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全文

林翰踏著愉悦的脚步进到“玩乐柳丁”电玩软体设计公司,一进办公室,就瞧见巫光良正在跟他的秘书讲话,他一脸喜孜孜地晃到巫光良身边,然后用肩亲匿地顶了顶老巫的肩膀。
“早安!我亲爱的老巫。”
呃~~好可怕!
从没受过林翰如此大礼的巫光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乐成这样!”支走了秘书之后,他才转过头望著林翰说话。
“我开心呐!”边说话,林翰还边踮起脚尖旋了一圈。
瞧他这得意劲,巫光良在心里猜,铁定是那二十二岁的小女孩同意他的追求了!
“你那小女朋友已经确定啦?”
林翰快乐地摇头晃脑。“对呀!我亲爱的亚芽说她也喜欢我,噢~~我好幸福噢!”
呃~~好可怕!恋爱中的男人真的是什么恶心话都说得出来。
巫光良再度抖了抖身体。
“好好好!有情人终成眷属最好,这样一来你就没有借口再三更半夜打电话来,问我‘你朋友’发生的事情了!”
回想起他之前跟老巫说的那一套别扭说词,林翰也忍不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老巫讨论。
“老巫老巫——”眼见巫光良又开始要拿出桌上的档案夹工作,林翰连忙一巴掌拍上。“你先等等再工作,我有问题要问你。”
“有屁快放!”
“后!用这么难听的字眼跟我说话,刚奸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那个我要问的问题就是,我照你说的步骤送花给亚芽了,那然后勒?第二步骤要做什么?”
不会吧?!他竟然连这个也要问?他之前泡妞是泡假的呀!巫光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在还没认识你亲爱的亚芽之前,你都带刚认识的女伴上哪去?”
“就上——上‘小房间’里面呀!”林翰小小声地答。
啥?才刚认识女生就马上把人家往“小房间”带?!这小子!“你就没其他比较纯情的地方可以玩吗?”
“我也想过呀,可是她们都是这样要求的。”
听听他说这什么话!巫光良一脸不敢置信地猛摇头——这小子的女人运真不晓得是叫太好还是太坏,成天有一群美女在排队等著上他床,实在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瞧著老巫愤愤不平的表情,林翰也只能一脸无辜地耸耸肩膀。他没说谎呀!他所遇上的女伴就真的都是那个样子的呀!第一次约会不是在咖啡馆就是在PUB里,结束这一摊之后,她们就会自动的蹭进他的怀里,提议要去“下一个地方”,通常下一个地方不是女方家就是路边的汽车旅馆,他也不想这么快就跟人发生“肌肤之亲”呀!而且都已经跟人家进到宾馆或是人家卧房里了,如果还不卖力运动,女方还当他是“不行”勒!
为了自己的名声著想,他当然不能让女方产生这种“可怕的误会”,所以也就只好尽情演出了……
“不过在认识亚芽之后,我就很少到PUB玩了,我发誓。”
巫光良斜睨了林翰一眼,心想,大概是老天爷瞧他之前的女人缘太好,所以才会送给他这么一朵清纯小花来堵死他的女人缘,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此想著,巫光良心里不禁稍微觉得平衡了那么一点。
“好吧,就看在你有心悔改的分上,麻吉我再传授你个几招。”
林翰连忙做出一个拱手的动作。“洗耳恭听了。”
“带她去赏花赏月赏星星,不管赏什么都好,像阳明山上的擎天岗就是个不错的地方。反正就是别一约会就把人带到小房间里,清纯小花可受不了你之前那一套。”
擎天岗是吗?林翰一听,眼睛顿时一亮。
准时五点,林翰的车出现在“克丽丝蒂”咖啡馆外,正准备打卡下班的亚芽一见到他的车,连忙探出店外朝他挥了挥手,然后进店里拿出她的包包后,微微红著脸坐进林翰的车子里。
“欸……”变成情人之后,亚芽忽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林翰说话了。
“平常还挺爱讲话的你,怎么突然间没声音了?”瞧见她的别扭,林翰一阵窃笑,趁著停红绿灯时,林翰转头拧了下她脸颊。唔~~这触感真不错,林翰摸著拧著,忽然间摸上瘾了。
“乱讲,我平常哪有很爱讲话!”亚芽说话的同时,顺道拍掉了好似黏在她脸上的指头。
林翰赶忙乖乖收回手。“不过说真的,你晚上有没有想上哪去?”
“没有呀!”
“那我们去擎天岗看星星好不好?”
“你说现在吗?”亚芽望著外头还亮著的天空。
林翰伸手戳了亚芽的额头一下。“小呆瓜!当然是晚一点啦!”
“噢~~好呀!”亚芽揉揉额头答应了。
“那我们现在就先去吃饭,然后你打电话跟你姑姑讲一声,说今天晚上会晚一点回家——对了、对了!”
“嗯?”正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给姑姑的亚芽抬头看他。
“你跟你姑姑讲过那个……我们的事了吗?”
亚芽害羞地瞪了林翰一眼。
“我又不是广播电台,你今天早上才告诉我,我怎么可能马上就打电话跟她讲这个。”
也对后!林翰表情傻傻地呆笑。随即又问:“那有时间的话你会告诉她吗?”
“你希望我告诉她吗?”
“嗯……坦白讲,我有点希望又有点不希望。”
“怎么说?”
“希望的是从此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到你家去约你出去,可是一方面我又有点害怕——我怕你店里那一群主顾客知道了后会糗我,他们铁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想著那群牙尖嘴利、手脚又快的主顾们,林翰背脊就一阵凉。
“那我还是先不要告诉姑姑,好不好?”
“可是这样子我们以后的约会不就……”
“我到台北之前,我爸就设下规定,要我晚上十一以点前一定得回姑姑家,所以只要我不超过这个时间,我姑姑、姑丈他们不会过问我晚上去哪。”
这样子听来感觉是还不错,但是十一点以前就要送亚芽回家,林翰老觉得这时间好像早了那么一点点。
瞧著林翰那一脸便秘样,亚芽忍不住问:“你有困难吗?”
“我只是觉得——一天才六个小时相处,好少噢!”林翰一脸委屈地瘪瘪嘴。
一天相处六个小时还嫌少?亚芽愣了一下。“那你觉得需要多久时间才会满足你?”
多久时间才会满足我?!他一场“运动”做下来通常是一个多小时,所以给他两个小时就很够——喂~~人家亚芽问的不是这个啦!
林翰突然惊觉到自己想歪了,连忙将思绪拉回正轨来。他有些脸红地答话:“至少嘛要十二个小时。”
“这太多了啦,吓死人,我们又不是成天不用做事。”
天呐!他亲爱的亚芽竟然感觉跟他相处会太久——噢!他、他心碎了……
“后!你又一个人在那胡思乱想了,快回神,注意看前方车子啦!”
瞧见林翰又做出抖著嘴巴、装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亚芽好笑地拍了下他的额头,眼见亚芽戳破他的伎俩,林翰只奸讪讪地收回脸上可怜的模样,乖乖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车况上。
“我现在先打电话给我姑姑,你先不要说话。”
“好。”林翰用力地点头。
因为并非周末假日,入夜的擎天岗上并没有太多游客,偶尔才见到几对情人相倚偎坐在台阶上赏夜景。林翰一手拎著巫光良吩咐他带来的野餐地毯和薄被,一只手牵著亚芽,一路慢慢地沿著人造石阶往山腰处的牛棚走去。
“之前曾经来过擎天岗吗?”
“在读书的时候白天来过一次,跟别的学校联谊。”
联谊?!林翰心里一动,不就是那种男生女生同骑一辆摩托车,四处烤肉四处玩的交友把戏?!林翰缓下脚步,侧头看了亚芽一眼。“你也参加过那个呀!”
“嗯,对呀!”
“那——那次联谊完后,有人追你吗?”林翰说话的口气听起来有点酸酸的。
她就知道他在揣测些什么!亚芽忍不住伸手戳了戳林翰的手臂。“你噢你噢,成天就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好啦,我坦白告诉你啦!在求学阶段,我并非是那种很受欢迎的人。”
“为什么?你长得很可爱呀!”
“是你不嫌弃。”听见自己喜欢的男人说她可爱,亚芽一双大眼笑眯得跟天上的月牙一样,闪亮亮的。
“我是说真的!你人长得甜美,个性又体贴温柔,加上你有一手那么好的厨艺,我想不透怎么会有男人不喜欢你?”
厨艺?!
说到这,才让亚芽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对了,林翰,我有一个问题——”亚芽脸色凝重地望著林翰。“你之所以喜欢我……是因为我的厨艺吗?”
林翰转头看著亚芽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犹豫了下后,说:“先坐下来之后我再回答你好吗?”
亚芽点点头,帮著林翰将野餐地毯铺在地上,然后钻进他为了赏夜景而特意带来的薄被里头。
林翰连人带被一块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亚芽抬头仰望著天上的星星,一边等著听林翰的回答。
坦白说,亚芽那一手好厨艺,的确是吸引林翰注意的第一要点——不过林翰再呆也明白,他不能照这样子告诉亚芽。
他选择了比较“大众化”的答案回答她——
“我不晓得在别的男人眼中的你是什么样子,但对我来说,你是一个很能让人放松的人,就像你之前跟我说的,‘我的反应很年轻’,知道吗?我并不是在每个人面前都能够这么放松的,唯一见过我这一面的,除了一个跟我相处十多年的朋友老巫之外,就属你了。”
他说的这番话感觉挺动听的,但——
“那……你之前交往过的那些女友们呢?她们不可能没瞧过你在我面前的那个样子吧?”亚芽垂下头,小小声地发问。
耶耶耶!怎么亚芽的口气听起来有那么一点酸酸的气味呀?
林翰转过头,瞧著正窝在他胸口处的小脸,黑黑的夜色教他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不过从她小心翼翼说话的语气来看,亚芽似乎非常重视这个问题。
跟之前女友相处的情形呀……
林翰绞尽脑汁搜寻著往日恋曲的记忆,但坦白说,除了一个个体态丰满的女体与一场又一场的性爱之外,林翰还真的回忆不出一个比较“普级”的相处模式来。
“为什么不说话——很难回答吗?”
“也不是啦!”林翰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我只能说——不太好形容。”
“为什么会不好形容?”
“我这么说好了——亚芽,你是第一个让我先告白,然后才开始交往的女性。”
听见林翰的回答,亚芽有些吃惊地瞪大双眼,不过再想到他那俊俏的面孔,跟容易与人打成一片的个性,他会这么受女性青睐,一点也不奇怪。
“她们——都是什么样的女生?”亚芽带点好奇地问。
“很大胆,很大方,毫不扭捏——但,总觉得她们身上少了那么一点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我从你身上感觉到的,像是温柔啦、体贴啦,还有善解人意。”
听得出林翰拐著弯又在称赞她,亚芽垂下眸微微一笑,决定闭上嘴巴,不再揪著他过去的情史不放。
亚芽眼角瞄见天上正划过一颗流星,她兴奋地摇摇林翰的手要他往上看。
“你看那边,是流星ㄟ!快许愿!”
“嗯……”
两人同一时间双手交握成拳低头许愿,三秒钟后,两人睁开眼睛相视而笑。
“你刚许了什么愿?”
“我希望我所爱的人都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呿~~真是一个好不浪漫的心愿!
“你这样不行啦!”林翰伸出手去点点亚芽的心窝,亚芽怕痒,忍不住叽叽咕咕地笑了起来。
耶!想不到她的反应这么可爱,再多搔她几下。
被勾出了玩性的林翰,反手夹住亚芽的腰,伸出魔掌在她腋下腰上乱搔一通,亚芽半是尖叫、半是求饶地猛缩著身体,甚至无力地瘫倒在野餐地毯上,两人嬉闹的笑声,像天上的星星般缀满了悄然无声的擎天岗。
“不要了!拜托你!拜托别再搔我痒了!”
“不让你拜托就是不让你拜托,好不容易盼到一颗流星来,结果你看你许那个什么愿——”
“我那个愿望……可是……很真心诚意的。”
“但是你没想到我呀!”
“我有想到你呀!”
林翰一听,连忙停下搔痒的动作,从上朝下俯视著亚芽。“哪里?哪里有想到?”
亚芽嘟起粉红润润的小嘴低语:“人家刚刚不是有说了吗?”
刚刚?哪来的刚刚?
“就是——我希望我‘所爱的人’都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亚芽再重复一次她刚才说的话,眼见林翰仍一脸茫然,亚芽忍下住白了他一眼。
她伸出手指头,轻轻戳著林翰的胸膛。“后!人家不是都说了吗?‘我所爱的人’呐!”
我所爱的人……
林翰低头瞧了瞧自己被戳碰的胸膛,然后再抬头望著亚芽害羞的模样,他忍不住咧大了嘴巴,露出傻呵呵的笑。
嘿嘿嘿……亚芽说他是她所爱的人哩!
“大傻蛋!非得要人家说得这么白才听得懂。”
“没办法嘛,谁叫我一在你旁边,脑子就钝得跟个呆子似的。”
林翰边说话边低头俯视著亚芽,望著望著,他的唇办缓缓、缓缓地朝亚芽的唇上接近,就在距离只剩不一公分处,近到亚芽都可以感觉到林翰鼻子里呼出来的鼻息,她才轻轻地垂下眼睑,等待他的唇办降临。
感觉到她无言的鼓励,林翰只将唇轻轻贴在她嘴上一刻,尝到那股甜蜜了,就连忙退去。
他撑坐起身子,仰望著天上的星光,亚芽稍后一会儿坐起身,他伸出手去,再将亚芽整个人牢牢圈抱在怀里。
亚芽将头偎在他肩上,不太好意思地小声问:“你怎么……那么快就……”
“因为我怕会吓到你。”林翰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自己头发。
就算跟亚芽相处的感觉再熟悉,林翰也一直没忘记这次是他们第一次的约会,他当然极想要一亲芳泽呀!但是——为了他们俩的将来,他想还是保守一点比较好。
他是真的很看重跟亚芽之间的感情的。
“我不希望让你觉得,我好像很急著要跟你做什么事,我希望能多给你一些好印象。”
听著他的话语,亚芽微仰起头,嘉奖地亲了他脸颊一下。
林翰乐得直咧嘴傻笑。
亚芽又伸手摸摸林翰的下颚后,这才仰头望著满天的星斗。
“知道吗?我觉得我现在好幸福噢!”
林翰顺著亚芽的视线仰头望,同时间紧紧地搂了搂在他怀里的她。
“嗯,我也一样。”
五月二十号,是林翰公司“玩乐柳丁”最新款电玩游戏上市的日子。为了营造游戏一上市的声势,“玩乐柳丁”一定会请相关的媒体与一名代言女星出席活动,往昔这项工作通常都是由广结善缘的林翰代表出席,但这回他却一反常态提出要求巫光良代他出面。
巫光良很讶异地望著林翰。“你为什么不去?你不晓得很多媒体记者都是冲著你才出席的吗?”
林翰朝巫光良拱拱手,做了一个“饶了我吧”的表情。
“你也不想想那些媒体记者的习性,只要我往代言女星身边一站,明天报纸上一定又是一堆某某某认为林总经理是个非常优秀的什么之类的,再过两天她又会对外发表说什么我们是好朋友——噢!拜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亚芽之间的感情才刚刚起步,哪经得起媒体这样子乱搅和!”
巫光良想想,林翰顾虑得也对!
然后他换了另外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望著林翰。“听你这么说——你好像真的很重视你跟那个亚芽之间的感情噢!”
“这还用说吗?”林翰白了巫光良一眼。
“我越来越好奇你那个‘亲爱的亚芽’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听见巫光良的问话,林翰忍不住扬起鼻头,露出一个得意至极的微笑。
“我向你保证,她是全天下最可爱、最贴心、最能干的好情人!”
最可爱贴心又能干?“举例一下好吗?”
“亚芽她烧了一手好菜,很好很好的好菜噢,我保证只要你吃过一次铁定会爱上她——等等,你先别说话——”林翰伸手朝巫光良做出一个你不用讲了的动作。“我已经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我可以马上告诉你答案,不要。”
这小气鬼!连请女友烧一顿饭请他这“启蒙恩师”吃吃也不答应!
望著巫光良气结的脸,林翰傻气的咧嘴大笑。
“我当然不要啦,我才不想制造任何机会,让任何男人来觊觎我的亚芽!”
瞧他脸上这股得意劲!巫光良一脸恶心地耸了耸肩膀。
“要我答应代你出席当然是没问题,不过……”巫光良有但书。“你得要答应带亚芽出来,我们三个人一块上餐厅吃一顿饭。怎么样,这交换条件答不答应?”
带亚芽出来吃饭就带亚芽出来吃饭,WHO怕WHO!
“成交!”林翰一口应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