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全文

结果隔天自午膳过后,天上竟滴滴答答落起雨来。
“圣女早些歇息,小的们告退。”
两名婢女行礼后退下,连带灭了屋里灯烛。
一待脚步声远去,卧床上假寐的望雪随即坐起,房里昏暗不见五指,连月也没有的夜,就只能凭记忆摸索至窗边。
雨势仍不见转小,望雪收回被雨打湿的手臂。虽然李皓昨晚说过今晚会来,不过看这天气——她轻轻一叹,今晚大概见不着他了。
“叹什么气?”
一个声音自头顶上传来,望雪惊喜张望,只见披上油绢斗篷的李皓蹲在檐边探头微笑。
“后退。”他吩咐,望雪方退开身,他已裹着雨水轻巧跃入房中。
“您淋湿了!”望雪忙翻找布巾欲帮他擦拭,李皓撩开兜帽要她别忙。
“我没事。”他脱去滴水的斗篷挂在屏风后边。
望雪递来干布要他擦脸,好奇一摸那斗篷,发现里头竟然是干的。“这斗篷好神奇,淋了雨里边竟不湿!”
“当然不会湿。”李皓解释这斗篷是由涂了油的绢缝上羽绒制成,轻巧保暖,不管天雨天寒穿来都十分舒适——说到天寒,他突然握住她手,果然不出他所料,冷得像冰似的。
“怎么不帮自己加件衣裳!”他半埋怨地将她抱回床上,拉来薄被包住她后再牢牢抱紧。“待会儿拿件衣裳让我带回去,我找人照样帮你做件暖和的。”
“您对我真好……”望雪蜷起身子一叹,他好暖和。虽然他冒雨前来,可是胸膛身子却仍旧暖烘烘,活像身上带了火炉似。
李皓一摸她脸庞笑。“这么简单就感动,等会儿听我说我今天做了什么,你不就马上落泪?”
望雪好奇瞠眼。“您做了什么?”
“我在山脚下买了幢屋,还挑了几件家具,就等天放晴商家送到。”
“您买屋子家具?”
“当然是为了你。”他轻点她额头。“虽说来这宅子不是难事,但总是不好大声说话,以后我就来接你过去,刚好也可以叫婢女弄些补药补汤,设法把你养得健壮些。”
李皓就是这点贴心,虽然外表装得一副轻佻不羁,仿佛什么事都上不了心的大剌剌,可望雪知道,敏感温柔又细心的他,才是他不为人知的真正表情。
“十六爷……”望雪低唤。果真如他所料,话声方落,她水盈盈眼里登时滑下两行眼泪。
“傻瓜,有什么好哭。”李皓怜惜地揩去。
“我只是觉得感动……”她边笑边哭地将脸埋进他胸口。“一想到十六爷为我做了那么多事,下雨天也不得闲……眼泪就掉下来了。”
“又哭又笑,黄狗撒尿。”李皓亲亲她脸颊取笑。“不瞒你,我买下那宅院其实别有用心。屋房理好当夜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点上百盏灯火,将屋子里外照得通明透亮,然后带你过去,好好、仔仔细细地看你。”
他这么一说望雪才想到,两人相识至今一直都在蒙蒙亮的月色中相见。她抬头睇瞧他俊逸端整的面容,突然有些忧虑。
李嘀一瞧她。“怎么了?”
“只是突然想到,会不会十六爷清清楚楚见了我之后,发现我的模样没你想象得漂亮?”
李皓“呵”地一笑,望雪忙捂住他嘴。“嘘!”
“噢,我一时忍不住。”他将脸埋进她头侧笑了一阵,半晌才见他说:“都看你好些日子才担心这个,你不觉得晚了点?”
“这么黑……”她意思是周遭乌漆抹黑,哪里瞧得清她长相。
李皓摇头。“对我而言,黑夜白天唯一的差别只在颜色。”他手指轻抚她秀气的眉峰眼角。“还记得第一次见你当晚我说了什么?”
他说她长得标致——望雪不确定地说:“我以为您只是随口说说,不当真的。”因为当时从他心里发现的意念,就只是遇见她之前想的新奇跟好玩两件而已。
李皓叹气。“我有必要为了一个玩笑夜夜过来见你?”
望雪听懂了,但她心里还有一个疙瘩。“那……在十六爷心中,望雪有比您之前搂在怀里的那些姑娘……还美吗?”
这话怎么听来酸气十足?李皓欲瞧她表情,她却左躲右闪,好半晌才被他捧住不能动。
只见她小嘴微嘟,眼波似水含媚,李皓一阵心荡神驰。
“什么其他姑娘——”他手指轻挲她下唇,再诱惑地以唇轻触。“早在见了你之后,我脑袋除了你,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她轻吟一声揽住他脖子,感觉他舌尖戏玩似地舔过她唇瓣每一角落,她焦急欲捕捉他舌,他却趁隙钻进她甜蜜口唇中,恣意抚逗,直到怀中人儿无力招架,软软偎贴在他怀中。
“我就是爱你这柔若无骨的身子……”他边说边拉开她身上薄被,她还来不及感觉夜寒,温热的手已钻进她衣裳,一路撩开她裙摆,直接握住她纤细的脚踝。
当他暖热的掌沿着她小腿上滑,隔着亵裤摸索她腿间,望雪揪住他衣袖不安地摇头。
“十六爷……”此刻的感觉如此羞人,直要她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他亲亲她脸安抚。“别怕,我只想摸摸你,不会弄疼你——”
李皓低哼安抚,边亲吻着她耳朵,一边缓缓动作。
她蓦地抽气,李皓即时吻住她唇,掬走她堪堪泄漏的娇吟。
“记得这感觉——”他嘴贴在她唇边低语:“纵使白日见不着我,我也要你牢牢记得这感觉——”
“十六爷……十六爷……”望雪低吟他名,挣扎张开眼随即又闭起。在她体内四散的快意是如此强烈而澎湃,逼得她只能张着嘴颤抖喘息,李皓覆上她嘴,吻去所有声音。
良久,望雪自昏眩中醒来,张眼便看见他温柔的眼。
“终于醒了。”李皓亲亲她脸,明亮黑眸俱是满足笑意。
她这才想起两人做了什么,害羞地别开脸。“还不是您害的……”
“是,都是我。”他低笑附和。“舒服吗,刚刚?”
她脸红绯绯地睨了他一眼,似有若无点了下头。“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姑娘,都那么喜欢十六爷……”
“又打翻醋坛子了。”
“才没。”她嗔瞪他。“我是说真的,我之前一直想不透,为什么会看见那么多姑娘爱娇地搂着您,原来……”
“傻瓜。”他轻点她鼻头。“你看见的姑娘全是花楼伶妓,你知道伶妓是做什么的?”
她摇头。
“专门靠伺候男人赚钱的姑娘。”
言下之意,他是认为姑娘们全是看在银两分上才屈意承欢。
“我不这么认为。”望雪不以为然。
李皓挑起眉。她又有别的意见了?!
“我觉得,就算十六爷没钱,单凭您这张脸,还有您温柔脾性,到哪应该都很受姑娘们欢迎。”
“还说没打翻醋坛?”李皓作势嗅嗅。“明明整个房里都是浓浓的醋味。”
“您就爱取笑我!”她娇嗔一推,李皓反倒搂紧她腰。两人脸凑脸亲热调笑一阵,望雪才突然想起。“原来您那日在林里,就是想对我做这件事?”
“错。”他嘴贴在她耳边驳斥:“我刚对你做的,还不及我脑子里想的万分之一。”
还有?!她瞠大眼看他。
李皓低笑。“多着了!”他手指探进被窝拉来她的手往下一探。
她瞠眸一瞪,感觉手下多了一个烫热的棍棒物。这是?
“我要你的证明。”他轻舔她腮边小痣、颈脖耳际,望雪半闭着眼感觉他的轻触,鼻息再次变得紊乱。瞧她陶然的表情,李皓差点又过了头。
他贴在她颊边轻喘,好半晌才拉着她坐起身。“等房子理好,我再好好表现我想对你做什么,嗯?”
她困惑张眸,只见他动手拢好她被扯乱的衣裳,再下床取来木梳,一绺一绺地梳顺她发。
“我还是头一回帮人梳头……”李皓边梳边笑。“想想你真占了我许多头一次,在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要把任何姑娘留在身边照应。”
望雪一颗心暖洋洋,当他放下梳子,她立刻回头搂住他肩膀。“十六爷……”
见她柔情似水的眼眸,李皓叹口气。
“好了,”他勉强地退开身子。“真的该让你休息了。”
望雪张嘴欲辩,他却伸指压住她嘴。“再继续碰你,难保我不会在这要了你,你应该不希望明早被婢女发现床上有红印子吧?”
见她一脸不解,李皓才想起从没有人跟她说起闺女初夜会落红。“这事我改明儿再说明,总之我不能再继续碰你就对。”
他这么说了,望雪还能怎么做?当然只有接受。
“那——您明夜还来吗?”
“一定。”李皓微笑轻点她额头。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可惜事与愿违。
翌日清晨,皇上捎来口谕,说后日申时要见圣女,总管嬷嬷一听,忙不迭跑来通知望雪。
望雪一做完早课,马上被请出庙庵。一听,吓了一跳。“皇上后日要来?”
“小的敢骗您不成?!”总管嬷嬷一见邻旁婢女还杵着不动,急了。“还不快点去帮忙?”
皇上将来,不只望雪一人紧张,整个宅里仆佣瞬间都动了起来,扫帚抹布齐飞,忙得不亦乐乎,就怕哪儿不对恼了龙心,大伙儿就得提头来见。
望雪被总管嬷嬷送回房间稍坐,大宅规矩是圣女将见皇上之前,得先沐浴净身,然后一人待在庙庵里闭关斋戒数日。
望雪心里惦着李皓,担心他来见她不在心焦,遂找了个借口央请总管嬷嬷拿来纸笔,说是要记下先前岚姊姊教的觐见要诀,揣在身边以便复习。
总管嬷嬷不疑有他。
“您就挑些重点记——嗳,那几个丫头怎么搞的,什么时辰了水还没送来——”总管嬷嬷一放下纸笔又急急忙忙往外走。
望雪飞快写了张字条,偷偷塞进床顶与床架的隙缝里,她心爱的玉佩也藏在这。她双手合十求佛祖庇佑,能让十六爷想起这地方。没法事先通知李皓,所以只能寄托这微乎其微的心有灵犀上头。
李皓这头也没闲着,他天一亮便带了几个曹亲王府仆佣过来洒扫屋宅。这座位于竹林山脚下的小屋虽然占地不广,可精致小巧的屋房教他一见就喜欢。
“石子。”李皓唤:“你回府里挑几名麻利不多嘴的仆佣过来,还要一名厨子。对了,记得带上一只肥鸡,炖补用。”
石子点点头走了两步又转回来。“万一曹亲王问起——”
李皓一瞪。“你笨到让我爹发现?”
也对。石子憨憨一笑离开。石子自小跟在李皓身边,算算也十五、六年了,他边走边想,多久没见十六爷如此眉飞色舞、兴致勃勃?感觉像是从十六爷行冠礼之后,冠礼之前十六爷仍旧意气风发、锐不可当。可就在冠礼结束后不久,十六爷变得不一样了!
喝酒狎妓野猎——也不是说十六爷不该这么做,但他就觉得,十六爷身上好像失去了某种——他也形容不出来的东西。
但这会儿,他的十六爷又变回之前模样了!虽然不懂李皓到底因何转变,但只要他的十六爷开心,石子就心满意足了。
入夜,李皓早早用完膳,他一挥手要仆佣们下去候着,重点——“没我吩咐不要靠近主宅,”他环顾众人,尤其是石子。“听到没有?”
“是。”石子偕众人应道。
戌时三刻,李皓换上黑衫赶来赴约,人刚靠近竹林他已感觉不对,大宅外隐约可见人影幢幢,怎么突然来了那么多人?
多费了点功夫溜进望雪闺房,怎知迎接他的,却是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李皓汗毛倒竖。
他伸手摸向床铺,是冷的,一摸烛心,也是久未点着的冷硬——难道是他俩的事被人发现?原本走踏的脚步倏地停住。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得尽早将她救出才行!
正在考虑该不该掳个婢女打探消息之时,他突然福至心灵想起望雪收藏宝贝的地方——不知玉佩是否还在原位?他脱鞋上床一摸,除了玉佩,隙缝间还多塞了张纸,他打开对着月光一照,上头写着——
皇上后日访,闭关斋戒一日。
难怪望雪不在,难怪大宅外站了那么多卫士,他心头一块大石落下。折好字条妥善收进衣里,李皓这才推开窗悄声跃出窗棂,目的是位居大宅中央的庙庵。
他料想她闭关地点,一定是那里。
望雪独坐庙庵南边房间,忧心忡忡地望着高立于头上的小窗。
这是一个远比她闺房还要简陋数倍的房间,仅容旋身的空间里局促摆着床铺、木桌与椅。很明显是要提醒里头人,这是一个闭关静心的地方。
这房间她不是第一次进来,前一阵要行戴冠大礼,她也在这里住了三日,三餐就由总管嬷嬷送来,菜色尽是勉强填肚的稀粥与腌菜——美其名是斋戒以示虔敬,但望雪一直怀疑,这条件严苛的闭关规矩,应当视为圣上对她的提醒。
纵使她天赋异禀,她仍旧难逃他手掌心。
“不知道外头情形怎么样了?”望雪担忧一叹。她实在担心十六爷没法发现她留下的字条,误以为她发生意外,而做了什么错误决定。
只是静坐这里好一会见了,始终没听见外头有什么骚动。她抚抚心口劝慰,俗话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说不定十六爷今晚遇上什么事没法过来,或者,他真心有灵犀地找着了字条……
正当她这么想着,一颗小石头突然自窗外掷入,她好奇仰头,这时又掷入另一颗小石头。
十六爷?!望雪直觉联想,但又不敢贸然喊声,环视左右,她福至心灵地燃亮桌上灯烛。
窗外人发现了。
“小雪儿?”外头传来李皓轻呼。
望雪欣喜若狂,爬上床铺想与外头人说话,怎奈她个头娇小,仅能容许她将手伸出窗外。“十六爷。”
立于枝头上的李皓握住她手。“终于找到你了。”他刚才绕着庙庵看了好一阵,造型匀称的庙庵仅在南边北边开了两扇小窗,紧接前殿巍峨建筑,他便想望雪一定待在这两扇窗里其中之一。
一开始他先试北边窗子,投下十多颗石子无人回应,这才来到南边,一试,果真是她。
握着她冰凉小手,李皓难掩心疼。“你在里头好吗?”
“没什么好不好,”窗里传来她小声的回答。“跟在外头差不多,一样晨晚得诵两次经,只差不能随意走动。”
“那就好。”李皓松了口气。“对了,我刚突然想起你之前说过,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人,他的未来你没法看见——”
望雪慧黠,一下就听出他没说完的部分。“您是担心我看不见皇上的?”
“对。”
窗里传来她一声轻叹。“这点我也没把握,我问过岚姊姊,她跟我提过应对方式,但一想起要与皇上见面……说真话,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怕我会做不好。”
她一说完,窗里窗外顿时一片愁云惨雾。
现下,似乎也只能照她岚姊姊的吩咐行事。
“万一真出那种事,你一定要想办法搪塞过去,”李皓打起精神交代。“尽量想办法让皇上安心,之后,我再来想办法。”
窗里的望雪一皱眉。“您的意思是……不行!”
“我管不了那么多,”他用力握紧手中柔荑。“如果真有万一,就算拚上我这条命,我也一定会救你出去。”
“不能这么做!”换她紧握住他手。“您不为自己想,也要替曹亲王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想,您一时冲动,万一出了差错——”
“难道要我眼睁睁见你受苦?”
闻言,望雪忍不住低泣,先前未曾细想的问题如今全浮上台面。身不由己的她本来就不该跟任何人扯上关系,尤其他贵为曹亲王嫡子,如果当初没遇上她,他就不必为了她提心吊胆,甚至,还有可能危害他的将来。
“别哭了小雪儿,”他亲吻她的手安慰。“事情还没发生,或许它根本不会发生。”
“是我害了你……”望雪又爱又怜地摸着他脸。
“傻瓜,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怎能怪罪于你?”
“对,您刚说的没错,说不定我这会儿的担心,只是自己在吓自己,根本什么事也没有。”望雪擦去眼泪。只是李皓也明白她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让他安心。
“小雪儿……”他心疼叹气。
“对了十六爷,”望雪强振精神说话。“皇上后日会来,所以明天大早宅院四周会出现更多卫士,戒备更加森严。”
“我不会有事。”他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想叫他明晚别来。“我一样天黑就过来陪你。”
“十六爷……”
吻着她手心的嘴角微微一勾。“别再劝了,你该知道的,我决定的事不管谁说,我都不会改变。”
窗里的她轻轻一叹,是啊,全天下最了解他的人,除了她之外再没其他人了。“请你务必小心。”
他微一握紧她的手。“放心。”
就如望雪所说,隔日一早,卫国公李靖率领精兵数百团团包围大宅,李皓来时煞费苦心,几次差点被卫士发现。好在聪明的他适时躲在暗处等待,直到卫士以为是自己错看离开,他才又起身行动。
一入夜就开始提心吊胆的望雪,直到他安然出现,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
“你怎又瘦了?”李皓立在树枝上注视她尖细下巴。
昨夜知道他会来,望雪一早就趁四下无人,搬着木椅上床试试,想不到一站刚好,可让她隔窗望见李皓面容。
经望雪解释他才知她在里边吃食如此简朴——比穷人还不如。
“原来皇上一来,你就得饿肚子,难怪你身子如此赢瘦——没关系,明晚我会叫下人备好一锅鸡汤,好好帮你补一补。”
望雪隔着窗微笑点头。她已做出决定,今晚绝不再说伤心话,说不定这是她这一辈子见他最后的机会,她不想浪费时间在难过上。
借着月光,望雪仔仔细细将李皓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模样,全牢记在心里。
李皓瞅她。“怎么不说话?”
“我在看您……”她手细细抚过他脸上的每一寸,尤其是他的嘴,李皓挑逗地张嘴轻咬住她指尖,她看着他柔声喃道:“我好像一直没跟您说过,您真俊……”
她的确是没亲口说过,但,他早从她眼里眉梢发现她对他的感情与崇拜。
“这窗子真是讨厌。”他泄气地摇晃木格子窗。他渴望抚摸望雪,亲吻她嘴,却碍于窄小窗缝,不能如愿。
她笑着亲吻他伸来的指头。“明天晚上,只要耐着性子再等一天。”
真的吗?一句问话凝在李皓眼中,但谁也没把话说出口。现今他们只能相信命运,相信老天爷——相信它应该不至于如此狠心,教今晚就是他俩的最后一夜。
“对,”李皓点头,眼里全是不忍戳穿的悲痛。“只要再等一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艾珈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