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全文

  “原来是你?”高翔失声道。
  “我知道辛华士一定会想到来利用胡法天的,所以我等在下面,他果然来了。我心中在想,胡法大若是答应了辛华士,那么他一定会将你们两个人交给辛华士的,你们和辛华士一齐出来,就证明胡法天这个人,只是一个口头上的劫富济贫的人,实际上他却是一个人格十分卑下的人,他应该知道辛华士的为人,但是他却居然还与他合作!”木兰花说到后来,十分愤既。
  高翔和穆秀珍两人,不禁互望了一眼。
  他们的心中,都相到了刚才想要反抗,想要逃走的那件事。他们也都吐了吐舌头,相互做了一个鬼脸,在因为他们刚才若是逃脱了,木兰花便不知道胡法天和辛华十谈判的结果是怎样的了,可知木兰花的每一个安排,全是有作用的!
  而高翔更明白木兰花的心理,是想确定对方究竟能不能和自己成为敌人,这才全力以赴地去对付他,如今当然已经确定了。
  高翔问道:“兰花,你准备怎样对付他呢?”
  “刚才我看得很清楚,辛华士跳车的技术十分高妙,他并没有死,那么,胡法天也必然会按照他的计划,去做一件惊天动地的窃案的。”
  “在他做案的时候我们逮捕他!”穆秀珍道。
  “可是我们怎知道他准备找谁下手呢?”高翔反问。
  “这个……”穆秀珍显然未曾想到这一点,一问就被问住了,抓了抓头皮,答不上来,只好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但随即又道:“我们跟踪他!”
  “不必跟踪,我已知道了。”
  “你知道了?”高翔和穆秀珍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是的,他下手的目标,是财政局的钱库,那是他早已决定要下手的了,所以他才能如此痛快地答应辛华士,而唯有盗窃本市财政局的钱库,才称得上惊天动地。辛华士和反对党才可以大肆攻击,加以利用,甚至说执政党集体贪污,用空了钱库,因为财政局钱库,几乎也是偷不进去的,它一共有七套密码,掌握在七位司库的手中,我已经做过调查,并且还和其中三位司库见过面,我已经知道胡法天的电子侦查仪器是放在他们身上的什么地方了,但是我却未曾说穿!”
  “原来你一切全是有计划的!”
  “是的,”木兰花喟叹着,“但是如果胡法天毅然拒绝了辛华士的要求,我真不知道要怎样着手才好了,如今,事情已经简单得多了。胡法天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十分有成就的科学家,可惜他的心地,却是太不够纯正了。”
  高翔点头道:“正是,如果他肯拒绝辛华士的要求,那么他可以成为我们很好的朋友的。以他的才能,若是和我们合作,那对不法分子的打击可大了!”
  木兰花十分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道:“或许我这样做,故意安排了辛华士去引诱他,是十分不应该的,因为我们根本未曾提出过他的机智、知识是可以用在正途上!”
  高翔还想说什么,但是穆秀珍却已不耐烦道:“不必说了,他若是个本性好的人,根本就不会和辛华士这样的人携手合作的!”
  高翔和木兰花两人,不再说什么了。
  他们回到了警局,高翔立即向方局长请示,得到了方局长的同意,调动广大批干员,在暗中监视着市财政局的钱库——那是本市存储现钞最多的一个地方。
  所有的监视,全是在暗中进行的。
  而一切命令的发布,也全以密码,暗号代替,进行得极其秘密。
  每一次会议进行之前,参加会议的高级人员,全都经过严格的无线电微波检验。
  这一切,全是为了怕警方的行动被胡法天测知之故。
  木兰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也轮流地在钱库附近监视着。警方行动的目的是将胡法天在偷入钱库的时候,在现场将他逮捕!
  第一晚过去了,十分中静,一点事情也没有。
  那是在木兰花意料之中的,但第二晚,也是平静的很,这却颇有点出乎木兰花的意料之外,她想不到胡法天竞有那么好的耐性。
  第三晚来临了!
  市财政局有一幢七层高的办公大楼,钱库是设在大厦底的地库中。要进钱库,必须先通一扇由密码按钮,电控制的大门。
  一道楼梯,是通向地库去的。整幢大楼之中,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已经深夜了,那瞌睡的卫兵,忽然多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动作,那就是他不断地半睁开眼来,看看腕上的手表,他其实绝没有瞌睡,而且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在注意四周围发生的一切。他也不是卫兵,而是高翔。高翔和隐伏在各处的数十名干探,保持着无线电联络。只要他一声令下,立时可以形成一个包围,连飞鸟也难以逃遁了,可是,胡法天却仍然未曾出现。
  照理来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胡法天不会不来的,但是胡法天如果要来的话,为什么已经凌晨两时了,还是不见动静呢?
  难道今晚又要白等了么?
  高翔正在十分急的时候,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了一下轻微的声音。那一下声音,是发自玻璃门后的大堂之中的。这下声音,高翔本来是不应该听得到的,但由于他佩带着微音波扩大器,所以他听得十分清晰,将眼睛凑在一根管子上。
  利用折光作用,这根管于使他可以看到身后的情形,他看到了胡法天!胡法天正从一间楼梯了的储藏室中,推门出来。他显然是早已躲在那里的了,他一出来之后,甚至还向高翔的背后,做了一个鬼脸!高翔仍然头一高一低,装着瞌睡,胡法天脚步轻松,就差未曾吹口哨了。他有恃尤恐地向楼梯下面走去。高翔立即低声道:“六号,七号,胡法天下来了,你们注意,不可惊动他,只是开动自动摄影机,将他的动作完全拍摄下来。”
  六号和七号是埋伏在地库的干探,高翔的命令回一到,他们便打开了自动摄影机的掣,摄影机将会连续不断地拍摄胡法天的动作。
  高翔又按下了另一具无线电通话器的掣,低声道:“兰花,兰花!”他塞在耳朵上的耳机中,立时传来了木兰花的声音:“怎么样?”
  “胡法天来了。”
  “没有弄错?”
  “绝对没有,这时候,我想他已在打开第一道门了。”
  “很好,我在等他。”
  木兰花这时,是在钱库的最理面,且在保险库之内。
  为了怕胡法天难以制服,她和穆秀珍两人,一齐躲在保险库中,她们备有压缩氧气,当然是不会窒息在保险库之中的。
  她们得到了高翔的通知,知道胡法天果然来了,心情也不免有些紧张。固然她们知道,在自己严密的布置下,胡法天既然闯进了网来,那是再也闯不出去的了,但胡法天是不是会作困兽之斗呢?
  他既然能够制作那么微细的电子仪器,是不是另有什么秘密武器呢?当然,想到这一点的,只是木兰花。
  穆秀珍全然未曾想到这些,她摩拳擦掌,只求生擒胡法天了!
  胡法天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那扇大钢门,他的行动十分小心,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当他走进大钢门之际,他呆了一呆。
  因为走廊中有一只长方形的钢柜放着。
  那钢柜,看来像是一只文件柜,那是他以前在查缉地形的时候所未曾看见过的。如果是别人,看到那样一只文件柜,心中一定不会有什么反应的。
  但是胡法天却不同了。
  他是上个极其精细的人,他好几次行事之顺利成功,也由于他的精细之故,这文件柜是以前所没有的,这就意味着事情有些不同。
  当然,这也可能是偶然放在这里的,但又何尝不可能是另外的原因呢?胡法天呆了一呆之后,便向那钢柜走了过去。
  躲在钢柜中的,正是第六号探员。他眼看着胡法天向前走着,又听到胡法天扣钢柜的声音,他几乎要沉不住气破门而出了。但是他终于忍了下来。
  他的一声不出,使胡法天又消除了疑心,继续向前走去,他利用早已侦知的密码,逐一打开了铁门,最后,来到了保险库前。他小心地拨动着号码盘,足足拨了十五分钟,才将沉重的保险库门,打了开来。在他慢慢地拉开保险库库门之际,他面上浮着十分得意的微笑。
  可是,当保险库门被拉开之际,他的笑容冻结了!穆秀珍第一个跳出来,一技手枪已抵住了他的胸口!木兰花紧跟着走了出来,而他的身后,六号、七号探员也已现身,高翔带着大批探员,也冲了进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分钟之内的事情。
  胡法天的面色惨白,但是他却尖声笑了起来,他乖乖地伸出了双手,让高翔加上手铐,然后不断地笑着,任由高翔带走。他并没有反抗,这令得木兰花松了一口气。
  胡法天的就擒,令得本市警方的威信大大提高,警方详细的公布了其间的经过,以及胡法天为人利用的经过情形。
  竟选在第四天举行,执政党得到压倒性的胜利,辛华士以及罪恶分子阴谋夺取本市警政的诡计,遭到了彻底的惨败。
  一星期以后,胡法天案开审,在证据确凿的情形之下,胡法天无法狡赖,被判处入狱十八年,但是他闻判之后,却是神色自若。
  他的神情仍然十分潇洒,他转向在旁听席中的木兰花,道:“兰花小姐,我会来拜访你的,当然我不会在监牢中渡过十八年一十八天也已够多了,你等着好了我会来拜访你的!”
  当庭警将他拉出去的时候,他仍然高叫:“我会来看你的,我一定来!”
  木兰花站了起来,和秀穆秀珍一起出了法庭,“兰花姐,他会越狱么?”穆秀珍忍不住问。
  “会的,他会越狱,也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木兰花叹了一声,“他将永远成为我们的敌人,不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
  木兰花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走去,她的脚步和她的心情一样,是十分沉重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倪匡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