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剑碎魔心全文

  “六指”、“吊眼”一动不动地伏于地上,侥幸逃得一命的欣喜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在卓白衣的面前他们只会感到压抑、紧张。
  卓白衣干咳一声,“六指”身子不由一震,头便伏得更低了。
  卓白衣缓缓地道:“你们辛苦了。”
  “六指”“吊眼”以略有些发颤的声音道:“为庄主效力,万死不辞!”
  “很好!”
  卓白衣站了起来,慢慢地踱了几步,背着手,低沉地道:“这一次,你们立了大功。”
  “六指”与“吊眼”紧张的心略略地放下来些。
  却听得卓白衣继续道:“如果你们不回来,那就更好了,可惜呀可惜。”
  豆大的汗立即从地上伏着的人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卓白衣忽然笑了笑,道:“你们不用紧张,回来了就回来了,即使他们‘欢乐小楼’真的能察觉什么也没关系。如今‘欢乐小楼’是风中残烛,过街老鼠,又如何能抵挡得了我一记重拳呢?今夜,我便要亲自出马,踏平‘欢乐小楼’!‘欢乐小楼’一平,就不怕柯冬青那小子再如何兴风作浪!”
  他的眼中闪过一种怨毒之色:“连我的女儿都敢动!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顿了顿,他又道:“既然你二人去过‘欢乐小楼’里面,今夜便由你二人带路。”
  “吊眼”、“六指”齐声应“是”。
  这时,有人进来禀报:“庄主,一切准备妥当。”
  “好,大伙儿好好休息,天一黑立即出发,争取天亮前赶至‘欢乐小楼’,庄内由柳小媚留守!”
  当天色暗下来时,从“白在山庄”内闪出近千人的队伍,向“欢乐小楼”那边飞速奔去。
  卓白衣及他的近千名属下离开“白在山庄”直奔“欢乐小楼”。
  他们的速度颇快,未及天亮,便已赶至“欢乐小楼”。
  但“欢乐小楼”什么也没有,几百号人凭空消失了!
  卓白衣的神色变了变,此时“六指”及“吊眼”恰好在他的身边。
  只见他的右手一挥,一道寒光闪过,二颗头颅便飞了起来!
  卓白衣缓缓地道:“欢乐小楼的人的脚倒挺长,跑起来比谁都快。”他挥了挥手道:
  “烧了吧,把它们全烧了!”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四周响起!
  卓白衣神色一变,冷冷地道:“莫非‘欢乐小楼’的人还有胆来送死?”
  却已有人来报:“禀庄主,武林四大家族的人从四面而来,据说是要围杀‘欢乐小楼’的。”
  卓白衣道:“没想到他们也得到消息了,我们不能当着四大家族的面放火.他们这种人古板得很,抱着一套套的清规,即使对柯冬青恨之入骨,也是要端个架子,不肯做出放火毁房之事的。”
  四边的人马在离“欢乐小楼”尚有二十几丈远时齐齐停下,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圆弧,将“欢乐小楼”的东大门围了起来。
  一个人高声叫道:“欢乐小楼的逆贼,莫非想逃不成?”
  卓白衣边上便有人对卓白衣道:“那个叫喊的人是宋共羽,是武林世家宋家的当家人。”
  卓白衣点了点头,向着那边高声道:“是宋大侠吗?我们是白衣山庄的人在下卓白衣,也是为柯冬青那帮恶贼而来的。”
  宋共羽道:“原来是卓大侠,我宋某是久仰其名未谋其面呀,没想到会在今日遇见!”
  卓白衣哈哈一笑,道:“哪里哪里,柯冬青是我们共同之仇敌,难怪我们会走到一块来。”
  宋共羽惊讶地道:“卓大侠与他也有不解之仇吗?”
  “他挟制我女儿阿花。对我白衣山庄暗有企图,自是与我卓某有不共戴天之仇!”
  “那为何卓大侠围而不攻?我们携手对敌,哪怕他们有通天的本事,也是只能束手就擒。”
  卓白衣根恨地道:“不是不攻,只是没想到漏了风声,竟又让他们跑了。”
  宋共羽惊讶地“咦”了一声转身似乎对边上的人说了什么,再过了一会儿,只听得宋共羽道:“我们想要进庄去看一看。不知卓大侠,能否借道一行?”
  卓白衣心道:“难道你们还信不过我?好,看就看,看完之后,你们就得也出去追踪‘欢乐小楼’的人了。”
  当下他便朗声一笑,道:“这有何不可?给宋大侠他们让开一条道。”
  他们白衣山庄的人便向两侧让了让,中间空出一条通道来。
  四个方向的入马汇合作一处,然后向这边插了过来,其中前面的近百人都是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
  他们不紧不慢地向这边靠近,走至离东大尚有十几丈时,却听得宋共羽高声道:“不必所有的人全都进去了,战前辈,你们几个人在外边等着,我带些弟兄去去就行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那就有劳宋太快了。”想必说话的人便是战青枫。
  夜幕中便响起了一阵细碎的马蹄声,近百名骑士慢跑着向东大门而来,而另外那些人则在十几丈外停了下来。
  近百名骑士在“白衣山庄”的人形夹成的通道中鱼贯而行。
  当最前边的那匹马到达东大门时。夜空中突然响起一声低沉而有力的声音:“杀!”
  随之便响起了一片惨叫声,“白衣山庄”的人猝不及防,一下子倒下了一大片。
  原来这近百名骑士全是使用暗器的高手,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又是如此近的距离,杀伤力自是惊人。
  当第二轮攻击结束后,“白衣山庄”的人才反应过来,而此时他们几人已倒下近二百人了。
  停在十几丈外的那帮人也已如潮水般涌过来,一下子冲乱了“白在山庄”的阵脚。
  卓白衣暴怒,大喝一声:“杀!”
  震天的砍杀之声便在夜空中响起!
  卓白衣人如鹰隼般飞飘而出,身形过处,已有两个人倒地。
  他大声喊道:“宋老匹夫,你不知天高地厚,竟敢与我‘白衣山庄’作对!”
  只听得一声朗朗清笑:“哈哈哈,宋大侠现在正与战前辈他们一道直捣你的老巢呢!”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今天我们要把你们这帮狂徒连锅端了!”
  正是游雪的声音。
  卓白衣又惊又想,断声道:“你不是宋共羽……”
  “我是柯冬青!”声若响雷,说话处,一个矫健的身形冲天而起,凌空斗然翻身,向卓白衣这边飘射而来,身势利索优美。
  卓白衣狂笑道:“你不抓紧逃命,竟还敢抛头露面,今天我便了断了你!”
  笑声中,他也向柯冬青那边反射而出。‘呛”的一声,手中已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剑!
  身形甫接即分,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随之而起,义嘎然而止!
  在卓白衣与柯冬青四周空出了一大片。
  “欢乐小楼”的人本就对“白衣山庄”恨之入骨,所以厮杀之时全是奋不顾身,而且他们的攻击开始得又大突然,加上“白衣山庄”的几名骨干已在那家小染坊中死了不少,武功颇高的柳小媚又留在了庄内,所以尽管他们人数略占优势。但场面很快便被“欢乐小楼”所控制了。
  对战局,柯冬青很放心,因为有游雪替他控制着。
  他伸手把自己脸上的假须摸了下来,笑道:“申姑娘的易容术只学了点皮毛,没想到今天也能派上用场。”
  这自然是与夜色有关系的。
  卓白衣冷冷地道:“切莫高兴得太早、连段牧欢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何况是一个不起眼的柯冬青?”
  柯冬青的脸色变了,当然,这不是因为卓白衣对自己的轻视,而是因为卓白衣的话又让他想起了段牧欢以及“欢乐小楼”的弟兄之死。
  他一动怒,心情便已不再平静了,这正是卓白衣所要达到的目的。
  卓白衣的攻击便在这时候开始了,他相信自己对付柯冬青,是绰绰有余的。
  卓白衣的身形飘掠于空中,白色的衣袂与空气相击,猎猎作响。
  半空中,他的身躯凌空侧旋,剑气如浪如涛,在一波波翩飞流漩的盈盈人影中,向柯冬青卷来。
  卓白衣自信凭此一招。便可以奏效。
  只听得“铮”的一声,然后卓白衣便觉得右腿一凉,迅即有痛感传开。
  他竟受了伤!
  这让他吃惊不小!显然,他是低估了柯冬青的武功,才会吃了亏。
  一咬牙,卓白衣的剑发出一声轻鸣,疾扫之处,顿时有如刮过了一阵旋风。
  剑芒如电,诡异莫测。
  他的身形便立刻化成一团游移激荡的银白色的光影。
  一缕缕冷森森的刃芒,立即组会成一圈圈的光弧。
  空气中响起了剑气划空时所发出的裂帛之声。
  柯冬青一声清啸,身子如一抹淡烟般掠空而起,手中短剑,如灵蛇般弹越穿掠,猝闪暴飞,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卓白衣胸前扫去。
  在剑身离卓白衣的身体仅半尺之距离时,他的剑突然幻成九剑。
  “花开九度!”这正是申也非所授之武功。
  卓白石神色剧变!对这一招,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冷哼一声:“原来是那老匹夫在后面撑腰!”
  他知道“花开九度”,自然也知道“花开九度”的破解之法。
  便见他的漫天剑光突然凝形,而身躯则飞速贴地翻飞,向柯冬青的下盘卷扫而去,用的正是一招“舍末逐本”!
  却见柯冬青九剑凝为一式,手肘略沉疾颤,短剑便如一团火球般直罩而下,寒刃在他身侧迸射穿飞如满天繁星。
  这是申也非为对付卓白衣特意将“孔孟神刀”所留的《万刃奇绝》秘笈中的最后一招,悟出之后,传给了柯冬青。
  因为他传授给柯冬青的武功与他先前传授给卓白衣的武功是一样的,如此一来,两人很可能因为对对方的招式了若指掌而斗个故鼓相当。
  而方才柯冬青所使的一招,则是卓白衣从未见过的了,这一招名为“九九归一!”
  卓白衣神色一变,左手疾然在地上一拍,同时强力扭转身子,借力盘飞而出,双足已在瞬息之间踢出一脚,他想借此化解开柯冬青的凌厉一击。
  “哧”的一声,柯冬青的剑将卓白衣的右助拉出一条血槽,殷红的血一下子溢了出来。
  卓白衣顾不上伤势,接连变换了几个身势,好不容易才从柯冬青霸道的剑气中脱身。
  他那张本是极具威仪之感的脸己因愤怒、吃惊,加上伤痛而扭曲了。
  柯冬青长身而起,冷冷地道:“你的末日到!”
  卓白衣的眼中闪过怨毒之色,他没想到“欢乐小楼”在段牧欢死后,居然还能与他们“白衣山庄”对抗,而且形势对他们“白衣山庄”极为不利。
  在此之前,他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一个没有段牧欢,且又伤亡过半的“欢乐小楼”能成什么气候?
  柯冬青虽然在江湖中有些名气,但那是因为他常与段牧欢一起出现的缘故。
  卓白衣从来没把柯冬青放在眼里,这便是他最致命的错误。
  这时,天已有些微亮了。
  卓白衣的手握着剑,越握越紧,几乎要把手握出血来了。
  他们两人的身侧不断有人倒下,倒下的既有“白衣山庄”的人,也有“欢乐小楼”的人。
  听到与自己生死与共的兄弟惨叫着倒下,柯冬青的心一阵阵地收缩。
  而死亡的声音与气息却刺激着卓白衣,他感觉到血液在沸腾,在燃烧。
  他的双眼也开始变红了,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
  人未动,他们的杀气却已绞杀在一起。
  刀剑声,厮杀声,惨叫声都开始变得那么的遥远,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二人在作着一场生死之争!
  柯冬青的眼中精光一闪,身子在极短的一刹那间,便如一颗飞曳的流星般划空而出,手中的剑如乱蝶般盘旋飞舞。
  剑已成雨,寒刃如风。
  好凌厉霸道的剑法。
  “杀——”卓自衣发出嘶哑狰狞之声,厉吼声中,他已如鬼魅般飘掠而出,剑刃之颤挥与身体之穿掠同时展开。
  淡白色的人影与银白色的剑影几乎占据了柯冬青的所有视野。
  剑刃在以惊人之速冲射、流掣、弹飞。
  柯冬青一声长啸。
  然后,便有一股血腥之气在空中飞扬开来。
  卓白衣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掠而出。在即将坠地的一瞬间,他方一剑刺出,扎于地面,剑身弯曲如弓,再一弹开,他的身躯便借此弹力,勉强平衡了。
  卓白衣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他的左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有血从他的指缝中渗出。
  便在此时。四周的“白衣山庄”的人忽然纷纷如败草般倒下。
  卓白衣神色再变。
  凝神一望,却见有更多的人向这边冲杀过来了,为首的四个人他都认识,他们竟是“武林四大家族”的人。
  卓白衣强提心神,高声道:“宋大侠,战前辈……”
  “住嘴!”真正的宋共羽大吼道:“你的老巢已被我们连根端了,在那儿我们找到了真正的阮大先生。”
  卓白衣的身子一颤,强忍伤痛道:“难道阮大先生还有假的不成?”
  宋共羽高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蒙骗人么?你迫害阮大先生,然后以阮大先生的身份出现,在各门各派之间挑起战乱。连我也上了你的当,冤枉了柯少侠,今天便是向你算总账的时候!”
  就在说话的当儿,“白衣山庄”的人在“欢乐小楼”与“武林四大家族”的突击之下,已是溃不成军,很快伤亡过半了,剩下的人见势不妙,无心再战,降的降,跑的跑,不可一世的“白衣山庄”转瞬间化为乌有。
  近千人将已身受重伤的卓白衣团团围住。
  事到如今,卓白衣反倒平静下来了,手中的剑竟反而入了鞘、他转过身去目视着宋共羽:
  “我知道今日是难逃此劫了,既然今日在场的人都是被尊为大侠之人,那么我便想要托付众人一件事,不知诸位能否答应?”
  立刻有人破口大骂道:“闭上你的臭嘴!我们是不可能对你心存怜悯的,不把你千刀万剐,如何向死去的弟兄交代?”
  卓白衣竟平静得很,他道:“我知道必死、可你们难道连一个将死之人的话也不敢听吗?”
  他挑战似地看着众人。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让他说吧。”说话之人正是战青枫。
  卓白衣道:“你们自诩君子大侠,就该是恩怨分明,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对不对?”
  “有什么屁就快些放!”有人不耐烦地叫道。
  卓白衣道:“所有的事情,全是由我一人引起,与他人无关。我有一个女儿,她更是对一切都毫不知情,如果诸位是光明磊落之人的话,我希望诸位不要与她为难,可我知道你们既不愿也不敢答应,你们一定会斩草除根的。”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变得格外的缓慢:“可是,大侠们,她,是无辜的!”
  四周静了下来,一时众人无语。
  “别信他的!他如此作恶多端,那他的女儿也好不到哪儿去。”
  “对,除恶务尽!”
  突然,响起一个低沉却很清晰的声音:“我答应你!”
  说话的竟是柯冬青!
  卓白衣仰天长笑,笑声中,他喷出一大口鲜血:“好,难怪我会败在你的手里!有这么多人听着,我就不怕你食言!”
  他又吐了一大口热血,然后紧紧地盯着柯冬青道:“有一天,你会为这一句话而后……
  悔的!”
  说完,他便如同一根朽木般向后倒去!
  他已嚼碎了自己的舌头。
  天已大亮了,这使得满地的血迹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晨风拂过,将血腥之气吹淡了不少。
  柯冬青叹了一口气,缓缓地道:“不知道,这是一种结束,还是一种开始——”
  《铸剑江湖》卷六终
  全书完——
  幻剑书盟扫描,爱菱二代OCR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龙人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