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全文

又一个星期过去一一
短短七天媒体焦点已翻了几翻,知名人士突然爆出的诽闻很快地取代众人对"霖海"新任董事长的好奇,阳明山童宅逐渐恢复以往的清静。
清润自觉应该适应得了没爸比在的屋子,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午后,也重回阔别已久的家。
苏硕予揉着额角边走出"霖海"会议室。
"董事长一一"秘书小跑步接近。"楼下有位李小姐想跟您见面,她说是您在MIT的同事,这是她的名片。"
李?!他皱眉读著名片,没错,是琳琪。但一一她来台湾做什么?
"她人呢?"
"我请她在第一会客室稍坐。"
"请她上来,我在办公室等她。"
秘书连忙去办。
十分钟后,秘书领着一身黑的李琳琪进门。
未坐定,李琳琪已先看见书架上的模型飞机,她微微一笑。就想他绝对忘不了儿时的梦想,果真没错!
苏硕予自位子上站起。"什么时候到的,怎么没先发E-mail让我找人接机?"
"抢时间。"李琳琪跳掉寒喧过程,马上拿出一叠文件,推至苏硕予面前。"你先瞧瞧这个。"
他不解地拿起文件打开,一见里头内容,他惊讶地瞠眼,是劳斯莱斯和波音公司所签定的静音喷射机合作计划。
"我帮我们的研究找到资金了。"这正是李琳琪匆匆来台的原因。自苏硕予决定不再回MIT了,她便知若想争取他回美国,一定得拿出比"霖海"更具吸引力的诱因,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努力,她办到了!
合约书一签好她马上跳上飞机飞来台湾,机上她一直不断跟上帝祈祷,只求硕予的新婚妻子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有了身孕,因为真有了孩子,他更不可能离开了!
"恭喜你。"苏硕予将合约推回李琳琪面前。
她眉头一皱。"就这样?这就是你的反应?"
苏硕予眼瞳泛着困惑。不然她想看见什么反应?
李琳琪又急又气。"你难道不想亲眼看见你的心血成真?这份合约就是大好机会啊!"
"你是为了劝我回MIT,才特意跑来?"他这才领悟。
"当然!"李琳琪抓着他手不断摇着。"回来吧,你待在这里不会快乐的,MIT才是适合你的地方。"
望着李琳琪殷切的脸,苏硕予只觉得抱歉。"谢谢你为我这么用心,但我没办法回去。"
"为什么?"她大声质疑,立即想起她最害怕的假设。"你妻子怀孕了,对不对?"
"不是。"他哑然失笑。小润还年轻,他俩婚前就约好过两年再考虑生孩子的事。"是你眼前这家公司,我现是这家公司董事长,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你真的打算在这待一辈子?"李琳琪站起身瞪视他。"你真的每天每天做着一份你并不爱的工作,每天每天开着索然无味的会,每天每天看着你梦想离你越来越远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面对她毫不留情的质问,苏硕予心头百味杂陈。她说的一切他并不陌生,当初也是确认自己可以承受才毅然接下董事长大位,可他不知道同样的话从他人口中听来,竟是如此一一难以忍受!
"你不喜欢,对不对?"她哀伤地看着他。
"够了琳琪。"他阻止她再往下说。"你难得来台湾一趟,我派人带你到附近景点参观参观——"
"懦夫!"心痛加失望,李琳琪忍不住甩了苏硕予一巴掌。
与他认识这么久,一直以为他是她见过最努力不懈、最坚持追求梦想的男人。正也是因为这样她才那么喜欢他,但他还是让她失望了。
"亏我那么喜欢你,我真是错看你了!"
不待苏硕予回话,李琳琪抓起桌上文件便往外冲。
傍晚,清润下了课直接来公司,一进苏硕予办公室马上发觉里头气氛不对,还有,他右脸怎么有个红印子?
"你的脸"
"没事,只是不小心撞了东西。"望着她担忧的眼,他出于直觉隐瞒琳琪来台一事。
除了不想添增她的负担,他也想不出该怎么告诉她,琳琪竟说她喜欢他,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他已为此烦躁了好半天,尤其一瞥见书架上的飞机模型,脑中浮现过往在MIT的回忆,还有琳琪送来的那份合约,情绪更是翻腾不休。
苏硕予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他清楚知道小润跟"霖海"才是最需要他的人:
可他也明白自己无法忘记MIT、无法忘记长久以来的梦想,也确实像琳琪所说那般,他并不热爱商场上的权力斗争。
一件事不得不做,并不代表他真心喜欢,尤其琳琪又送来那么好的机会,问题是他没办法抛下"霖海"不管。这个重担子除了他,还有谁能一肩挑起?
心头浮现一个可能人选,但他立刻把他名字抹去,要他去找詹森帮忙,直接杀了他算了!
"你看起来好焦躁,是公司有什么问题吗?"清润一脸关心。
"公司没事,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他揉揉隐隐作疼的太阳穴。
"我帮你按摩。"
"没关系一一"
"放松,十分钟就好。"
看她这么热心,苏硕予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得顺她意脱去西装外套领带,双眼轻闭。
一丝薄荷草香飘进他鼻尖,苏硕予可以感觉她抹上乳液润滑的双手滑入他发中,柔柔抚慰他紧绷的后脑勺与颈脖。
"好舒服"他忍不住轻叹。
立在他背后的清润无比心疼。"瞧你脖子绷得这么紧,你压力真的太大了,晚点回家我弄热水让你泡泡,今晚早点休息,不要再熬夜工作了。"
"好,全依你。"他伸手将她拉到跟前,环着她腰喃喃。"就这样别动,一下就好。"
"你要抱多久都没问题"她怜惜地抚着他丰厚的发。
"若不是我对数字没天分,我还真想进公司帮你分忧解劳。"
"那种事我一个人烦恼就好。"他抬脸一笑。"你双手真的有魔力,被你捏捏按按,马上不累了。"
哪这么神!她摸摸他下颚笑问:"你还多久下班,要不要我等你?"
"好。"苏硕予振作精神继续工作。
清润悄悄开了门出来,本是想进图书室找些书看,却不意在里边遇上詹森。
只见他神情气愤地看着某人低吼:"你再罗嗦我要警卫轰你出去!"
这某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挥了苏硕予一巴掌的李琳琪。
她眼眶泛红奔出苏硕予的办公室,不意撞上从电梯出来的詹森。她手上文件落了一地,他弯身拾起时瞄见上头标题,立刻知道眼前女子来自MIT。
她为什么会哭着自苏硕予办公室离开?怀着这点好奇,詹森表明身份,同时邀李琳琪到他办公室坐坐,怎知就此惹上麻烦。
李琳琪一发现詹森是"霖海"现任总经理,马上跟他提出要求。
她要见Yu的新婚妻子,那个姓童什么的千金大小姐。
直到现在,李琳琪还不肯花时间弄清楚清润全名,总是以"Yu的新婚妻子"代称。反正那种集自私无脑骄纵于一身的女人没什么好认识,李琳琪早打定主意要把苏硕予带回美国去。
"詹大哥?"
詹森听见声音回头,脸上立刻漾满了笑,他已好几日不见她了。
"补习班工作结束了?"
她点头。"是啊,所以来等硕予下班。"
"她就是你处心积虑保护的公主?"一个女声冷冷插话。
清润探头,只见穿着黑色套装、年龄略长她几岁的女子正瞪着她看。
"你好,我叫童清润。"清润直觉对方不喜欢她,但她仍礼貌颔首。
"李琳琪。"戴着眼镜的眼睛上下打量,李琳琪先前曾在MIT研究室瞄过清润一眼,当时觉得她人"似乎"长得不错。
这会儿再见,她酸酸地想,难怪苏硕予不肯同意回美国。
李琳琪在MIT也算校花一朵,可惜脾气影响气质,看着她只让人感觉神经紧绷,而不是如沐春风。
"我听硕予提过你。"清润可人地笑。"硕予知道你来台湾吗?"
怎么有人白痴到问这种问题?!李琳琪嫌恶道:"你真的是没见过世面的千金小姐,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
"你再不礼貌我马上赶你出去。"詹森插话。方才两人不断争吵,就是因为李琳琪要他引见清润,而他觉得不妥,迟迟不肯答应。
詹森对李琳琪又恼又气。两人才认识没多久,李琳琪便感觉出他偷偷爱慕清润,还出言讽刺他处心积虑保护公主的心态。这女人思路之清晰、之口没遮拦,就连长年在商场打滚的詹森也觉吃不消,况且是纯情的清润。
"詹大哥,没关系的。"清润安抚了詹森后,转而对李琳琪说:"你说得对,我刚说话的确不经大脑。我该想到你来这的目的是为了见硕予,只是因为刚才硕予没跟我提起你,所以"
Yu没跟她说起她?李琳琪一想便知,定是他不知从何说起。"喂,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是真的喜欢Yu,还是纯粹想利用他的聪明?"
詹森皱眉。"这什么问题一一"
"没人问你。"李琳琪一瞪。"你怎么说?"
清润微笑。"我爱硕予。"这话说得如此肯定,李琳琪没漏看身旁詹森那活似挨了一拳的瑟缩表情。
"很好。"她微笑,心底有个主意隐隐成形,或许身旁这个讨厌鬼会成为她的盟军。李琳琪再问:"你想知道Yu不肯告诉你我来的原因?"
清润吸口气。"当然。"她发觉自己并不怎么喜欢李琳琪捡上的那抹笑,那是一种猫看见老鼠的窃笑。
"明天到我饭店找我一一"清润一愣。"现在说不行吗?"
"因为我跟他还有一点事没说完。"李琳琪望向詹森。
"我跟你有什么话一一"詹森一头雾水。
"就这么决定了。"李琳琪掏出饭店名片,要清润明天早上十点半准时大厅见。"如果你真的爱Yu,就别告诉他我明天约你见面。"她多补了一句。
什么事这么神秘,还要瞒着硕予?!清润正打算多问几句,图书室门突然被拉开,一颗头探进来,是硕予的秘书。
三个人同时闭上嘴。
"童小姐,董事长找您。"
"跟他说我马上过去。"清润直到秘书关起门才又开口。
"那就明天十点半见?"
"我也要去。"詹森冒出一句。
李琳琪笑。"少不了你。别忘了我刚说的,先别告诉Yu我来找你。"
清润迟疑了下,才点头答应。
回家车上,清润满肚子话不知从何问起。听李琳琪的口气,她应该早跟硕予见过面,可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是没提起?还有,她该照李琳琪吩咐,隐瞒她俩明天要见面的事吗?
依她对硕予的了解,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会选择隐瞒她一一他认为李琳琪会伤害她。
"怎么一脸欲言又止?"见清润几番张口闭口,趁停红绿灯苏硕予忍不住问。她终于想到好话题。"记不记得你之前同事Michael,他留了E-mail给我?"
"嗯,他信里写了什么?还在问你茱莉亚同学的事?"Michael,这名字对苏硕予来说还是太敏感,他眉头突然蹙紧。
"是啊一一"她瞟他一眼,"你呢,你那些同事还有跟你联络吗?"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震,心里犹豫是不是该乘机告诉她琳琪在台湾,只是提起她就得说起她带来的研究计划,还有她的告白一一老天,他按按作疼的额角,光想就觉心烦,实在不想重提下午的冲突。
"没有。"他不是故意,但还是选择了隐瞒。
清润心一沉,直觉风暴来临。不管明天李琳琪想跟她说什么,她想,那内容,绝对不会是她爱听的。
翌日九点过半,管家来报詹森人在楼下。
清润按住手机回头吩咐:"请他稍坐一会儿,我马上下去。"
她正好有事问他。清润匆匆结束电话,抓起皮包与琴谱下楼去。
三天前,清润按照硕予计划,打电话请詹森帮她接待她一位从美国回来的女同学,理由是他会开车,且对台北极熟。对清润的要求詹森从不拒绝,而她那女友回家后打电话告诉清润,说她对詹森极为心动。
只是三天过去,詹森一直没跟对方联络,所以她正想问问他是什么原因。
"坐。"清润开门见山问:"我在茱莉亚的同学何米雅,还记得她吧?"
"何小姐怎么了?"詹森眉微皱,不太懂清润干么跟他说这个。
"她刚打电话给我,问你最近好不好,还有,你怎么一直没跟她联络?"
"我为什么要跟她联络?"他瞧着清润的表情,蓦地领悟她为什么叫他去见何米雅。"原来你在帮我介绍女友?"
清润一脸无辜。"我觉得你跟米雅很适合呀,米雅漂亮又有气质,你又年轻有为一一"他打断她。"我不需要。"
"你生气了?"清润看着他眨了眨眼。
"你以后不用费这种心,我对何小姐一点兴趣也没有。"在这一刻,詹森多想清楚明白告诉她,他喜欢的人是她,童清润!
他蓦地想起李琳琪的提议。
昨日清润一走,李琳琪马上提出合作要求。她想了一个方法可以顺利拆散她与苏硕予,前提是他得加入战局。
李琳琪只要他做一件事一一利用"霖海"绊住清润,逼她留在台湾。
这提案实在太过简单,简单到詹森昨晚忍不住作了个梦,梦见清润当真依了他意与苏硕予分开,进而接受他的感情。
这也是他一早冲来童家的原因,他想亲眼确认昨晚美梦成真的可能性,怎知清润心里关心的,却是他与其他女人交往是否顺利?!
搁在腿侧的大掌捏得死紧,他真的受够抑着爱慕不能说出口的日子,那就像一团火在心里烧,天知道那有多难捱,多痛!
清润搓揉双手,直觉知道此刻不宜多话。詹大哥的表情好怪。尤其那眼神,仿佛想将她吞吃了般。
"那一一"她瞄一眼手表。"我们早一点出发吧?"
詹森多看了她两秒才动作。一等他转身,清润悄悄拍了拍胸,不明白心头那股忐忑,到底从何而来。
台北君悦饭店
詹森与清润刚抵达饭店,便见李琳琪在厅前来回踱步,她一见他俩立刻飞奔而来。"我正要打电话给你,上来吧。"
进电梯时李琳琪刻意站在詹森身边,两人交换一眼,詹森朝她轻轻点头。
就知道他会同意!李琳琪笑了。电梯来到二十三楼嘉宾轩,李琳琪早跟饭店要了一间小会议室。清润一落坐,她马上丢出合约。"你自己看,你应该看得懂才对。"
清润翻开封面,不一会儿即发现里头写了什么。她忍不住问:"这硕予看过吗?"
"废话!"李琳琪回嘴。"不然你以为我来台湾做什么?"
清润突觉口干舌燥。连她这种看不太懂条款的人也能发现,眼前合约正是硕子实现他儿时梦想的大好机会一一劳斯莱斯与波音公司合力赞助,目光定在这两家公司总裁的签名上,久久才见她找到声音说话。"硕予怎么说?"
"你以为他会说什么?马上同意跟我回美国?!"李琳琪冷哼,突然起身将脸凑在清润面前,咄咄逼人地指着她说:"你开心了吧,他说要留在台湾,继续当他的大董事长,他决定放弃他的梦想,就因为你!"
最后一个你字直接戳中清润心窝,清润整个人贴在椅背上动弹不得。
"李琳琪,请你冷静一点!"詹森忍不住插手,硬是将挣扎不休的李琳琪按回座位。
"什么冷静!"李琳琪暴跳如雷。"你知道他为了她放弃多好的机会?他在MIT读了那么多书、做那么多研究,眼看梦想就要成真,她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一"她手指向清润。"换作是你,你冷静得了?"
清润终于懂了,非但懂了李琳琪找她密谈的目的,也懂了硕予避而不谈的理由一一八成是害怕被她看出他对李琳琪的邀约心生向往吧!
"你希望我怎么做?"清润心纠结紊乱,尤其一想到硕予昨日闷闷不乐的反应,她脑子更乱了。
"放他走。"李琳琪果决道:"你应该很清楚Yu留在这不会快乐,你看过他对着飞机模型发呆的样子吗?他真正想做的是这份工作一一"她把手压在合约上,加重语气。"是跟一大群优秀研究者脑力激荡,而不是跟那些脑满肠肥的商人开会。你把他留在台湾,早晚会害死他!"
"你未免说得太严重。"虽然詹森与李琳琪是盟友,可见她如此逼迫清润,他仍忍不住挺身护卫。"董事长位子当初也是硕予自愿接下,怎么能全怪清润——"
"不,李小姐说的没错。"清润看了詹森一眼。她不是要帮李琳琪说情,而是那些话确实是硕予心声,只是瞒住没说,他怕说了她会难过。
这些事清润怎么可能不明了,她那么喜欢硕予,他也曾说她是世上最了解他的存在一一可这些话,却得由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来告诉她,她真的太不应该了。
就因她一直蒙着眼睛不愿细看硕予的苦恼,就因她害怕硕予会离开她一一而这,竟是她口口声声爱他的表现。
见清润神情慌乱,心头暗喜的李琳琪逼得更紧。"如果你真的爱他,就马上卸掉他董事长职位,让他安安心心回MIT傲研究,一辈子不要再来烦他。"
"一辈子?你是希望我跟硕予离婚?"清润蓦地抬头,她有没有听错?!
这女人脑筋还不错嘛,还听懂得她在说什么。李琳琪微笑。"能离婚是最好,这样Yu才能全心全意追逐他的梦想。以"霖海"的条件,我相信要找十个甚至一百个优秀的董事长不是难事,但能够帮助完成梦想的方式只有一个。"她敲敲桌上合约,双眼瞬也不瞬地盯着清润。
要她跟硕予离婚,这、这怎么可以?!清润全然无法想像这可能性,她身一扭便要离开,却被李琳琪一把推回座位。
"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就想去哪?你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让你慢慢思考?"
"我怎么可能跟硕予离婚,我不可能同意这种事。"
"好啊!"李琳琪双手一摊。"那我马上回美国,合约的事就当我没说。"
"你好残忍!"清润打断她。"你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种要求。"
"残忍的是你。"李琳琪再刺一刀。"Yu明明有着大好前程,你却一手摧毁他实现梦想的机会,给他一些食之无味的权力财富,这就是你嘴巴说的爱!"
清润全无招架能力,只能怔愕瞪着李琳琪不停开合的嘴,却没法帮自己说句什么。与硕予相处的种种有如跑马灯不断旋绕,他的温柔体贴,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字句,他对爸比的承诺一一说他会永远陪在她身边她目光落在合约封面,眼泪突然落下。老天,为什么要她做这么难的选择?
"我没有办法"清润忍不住蒙脸痛哭。
见她反应,詹森再也控制不住。"够了,不要再逼她了!"
"我没有逼她,"李琳琪表情多轻松,仿佛她这会儿在谈的事,只是在咖啡馆挑选要喝什么咖啡。"我只是告诉她时间不多,劳斯莱斯跟波音总裁只给我五天挑选我的研究伙伴,而现在只剩不到七十二小时,后天五点,我准时搭飞机走人。"
后天!就剩这一点时间?清润脑子一空,俏脸倏地变白。
"这是我的房号,这七十二个时之内你随时可以找我,万一我不在就跟柜台留话"
李琳琪的吩咐遗言犹在耳,整个人陷入恍惚的清润根本忘了她是怎么离开饭店,总之待她意识到周围环境,愕然地发现自己竟立在人车繁忙的市府路口。
"小心车!"一路尾随的詹森猛地拉住她,一辆计程车急按喇叭,清润刚差点一头撞上。
她茫茫然转头看他,两颗泪珠就这么咚地滚落,她微颤的嘴唇喃喃说道:"我该怎么做?"
"我们回去,好不好?"看她如此失魂落魄,詹森难掩心疼地牵起她的手。
清润就像个木头娃娃,只是张着空洞幽伤的眼,被动地跟在詹森身后。
车上,清润依旧不语。詹森难耐心头罪恶感,忍不住想做点什么打破沉默。
他伸长手按开收音机,电台主持人声音倏地冒出,两人安静听着主持人东拉西扯说了些话。
"接下来要播放的歌曲,是王菲在一九九四年发行的专辑里的一首歌,歌名叫"矜持"。"
清亮女声透着喇叭轻轻唱:"你是爱我的,你爱我到底;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歌手声音明明甜蜜无比,可清润却像听见了什么悲伤歌曲般,突然捂脸哭泣。詹森直觉想切掉收音机。
"不要,我想听完。"
"但你一直掉眼泪。"
"没关系。"她拿出手帕轻压濡湿的脸庞。"我只是想到我跟硕予,这首歌跟我们很像"
詹森皱着眉细听歌词,直觉厌恶女歌手不断吟唱的爱,一想到清润爱着硕予,他便满肚子护火。刚才因她眼泪而起的罪恶感骤失,他忍不住想提醒她身边还有一个深爱她的男人.一直痴痴守候。
"李琳琪的提议,你打算怎么做?"清润低头望着手上婚戒,轻轻摇头。她不知道,她什么决定也不想做。
"我有一个主意。"詹森看着前方说话。
"你说?"
"我可以为了你接下董事长位置。"
对!她怎么会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大好人选!清润忙抹抹脸看着詹森问:"你真的愿意接下董事长位子,让我跟硕予一道去美国?"
他瞄她一眼,冷静地投下一颗震撼弹。"不,我的意思是条件交换,我接下"霖海",让硕予无后顾之忧地去美国,而你得留在台湾,嫁给我。"
这清润整个人愣住。
"我喜欢你。"詹森把车往路边暂停,望着依旧回不了神的清润继续告白。"很久很久了,我还找不到机会告诉你,你就听了老董事长的话,成了苏硕予的妻子一一"
"不!"清润虽然早知道詹森对她有意,但她没法相信他竟会挑这种时候、跟她做出这种要求。"我是硕予的妻子,就算,就算我今天真的跟他分开,我也不可能马上跟你一一"
"我没要你马上。"詹森急切地说:"我只是要告诉你我喜欢你,让你知道就算今天没了苏硕予,你也还能倚靠我,小润。"他突然握住她手恳求。"我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爱你、照顾你,所有苏硕予可以给你的爱与忠诚,我也可以。"
"不、不要这样!"清润吓慌了,直觉想离他远远。
"小润危险!拜托你别轻举妄动一一"詹森见她欲解开安全带绊扣,赶忙拉住她。
"不要过来!"加装中控锁的车门文风不动,她慌忙拉扯一阵未果,只得整个人缩往车门边。"詹大哥,我求求你,不要再靠近我"
"你!"詹森脸一阵红一阵白。"你就这么讨厌我?"
清润哭了。"我一直把你当大哥看待,你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种要求?"
"因为若我错失掉这一次机会,我再也没办法拥有你。"詹森豁出去了。"你可以想想我的感受吗?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明明我的条件也没比苏硕子差,为什么他能拥有你我却不能?"
"那是因为我喜欢硕予,我爱他。"
"我也可以让你爱上我!"詹森声音盖过清润。"只要给我时间机会,我保证我一定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清润抱头猛摇,一下来了太多事,她一时找不出劝退詹森的理由,她头好痛,心好乱!
"拜托你,不要一下子丢给我那么多问题,我受不了"
"好。我不逼你。"詹森缩回双手不再试图接近。反正李琳琪给的时限不过三天,他有自信清润一定会接受他的提议——为了苏硕予的梦想,为了"霖海"内部与外部安定,她没其他别的选择。
她非接受他不可,只要再等三天一一重新握起方向盘的詹森要自己稍安勿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