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全文

早晨六点,送报生的摩托车声吵醒了早巳蜷缩在地上睡觉的林翰,他一睁眼瞧见已蒙蒙亮的天色,一时之间还恍惚地以为自己是睡在自家床上,眼睛一闭就又想继续再睡,不过一会儿后,他脑海里突然浮现昨晚卓父说过的话——
林翰倏地一惊,蓦地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一坐起身,他注意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盖上了一件薄被。
林翰的目光调向卓家,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坐在窗边望著院子的卓父突然站起身,他打开大门来到林翰面前,说道:“站起来,我们到外头走一走。”
说完话,卓父迳自走出院子,林翰赶紧起身尾随著他。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五米宽的马路上,几个同样早起的邻居瞧见两人出现,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好奇的探究眼神。
卓父不理会邻人好奇的目光,只是一迳沉默地往前走著。
走了大概三条街远,卓父的脚步突然停住,手指向前方。
林翰凝眸一望,看见一间国民小学远远地出现在街的最尾端。“那里是……”
“那里是亚芽小时候读的小学。”
这句话仿佛是一把钥匙,卓父缓缓地道出他珍藏在内心深处,所有跟女儿亚芽有关的甜美回忆。
“亚芽是个早产儿,刚刚生出来的时候还不到我两只手掌大,小得不像话,连哭的声音也像猫在叫一般,我当时好担心会养不活她……”
林翰侧头注视著卓父,面孔严肃的他提起亚芽从前的事情时,脸上竟不自觉地流露出慈蔼与温柔的神色。
这一瞬间,林翰深深地感受到卓父对于亚芽溢于言表的疼爱与呵护。
卓父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后,又继续举步往另外一条街走去。
林翰仍然跟在他身后,竖起耳朵仔细听著卓父喃喃地说著——
“亚芽从小就是个乖巧的孩子,我跟她要求的事她都尽量做到了。她国小的时候成绩还算不错,不过升上国中之后,很明显地可以看出她不太跟得上学校要求的成绩,我得承认国中那三年我跟她起了很多的争执,甚至好一阵子她都不太愿意跟我讲话,但是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够多读点书,看将来毕业以后可不可以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不用像我们得流那么多汗,可是赚的钱却是少少的一点点……”
“国三那年寒假,她姑姑带她上去台北玩个三天,回来之后她整个人全都变了,她告诉我说她不想读高中,想考职业学校,等将来毕业之后,再到她姑姑那边帮忙卖早餐。我当时真的是气死了,想说怎么有小孩子这么不长进,奸好的办公桌不想坐,只想拿锅铲帮人家弄早餐,亚芽就为了我说的那一句话,气得整整半年不跟我讲话。到后来还是她姑姑出面跟我谈,我才终于明白亚芽她有多不喜欢读书,有多喜欢拿锅铲、刀子切切弄弄,她姑姑还要她当场备一桌菜,让我见识见识她的能力。我直到吃到她煮的菜之后,才知道她是真的有天分,并不只是当扮家家酒随便胡闹。”
提到亚芽的才能,一直没搭腔的林翰,终于忍不住帮她说上两句:“我不知道伯父有没有发现,亚芽除了很会做菜之外,她在招呼客人方面也相当能干?”
卓父表情怪怪地看了林翰一眼。“你怎么知道?”
林翰眉飞色舞地说起他当初与亚芽认识的经过——
“当初我就是因为听到亚芽一直嚷著什么阿萨姆王子、明治天皇的,才会好奇过去看一看究竟,结果怎知一吃到她改良的德国公主之后,真是不得了了,当场就上瘾,每天早上要是不过去她那吃一顿早餐,我整天工作都会没劲。”
林翰和卓父一样,一提起亚芽的事他就欲罢不能、无法停嘴,大有一种“她是我的骄傲”的神气表情,瞧著林翰突然间变得神采奕奕的面容,卓父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年轻人,真的是深深爱著他女儿——
林翰将他与亚芽认识时所发生的趣事,一件件说给卓父听,卓父一直沉默地听著,直到林翰因为过马路的关系不得不暂停说话,卓父这才转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你到底是喜欢我们家亚芽哪一点?”
林翰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爱她的纯真、她的善解人意,还有许许多多想不出话来说明的原因,我只知道,有她在我身边,我很幸福,而我同时也希望能够回报她给予我的幸福。”
为人父亲的,想要听的也只不过是这么一句承诺。卓父面无表情地看了林翰一会儿,然后他突然扬手招了一辆计程车,迳自坐上车。
回过头瞧见林翰仍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卓父探出头去,口气不太好地催促他:
“你还要在那站多久?还不上来。”
林翰赶忙也上了车,计程车随即驶离。
林翰怎么样也没料到,计程车抵达的目的地竟是亚芽住的医院。
“这是……”
卓父没回答林翰的问题,又自顾自地下车往医院走去。
林翰付完计程车钱,连忙小跑步地追赶上卓父的脚步。
到了亚芽住的病房,卓父推开房门,正坐在亚芽床边的卓母和巫光良两人,猛地转过头看他,当瞧见紧跟在卓父身后出现的林翰,三人脸上不约而同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卓父站到亚芽身边,突然伸出手牵起她的手。
“爸?!”亚芽狐疑地望著他。
“你过来!”卓父对林翰说。
林翰虽然不明所以,但他还是沉默地走到卓父身边。
卓父不发一语地拉过林翰的手,覆上女儿的手。
“爸!”
“伯父?!”
亚芽与林翰不约而同地叫著他。
卓父没看著女儿,只是一迳地瞧著林翰,一双一向炯炯有神的黑眸里,突然间浮现了点点可疑的水光。
“我女儿就交给你照顾了。”说完他便转身,不让任何人瞧见他的脸,但是微颤的声音,却透露出他激动不已的情绪。“不要让我听到你让亚芽伤心落泪,否则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揪出来痛扁一顿,听到了没?”
林翰与亚芽互望了一眼,亚芽忍不住哭了。
瞧见自己女儿又哭得泪眼汪汪,一旁的卓母连忙伸出手帮她擦眼泪。
“你这傻丫头老是爱哭,别再哭了,你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快点把身体养好,别再让我们为你担心,听懂了吗?”
“嗯!”亚芽用力地点点头。
背对著众人的卓父,突然瞥见自己老婆已站到身边,一向倔强的卓父赶忙抬起手揉揉自己的双眼,赶紧辩解是刚在外头吹风太久,害他不小心“流目油”了!
心知自己丈夫个性的卓母,只是温柔地牵起卓父的手,推说她累了,转头招手要巫光良送他们回去休息。
“叫你昨晚别去外头睡,你就不听,现在累了吧!”
卓父转头瞪了卓母一眼,虽然嘴里叨念著,但仍伸出手牵起自己老伴的手,小心翼翼地护著她离开病房。
临出病房门前,林翰诚意十足地保证:“伯父伯母,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亚芽,绝对不会伤她心的。”
“最好是这样。”卓父回了一句。
卓母拍拍卓父的手,回头催促巫光良快点出来。
巫光良关上病房的门时,再看了一眼病房里那对阔别许久的有情人,他们正甜甜蜜蜜地拥抱在一起。
四年后——
台北阳明医院
亚芽在中午十二点二十分自然产下一名小小的女婴,此刻正被放在育婴室的保温箱里,闻讯搭车北上的卓家两老,隔著玻璃窗,双眼溢著眼泪地瞧著那个不到一双巴掌大的小小婴儿。
“跟亚芽刚生出来时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
卓母急著要把手里提的鸡汤送到亚芽病房,看了一会儿后她便先行离开,独留下卓父一个人出神地望著保温箱里的小baby,呆呆地傻笑著。
林翰发觉到卓父并没跟在卓母身后,遂丢下一屋子的人——包括他的爸爸妈妈,还有亚芽跟岳母,出外寻找岳父的身影,当来到育婴室前,他的步伐忽然停下。
因为他听见一向严肃的卓父,正喃喃自语地对著窗子里的小女婴软声叮咛著:
“妹妹跟你妈咪长得一模一样,都是好漂亮的小宝贝,等再大一点会走会跑了,阿公再带你去动物园看猩猩、看猴子,还有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给妹妹穿,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所以你要平平安安地长大,知道吗?”
听著卓父温柔的话语,林翰脸上绽出一抹温柔的笑。
【全书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