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全文

梅厉人一见米霖出来,立刻关心的上前询问:「没事吧?」
但说他是真心关切米霖的状况,倒不如说他是担心会波及到自己。
「没事。」米霖则是开心的笑说:「什么事都没。」
对她而言,这真是最好的结果:从今以后,她再不用操烦家里的经济,不必再担心什么突发状况,因为就算天塌下来,都有雷大峰帮她扛。
突然,有个莫名的想法闪进她的脑海里:就算将来雷大峰要求她以身相许来报答他的恩惠,她应该也会心甘情愿的答应吧!
但她马上又摇摇头,将这无聊的念头给甩掉,毕竟雷大峰刚刚才表明过,她太小,不合他的胃口!
梅厉人眼见米霖一会儿微微笑、一会儿摇摇头,心中不禁有些忐忑,忍不住出言提点,「小米,妳要不要把刚才在里面的事全都告诉我?我好帮妳拿主意……」
他不方便把他家少总奸诈狡猾的真面目公诸于世,但他至少能替米霖分析一下事情的严重性,免得将来她被卖掉,还乖乖的替雷大峰数钞票。
当然啦!最重要的是,他可是她的担保人,得负起连带责任呢!
「不用啦!」米霖已转身离开,「又没什么大事。」
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梅厉人内心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就在他怔忡时,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他急忙接起话筒,「……是,少总,我立刻进来。」
雷大峰一等梅厉人出现,立即指示,「去通知人事室,即使将来开学,那个小工读生……」
「她叫米霖。」梅厉人好心的告知。
雷大峰顿了一下,忍不住皱眉,「真奇怪的名字。」他实在叫不太出口。
看出雷大峰的犹豫,梅厉人好心的建议道:「少总可以跟我们大家一样,叫她小米。」
罢了,管她是叫米霖还是小米,她不过是个可供他利用的「工具」而已,并不具任何意义。
「OK,去通知人事部门,即使将来小米开学,进公司的时间缩短,她的薪资与福利都维持不变。」
「咦?」为何?少总为何独厚小米?他……也好想比照办理喔!
雷大峰言简意赅的解释,「那是有原因的。」
好……好想追根究柢,看是什么原因能让少总这么好心。梅厉人几次欲言又止,但他向来是个守本分的好员工,心知凡事只要听令行事就好,不必多问。「呃~~是。」
雷大峰哪会看不懂梅厉人的心思,他清楚的告知,「对我而言,任何一个肯忠心护主的员工,我都不会亏待他的。」
言下之意就是,像这样好康的事,他若表现良好也有机会轮到他的。
更深的含义当然是,从现在开始,梅厉人最好谨言慎行,做好他所交代的每一项任务。
「是,少总,我懂。」梅厉人赶紧表达自己的忠诚。
雷大峰点点头,继续交代,「听说公司里流传着一则不实的谣言,是有关于我的。」他用的是肯定句。
「……是。」梅厉人当然明白那谣言是什么。
「从现在起──」雷大峰轻声指示,「我希望那不实的谣言就此终结。」
「是!我立刻去办。」梅厉人说着就要领命而去。
「还有,」雷大峰却将他唤回,「在小米高中毕业后,我会替她安排一个新职务。」
哦~~原来是这样啊!
梅厉人自以为是的拼凑出一个结论:雷大峰因对小米悲惨的身世产生怜悯之心,所以好心的替她安排了未来的出路,同时也禁止公司里的员工继续破坏她的名声。
嗯~~他能为这么棒、这么善体人意的老板做事,还真是与有荣焉呢!
「是,少总,我了解。」梅厉人立刻就去执行雷大峰所下的命令。
就此,擎天企业里再也无人敢提及有关老板那似假似真的绯闻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米霖一领到高中毕业证书,立刻开心的直奔擎天企业,她的想法很单纯:从明天开始,她就会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了。
她真的很需要一份更优渥的薪水来改善家里的状况!
虽然雷大峰确实有遵守诺言,每个月给她家一笔「安家费」,约莫等同于她的薪水,而她家的花费少、人员才三枚,照说该是能安稳度日才对。
可……
首先是她妈妈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更像是怀着什么心事一样,口中老是念念有词一些米霖听不懂的话语……到后来,她妈几乎就像个自闭儿似的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使花了大笔医药费在她妈身上,却仍是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再来是妹妹米霏,身体状况也愈来愈差,甚至不得不休学待在家中静养。
而米霖只得利用少少的时间,抽空带妹妹去看病。
米霖深怕有朝一日会面临到必须将妈妈和妹妹都送进大医院做长期的治疗,为此,她一定得省吃俭用,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她毕业前夕,她妈先是莫名的出门未归,让她一下班赶回家后,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赶紧到附近的大街小巷寻觅,最后终于在离家甚远的地方找到母亲。
当时只见她妈的目光直盯着某栋大楼,口中喃念着,「想回家……想回家……」
而因为妹妹身体不适,使得米霖找到母亲后,就急着带母亲回家看看妹妹的情况,所以她才会忽略母亲异常的举动,只一径的催促,「妈,我们快点回家。」
当时她妈曾问她,「肯让我回去了吗?」
米霖却误会母亲口中所说的家是她们那个小破屋,「当然啰!」
于是,她妈妈乖乖的跟着米霖回到家。
而幸运的是,米霏已睡着了,没再嚷嚷着身体不舒服。
米霖鸵鸟的想,她又安稳的度过一天了。
至于在这一年多的日子里,虽然她家的景况不佳,可米霖却从未对任何人提及过!
在她的想法里,她已接受雷大峰这么大的帮忙,若是再要求更多可是会遭天谴的。
所以在她到擎天上班时,即使偶遇雷大峰,即使他偶然问及她的情况,她都会以微笑带过,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处境。
今早,她赶到学校参加结业式,一拿到毕业证书,她心中所想的就是:她好期望雷大峰能立即指派她新的工作,这样她就能将妈妈及妹妹送到大医院做详细的检查了。
所以一踏出校门,她就火速的赶往擎天企业,心底忍不住高呼:我出运了、我出运了!
进入梅厉人的办公室,米霖一脸欣喜的求他,「快让我进去见他一面,我有急事找他。」
「现在不行。」梅厉人待在雷大峰身边一年,经过不少历练,早已变得铁面无私,「妳得排队。」
「不~~」她急得直摇手,「我还得先赶回家啦!」
「那妳就先回去。」梅厉人秉公处理,「依照总裁的时间,妳最快要到明天下午两点才能见到他。」
没错,就在这一年里,雷大峰因为某些因素,被迫接掌了整个擎天企业,成为新任总裁;至于他父亲,则是处于退而不休的状态中。
「可我有急事……」跟雷大峰报告她已能接受新的工作之后,她就得速速赶回家,免得母亲又偷跑出门。
梅厉人一点也不准备放水──开什么玩笑,过去一年来他日以继夜的为雷大峰卖命,终于成为他最信任的左右手,怎能为了米霖而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形象!
「不然妳就把那件事告诉我,由我替妳转达,」梅厉人半点都不为所动的说,「否则妳只能等到明天下午两点再过来找总裁。」
话落,他挥挥手,「没事就请回,我很忙。」
完全被雷大峰的行事作风所影响,还学得十成十说。
「唉~~」米霖没时间多浪费,只思索了一会儿,「那好吧!你帮我告诉雷大峰……」
「请称呼他总裁。」梅厉人纠正着。
「哦~~」米霖从善如流的改进道:「请你帮我转告雷总裁,说我想接下他之前承诺过要给我的新工作。」
新工作?!乍听到米霖如是说,梅厉人骇了一跳,「什么新工作?」他怎么从没听说过?
该不会是肖想他的职位吧?一这么想,梅厉人立刻有了危机意识,「妳怎么都没跟我提过?」
霎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妳先把话说清楚。」毕竟他可是为她挂保证的人,他不想自己的职位被动摇啊!
米霖一脸的迷惘,「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她据实以告,「一年多前,雷总裁有提到,等我高中一毕业就会给我一份更好的工作啊!」
梅厉人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以他对自家老板的认知,她绝对要倒大楣了!
他忍不住质问:「那妳当初为何不先跟我说一声?」那他就能探探雷大峰的口风,说不定磨到现在多少有点蛛丝马迹。
可这个小笨蛋却什么线索都不提供给他,真是的,他决定再不要管她的死活了!
「可我什么都不知道,是要跟你说什么?」雷大峰只说会指派给她一份新工作,其他她什么也不知啊!
梅厉人还是觉得很不满,亏他当初这么帮她,「就算什么都不知道,妳还是要跟我说……」但算了,木已成舟,她只能自求多福。
「我──」米霖被指责,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那现在怎么办?」
梅厉人紧皱眉头,「总之妳先回去等我通知。」
「哦~~」米霖只得乖乖的离开,「那我先回家,明天再来上班行吗?」
今天是她人生中很重要的日子──她高中毕业了!她好想和家人一起庆祝。
梅厉人挥挥手,「回去吧!」
米霖行色匆匆的冲出擎天企业,直往她家的方向狂奔,却没注意到,有个老者恰巧与她擦身而过!
那老者乍看到她,不禁吓了一跳,「她……居然还在擎天啊!」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叩叩!」
一直俯首在办公桌前批示卷宗的雷大峰听闻敲门声,这才疲惫的抬起头,顺手捏捏紧皱的眉宇,「进来。」
也好,他就趁此机会稍事休息一下吧!
一见梅厉人进来,他立刻指示道:「厉人,刚好,我有事交代,你去找财务部经理……」
梅厉人却以手势打断雷大峰的命令,「报告总裁,我有重要的事报告。」
「OK,你先说。」雷大峰对这个跟在自己身边年余的得力助手早已信任有加,深知甚少有事会让梅厉人露出如此困扰的表情。
「总裁还记得小米吗?」梅厉人直接切入主题。
「记得。」
「她刚才来找总裁。」梅厉人边说边露出更加困惑的表情。
「什么事?」他相信小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因这一年多来,她从未提出任何无理的要求,这让他对她的印象愈来愈好。
但也仅止于此而已,对于她的其他事,他都是一知半解,也从未想多花时间去弄清楚。
「小米要我跟总裁报告……」梅厉人顿了一下,直接说出重点,「她已经拿到高中毕业证书,要来找总裁换取一份新工作。」
雷大峰双眉挑高,「拿到啰?」
一年的时间过得这么快?他都还没认真思考那件事该如何执行呢!
但无妨,既然她主动找上门,那他就顺势而为吧!
梅厉人心底有千百个疑问,「总裁,小米是要做什么新工作?」以一个毫无专才的高中毕业生,能担当什么样的职位?
雷大峰只思考了几秒,在听到梅厉人的疑问后,立刻想出解决之道,「厉人,她的新工作还需要你的协助呢!」
他更加的迷惑了,「总裁的意思是……」
「很简单,她的新工作完全不需要任何才能,」雷大峰的笑容看起来十足十的奸商模样,「就只需全力配合我。」
那是什么工作?
不知为何,愈看雷大峰奸诈的微笑,梅厉人心底那股不祥的预感就愈深。
「可在她接下工作前,」雷大峰深深的看着得力的左右手,「我要你先帮我草拟一份不平等合约。」
什么?合约就合约,为何要不平等?
「在我确认合约内容没问题后,你就去找公司的律师认证,」反正只要是擎天企业所属的律师群,都会以他雷大峰的利益为优先考量,「然后我会让小米速速签约。」
感觉是个早已挖好的陷阱,就等着小米自动跳进去似的,梅厉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当然啰!」雷大峰不忘出言提醒,「因为你是小米进擎天的保人……」
他……根本就是被逼的,事实上,总裁自己才是恩准小米进入擎天企业的始作俑者,却老是让他背这样的黑锅。
但雷大峰是他的顶头上司,如果他秉持义气的替小米出头,所得到的结果绝对是回家吃自己!
而现在的景气差,他能找到像这样好康的工作吗?
一这么想,梅厉人立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是,总裁,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拟合约。」
「嗯~~」雷大峰没忘殷殷嘱咐,「是不平等合约。」
「是,」梅厉人大声回应,「我完全明白。」
「还有几项重点……」雷大峰对梅厉人耳提面命,「她必须如此……而我,绝不会亏待她……」
「是,总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此时的梅厉人就只能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无法顾及那个既可怜又无助,且在不知情下被人偷偷卖掉的米霖!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米霖兴高采烈的奔回家,想跟妈妈与妹妹分享她的喜悦:从明天起,她的薪水就会有大幅的调升,她们母女三人再也不必为生活所苦!
可才奔到巷口,她就看到一堆邻居聚集在她家门前,像是在议论纷纷。
她立刻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前奔,「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她朝熟识的杨妈妈发出疑问。
杨妈妈一见到她,立刻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小米、小米……」嗓音中充满了惊慌。
米霖看向自家大门,门扉已被推开,她下意识的问:「是我妈又跑出去了吗?」
说完又要朝那天找到母亲的方向而去,却被杨妈妈拉住。
「米霖──」叫她的语音似乎还带着哭音。
她缓缓的转回头,目光梭巡着围观的邻居,「是……是怎样?」
虽然心底浮现不好的预感,但米霖不愿想……更不敢想,她轻声对着杨妈妈发问:「不是我妈吗?」
杨妈妈一脸的难受样,「小米,妳要振作、妳要坚强。」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米霖还来不及问,巷口处已传来救护车的鸣声,她无助的看看巷口,再转头看向自己的家,突然──
「米霏?!」她惊唤,然后一把推开杨妈妈想往家里冲。
却被杨妈妈一把给抱住!
「别进去……小米,别进去!」
「放开我……」米霖不知所措的开始挣扎,昨晚米霏对她嚷着说不舒服的模样历历在目,「让我进去看我妹……」
可救护车已开到,两名医护人员火速进入米霖家。
杨妈妈轻声告诉米霖,「刚才我们听到妳家传出妳妈妈的尖叫声,我们冲出来看的时候,妳妈已狂奔出去……」
米霖怔傻的听着,泪却缓缓自眼眶滑落。
「我们不知妳家发生什么事……就进入妳家……看到小霏……」
杨妈妈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见到救护人员已将一具覆盖着白布的尸体抬出!
「霏~~」米霖的唤声突然止住。
「不……」她不敢置信,「不会的!」
这一定只是个噩梦,等一会儿她就会醒来的。
「哪位是她的家人?」救护人员询问。
米霖已毫无意识,只以直勾勾的目光盯着担架上的人。
「她是,」杨妈妈边推着米霖坐上救护车,边向救护人员解释着,「我是她家邻居,我陪她去……」
就这样,米霖被带到医院,被带到停尸间,被一堆人询问着……可她什么都不知道,突然她想起来,「妈妈……我要找我妈!」
杨妈妈赶紧跟现场人员解释着,「她妈妈失踪了,可不可以帮忙找找?」
于是包括医院里的人、警察,甚至一些好心的邻居……每个人都全力协助米霖,唯独她自己,像失了魂似的看着众人忙成一团。
她口中喃喃自语着,「妈妈……妳在哪里……」
而替她回到家里拿证件的杨妈妈,再度赶回医院时,面色更是惊慌失措,「小米……妳得尽快赶到××医院……妳妈、妳妈她……」
米霖已不知道是谁将她送到另一家医院,也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突地眼前一黑……
昏倒的前一刻,她只知道:她的世界整个崩塌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再度睁开眼,放眼看去是一片的白!
「妈妈……」她突然忆起,在自己昏倒前,似乎有人告诉她,她母亲已被寻获,忍不住唤道:「妈──」
可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雷大峰!
「妳醒了?」他轻声问。
米霖不懂为何雷大峰会出现?「我还在梦中吗?」她好想赶快醒过来,「我妈呢?我妹呢?」
雷大峰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妳要赶快回到现实世界。」
从梅厉人口中得知米霖家里发生的事,他二话不说的就赶来医院看她,至于自己为何会如此担心她,他一时也没多想。
什么意思?他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米霖再次发问:「我妈跟我妹呢?」
「妳妹妹因为突发性心脏衰竭,已经离开人世,」虽然直说很残忍,但雷大峰从不认为逃避现实有什么用,「至于妳妈……」
米霖的处境确实有点可悲,居然在短短的一天之内痛失两个至亲,但他还是不想隐瞒她,在他认为:她愈早认清事实,愈早接受事实,才能愈早走出来。
「妳妈在发现妳妹妹有异状后,因为过度悲伤而奔出家门,可没多久,她就在妳父亲发生意外的那个巷口被一辆轿车撞到!」他言简意赅的告诉她事情的经过。
「不~~」米霖却是难以接受,尖声发出抗拒的吶喊,「不会──你骗我!你骗我……」
她的叫喊声引来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急匆匆的奔进病房。
雷大峰看着医师紧急的替她检查身体,看着护士急忙替她打镇定剂,看着完全不能承受事实的米霖哭得伤心欲绝……
对雷大峰而言,此时的他对米霖只存有一个想法──
帮助她的最好办法,就是接手照顾她,因为她的年纪还太小,若是此时将她丢下不管,她很可能会因生活的压力而误入歧途;可若他肯接手照顾她,她至少可以生活无虞。
更重要的是,她是他很重要的一个「工具」,只要她能乖乖听话,他绝不会亏待她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米霖再次醒转,仍是又哭又闹,让医护人员忙得团团转;可这也不能怪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遭逢如此重大的变故,要她如何冷静的接受?
可她的情绪尚未平复,却不代表雷大峰有耐心等待!
在她第三次哭闹完毕,再度陷入沉沉的睡眠中,梅厉人也带着合约来到医院,让雷大峰审视过后,雷大峰直接找她的主治医师恳谈。
「像她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多久?」他快要受不了了。
主治医师慎重的说:「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恐怕要再观察一阵子。」
意思就是,她还会继续像现在这样吵很久啰?雷大峰了然的点头。「我明白了。」
而主治医师也以为,这男人应是不会再去过度刺激病人了,也安下心来,「那就让她再住院一阵子吧!」
雷大峰怎么会肯?
一离开主治医师的办公室,他立刻直奔米霖的病房,等护士小姐做完例行的检查,喂她吃完药,离开病房后,他便将房门给锁上。
看着病恹恹的米霖,雷大峰直截了当的对她说:「小米,我知道妳伤心、妳难过……」
才这么说,米霖已再度眼眶泛红,鼻头泛红。
「不准哭!」他粗声制止,免得自己又开始烦躁起来。
「我必须告诉妳,妳现在的处境,」雷大峰一点都没怜香惜玉,「妳妈妈及妹妹的后事还都悬在那儿没人处理。」
米霖闻言一怔。对啊!她因为悲伤过度,竟然忘了还有这么重要的事该处理。
雷大峰继续往下说:「妳才高中毕业,加上无一技之长,妳要面临的马上就是生活压力。」
对,他说得没错,她确实鸵鸟的没往现实面去想过。
「更别说,即使妳还没接受新工作,妳还是我公司里的员工,像现在这样躲在医院里跷班的行径,一般人可是会被开除的!」吓吓她。
米霖愈听,脸色愈凝重。是啊!她现在哪能伤春悲秋?她该赶紧想办法把妈妈及妹妹的后事办好,而后回到工作岗位上。
「我不希望妳让我难做。」雷大峰这么说。
以他对米霖的了解,她应是会听懂他话中真正的含义。
果然,米霖立刻从病床坐起身,「我知道了,雷总裁,我没事了。」
雷大峰满意的看着她,「是吗?很好,」他就知道她是个乖女孩,「听说前两天妳来找我询问新工作的事?」
「嗯~~」米霖点头,「我想尽快接手新工作。」这样她才有钱替她妈及妹妹办个风光的后事。
「太好了,」雷大峰很满意的自西服口袋里掏出一纸合约,「妳看看,若没问题,我们就立刻签约。」
米霖记得一年多前,雷大峰曾提及新工作是要签约的,「好。」
她接过那张合约,连看都没,直接接过雷大峰递过来的金笔,签下了合约。
雷大峰倒是没料到她竟是如此的阿沙力,接过她签好的合约,伸手与她互握,「我绝不会亏待妳的!」
「我知道。」米霖轻声说。
但她不知道的是,从认识他开始,她其实就被他给亏待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红杏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