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全文

傍晚五点,孤身坐在办公室里的苏硕予,再一次拨打清润手机。电话是通的,但却没人接听。怎么回事?他纳闷地将话筒挂上,再一次拨内线给秘书,问她有没有接到小润来电。
答案跟十分钟前一样:"童小姐没有打电话来。"
怪了,以往这时候她都会打电话问他回不回家吃饭一一念头一转,苏硕予换拨家里电话,三响后管家接起电话。
"小姐在啊,在老爷房里,我刚去敲门,她说想一个人静一静。"
越想越不对劲,清润奇怪的举动让苏硕予起了疑心,直觉定是出了什么事,匆匆理好工作开车回家,进门却见她笑容可掬。就跟平常一样。
"你今天怎么没打电话给我?"
"我睡着了。"清润笑着回答。管家刚才竟忘了告诉她,他先前曾打电话回家。
听见这话,苏硕予眉心微皱,知道她定有事情瞒着他。
饭桌上,清润照例闲话家常。
"今天公司还好吗?"
他点点头。"后天我要跟詹森一块到新竹工厂视察,二十号回来,你要不要跟补习班请假我们一道去,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清润想起李琳琪的最后通牒,二十号正好是最后一天。
她心一沉,面前丰盛菜肴顿失原本香味,突然觉得食不下咽。
她勉强笑了笑。"我去问问有没有人可以代我班,你吃,我今天肚子不太饿。"
说完她匆匆离席,留下苏硕子一人摸不着头绪。
夜里,两人洗好澡后同卧床上,清润从后抱着他的腰。
"你今天真的怪怪的"他侧头注视她的眼,手指沿着她微肿的眼皮一路下滑。"眼皮也肿肿的,谁惹你伤心了?"
她将脸埋进他胸口不让他细看。"我只是想起爸比。"这永远是最好的藉口。
下午上完补习班课程她早早回家,一个人坐在她爸比房间认真思考,企图搜寻一个不必跟硕予分开,且能让他完成梦想的办法。
答案是没有。
詹森中午说得够白了,她不留在台湾他不会接下"霖海"。而"霖海"是她爸比与苏伯伯努力的结晶,且她又是"霖海"最大股东,她有那责任义务给予它最好的发展。
换句话说,她只能同意詹森的条件交换。
这决定让她透体生寒,忍不住靠向硕予温暖身子。
"抱我。"她摸索他睡衣钮扣一边喃喃。此刻她只想多感觉他一点,忘掉李琳琪,忘掉合约,忘掉"霖海",更忘掉詹森的条件交换。
苏硕予还想多问几句,却被她的动作扰乱。
她主动亲吻挑逗他,直到他忘却理智才帮他戴上保险套,从上而下将他纳入体内。
高chao来临时她流下两行泪,她后来自动解释因舒服才喜极而泣,可苏硕予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翌日傍晚,清润走进苏硕子办公室,他扬起的唇角在见到她身后一票人时突然凝住。
"怎么了?"他起身问道。"怎么突然带董事们来找我?"
她吸口气。"对不起,到今天才告诉你这件事,我决定解除你董事长职位。这事已获得其他董事同意。"
他一阵惊愕,隔着镜片的黑瞳扫视众人。"谁来告诉我怎么一回事?"
清润没说话,只是将李琳琪交给她的合约副本放在桌上,还有一份已签好她名字的离婚协议书,跟他当初送她的结婚戒指。
苏硕予瞪着搁在协议书上的婚戒愣了三秒。"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这样对你我都好。我知道,你当初接下"霖海"是因为我爸比身体状况不好,说来是我对不起你,明知道你喜欢做研究,却还是强要你留在台湾做你并不感兴趣的事。正好李小姐告诉我合约的事,我想一想觉得这是个机会。"
看清润的表情,外人一定猜不出她内心多么痛苦、难过。
她眼泪早在回覆詹森与李琳琪答案之后哭干了,她的心现在是一片空洞。唯一仅有的希望,是让硕予的梦想成真。
她记得他先前说过,再给他五年,他的飞机研究便能得到突破性的发展,而今又加上资金注入,五年没他在身旁的日子清润认为自己应该、必须、一定可以忍受!
她深吸口气说:"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你的责任终了。你自由了。"
什么狗屁责任终了?!苏硕予突然暴冲,一脚踹开身旁的椅子。"你们都给我出去!"他对着愣住的董事们大吼。
所有人还是头一回看他如此生气,根本就像被恶鬼附身。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他一吼完,呆住的董事们全部回神,说句什么也没,一个个飞也似地冲出门外。
只留下詹森。
苏硕予直直逼近他。"你还站在这做什么?没听见我刚说的?"
"除非小润跟我一块走。"詹森怎么可能会在这节骨眼上退缩。他可是将来要娶小润的人,同时也是"霖海"日后的董事长。
"你相不相信我会揍人?!"苏硕予捏紧了拳头。
黑带五段的拳劲可不是开玩笑,清润忙挡在詹森面前。
"别这样,我们好聚好散一一"
"那就告诉我真正原因!"他头一次对她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刚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她猛地抑住欲夺眶的眼泪。
"不对!你爱我,小润,这是我们结婚之前你真真切切说过的,我跟你认识这么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一"
"好,"她打断他。"既然你非要知道原因,我就告诉你。"
清润转身猛地牵住詹森的手,苏硕予一见她的举动,整个脑子都空了。
她轻声说:"因为我要跟他结婚。因为你的存在,会妨碍我追寻我的幸福。"
苏硕予震撼加震惊,小润喜欢詹森?!这怎么可能?他不相信!这不可能!
"没错。小润喜欢我。"詹森喜孜孜地举高两人交握的手。
这是两人排定的戏码,清润先前说如果不来这一招,苏硕予定然不会相信她说的话,果真没错。
"说来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的出现,小润不会知道她心底真正爱的人是谁,是我。"他拉来清润环住她肩。"现在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回美国做你的研究,小润的幸福就交给我。"
"你骗我,对不对?"苏硕予根本不理詹森,只是一直盯着低头不语的清润。"告诉我这只是个玩笑,小润?"
"是真的。"她心底在泣血,可脸上仍旧那么平静。"是真的。拜托你,跟我离婚吧。"
"要我们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们真的两情相悦?"詹森火上加油。"当你面跟小润接吻?这就是你想看的?"
眼见詹森真要低头亲吻清润,苏硕予差点扑上前去揍他。
"够了!"苏硕予猛地扯开两人,他手搭着她的肩,要她抬头。"我只要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你不爱我。"
清润双唇颤抖,不,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说啊,看着我告诉我,我只要听你说这一句话。"
"我、我不爱你。"她用尽最后一分力气说。
苏硕予身子一晃。他心好疼,就跟人拿把刀刺进他心窝一般,痛苦不堪。
"我明白了,全照你意思做。"他抓来支笔潦草地签下他名字。然后把笔往协议书上一搁。"解职令什么时候生效?"
"即刻。"詹森代答。"明天一早我会立刻发布人事命令。"
他点点头,抓起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Yu!"早站在门外等待的李琳琪迎向前,手才刚伸起,即被他冷冷斥开。
"离我远一点!"
李琳琪一愣,待她回神,苏硕予已离她好几步远。"等一等一一.Yu!"
仍待在办公室的清润,则是在门关起刹那,昏厥倒地。
"你现在马上去问童清润,Yu他到底会跑哪去,我四处找他都找不到"李琳琪在手机那头飞快说道。
烦死了!詹森烦躁地合上手机。不想再接李琳琪电话,他索性关机,图个耳根清静。
清润现还在医护室躺着,情况如何还不肯定。詹森正急,偏偏李琳琪一直打电话来一一马的,她找不到苏硕予干他屁事!早在苏硕予跨出那个门后,就不再是他的责任了!
专任医师从医护室里边出来。
詹森迎上去。"怎么样,她没事吧?"
"她血压过低,我刚帮她打一针,应该不久会醒,只是"
"怎么了?"
专任医师指指里边,要詹森自己去看。
满头雾水的詹森开门进医护室,一见床上的清润,立刻懂了专任医师为何欲言又止。
清润正在掉泪,即使昏迷不醒,颗颗豆大珠泪仍旧汩汩滚落,濡湿了面颊两侧枕头。
詹森心蓦地一抽,黑眸扫过她苍白的脸,惊觉才这么两天,她原本养出了点肉的脸颊,又再度消瘦憔悴。
她就这么舍不得跟苏硕予分开?
昏睡不醒的清润正作着梦,梦里的她又回到幼时童年,那一次不小心丢失心爱的Q比熊娃娃,年幼的她不断吵嚷着大人帮忙寻回,可不管她怎么哭怎么求,旁人却只是莫可奈何表示他们没办法。
她的硕予哥呢?小小的清润想起那一张温柔的脸,焦急地想寻出他来。为什么她的硕予哥不在?他不是一向最疼她怜她舍不得她掉眼泪,为什么这次他却没来?
"硕予!"清润大喊一声醒来,回过神却只看见詹森。她摸摸自己湿透的脸,惊魂未定道:"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她醒时瞥见是他的失望眼神,深深伤了詹森的心。
"医护室,你昏倒了。"他淡淡答道,同时也在心里帮她找着借口。清润不是故意的,别忘了她身体不舒服,他该多点耐性,多给她点时间回复情绪。
一绺发蓬乱地垂在她腮边,詹森想帮她拂开,清润却早一步转过身去。
他手仿佛冻住似地停在她身前十公分处。这是第一次她直接摆明不想跟他接触,他口干舌燥地看着自己落空的手,他以往从不曾有过如此大的排拒动作。
"詹大哥,有件事,我一定要先跟你说对不起"清润揪着身上薄被,不敢直视詹森惊愕的眼。"我利用了你!虽然我选择留在台湾,也在硕予面前表示会跟你在一起,但那只是要让硕予安心离开的说词。我爱硕予,从以前到现在,甚至往后数十年,只要我活着,我就会继续爱着他,我不可能嫁给他以外任何男人,包括你。"
说不出话,詹森怔怔地瞪着清润。她刚是在表明她绝不可能喜欢他?这就是她话中涵义?就算她与硕予离婚,她仍旧不会接受他的感情?
她刚道歉说她利用了他,这叫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詹森突然觉得好荒谬,荒谬可笑到了极点!
拿"霖海"当筹码利用的他,竟反过来被人利用了!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我喜欢硕予很久很久了。"想起过往。她憔悴的脸上忽然泛出一抹幸福光晕。"从小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跑,到我长大进茱莉亚念书,我从没一刻不喜欢他,而成为他的妻子,更是我一直不断努力的目标"
詹森艰难地说:"所以,当初董事长选择他,是因为知道你喜欢他?"
她点头。
怎么会这样?!詹森惊愕后退。他一直以为清润之所以嫁苏硕予,只是因为遵从她父亲的交代,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早在一开始他就已出局了,因为她心上早已住了其他人。
"所以你才跟我合演了那一场戏,你竟然为了他做到这种程度?"
"因为不这么做,硕予不会放心离开。"她太了解硕予,只要她或"霖海"其中之一仍需要他,他绝是二话不说选择留在台湾。
妈的!詹森熊熊怒火无处发泄,只好狂踹身旁椅子。本以为只要隔开她与硕予便能夺取芳心,怎知事实真相,是她压根儿不喜欢他!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詹森怒吼。她可知道她这么做,揉碎的是他暗恋已久的心呐!
詹森气呼呼狂奔而出,可不一会儿又被心头疑惑折回医护室。"还有件事一一"他站在门口瞪着清润问:"如果苏硕予一辈子不原谅你,你也还是要爱他一辈子?"
"他不会不原谅我。"清润娴静微笑。"顶多再五年,我计划好了,只要等他研究结束,不管花再多时间,我都会把他追回来,让他再次爱上我。"
妈的!绕了一大圈,竟是白忙一场,詹森狠踹医护室墙壁,他这会儿终于尝到被人利用的滋味,还有心碎的痛。
一阵手机铃响,清润愣了一下才打开接听。
"我是清润。"
"童清润,Yu他到底跑哪去?我找了他好久还是找不到"
是李琳琪。天知道她是从谁人口中问出清润手机号码。
清润一愣。"他没回家吗?阳明山那?"
"没有!我现在就在你家,"李琳琪在手机那头吼道:"你快点帮我想想他会在哪,我明天的飞机"
清润正要说话,身旁突然有人伸手将手机抢走。"你"
她惊讶抬头,只见詹森把她手机电源关了再还给她。
"我问你最后一次,是不是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可能回应我的感情?"
"对不起一一"
詹森痛苦追问:"我真的取代不了他?"
"我爱硕予。"清润以最平静的语气,说出他最不想听的答案。
他被打败了。詹森先是格格低笑,而后抱住头,不知是哭是笑地喊了一声。他真是太过天真了,才会以为爱情是可以轻易转换替代的!
"詹大哥"
"用不着同情我,我还没孬到这种程度。"詹森拒绝接受她的内疚。如果同情是她唯一能给他的情感,他宁可不要!他哑着声音低喃:"你跟他去美国吧我先前开的条件,就当我没说过。"
"你真的愿意?"她瞪大眼。
詹森深吐口气点头。"对,我不需要你留在台湾了,既然你一辈子不可能爱上我,我留你做什么?"
"谢谢你,詹大哥,谢谢"清润好开心,不敢想詹森会愿意这么做!
看着她喜极而泣的脸,詹森苦笑,心口仿佛被刀撕裂了。
这大概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为她撑起"霖海",让她毫无牵绊地回她最爱的男人身边。
詹森一抹脸颊低声说:"想想硕予会去什么地方,我去把话跟他解释清楚。"
远方是灯光明亮的停机坪,对照略已暗下的天色,更突显出孤单站立人儿的寂寥心境。
詹森抵达时一架飞机正好起飞,轰隆引擎声逼得人不得不掩耳抵御。
苏硕予动也不动跳望远方,黑发被狂风吹得凌乱。
"你来做什么?"他头也没回地问。
詹森深吸气。"两件事,来告知真相,还有道歉。"
苏硕予转头看他,眼神严肃冷酷。
这是旁人极少看见的"苏硕予",就连清润也没看过几回。
那是一个人置身孤境的全然绝望,仿佛他把自己关在一座塔里,旁人再也无法触及。
詹森这才明白,他一时的鬼迷心窍,到底伤害了多少人。
他能够说的都说了,包括当初与李琳琪的约定,还有之后跟清润开的条件,正要道歉时一记重拳挥来,挨揍的詹森连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势,完全没想到文质彬彬的苏硕予会动手打人,而且,妈的,还真痛!
"你这个混帐东西!"苏硕予对着他吼:"你竟然为了这种事让小润伤心,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爱!"
"至少我知道错了!"詹森不甘示弱吼回去。"所以我人站在这,试图弥补错误。"
"我真的想揍死你!"苏硕予气愤地捏紧拳头。
詹森马上跳开,他才没傻到再挨一拳。
"先听我说完,清润昏倒了,我刚送她去医护室,医生说她精神状况不好。"
马的,这么重要的事现在才说!苏硕予立刻调头冲向座车。
詹森跟着跑了几步。"她现在没事了,我刚请司机来载她回家休息,还有一一"他停下脚步大声吼:"带她去美国吧,让她再回茱莉亚练琴,那里才是最适合她的地方,管理"霖海"的事就交给我。"
"你愿意无条件接下董座?"苏硕予停下脚步,即使两人距离稍远,他仍能看见詹森眼里的落寞。
詹森挑了下眉,还要故作潇洒。"那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
"她知道吗?"直到这一刻,苏硕予才确定詹森是真心爱小润的。
"我说了,她很高兴,一直不断跟我说谢谢。"
"谢谢。"苏硕予跟着说。
詹森只给了他四个宇。"让她幸福。"
"我会的。"
苏硕子掏出钥匙开门上车,红色尾灯很快消失在视线尽头。
"啊一一"詹森痛苦难当地抱头嚎叫。
一架飞机白天际降落,刺耳引擎再度掩盖周围声音一一
"小润一一"
苏硕子一进家门即往二楼冲,管家忙探头出来。
"嘘"管家小声表示:"小姐才刚睡下。"
他放轻脚步走进卧房,清润已在女佣服侍下洗完澡换好睡衣。立在床边望着她憔悴面容,他情绪一阵激动,眼泪差点忍不住夺眶而出。
下午看到那张协议书,他真以为自己心碎成一地,再也不会痊愈了。可当再次回到她身边才发现,他的心还好好地搁在他胸口,一点事也没有。
他蹑手蹑脚离开,打算进浴室洗澡更衣,眼睛余光却瞄见床头柜搁着堆纸屑,他一看微微笑。是两人下午签定的离婚协议书,清润早迫不及待撕碎它。
一会儿过后他上了床,本是想偷个香就好,没料到她却醒了过来。
"你回来了。"
他轻抚着她脸低喃:"我回来了。"
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忧伤。"对不起,我下午对你说的那些话,一定很伤你的心一一"
他轻压她唇不让她继续道歉。"听我说,我没怪过你。"
怎么可能!她眼睛这么说着。
"真的。"他再一次说:"就像你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也一样了解你。全世界你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我,我有没有说错?"
没有,他说得对极了。
"所以在伤害我的同时,你一定比我更难过,而且你一定有什么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
所以那时他才会毅然决然签字离开,他懂清润,就如同她懂他一般。如果她的目的是希望他走,那么他不会多留。
"你怎么会这么傻?!"他使劲搂紧她,再次拥她入怀的感觉如此美妙,他眼睛忍不住发酸发热。"明明说好要保护你,到头来,你却牺牲了你自己"
"你说过再五年研究会实现,所以我想我只要忍个五年,五年之后我一定想尽所有办法,再让你爱上我"泛滥的眼泪不断自她眼里冒出。
他想起她之前说的话,故意逗她。"到时你该不会又想使出Lesson0netwothreee诱我上钩?"
想起那三个课程内容,她破涕而笑。
"对嘛,你笑起来多漂亮一一"他亲亲她。
"硕予,我真的好怕你会永远不原谅我,一想到你下午签协议书时的眼神表情,我真的真的好难过"她呜咽一声,抱住他的脖子。
他轻拍她背脊哄道:"没事了,你不早把协议书撕碎了?"
"我再也不要跟你分开,再也不要。"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一一"
他以无比的渴望寻到她的嘴,两人热烈亲吻,唇齿交缠……
欢爱结束,清润力竭偎躺他怀中,他有一下没一下抚着她约长发,突然他张口说一一
"我爱你。"
她蓦地张开眼睛,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爱你。"他手指爱怜地抚过她眉毛眼睛,然后停在她唇上。"打从我们新婚之夜我就想说了,可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好高兴。"她眼底蓄满了眼泪。"我本来还以为要花更多时间,才能听见你说出这句话。"
"我爱你。"他再一次说。"直到说出口,我才发现它一点也不难,就跟累了睡觉饿了吃饭一样自然。"
"我爱你。"这会儿轮到她说。
他笑了,无比满足幸福的笑。
稍晚,两人相拥而眠。清润再一次梦见不小心掉了她心爱的熊娃娃,梦里的她不断哭吵,突然一个熟悉声音自她背后响起一一
"小润。"
梦里的她转过身,只见硕予像变魔术似地拿出她掉的Q比熊,她眼睛一亮。
"好了。不要哭了。"他温柔擦去她颊边眼泪。
她冲着他甜甜一笑,搂着他脖子撒娇道:"世界上我最喜欢硕予哥了!"
那声最喜欢犹然在耳,清润猛地张眼,入眼先看见硕予的睡颜,她的心跳立刻稳定下来。
想起方才梦境,她这才明白那Q比熊象征着谁。
那人就在她面前,她深深爱着的男子。
"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哭了。"
她对熟睡的硕予允诺。而他像是听见她说话似,幸福无比地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