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全文

  一辆有着警方标志的黑色大房车,以异样的速度,穿过了红灯,停在一幢新建好的摩天大厦之前。车中跳出来三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是高翔,跟在他后面的是两个刑事侦缉科的高级警官,他们三人的脸上,都带有愤怒和焦急的神色。
  他们冲进了大厦,这时,正是早上上班的时候,大厦的入口处,人来人往,十分拥挤,几部升降机前,更是等满了人。高翔和那两个高级警官在升降机面前转了一转,便由楼梯间走上去,他们一直奔上了八楼,才喘着气,停了下来。
  八楼是一间规模十分巨大的建筑公司整个占用的。
  当高翔和那两个警官出现的时候,所有的职员,都静了下来,这些职员本来正是在三五成群,低声地交谈着的。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现出十分紧张的神色。
  高翔一出现,一个高级职员立时迎了上来,道:“三位请到总经理室去,总经理已经来了,他正在等着三位,请,请!”
  高翔跟着那职员,穿过了许多写字台,和放满了楼宇模型的陈列室,到了总经理室的门前,那职员还未曾打门,总经理室的门便已拉了开来。一个十分瘦削,但脸上充满了精明能干的神气的中年人,已站在门前,高翔一眼便认出他来了,他便是本市的大建筑商,天堂置业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庞天。
  经庞天的建筑而耸立在本市各地的大厦,致少有七八十座之多,他的财产,不消说也是极其惊人的,但是他却绝不像一般的市侩那样微色逐酒,他仍然十分勤力,孜孜于发展他的事业,所以天堂置业公司才能在本市建筑业中,点据第一把交椅。
  但这时,高翔却并不与他多寒暄,只是略一点头,便抬起头来,向他的办公室中看去,那是一间十分宽大华丽的办公室。
  墙上,全是镶着桃木的,一张老大的桃花心木的办公桌,左首一列,全是天堂置业公司经营的楼宇模型,右首,是一组真皮的沙发。
  在高背真皮的办公椅之后,是一幅大油画,画的是本市的景色,当然,其当中也不少了天堂置业公司所经营的大厦。
  地上,则铺着软绵绵的地毯。
  高翔大踏步地向前走出了几步,面上不禁现出了疑惑的神色来,道:“咦,保险柜不是在你的办公室之中的么?”
  “是在我的办公室中,”庞天望着高翔,“阁下是——”高翔取出了证件,交给庞天,庞天看了一看,连忙“喔”地一声,道:“原来是高主任,高主任你亲自来了,那太好了。”
  随高翔进来的两个警官,已顺手将总经理室门关上,庞天向一张靠墙而放的沙发,指了一指,道:“保险柜就在这张沙发的后面。”
  一个警官走到那张沙发之前,想去将那张沙发移开;但是那张沙发,却一动不动,那警官有些狼狈地转过了头来。
  “沙发是搬不开的,因为它经过特殊的装置,要搬开沙发,要经过电子机关的控制,控制的机关,是在我的办公桌上。”
  庞天来到了他的办公桌旁,移开了一个大型云石笔座,在笔座的下面,有着二十六个英文字键,每个字键,大约是一平方公分大小。
  “这又是什么作用?”高翔问。
  “要掌握一句密码,才能移开沙发。”庞天解释,“那句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我选定密的,它是:‘一天要是有四十八小时就好了’!”
  庞大一面说着,一面便在那二十六个字键上,迅速地敲出了一句话来,他显然是敲熟了这句话的。因为他的手法,极其快速。
  在庞天停手的时候,那张沙发便自动地向前移来,移出了五尺,而墙上,也出现了一个保险柜的门。
  庞天望着高翔,似是希望听听他的意见。
  “嗯,”高翔想了一想,“你说这句话,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难道装置这个设备的工程人员,他们也不知道的么?”
  “他们是不知道的,因为这套装置,密码是可以由购买这套装置的人自行选择的,最后一道装置手续,也由选定密码的人自己动手,是以我可以说是世界上唯一知道这密码的人。”庞天的语气,十分肯定,绝不使人怀疑他所讲的话的真实性。
  庞天讲完,又苦笑了一下,道:“但是,显然除了我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人知道这句话,要不然,保险柜在昨晚,就不会被人打开了!”
  高翔也苦笑首,道:“庞先生,请你再打开保险柜来,这保险柜的开法,当然也是十分复杂的了,我猜得可对么?”
  “是的,这保险柜上的锁,是一个意大利锁匠特制而成的,总共是三组自一到零的号码,要三姐号码都拨对了,才能打得开。”
  高翔本来是开保险柜的大行家,可是他一听到“意大利锁匠特制”的这句话,他便不禁暗暗地皱了皱双眉。在他过去的纪录中,只有三具保险柜,是他未曾打开来的,那三具令得他失败的保险柜,他事后知道,都是出自那个意大利锁匠之手的。
  那也就是说,眼前这具保险柜,若是由他来开启,他也是会失败的,何况,如果移不开那张沙发的话,也根本不能发现保险柜的。
  照理来说,那样的一具保险柜,一定是极之安全,绝不可能被人打开的了,但是昨大晚上,它却被人打了开来!
  高翔思绪混乱地想了片刻,道:“庞先生,再请你将保险柜打开来看看。”
  庞天向前走去,他用一根小小的金属签,在三行数字上拨着,一面道:“第一行数字是○三六五三六五三六五,这很好记,因为一年是三百六十五日。第二行数字是○○○○○○○○一二,也很好记,一年是十二个月,第三行数宇,则是两行数字相乘的积,那根本不必去记,只消拨好了两行数字之后,将之相乘就是了,那是四三八四三八四三八○。高主任,若是要凭偶然的因素,想打开这保险柜,你看机会是多少?”
  “那几乎等于零!”
  “这样说来,”庞天拉开了保险柜的门,“你以为一定有人知道了这三组数字,所以才能打开这只保险柜来的了。”
  “当然是!”高翔肯定地回答。
  他向保险柜内望去,只见柜中十分凌乱,空荡荡地显然,保险柜中的东西,在昨天晚上保险柜被找之际,已被人可怕地移动过了。
  “请问,损失的数字是多少?”一位警官问。
  “现钞是一百零七万,因是明天是发工钱的日子,二十几个地盘的工人全都要发工资。还有一部分外币,不过最重大的,还是一串钻石项链,那条钻石项链是从荷兰订来的,订价是十六万英镑。”
  庞天不断的摇着手,表示可惜。
  “这条钻石项链是——”
  “是我送给女儿二十岁生日的礼物。”
  “庞先生,”高翔道:“这生日礼物不是太重了么?”
  “以我的身份来说,并不。”庞天傲然地说。
  高翔不再说什么了,他默计了一下,损失的数字是相当大的。
  但是庞天显然不在乎这一些,他所感到不高兴的,只是那一条项链,因为他不能再买到一条同样的项链来送给他的女儿了。高翔和那两个警官,低声商议了一阵,才转过身来。
  “庞先生,”高翔沉声道:“和你这里发生的事情相同的案件,这个月已有四宗了,我首先向你保证,警方正在尽力查这些案子。”
  “有四宗了,怎地报没有消息。”
  “从第一宗这样的案件发牛起,我们就想到事情太不寻常,所以并没有向外发布消息,你知道第一宗案件的失窃者是谁?”
  “谁?”
  “是连奥爵士,银行总裁。”
  “他?他的银行遭到了盗窃?”
  “不是,是他私人办公室中的保险柜,其严密不下于你的保险柜,但是却在晚上被人打开了,失窃一大批美钞,和少许英镑。”
  “这样来说,是有一个集团正在从事这种工作了?”
  “抱歉得很,”高翔不禁有些惭愧,“我们直到如今为止,一点线索也没有,而且,连你这宗在内,一连四宗,被打开的保险柜,都和你的一样,都是绝不应该被打开来的,而且,现场又绝没有使用暴力的迹象,全是循正常的途径打开来的。”
  “高先生,你的意思是——”“庞先生,我当然不会怀疑你,你是天堂置业公司的董事长,如果说你会监守自盗的话,那太可笑了,一个人会自己偷自己的钱么?”
  “而且,我昨天晚上都有人看到我,我有……应该怎么说……是有不在现场的证明,是不是?”庞天苦笑了一下。
  那两个警官开始了例行的工作,他们在检查指纹,拍照,东检西检,高翔则站在窗前,望着下面的街道,脑中一片凌乱。
  高翔的脑中,当真凌乱得可以。
  令得他心乱的,并不光是一个月之内,接连发生了四宗盗案,每一宗的损失数字,都是在百万以上,而且还因为这四宗盗案,都发生在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环境之中,一点暴力的迹象也没有,全是循正当的途径将保险柜打开来的!
  高翔在未曾投入警方之前,也做过高来高去的没本钱买卖,而这四宗案子,高翔都是自叹不能做到的,也就是说,做这件案子的人能力在他之上!
  他不能想像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照理说,有这样的“高手”在本币活动,高翔是应该知道的,但是,从第一宗案件发生到现在,已有十多天了,高翔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案子接二连二地发生,他却绝无头绪!
  这是公然对警方的挑战!
  更糟糕的是,高翔连那个神通广大的窃贼,是由什么方面打开要掌握重重密码才能打得开的保险柜的这一点,都不知道!
  因为四宗案件中,被打开的保险柜的密码,都是只有一个人才知道的,而知道密码的人,自己又是绝不会监守自盗的!
  高翔呆呆地站了好一会,那两个警官才来到了他的身后,道:“高主任,例行的工作,全都做好了,我们下一步怎么样?”
  高翔转过身来,走到庞天的面道,道:“庞先生,我向你请求一件事,你们这里发生的事情,请你答应我保守秘密。”
  “为什么要保守秘密呢?”
  “那是一项请求,是为了警方的面子。”
  “嗯……可以的,但是我也有一个请求。”
  “请说。”
  “我已答应我的女儿,在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送她一件最出色的礼物,但是我现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比那条钻石项链更出色的礼物,我也没有时间去准备礼物了,因为七天之后,就是我女儿的生日,所以,我希望——”
  “你希望在你女儿生日之前,将这条钻石项链找回来,是不是?”高翔无可奈何地接口。
  “是的,办得到么?”
  “庞先生,你的请求,我们只好说,尽力而为,我实在没有法子肯定地答复你,”高翔苦笑着,“因为我们直到如今为止,一点线索也没有。”
  “那么,如果我的女儿失望了,我就不免要大肆攻击警方了,你知道,我的女儿如果失望,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打击!”
  “我能体谅你的心情,我当尽力而为。”
  “你为什么不去请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位女黑侠相助?为什么?警方该承认自己无能,而去求助于人,这还显什么面子?”
  高翔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她们两人在的话,我早已去找她们了。但是她们上次中毒之后,一出院,就到南太平洋去度假了。现在,她们正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之上,我——”高翔一说到这里,陡地顿了一顿,他想起来了,他可以去知道木兰花姐妹的,因为他知道她们两个人是在什么地方的。
  但是,为了几件窃案,难道就会惊动她她们么?
  高翔想了片刻,才道:“好的,如果真没有办法的话,那么我一定去请她们两人回来,我们一定尽力不使你失望的。”
  “那么,在七天之内,我答应保守秘密。”
  高翔和那两个警官告辞,庞天很礼貌地送了出来。
  高翔的脑中,几乎一直在“嗡嗡”作响,那两个警官则向他报告了检查得到的一切,其实,那是什么也没有的报告:没有可疑的指纹,没有任何的东西遗下,没有任何地暴力行动,一切看来全是极之“正常”的,就是保险柜被打开,东西不见!
  一连四宗这样的无头案,可以肯定地说,这会有第五宗、第六宗,而失窃的全是本市最有地位的工商界巨子,警方不能永远要他们甘受损失,而不将受损失的事泄露出去。而一为市民所知,警方一定受人攻击,高翔要庞天保守秘密,也是为了这一点!
  因为,两年一度的大选日子就要到了,警方一受攻击,市政府自然也受到牵连,那么反对党方面,便可以趁机大肆渲染了。
  由于本市是一个国际万商所集的大都巾,形形式式的歹徒,都想在这里活动、但受到本市警方的遏制,个能畅所活动,高翔已经听到消息说,有一个包网了各方面犯罪集团代表的新组织,正在支持反对党中的一个得力分子,在反对党竞选获胜后,便由那个得力分子来出面主持本市的警政。
  反对党胜的希望本来是十分微的,但如果这几宗巨窃案被公布了出来,而警方居然一点办法也没有时,那就很难说了!
  而如果让那个不良分子来掌握了本市的警政,那么,本市不消多久,便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罪恶城市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关连是如此之大,怎能不令得高翔担心?
  当他坐在办公室中的时候,他听取各方面的报告,但是所有的报告几乎都是一样地令人泄气;没有进展,没有发现。
  高翔苦苦地思索着,他知道,要解决这些案件,关键是在于那个盗贼,是用什么方法,掌握了极度机密的保险柜密码的!
  当第一宗案件发生的时候,他曾经调查过连奥爵士周围的人,但第二宗,第三宗案件接连发生的时候,他便放弃了这种调查。
  因为,一个人即使亲近连奥爵士,到了连奥爵士竟会在无意之中向他透露密码,那已是不容易的事了,他绝不可能再在庞大的口上得到密码的。
  而且,这些工商界的巨子又都是如此精明能干的人,又怎么会将最机密的保险柜密码,讲给第二个人知晓呢?这又是不可能的。
  那么,是从制造厂方面获得密码的么?可是四宗案件的保险柜,都要经过几道手续,而几道手续是由不同的厂家制造的,有可能是几个厂家同时将秘密泄露出去的么?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用密码,是用别的方法打开的么?现场的情形,又似乎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每一个假设都是不可能!
  没有一条想得通的道路!
  处处碰壁,一点头绪都没有,高翔正不知从什么地方着手才对,由于第四赛案件的发生,高翔只得到了一点启示,第五宗案件可能发生。
  所以高翔只能用一种最愚蠢的办法;他派出了许多干探,在本市工商业巨子的住宅和办公室之旁,进行暗中监视。
  他希望那个大盗,在进行第五宗案件时,被他所派出的探员看到,那么,就可能有最直接的线索了。但这却是最愚蠢的办法,因为本市的巨富是如此之多,那有可以每一个地方都派一个探员去?
  而一个探员又不可能是日夜监守的!
  高翔作了这个安排之后,已经是下午了。
  他一个人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他将四件案子都综合了一下,发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保险柜的装置都是第一流的。但正因为保险柜的装置好,所以其他的防卫,也就不怎么小心,也就是说,要到达保险柜旁边,是十分容易的。
  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掌握了开启保险柜的方法,他要在晚上去打开保险柜,那是非常之容易的,没有任何危险的。
  关键还是在那盗窃者为何会知道开启保险柜的密码!
  高翔的脑中乱成一片,嗡嗡嗡地直响。
  下午,在方局长召见了他,询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展之后,高翔决定了,他要和木兰花通一个长途电话。
  海滩上的沙是细而白的,柔软的得像雪花一样。
  躺在这样的沙上面,任由海水温柔地一下又一下,慢慢地冲上身子,又欣赏着雪白的海鸥,和碧蓝的大海,那真是赏心乐事。
  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人,在一顶大的遮阳伞下,穆秀珍的身边,有着一大堆奇形怪状的贝壳,那是她在沙滩上捡来的。
  木兰花则望着海天一色的美景,沉思着。
  她们的健康已完全复原了,复原到了她们刚游了几百码,而并不觉得怎么疲倦,这里是游览的胜地,海滩的旁边,便是第一流的大酒店。
  就在这时候,一个酒店的侍者,走到了木兰花的身边,恭恭敬敬地道:“小姐,有你的长途电话,是某市打来的。”
  木兰花像根本未曾听到一样,仍然望着远处。
  那侍者又讲了一遍,木兰花才懒洋洋地道:“我不接听,你告诉他,我在休养,不想操心,所以不来听电话了,”
  “是。”诗者答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兰花姐,是谁来的电话?”
  “当然是高翔了。”
  “为什么不听?”穆秀珍奇怪地问。
  “你看,这里的景色多么好,多么优美,可是如果一听电话,那就要立即回去了。”木兰花拨着细沙,“可是我却不想回去。”
  “我也不想回去,我要拾满一百种贝壳才回去!”穆秀珍笑了笑,可是她看到那个侍者,又急匆匆地走了回来。
  那侍者来到了面前,道:“那位先生说,请穆秀珍听电话,有十分要紧的事情,要不然,他是不会来打扰两位的。”
  穆秀珍望向木兰花。
  木兰花笑道:“你自己决定好了。”
  穆秀珍心想不去听,可是又住好奇心的作崇,她并没有考虑什么,便一跃而起,跟着那个侍者,去接听高翔的长途电话了。
  木兰花和穆秀珍离开之后,轻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自己优闲的度假生活已然结束了!
  这是个充满了诡诈斗争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她已过了好几天世外桃源的生活。那还不心满意足么?
  她闭上了眼睛,不多久,她甚至不必睁开眼来,就可以知道穆秀珍已经奔到了她的身边来了,果然,穆秀珍人还没有到,便叫道:“兰花姐,兰花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倪匡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