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黑锅->正文

黑锅 第09章 岂料遇佳人全文

“日他娘滴,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灌耗子药、拴着自个的裤腰带上吊………”
  简凡又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连着三天,这句话已经骂了无数遍,骂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这么着自嘲过。不为别的,就为多了几句嘴,猜了个奶头,这个案子糊里糊涂就扣到自己脑袋上,重案队和一大队建了专案组办案,除了先前一大队的六名干警,又从各大队和派出所调出十四名女警协查。胡丽君外勤组长,而简凡挂了个外勤副组长的名头,协调排查和抓捕。这其实就是瞎捏了个高帽,如果不是排查女嫌疑人,而且部位特殊的话,简凡估计自己得到第一线。
  在此之前,简凡看案卷看了不少,那是队长逼得。可真正的案子嘴上说着是一回事,真办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按照俩位队长和一干刑警的办案思路,这种麻醉药局部涂抹可以引起**部位病变,出现深色斑和溃伤,必须使用一种含硼酸的软体膏涂抹治疗才有效,这种药比较生僻,一般都用不上。通过医院和药房的排查,再和宾馆交叉比对之后,这个女人就呼之欲出了,要躲过监控,肯定知道监控的位置,肯定踩过点,只要几项对得上,当然是嫌疑人无疑人。
  谁知道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第一天从医院、药房、门诊传来的监控资料,就有一百多人,第二天增加到三百多,今天第三天了,刚过中午就增加了七十多人,要交叉比对,即便是用图像搜索软件都得几天,何况那软件并没有人眼灵,大部分时候还得靠人眼办案。
  丫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乳房上有毛病的女人还就一抓一大把,怪不得先前听说过一本书《保卫乳房》,保卫着都成了这样,要不保卫,还没准成什么样呢?限期已经过了三天,二十人的专案组分了三个组交互比对,光这项工作恐怕一周都未必完得成。
  难!难!!非常之难!!!
  简凡现在倒对队里孜孜不倦,勤勤恳恳破案的兄弟们佩服得很了,以前常笑话人家一蹲就是一个月、天天像没头苍蝇一般找线索,而案件结束后看案卷,想过程,却觉得如此滴简单。现在身临其境了,才知道不是一般的难,从来没有想到,那个奶头说起来了简单,找起来,可是难多了。
  坐到会议室,还是在比对录像,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漂亮的、不漂亮的、几百张女人的监控画面,早把简凡看得晕头胀脑,以前欣赏女人那审美观早被冲击得一点不剩,现在看照片上,那个女人都像一堆肉,丫的,就是找不出那堆作案的人肉是谁。
  难!难死人啦……简凡左右看看,这两天大家都在加班加点,连溜号都不好意思溜了。而且三天带回来十名嫌疑人,就没有一个沾边的,女队员们倒比自己还辛苦,白天实地排查,晚上还得加班比对录像。快到中午了,会议室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看来今天仍然是没有效果了。
  正胡乱想着,两人急促的脚步声、伴着女音有人喊着简凡、简凡奔着上楼来了,一听就是梁舞云,俩人除了提取录像还兼有做询问笔录的工作。有点迷糊的简凡靠着椅背,就见得梁舞云和杨红杏疯疯火火“嘭”地闯了进来,二话不说,一左一右,挟着简凡就要走,简凡没好气地喊:“干吗?干吗?见领导没个下属样子?有这么请领导的么?”
  这两天简凡是外勤的协调副组长,主要任务就是和胡丽君一起商量外勤寻找嫌疑人的方式方法,第一次会议就在众女警面前出了个大洋相,这领导的威风是一点没留下,排查开始后,大家才发现这个副组长除了猜着嫌疑人的手法之外,其他地方还真是一无是处,这么着一来,当然是一点威信没有了,各大队的女警就没把这小屁孩当回事,反倒是一个个见了胡丽君倒是仰慕得紧。
  梁舞云不无紧张地说道:“快点、快点,又抓错人了,这次麻烦了。”
  杨红杏也是初历此事,比梁舞云还紧张:“胡姐叫你去处理。”
  “啊!?还用我处理,抓错了,放了不就行了,这不过是一个询问而已嘛。”简凡赖着不走,现在看着女人就烦,看着一天叽叽喳喳的女警,更烦。
  “快走吧,是个记者,这次麻烦大了,人家认识市局的领导,回头查下来,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你这个副组长,要负领导责任滴。”梁舞云使劲拽着,不过话里像在忽悠。
  杨红杏也不示弱,在背后使劲推着:“走吧,那女人你认识,除了你别人搞不定。”
  “啊……谁呀?”简凡一听,愣了,愣着被俩女警一拽一推,机械地跟着走着。
  俩个人前前后后几句才说明白,今天上午的排查在民生大药房,二大队前一天查到了酒店监控上一个疑似的女人,多次出入民生大药房购买同一种软体膏,第二天排查正好在药房碰上了,干脆就直接通知胡丽君,胡丽君作风果敢,就说了一句:先带回来审审!
  询问不像逮捕拘留那么麻烦,就是请回来询问查实一下身份看有没有可疑之处,却不料一询出问题了,不但吵起来了,而且吵了半天才发现,连人也询错了;再一查实身份,更麻烦了。是个记者。
  特询室在后院,沿着双面楼向后的中间,对面就是厨房,这几天连厨房也顾不上去了,三个人次弟来了这里,简凡透过窗口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子,肚子里狠狠地嗝应了一家伙。那个背影、侧影简直熟悉的要命了,居然是蒋迪佳,正坐在被询问的座位上,翘着二郎腿,双手叉在胸前示威,对面胡丽君坐在询问的位置,看样和声悦色在说什么,不过看那样子,蒋迪佳不买她的账,特询室的隔音很好,听不到里面人的说话。
  “喂!谁让抓的?我说你们真行啊,三天抓了十个,就没一个沾边的。”简凡心里砰砰直跳,左右瞪瞪杨红杏的梁舞云。
  杨红杏不理会,看简凡对这个女人如此关心,心里怕是不高兴,鼻子哼哼了声,梁舞云却是倒打一耙:“什么什么?不是你让抓的么?长发、美女,她身高一米六八、出入医院和药房,购买同一种软体膏,而且同时还出入宾馆酒店。二大队在九鼎酒店多次看到这个女人在监控上。那一项都符合条件。”
  “唉呀,姑奶奶呀,人家家里就是开酒店的,我说你们还不嫌乱是不是?”
  简凡一听,怎么着也想不通鬼使神差地山转水也转,还把蒋迪佳给描述进去了。
  “是啊。”梁舞云眼骨碌一转,两手一摊:“她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亏是红杏认出了,这女人就是来找过你的那位,要不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呢?哎,简凡,进去跟人道个歉,一会别捅市局,捅报社,多难看……哦哟,简凡,你说句话呀。”
  梁舞云拿出女人的杀手锏来了,撒娇般地来回摇着简凡的胳膊。杨红杏却是有点脸红,要这么着和简凡拉近乎,自己还真不好意思做出来。
  二大队带回来,询问时候其实梁舞云就认出来了这位是曾经来找过简凡的那位,开始询问的时候就不客气了,冷嘲热讽加乱扣屎盆子,这是警察询问的老办法了,本来以为这女人没准也是个乱勾引男人的主,俩人几句话不对,争执起来了,谁知道人家的家世和身份一亮,又是记者,家里又是开酒店的,这背景还没准多深呢,查完了查实了,梁舞云道歉都不行,人家不走了,拗上了,非要讨个说法。连胡丽君出面都不太行了。
  梁舞云一急之下,叫出杨红杏来商量,俩个没办法,想歪招把简凡拖过来了。
  不料简凡这回可软硬不吃了,悻悻地甩开胳膊,不迭地说道:“不管,谁惹的事谁处理,我凭什么给你们擦屁股。”
  确实不想管,自从医院一别都两个月了互无音讯,再见面连简凡都不知道如何面对。
  不料这擦屁股的话说的不是时候,梁舞云和杨红杏一听,都冒火了,梁舞云一把推着就训:“给谁擦什么?说话这么难听。”
  杨红杏也是瞪着眼,手指着简凡:“简凡,你说话可越来越不像话了啊。”
  梁舞云继续推了一把:“装什么装,挂了个副组长就了不起了是不是?让你当队长,我们还没活路了是不是。”
  杨红杏也在推波助澜,跟着手指指得又近了几分:“你描述的,你不负责道歉,谁负责道歉?跑不了你。”
  “去不去?……道歉去。”
  “不去跟你没完。
  俩女警心里有鬼,要女霸王硬上弓了,一左一右,一人一句,挟着简凡,一个人推着、一个指着鼻子,简凡蹬蹬蹬倒退几步靠上了墙,下意识的抱着胸自我保护,梁舞云几乎要动手了,杨红杏也是脸色不好,今天没说什么嘛,怎么着就俩人一起发飚,就和商量好似地,嘴上要斗争斗争还行,总不能和这俩位真斗吧?
  正争执着,特询室的门开了,胡丽君站在门口闭上了门,梁舞云和杨红杏马上停止了动作,回头看着胡丽君,胡丽君好像很不中意地看着梁舞云道:“舞云,你这脾气得改改啊,询问嫌疑人都能吵起来,你可真行。你们俩,回去对比监控吧,不要再参与询问了。”
  “是……”
  俩个人,敬了个礼,一扭头却向着简凡做着鬼脸,得意地笑着。简凡瞬间明白了,敢情是梁舞云和杨红杏俩货和人家吵起来了,收拾不了场了,这才把自己拉出来了。
  胡丽君面露难色,想了想,缓缓说了句:“小凡,你……帮帮忙,蒋迪佳是大原日报社的记者,确实是我们工作失误了,舞云第一次参加询问,话说得不好听……怎么样。”
  简凡看着脸有疲惫之色的胡姐,心里隐隐有点不忍,现在才见识了,重案队之虎的威名确实名不虚传,一干什么来都有股拼命的劲,除了第一天回家,就因为录像比对,已经熬了两个通宵了,累了就趴在会议室桌上睡会。和人家的工作态度比,咱整个就一混吃混工资的主,这么个软言温语的要求,还真是无法拒绝。没有太多考虑便答应了。
  “去吧,听舞云说你们认识,那就更好了,客气点……”胡丽君拍拍简凡的肩膀,先行一步走了。
  站在特询室的门口,定了定神、抹了抹脸,把脸上晦气抹下来,想想以前是怎么笑得,抽搐着脸调整着脸上的肌肉,预备式做了几分钟才推门而入,关上了门…………
  【今日两更,看仔细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常书欣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