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男绿女 第五卷 【恶贯满盈】第09章 龙兄虎弟本同心全文

上回说到,一行人离开了天厦,武铁军和杨伟独处一车时,一下了点破了杨伟的小算盘,还真把杨伟吓了一跳,一惊之下就刹住了车。
  武铁军见杨伟一惊一乍,还真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笑着说:“杨伟,你是我**来兵,你偷奸耍滑那次我逮不住了,不想说你罢了。说说吧,今天得了多少好处!”。以武铁军对杨伟的了解,顺手不顺手都得牵羊这才是杨伟的本色,把自己引见到陈明凯,杨伟要不得好处才奇怪了呢。
  “呵………”杨伟呵呵一傻笑,一时无话回答的时候一般就呵呵傻笑,看样傻其实是想应对的话呢。杨伟一看武铁军这表情,应该不是责怪自己,怪不得刚才和陈大拿谈得还投机呢,自已还以为老武怎么着就转性了,原来老武这眼还跟山里那老雕也似的,又明又尖,看得清得很。一确定了就听杨伟大咧咧一说:“没啥好处,我说我媳妇来了没地儿住,他给我安排了总统套房、还把车借给我开两天,还给了五万块见面礼!”
  “就这些?”武铁军不动声色地说道。
  “就这些!天地良心啊,我可没藏,大不了咱们二一添作五,分你一半得了,别给我呲眉瞪眼,现在你都不是我队长了!别一虎着脸吓唬我啊!”毕竟干得不是什么好事,这武铁军向来很反感这行贿收礼地事。杨伟有点心虚的说。
  武铁军被杨伟这样逗乐了,笑了半晌说了句:“咂!蠢货!我就知道是赶驴车的进城,一碗泡馍就能打发了,我好歹也是个上百万人口城市的公安局长,手下几千干警,搁你卖,就值五万。我说你有点追求好不好,心里就放个女人,还住总统套房!看看你这点出息!”武铁军没好气地说。明显是不满杨伟的行为。
  “嘿,怎么说话呢!我心里不放女人,总不能放个男人吧!我不跟雪儿住难不成跟你俩人住总统套房?”杨伟没好气地接了句。一品这话不对,一转眼又是睁大眼看看武铁军马上又是说:“老武老武,你啥意思,你是说我卖亏了?”
  “可不亏了,今儿到这儿吃饭你以为我闲着没事专门请你是不是?”
  “那不请我和雪儿还请谁呀?”
  “呵呵,杨伟呀,我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傻!我那不能请还非到天厦,这么贵的地方你见我来过吗?我这不给你拉个线。铺条路,你倒好,直接就便宜把路卖了!”
  “什么意思,什么路不路!”
  “猪脑子…………”武铁军没好气地骂了杨伟一句。解释了半天才明白。武铁军知道杨伟和陈大拿曾经有过关系,陈大拿几次请他又没请动,这次主动到天厦吃饭。(www.bookf.cn 棉花糖小说网)还带上杨伟。摆明了告诉陈大拿:杨伟是我兄弟!不过事还是有差错,武铁军本来设计着让自己司机转个弯通知陈大拿,他是铁定要来的,到时候见个面客套两句这事就办成了。不过陈大拿脑袋削得忒尖,还没准备好就自个来了,什么事都省了。这事本来就是设计好的,不过见效太快。武铁军还没来得及告诉杨伟自己意图。杨伟倒把礼已经收了。
  “嘿,这可吃大亏了。我还以为讨了个大便宜呢!那,老武那个,明儿我再去讹他俩钱,他不敢不给!”杨伟一副无赖得性,现时下还真缺钱。
  “杨伟,你有点长进好不好,我要是要钱还需要你出面!”
  “那什么意思!”杨伟一下子愣住了,要说武铁军收礼他还真不信。这老队长就一耿性子,一张奖状一面锦旗就能哄着他去卖命,这是个图名不图钱的老兵!
  “人脉,懂不懂,看看你那安保公司,光靠你们几个光**小子能成大事?现在这名气这么大,都知道能和公安协同办案了,也不过才七个护卫点,养活自己都成问题。不能光叫好不叫座那不成啊。陈大拿是凤城数一数二地生意大佬,你就不能搭他人顺风船,有他帮衬着,你还愁没生意!我这想帮帮你公司吧,你倒好,先装自个口袋里了!要不说你放羊就是捡羊粪蛋的命,根本就看不着大钱在哪!”武铁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杨伟这人他再了解不过了,什么事都得沾点便宜,小时候免不了就沾小便宜吃大亏了。
  “咂,哦哟哟!失策失策!”杨伟此时才明白武铁军的真正用意大呼后悔,不过后悔的是把武铁军卖的太低了。转眼一想:“老武,没事,赶明儿我再找他诈诈去,那老小子跟我关系还可以,这忙他不能不帮!嘿,我怎么没想到走关系做生意涅,还傻不拉叽地自个一家一家跑!”
  严格地说,杨伟不是没有想到找陈大拿帮忙,不过他是个不愿意受人恩惠的人,而且陈大拿这人太鬼,杨伟和他处这么长时候都不知道这陈大拿的关系到底有多深、幕后藏着的实力到底有多大,这种人还是不要深交为好!和武铁军再次遇到后,杨伟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把这些事扯到武铁军身上,这也是他迟迟不敢这样做地原因。不过现在如果武铁军肯明着站自己背后支持自己这样做,这些顾虑可就全打消了。听武铁军说话的口气,好像还挺愿意让自己这样干,得!这可是瞌睡着呢老武就送床来了!那么武铁军呢?在他认为,杨伟原先顶多就是陈大拿的一个马仔,此举的深意在于提升杨伟地位置,让杨伟能够理直气壮和陈大拿平起平坐谈生意。(www.bookf.cn 好看的小说)
  说了半天,其实俩人想到一块了。杨伟是想从陈大拿这儿下手,不好意思也不敢下手,而且武铁军根本没有不好意思地成份,直接就挑这人下手,没办法,这老小子名气太大,光他一家一年给你百八十万生意跟玩似的,不找他找谁?
  “哟,你们还有这层关系呀?”武铁军听得杨伟大致说了和陈大拿地关系。这下却是更放心下,就说了句:“那更好。线我给你牵好了,下面地事就是你怎么办的问题了,保安生意不不仅是生意,不但得有后台撑着,前台的人脉还得好,这事你可以找陈明凯帮忙,或者找其他有关系的生意人也成,有一点,可以扯我的大旗。但有话我得先说明了啊,我可不帮你办任何事,你别出了门给我胡扯乱答应。”武铁军说道,这才讲明了自己的立场。像所有地官场中人一样地立场:动嘴表态可以、理论上支持可以。但是实事是绝对不能办滴!
  “呵……成!成!早这样说,早这样说都省得我来回胡跑,呀呀呀。队长。你有两下子,啥事不用办,这张张嘴、恬个脸就能要钱,我到现在一直怀疑我这讹人本事是不是也都搁你那儿学地?”杨伟笑着说道。
  武铁军笑笑不置可否,杨伟这得性不管见了多大的身份地人根本就不知道拘束为何物。笑骂了句:“少废话,…开车,回家!………这段时间我到省里开会。你小子别给我闯乱子啊!赶快把民用安保的业务提起来。老规矩,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关系我帮你拉,这老脸我都给你了,你拿着要换不回真金白银来,小心我收拾你!”
  “哈…你敢说这话,我一年就发了!到时候分你点啊,别一天拉个脸,跟我欠你八百吊似的!”杨伟这心情大好之下,一扭钥匙打火,奔驰蹭地一声蹿了出去,朝着公安宿舍楼的方向驶去!
  韩雪,在没人的时候终于还是放下了矜持。武铁军一家三家送她上了车!杨伟注意到她的手里还拿着自己送地那束玫瑰,这心下顿时高兴起来,看来雪儿心里还是有我的嘛!
  “杨伟,你开着别人的车,很拽是不是?”韩雪看杨伟自得其乐的样子就不冷不热地说了句。奔驰320车里地空间大。让人坐下没有一点束缚的感觉。这车,说老实话,还真让韩雪眼热不已。
  “那不你来吗?我弄辆车,明儿带着你逛去!”杨伟恬着脸说了句。
  “哼!不去!你跟那警花去吧!”韩雪这句,撒娇的成份有之。
  “咦哟,雪儿,就没那事!”
  “信你才见鬼!”韩雪这句,有些嗔怪不怪地成份。
  “呀!我要能泡上警花才见鬼呢。也就你喜欢我,别人看着都躲着走呢!”
  “得性!你这意思说我瞎了眼是不是。”韩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咂,我怎么怎么说话都有毛病呀!那我不说了成吧!我带你去k歌怎么样?”
  “不去!”
  “那去酒吧?”
  “不去!”
  “去咖啡厅,浪漫会?”
  “切,跟你浪漫!你知道什么叫浪漫呀?”韩雪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
  “那怎么办?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只剩**了!”杨伟恬着着凑上来,雷了句。
  “呀,要死呀你!”韩雪恼怒了伸手要掐人。
  韩雪地手打过却被杨伟一把抓住了,顺势揽在自己的怀子,四片嘴唇就合在一起,杨伟心旷神怡地吻着幽香里夹着酒香,吻着吻着这手就不老实了,咸猪手要往衣服里头伸,刚摸到地方却被韩雪一把拽出来,人被推开了,就听韩雪嗔怪恼羞地说了句:“讨厌,也不分个地方!”
  和女人交往,是当出手时就出手,千万莫停留,否则等着人家拂袖而去或者那一霎那的放松过去后就不好对付了,这杨伟抓的时机恰到好处,没皮没脸地又亲又摸,把韩雪最后一点不满意都冲淡了,韩雪虽然打开了杨伟地手。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说这地方不对,而不是说这动作不对!杨伟一高兴,得,咱们哥们的性福生活今儿总算又来了!
  “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总统套房,总统住地地方!今儿咱哥们当总统,你当总统媳妇!”杨伟兴致大起,点火起步了。
  “切,总统。你饭桶还差不多!”韩雪靠在杨伟肩上,取笑了句,不过这冰释前嫌之前,代而言之地又是风情无限了,好像这次感觉杨伟风情懂了不少。
  “那你不成饭桶媳妇呀?”杨伟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揽着韩雪。
  “要死呀你……”
  “哟……别掐我!”
  一台奔驰320,歪歪扭扭地开在大街上,行人行车纷纷躲避,亏得杨伟驾驶水平不错才没出什么事。饶是如此也听得背后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呸了声!你妈妈滴,开大奔就拽呀,撞死你呀!
  天厦。第三十六层、室。直径近两米地水晶吊灯发出七彩的光,把房间照得绚丽不已,绣着花纹的波斯地毯显得雍容华贵、酒柜里已经摆了三层不同颜色地酒,杨伟粗粗一看。一多半不认识,就认识五粮液和茅台!整个房间里里是典型的西洋古典风格,沉稳自然的本木色、华贵的金黄色、凝重的黑色和淡雅的浅米色。墙体、地面、门扉上的名贵大理石和樱桃木。处处透出奢华的味道。引得韩雪一路看了过来。
  韩雪进门饶有兴致了看了半天,家具是意大利的trurri、灯具来自西班牙的mariner、这种意大利家具表面是手绘漆工艺镶着金箔,外层加着玻璃烤漆,格外亮丽,大利地世纪广场有的买,不过那价格只敢看看而已;厨房的洁具是kohla设施,这是个世界品牌。韩雪只是听过却没有真见过。整个房间小到床腿、大到洗漱洁具,处处是镀金和镶金的颜色。有点纸醉金迷地意思。饶是韩雪见多识广,也被这里的奢华有点打动心了……一回头,杨伟呢?杨伟怎么不见……
  待到转了两个房间才见杨伟坐在酒柜前,已经打开两三瓶酒,一看韩雪过来,这杨伟咂巴着嘴说道:“这老外的红酒就跟泔水样,啥味没有,还是咱们国产地白酒够味!”
  韩雪一看又气又好笑,敢情杨伟喝红酒跟喝啤酒那动作一样,是对瓶吹呢!就这还嫌不够味,自个又开了瓶五粮液正品着!
  “还喝呀,身上伤还没好利索呢!”韩雪一把夺过酒,放过一边。问了句:“哎,杨伟,住这房间得多少钱呀?这地方真不赖!”
  “1888美金!”杨伟酒瓶被夺,也没敢再拿着喝,这就说了句。
  “这么贵呀,你那来地钱?”
  “咂,不花钱,老陈请客,咱不住白不住!总不成住我那狗窝里吧!”杨伟大咧咧说道。
  “那,我以后要天天住这样的房子!”韩雪有点感动,一副瑕想的表情,噢,感动的除了杨伟还有这地方,这地方实在是太让人动心了。
  “切,那你只能嫁给陈大拿了,只有这货才养得起你!”杨伟坏笑着说了句。
  “哼,故意气我是不是!”韩雪一看杨伟的表情,出手如闪电,一把揪住了杨伟,杨伟没来得及躲,耳朵被揪了个正着。
  “哟哟哟,疼死我了,别揪别揪,这多扫兴,总统套房里揪总统耳朵………”杨伟虚张声势地叫唤着。那韩雪却不理会,嘴里说着,过来过来,你以为没事了是不是今天非得好好审审你………
  坏了,这事还没完呢,看来媳妇还是没彻底放心,杨伟心下一忖,又有点惴惴不安………
  现在这坏笑浮在的韩雪的脸上,只见人前气质高雅、谈吐如同春风扑面地韩雪此时却是一副活脱脱地河东狮吼地形象,指若春葱、胳膊粉嫩雪白,捋着袖子揪着杨伟的耳朵,一路牵驴也似地把杨伟拽进卧室里,右腿跟长了眼睛似,一撩一蹬,卧室地门“啪”的一声合上了…………
  **要开始了吗?绝对不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常书欣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