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全文

天烨的温馨接送情,让所有人对孟纯和他有了认定。
她没办法拒绝他,腿长在他身上,他想来便来,想跟便跟,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尤其,她最难反对的是,他老在她耳边讲--天语说……天语说……
他利用天语说过的话来制约她,对这点她不只无法拒绝,更甚,她根本不想拒绝。
假若他和她中间这场叫做战争,那么他握有天语这个人质,除了挨打,她占不到优势位置。
好几次,她差点忘记自己是孟纯,不是伊伊;好几次,她差点忘记要在他面前演戏,因为,他口中的天语,总是勾起她甜蜜回忆。
夜里安抚完小词睡觉,她回到自己房间,捶捶发酸肩膀,很累!
的确,一个女人带一个小孩,生活处处压力,虽然她已算幸运,有那么多人帮着她宠小孩,但她还是经常被那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侵袭。
没开灯,她直直趴到大床上,明天,一个个的明天……明天让她觉得很疲倦……
为何有人能对生活充满活力,有的人就不行?是不是快乐太少、负担太多?抑或是期待太少、失望太多?
期待?孟纯苦笑,对生活,她还有什么可期待?
突然,天烨的身影闯入她脑里,他……是她的期待?不不不,不是期待,他是她的沉沦,几年前的苦她还没吃够吗?
他从来不爱她,他对她的温柔只是耍着玩,心情好的时候,对她笑一笑,让她误以为他对自己有情;心情坏的时候,对她冷酷残忍,让她以为自己罪大恶极。
他是这样子的一个坏人,她怎还能对他相信?
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出现,当她死了不好吗?还是他觉得,她没死成,惩罚对她来讲太轻易,他认定,她该为天语的死,负所有责任?
或者,他想要的是小词,在小词没全然接受他之前,他需要她这颗棋子存在?
天!她做错过多少事情?是不定她不该爱他,她不该让天语认识那个人渣,更或许……她不该让聂家收养?
很烦、烦死了……平静生活不容易,为什么他要来搅乱她一池舂水?
“聂天烨,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放过我,很难吗?你希望我为天语的死付出多少代价,我们之间才能扯平?”
突地,她用枕头蒙住头脸,在里面低吼。
“你想起来了?或者……你从来没有失忆过?”
一个巨大的身躯在她身上投下黑影,孟纯倏地回过身,窗外微弱的夜光射人,她看清站在她身前的男人。
“你……你怎么进来的?”她嗫嚅。
“余邦帮我开的门。”事实上,他坐在她卧房内很久了,只是她一直没发现。
“你们很熟了?”她苦笑,男人总是帮男人吧!
“天语的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接下一句跟问句毫无关连的话。
“你……你说……”她瞠目,他说天语的死……是她出现幻听?
“我说,天语的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来寻你,不是为寻仇,而是为弭平遗憾。”他重复,告诉她,她没听错。
“遗憾?你对我遗憾……不,你没欠我。”除了那夜……不,那夜不算,那夜是她心甘情愿。
“我对自己的爱情遗憾,伊伊,我爱你……很久很久了。”他躺下,侧身,抱住吃惊的她。
“你爱我……这……说不通。”她想坐起来,却被他压制住。
“为什么说不通?”
“你想娶我,是因为天语的请求,同样的要求,她也对天衡大哥提出来,只不过他反对,而你宠天语比谁都甚,才会答应。”这句话出口,她承认了自己是唐伊伊。
“之前,我也是这样认定你跟我,后来……一个意外,我发现自己对你,不是我认定的这个样子。”
“我不懂。”摇头,他混淆她了。
“记不记得天语出事那天,我送你上学?”
“记得。”她点头,侧过身,回望他深邃双眼,伪装已不具意义。
“你进入校门时,有一个男人走过来向你攀谈,我看见你对他笑。该死的!我气坏了,我把车速加到一百,被警察拦下二次,很幸运的,我居然没出车祸。
那天,我的心情坏到顶点,看谁都不顺眼,胡乱对几个经理大发脾气。天语打电话告诉我身体不舒服,不想到办公室。我敷衍她,要她不舒服得厉害,要找家庭医生来家里看看。
是不是很反常?换成平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一定马上赶回家。如果那时我赶回去,说不定天语有救……但,我没有,我只是在生气,不断不断生气,生一场连自己都不理解的气。”
他深邃的眼直盯着她,不稍离片刻。
“你离开之后,我习惯在每个无眠深夜回想你,有一天,我突然理解,这种莫名其妙的怒气叫做嫉妒,我在嫉妒那个点燃你脸上笑靥的男人,
什么样的感情会出现嫉妒?我自问过无数回合,然后,我找到一个真确的答案--是爱情,爱情会让人嫉妒。”
“这些话……你从来没告诉过我。”她以为对她,他只有愤怒。
“一方面我来不及告诉你,一方面……曾经,大哥问我对你的感觉,我说娶你是为了和天语的约定,即使当时,我认定自己喜欢你,虽然我不晓得那个喜欢等于爱。
我从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说来好笑,在以为你死去的那几年,我不断告诉自己,要是你能复活过来,我一定要天天告诉你,我爱你。知道吗?这个遗憾在我、心里……深刻……”
“你怎能确定你爱我,或者你只是对我的离去有所愧责。”
“你要我如何回答?我问你,你怎能确定自己爱小词?”
“她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我怎可能不爱她?”
“假设她不是你生的,你就不爱她了?所以孟家人对小词的爱都是假的、不确定的?”
他问得她哑口无言。
“你说得对,爱情是不能被确定的。”当爱情不能被确定时,她要用什么东西来保障爱情?孟纯迷惑了。
“不!爱情能被确定,它确定在你我心中,我们凭直觉而爱、凭自觉感动、凭直觉发誓相守,爱情是主观的,它主观了我爱你。”
“但……光阴荏苒,爱情感觉不在……”她不确定,接受他的爱情之后,是不是另一场心碎。
“你对我感觉不在?”她不说话,他也沉默,静寂横在两人当中。
他长长叹口气,握住她的手。
“再给我一次机会追求你好吗?当你是伊伊时,我爱你,却没有追过你;请你在当孟纯时,让我追求你,如果到最后,还是不行,告诉我,我不会为难你。”
为难……他的出现已叫她为难,她根本无从知道,他这番话可信度有多高。但,他终是说了爱……曾经,她日夜期盼这句话;曾经,她在梦里幻想过这句话,他终是、终是说出门了……
“当年,我在最无助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她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话。
“我在和我的自尊战争,我在寻找一个台阶下来,我也在自我惩罚。”天烨说。
“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伸开手臂,探入她颈下,将她揽到自己身边,齐肩并躺。
“当年我若决定回台湾,我就必须准备好向你道歉。在那个时候,目空一切的聂天烨,很难向别人低头,他必须储备足够的勇气才能面对你。
我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告诉爸妈和大哥,我想回台湾工作,把我们当中空掉的那段填补起来;还有……关于惩罚……我惩罚自己对你说过一堆推卸责任的可恶话。所以,我处罚自己,我没打开你的信,连一封都没有。”
“我以为,你已经不要我了……”
“在知道小词的身世后,我发现自己又犯下-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告诉我,你是不是很害怕?天语的阴影未散,你又发现自己怀孕。”
“是的,我走投无路了,没有工作、没有经济,就算孩子安全出生,我也没本事带着他存活在世界上。
我不敢找天衡大哥谈,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大家用这件事逼你娶我,再度面对你的恨,我将万劫不复。”
这些话,藏在她心里,多年来-酵、沉重……她没告诉别人,留着它们,让自己委屈。
“对不起,从头到尾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不是你。请你原谅我对你的苛刻,原谅我加诸在你身上的痛苦,原谅我在你走投无路时,不在你身边相伴,更请原谅我出现太慢,让我们错失多年幸福。”
语毕,他翻过身,没等她回答,天烨给她一个绵密温柔的吻,细细的情,涓流在她唇齿间,缓缓向她心头滑过……
爱他……还爱他吗?是的,但她仍然惧怕,接在爱情之后的,是残酷
对于爱情,她是惊弓之鸟……
女女女
他们的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善的?
大概是从海边那场快乐开始,或者潜意识在看见他入侵她的生活后,孟纯就明白迟早她要对他的强势低头。
两个月来,聂天烨老在孟家进进出出,次数多到让人误会他根本住在这里。小词对他的反弹无效,几天不吃饭的结果,让大家都满意起她的身材。
当然孟纯和孟家爷爷奶奶都相当不忍。但是在小儿糖尿病的威胁下,他们不得不向天烨妥协,一切听从他的安排。
小词落入恶魔党的控制下,人生变得晦暗。
天烨高价请来一个专业营养师,在孟家为小词料理三餐,小词的可乐汽水,被不加糖的枸杞决明子茶取代,面包蛋塔变成五谷馒头,一肉、二饭、三份蔬菜的比例吃得她天天想吐,再闹情绪,可怜的是她肥肥的小圆肚。
她哭闹了几天,没得到胜利,只得到全家陪她一起吃营养餐的结局,她的小固执碰上天烨的大固执,全军覆没,死伤惨重。
可怜哦!自从证明小词是盂纯和外面男人偷生的小野种,盂家开始虐待幼儿。
圆滚滚的胖小姐,瘦出一张瓜子睑,每天放学后,还不让她休息,天天拖着她去上游泳课、幼儿足球课、感觉统合课。
可怜哦!孟家虐待儿童,每到晚上就会听见她声嘶力竭喊叫--我好饿……
电视上天天播放--不要让你的冷漠,错失了救援机会。
好心肠的邻居纷纷打电话报案,害得孟家人出门进门,碰到邻居都要解释一番,全家人为配合小词的减吧计画正在做牺牲。
“妈咪,你看我漂不漂亮?”
小词从楼上咚咚咚跳下来,脚步轻盈不少。
“好漂亮,是爷爷奶奶给你买的新衣服吗?”自从有营养师来家中帮忙,下班后,孟纯不用再做晚饭,休息的时间拉长。
每天四点一到,天烨会把没做完的工作收起来,带着手提电脑去诊所接孟纯和小词,然后到孟家寻个随意位置坐下来工作。
等吃过饭,逼着小词认字读书算数字,一小时后,就和孟纯带女儿四处上课。九点回家,小词和爷爷奶奶玩一下下后,就准备入睡。
在那个“一下下”里面,是天烽和孟纯的独处时间,他们也许说说话,也许讨论时事,也许各忙各的,但重点是--独处。
“你忘记了?那是去年我和小词去逛百货公司时,她看见,硬吵着要买下来的衣服,那时明知道她穿不下,还是硬着头皮买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穿了。”孟奶奶的记忆一流。
“真的耶!小词瘦下来,漂亮的衣服都能穿了。”
孟纯很开心,以前他们只能帮她买大两号的松紧带裤装,没想到现在连去年的洋装都能拿出来穿。
“我说的没错吧!孩子要瘦-点才会好看,这样也不会让疾病上身,岂非一举两得。”
对于教养小孩,在四岁时,天烨就是专家。
“哼!”对天烨的话,小词的意见是冷哼外加轻嗤声,心服气他,口打死都不能服,这一服气她就全盘皆输了。
他没理小词,关上电脑就拉起孟纯往餐厅走,吃这种餐很麻烦,还要规定在六点准时吃,过了八点,任凭小词再哭再喊,谁也不敢给她一点东西吃,于是怕饿的小词十点不到就入睡了。
这点解决了孟纯长久以来的头痛问题。以前,小词不闹过十二点、再吃饱消夜,是绝对不会入睡。
“吃饭了。”营养师出来通知大家用餐时间到了。“孟先生还是没回来吗?”
为了躲闭“健康餐”,孟余邦已经很久不在家里吃饭,说什么他都要拖过八点才肯回家,因为一过八点进食时间,营养师就会把食物全数收起来。
因此,天烨俨然成为孟家的新主人。
他定下的规矩除了余邦之外,人人遵守,他说的话没人有异议。
也许你会怀疑,孟纯、小词也就罢了,孟家两老没道理听他的呀!
当然有道理,天烨答应他们,小词永远姓孟,不用改回聂姓。这对他们来讲简直是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另外他同意这里成为伊伊的娘家,她随时回来住几天,都没问题。在利益互换下,他们心甘情愿任天烨摆弄。
“细嚼慢咽,一口饭请在嘴里嚼三十下。吃饭要像喝水,要嚼到口水分泌够多才吞下去,口水是最好的酵素。”
照旧,营养师在餐前叮嘱过一大篇后,就告退回到厨房,留下他们自己用餐。
相对于小词的减量措施,孟纯的餐量又太多了,但为当好榜样,她不敢有异议,餐餐勉强吃完的结果是,她胖了两公斤,不过有一点让她很舒服的是--她的饮料是玫瑰覆盆子花茶,两个月下来,她已经忘记经痛是什么感觉。
“等一下,我带你们去舞蹈社参观。”
孟词每次要上一堂新课程很辛苦,天烨得载着一堆人到补习班参观,大到硬体设备、课程教材、师资培训,小到老师长得美不美、同学友不友善,孟家两老的意见多多。
“我不要学舞蹈。”
小词吞下五谷饭,纯为反对而反对。
“你不是最喜欢舞蹈吗?学校老师夸你跳舞很漂亮,上次你还说除了舞蹈外,什么都不想学。”
孟纯找了一堆话,来反驳女儿的反对,对于小词的教养,她信任天烨的安排。
“跳舞做什么?我们家小词将来要当商人,继承爸爸的事业,又不是要当舞蹈家。”孟爷爷说。
请别误会,他口中的“爸爸”是余邦,不是天烨。
“是啊!等一下小词还有游泳课,上完游泳再跳舞会累死小孩。别学了、别学了。”孟奶奶是绝对、百分之百支持小词的意见。
“小词游泳课上完一整期了,新课程开在星期六下午两点,她要开始学习自由式。晚上的舞蹈课是由知名的舞蹈家办的,如果小词有天分,说不定能上国际舞台比赛表演。这种奖状对她将来甄试好高中、好大学,会很有用途。”
想那么远?小词才六岁啊!就想到高中、大学去了?
孟纯回头看他,他对她说过,以前他对天语的功课很放任,让她程度太差,以至在学习过程中得不到成就和快乐,才会转而一天到晚想谈恋爱,对小词……他也有相同的担心吗?
天烨的话打动两个老人家,他们转头问小孙女:“小词,你有舞蹈天分吗?”
“我有,可是我、不、想、学。”孟词把每个字说得响亮大声。那表情像足当年的天语,她那倨傲桀骛的叛逆少年模样。
“可是跳芭蕾舞可以穿那种粉红色的小公主衣服……天烨啊!你是不是要小词去学芭蕾舞?”盂奶奶在听见“国际舞台”四个字后,倒戈投身敌营。
“对!除非她吃不了苦,成不了大器,我就不要花这笔钱,这堂课学费很贵的。”
“有多……贵?”孟纯悄声问,当初她坚持要负担小词所有课程费用,但几次到补习班问清楚价码,现在,她只能改口对天烨说--将来我一定会把钱还你。
凭她一个小小的、挂号的、没牌照的护士小姐,一个月两万块薪水,根本没本事养出一个贵族小孩。
“一小时两千块,一星期四个半小时。有不少小孩排队等这位名师指导,我动用了一点人脉才能插队。”
天!一星期九千,一个月三万六还要插队……吐吐舌头,她硬起脖子重复老话:“我将来一定会把钱还给你。”
怕就怕等到小词大学毕业,她已经欠下他全世界。
“再说,快吃饭,我约了老师七点,她要看看小词是不是可造之材。”
“我当然是。”主角发声,又响又亮。
天烨嘴角掀了掀,一个不着痕迹的笑容闪过,她果然是他的女儿,好胜又倔强。
“先说清楚,那个老师不随便收学生,如果你资质太差,我一小时一万块给人家,老师也绝对不会收你。”
“我说过,我有天分。”小词赌气了。
“随口放话谁不会,我也可以说我是达文西。”冷冷一笑,天烨不再出声,但他知道自己制伏了这个小丫头。
CCCCCCCCCCCCCCCCC
小词很有舞蹈天分!
在老师的肯定之后,她的下巴仰高高,不可一世的模样,仿-她是世界舞蹈冠军得主。
之后,分不清星期假日的小词,天天追问母亲,什么时候才上舞蹈课。
也许是舞蹈课上得认真,消耗过多热量,也许是营养餐发生效用,总之,很快地,小词脱离胖妹圈,进入窈窕世家。
小词上舞蹈课的时间,天烨就会领着孟纯四处走走。
她年幼时,父母亲忙,没时间陪她到处玩;后来父母丧,她那些亲戚更不可能带她出门。
接着进入聂家,偶尔,天烨有空会带她和天语出去,但机率不是太多,孟家收留她之后,为报恩也为照顾小孩,她老早被剥夺玩的权利。
没想到,小词的补习课反而提供了她玩的机会,舞蹈社附近有夜市,孟纯迷上了那里,每次天烨问她想去哪里,她总是不假思索地说要到夜市。
夜市里黄黄的灯泡,照得人心暖暖,孟纯喜欢这种热闹。
“你为什么喜欢逛夜市?”最近,他也迷上夜市,因为在这里,人潮汹涌,他有十足理由牵着她走路。
“我喜欢人声鼎沸的感觉。”
好怪!从不晓得自己害怕寂寞,在他出现后,她居然害怕起自己过的日子,她想人陪、想人伴着,不想漫漫长夜,一觉醒来,衾寒露重,四处都是寂寞。
他听懂她的需求,手伸过,搂住她的肩膀。
孟纯没反对,这段时间,她已经让他这样碰碰带带,带出有他在,她的身体多少要受点侵犯的习惯。
“饿吗?”
“嗯……说实话,很想吃点垃圾食物。我想,再继续吃营养餐,我爸妈迟早要发疯。”她在他耳边说。
天烨听了呵呵笑开,这个营养师在他们家做出的“成果”,让她相当有成就,正准备组织起一群家庭主妇,为这个新行业拓展市场。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趁小词不在家,偷偷吃一堆不该吃的东西。”
“你怎么会知道?”孟纯讶异,她以为这个秘密只有她晓得。
“盂老爸还在吃高血压的药,孟老妈的血糖数值仍然偏高。”
“意思是……假设他们乖乖吃营养师的菜,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不可能,没这么神奇。”
要有这么好用,地球上不需要医生,只要有营养师就行了。
“不信的话,你当一个月的纠察,看看他们的身体情况会不会变好。”
“真的吗?”她怀疑看他。
他没回话,掏钱向小贩买一串烤鱿鱼。
“这种烤的东西,是种高致癌物食品,日常生活中绝对不能碰。”孟纯模仿营养师的说话口气,说完,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咬下一大口,她转头问:“你不想吃吗?”
“想。”他简短回答,说实在,他的“晚餐”也吃得相当勉强。
“想吃,为什么只买一只?”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抓起她的手,撕咬下一块鱿鱼,他恋上和她分食。
偷偷一个笑,这就是被“追求”的滋味?
别开脸,孟纯的注意被一个投乒乓球的游戏摊贩吸引,当她还在看游戏规则时,天烨已经向老板买来两篮。
这叫不叫做默契?当两个人心灵相依时,他便知道她、她亦知道他。
接过篮子,孟纯对他说:“我们的默契真好。”
“那不是默契,是细心,我从你眼神里看到渴望。”
每当她眼里出现渴望光芒,他就会心疼不已,这些年,生活是怎样苛待她,让她觉得事事新鲜好奇?
她的“不足”,让他想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奉献。
“你的细心没告诉你,我只要玩一篮,尽了兴便好,买两篮我会心疼那些钱,为自己的浪费生气?”
“你玩一篮,投不到想要的赠品,会觉得自己太笨,又被骗一遭。你一篮、我一篮,我把赠品送给你,你不会真正尽兴。”他耐心解释。
她同意他对自己仔细了,回眸望他,这样一个对她细心的男人,在获得她的爱情后,会舍得伤害她吗?
心松动,望住他认真表情,她想……她已经把机会交在他手上。
拿起乒乓球,她一颗一颗投,果不出所料,她连一颗都没投中。
回头,他才投出一颗,一样没中,孟纯见他拿起球,左右对角度,投掷!成功,然后一个一个,整蓝投完,她拿到一个中型玩偶。
看着她,他笑开。
“你又在我眼里看儿什么?渴望?贪婪?”歪着头,她交出心。
“我看见满足。”往后,他会一件件满足她所有“想要”。
“还想玩什么?”
孟纯看看腕表。“小词还有半小时才下课,我们去捞一条金鱼送给她好不好?”
“好!”拉住她的手,他用自己宽宽的肩膀替她开道。看着他的背,睽违多年的安全感再度攀升心间。
这个晚上,他帮她拿到一个玩偶、两条金鱼,耙一对雷克斯迷你兔。
这个晚上,她很开心,心里写了满满满满的满足和尽兴。
这个晚上,他宠她宠上手,了解她要的不多,只要他的用心……
这个晚上,她笑不停,爱情感觉重新回来,而且她清楚不再是自作多情……
这个晚上,小小的夜市、廉价的玩具,交握的手,紧靠的心,热闹的人潮谋杀他们的距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惜之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