你。"少爷能够好好地读书,全亏了这个丫头,她真是个惹人喜欢的丫头啊,笑容甜美,心地善良。虽然有时候很调皮,但是调皮得可爱。
  "不客气了,全靠他自己努力了。我也肚子好饿啊,荣叔。"叶潇潇用力地抱了一下荣叔,闪出门去。
  说实话,她当初教导的时候心里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全凭着一股冲动的热情支撑着。好在这个臭小子自己肯努力,要不,这个赌可真的要输了!
  还有一点她没有想到,这个臭小子接收知识的能力让她都感到惊叹,他的脑袋竟然那么好使。如果他肯努力学的话,她相信,凭他的智商,一定在尖子生之列。不过呢,她不会告诉臭小子的,免得他得意起来没形了,哪天再跟她打赌,到时候,她赢的机率可就少了。嘿嘿。
  晚风温柔地吹着,今晚的夜色很美,星星挂在夜空中,亮亮的,就像水晶一样,透明晶莹。
  "好美的夜色啊。"站在天台上,望着脚下的万家灯火,有种扑面春风吹来的感觉,相当得怡然自得。叶潇潇伸着懒腰,甜蜜地笑着,只见她盯着天上的星星,眼睛发亮。
  好久没有好好欣赏夜空的心情了。自从自己读了高三之后,总担心着成绩落后,不断地给自己施加压力,努力地忙碌着。
  今天又有了小时候欣赏星空的心情了,不知道为什么,给臭小子复习结束后,看到他那惊人的成果,她心里突地放松了下来,心情莫名地想要快乐一下!呵呵!
  今天晚上的星星好多啊,明天的天气一定是晴空万里,实在是符合心境,叶潇潇笑着猜想着。
  呼——呼——
  一阵风吹来,吹乱了叶潇潇的发丝,叶潇潇将调皮的发丝按到耳根边,可是调皮的发丝总是不断地想要出来放松一下,好象感应到叶潇潇的快乐一样,要随着风儿跳舞似的。
  呵呵!夜里的风总是有点凉啊,感觉风儿要透进自己的衣领里去,叶潇潇忍不住缩了缩头,双手将衣领拉高。
  "喂,欧八桑。"死小子,看在她那么辛苦教导他的份上,他不会好好地称呼她吗?叶潇潇恼怒着回过头,扑一声,什么东西盖住了她的头,她的视线顿时一片黑暗。
  什么东西啊,叶潇潇用力从头上扯下来,低头一看,是件白色风衣,看款式应该是男生的。他是怕她被风吹感冒了吗?呵呵,臭小子,算他还知道感恩。叶潇潇不客气地披了上去,谁叫这天气确实有点冷呢。
  "欧八桑,你是不是会错表情了!"金俊易看着叶潇潇笑着的样子有些不自然,别过脸去,粗声粗气地说着:"本少爷是怕你万一生病了,还得本少爷辛苦送你去医院,实在是划不来。"
  呵呵,臭小子撒谎!明明是关心人家吗?干吗装成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啊,关心人就要真诚地表露出来啊。呵呵,不过他别扭红脸的样子,倒是蛮可爱的了,呵呵。
  "你笑什么?欧八桑。"金俊易被叶潇潇边盯着边笑着的表情搞得尴尬死了,腾一下,他的脸又红了。
  "没什么了,想笑就笑了呗。"叶潇潇拉了拉风衣,眼睛望着远处,忽然她低唤了一声:"臭小子!"
  嗯?金俊易疑惑地看着她的表情。
  "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叶潇潇突然转身对着金俊易调皮地笑着。
  "欧八桑,你说什么呢。"金俊易恼怒着举起拳头,却始终没有砸下去。
  "看看看,又脸红了哦,金俊易,你这个样子真的像我家的娃娃了,好可爱的脸蛋哦。"叶潇潇边跑着,边用手指划到自己的脸上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闹闹,谁叫今晚的夜色太美了呢。
  "喂,欧八桑,你不要太过分了!"金俊易脸蛋红得已经冒火了,他只是站在那里威胁着,他的脚步却没有追赶叶潇潇。
  呵呵,这家伙。叶潇潇在今夜突然有些明白了。无论外在的他如何冷漠,那只是他掩饰真实感情的武器,除去这个,他的内心,比谁都柔软,比谁都善良。
  "喂,臭小子!"
  "什么?"金俊易气恼地回着。
  "谢谢你的风衣。"叶潇潇笑得很真,很甜:"还有明天好运。晚安,好梦!"
  金俊易愕然地站在风中,对今天这样陌生的感觉有些懊恼,一时之间竟然呆呆地站在天台发楞。该死的他,为什么就是敌不过这个欧八桑的笑容呢。
  "荣叔,早!"早上起来一身清爽的叶潇潇,对着荣叔打着招呼。
  "叶小姐早,少爷已经去上学了,而且少爷吩咐了,今天让何叔开车送你去上学。"荣叔的笑容里闪着什么异样的光芒。
  荣叔又在想什么啊?叶潇潇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不过内心里,她的心是快乐的。想到来到这里第一天上学臭小子将她从车里拉出来的时候,到现在竟然他叫人开车送她,可见,他对她的敌意消失了!那么是不是代表着,她这个家庭教师做得很成功呢?呵呵,忍不住叶潇潇为自己的能力得意一下下。
  铃铃铃铃铃,考试的钟声响了!
  看着窗外阳光的叶潇潇,唇边含笑。臭小子,加油了!龙青青和程咏心则怪怪地看着站在窗边傻笑的叶潇潇,两人侧着脑袋猜想着又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第一堂数学考试。簌簌簌簌,试卷一张一张传递下来了!金俊易目光扫了扫整张试卷,他的眸光闪亮,唇边展现自信的弧度。
  沙沙沙,沙沙沙,笔尖不断地动着,题目一道一道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监考老师带着疑惑的眼神站到金俊易的身边,接着就是老师那双疑惑的眼眸挂上了大大的惊叹号!
  一天七场考试,每个监考老师都带着疑惑来到金俊易的身边,却带着惊叹离开。
  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众多的老师盯着高一年级段百名榜的最后三个字——金俊易都盯出洞来。更有老师,当场惊讶过度昏倒在地。
  当金俊易的成绩单送到校长室时候,据说校长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我告诉你们啊,当时校长就是这个表情……"龙青青表演着校长惊的面部表情:"还有这个动作……"龙青青屁股向后腾空,相当经典地再现一次摔椅动作。
  哈哈哈哈哈哈哈,龙青青绘声绘色讲述金俊易考试引发的校园跌破眼镜事件,尤其是校长摔椅子那一段,笑岔了程咏心和叶潇潇,笑弯了高三(1)班的学生。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响彻悠罗高中的上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火星公主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