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黑锅->正文

黑锅 第18章 小警大顽主全文

人七层卜到十二层。从十;层又奔回了七层。几平没有川功夫,简凡此时才明白。这些人是冲着曾楠和唐大头而来了。
  唐大头和这个盛唐夜总会,多多少少都有点涉黑,对于这些婷事简凡不想卷入其中。更多的是愿意作个壁上观而已,可惜是把自己看得过高了,连一个望风的小匪也没有制得住。而现在看来,怕是没有那么
  简单了,居然明目张胆地绑走唐大头和曾楠。
  有点后悔,糊里糊涂一砸火警,人群一乱,无疑是给这些人安全出走铺平了路。用不了三两分钟。从安全通道下了底层后直通后院,车开过去就是回民街。出了回民街就是鱼入大海、虎放南山,再找到人也是驴年马月了。
  犯罪,永远比出警要快得多。即便走出警也赶不上。
  八个人押着曾楠和唐大头走过的一刹那,看着被封着嘴的曾楠和唐大头,一个押人的嫌曾楠走得过慢,抬腿就是一脚,曾楠几近打个踉跄要摔下楼去。又被人撕着头发揪稳了。刹那间简凡压抑不住地想掏枪,手颤抖着、痉李着,不过按着枪、没动、一动也没动”就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冲出来也是送死小命没了,那可什么也没了。
  可又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刹那间,和俩个人交往脑海里一闪而过。唐大头的豪爽、义气,虽然人有点不齿,可对自己是推心置腹;曾楠的关心和可怜。不仅对自己有天大的恩惠,就和蒋姐也多亏了她玉、成好事。这一对都是自己在大原磕磕绊绊的朋友,即便是抱着某种目的,也是算得在大原认识的朋友,在很多方面,比自己同学、队友所帮的还要多,眼看着他们遭难,而我,,
  不帮还是帮?帮,怎么帮?
  简凡脑子里转过十数个不同的办法。也就在这个刹那间。十个人通过了七层、已经走到了七层和六层的中间,一拐角,在眼前就要消失了,或者永远消夫”
  妈的,不帮算人吗?
  简凡不知道从心底哪里激出来的勇气,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回身取下消防斧,手起斧落。“轰”声砸碎了玻璃,扯着消防栓。一拧开关,人像离弦的箭冲出安全门外,瘪瘪的消防管”刷”声像一条蛇在管内快速窜动,简凡直冲到六七层之间的位置,水随人几乎同时而到,一股挟着劲风的白练由上而下、由后而前,兜头盖脸地冲向已经走到六层开始向下走的几个人。
  水压、巨大的水压顶得简凡直靠着墙,用力的控制着喷射出来的水龙。
  水压,巨大的水压冲得回头的俩位一个踉站立不稳,扑通声栽到在地。已经开始下楼的三位猛地手掏着武器。简凡的手随眼动;水练霎时冲向回头的三人。为首的一个高个猝不及防,被水压直冲得撞到墙上。
  水是以寡敌众最好的武器,而且水压的冲力冲得几个不知名的悍匪连武器也拿捏不稳。刹那间的功夫,没有被水压冲到的曾楠手一松,磨了半天,扎带终于断了,跟着前脚后肘,分别击向押着自己的人,前面的被踹得滚下楼。后面的正中下颌,顾不上看这人的死活,一今后滚翻,人像一个陀螺一样滚回门里,对地形非常熟悉的曾楠霎时消失在六层的安全门后。
  一支枪出手了。没有拿稳,被水冲着下了楼道;另外俩支出手了,浸过水的枪机却没有击发,齐树民再也冷静不住了,狂喊了句:“不要恋战,快志
  十个人少了一个。剩下的人顾不上尾追脱身的女人了,架着一个伤员和前面走的唐大头。快步下着楼,简凡心里挂念着俩人,喊着曾楠没人应声,回头一看六七层中间堆着成箱的酒瓶杂物,声嘶力竭地叫着:“费胖,消防斧取下来。”
  “哎”费仕青一听,捡起大斧头,连滚带爬地下来了,只见得简凡水龙头一扔。状似几分疯狂地持斧在手,劈山开石一般轰身砸开了窗户,跟着把费仕青一拉,指着下再:“砸砸砸,”
  “砸什么?”费胖子看着平时温和的锅哥有点疯狂的的性,有点害怕。
  “砸酒瓶,笨蛋。下面是安全出口门,把瓶子准备好。一会往下扔,砸着一个算一个。”
  简凡踢着人喊着。此时才真的急了,费胖子惊吓之下手脚利索,搬着箱子没头没脑抽着瓶子劈里叭拉往楼下扔。简凡只期望着这办法能稍稍阻挡一下脱逃人的脚步,费胖子一砸,简凡这才拔着手机,打着旧,跺着脚,一接通了,狂喊着:“快快枪战、枪战,五一路、盛唐夜总会发生枪战”
  “姓名,身份证号。报假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啊”
  旧指挥台不太相信。简凡火了,抽着枪“砰”声一枪开出窗外,对着手机喊:“现在相信了吧?死了好几个了”再不来死得更多”
  收了电话。双枪一持。直守着六七层之间的窗房位置,这些人要想跑,肯定要从后院出去,一愣神瓶停了,回头叫骂着,费胖子又被吓了一跳,按着指示把瓶箱一搬,窝到了简凡身侧羡慕地说着:“锅哥,你他妈真拽,真他妈拽,,拽死了
  “快砸,有出来的人,,直接推箱子。”
  顾不上享受费胖子给的个人崇拜,伸着脑袋看着安全出口有人,简凡又觉得枪不好拿,警枪一收,提着成箱的酒瓶“哗。声来了个高空坠物,几箱酒瓶空中一散会,像仙女散花般纷纷直落,不停歇地劈里叭啦直砸在门口,倒还真稍稍起了点作用,费胖子伸着脖子一看,也来劲了,俩个人几箱哗拉拉直往下推,推了几箱简凡和费胖子再伸脖子,却见得几个人沿着墙角在走,这就不好干了,简凡左瞄右瞄没把握,要真亲手杀人,还真有点心虚。一刹那的功夫,两个人架着一个趁着酒瓶网歇,猛的从门里奔了出来。简凡还没来得及动手,费胖子精虫上脑之后此时早干得热血上头,一摸没摸住酒瓶,一想腰里的货,一抽一手,嘴着喊着,我靠,皇家礼炮,看家伙,照着网移动来的三个脑袋一砸。
  黑影。呼通栽倒一个,费胖子得意地一骨碌起身扭着胖屁股左右一晃手形,大喊着:“噢莱哦,”干倒一个、干倒一个,,哈
  “滚一边。别挡视线,,妈的,还有接应的
  简凡推开费胖子,一看车灯已经停到了后院的门口,举着缴获的让。塞枪“通”声一枪,不知道打着没有,那车来了个急刹车,立马停到了门口,跟着后面又来了一辆车”再开枪嗒的一声,已经空了。
  一扔这把,换枪在手,楼层高得根本看不清人,落在后面的俩人在拽地上的人。简凡毛了、简凡火了,照着站着的俩人“砰”地再开一枪,左侧的应声而倒,隐隐地听到惨叫声音,另一个连滚带爬撒腿就跑。简凡早心急火燎的不知道停手了,砰砰砰连开三枪,三枪全空,一下子傻眼了。这几个人像地老鼠一般,连滚带爬的都有章法,像在走着之字,三枪都落空了。
  “哎。锅哥,我来我和,”
  费胖子被撩得发神经了,没有了危险,运种痛打落水狗的本事,费胖子比简凡只强不差,挤着简凡。目标太远,简凡一点把握都没了,气得要踹老费。稍一迟疑,这几个人有要顺着门、有的顺着墙,早攀到了外面。
  “锅哥兄弟没打成炮,也不给打一枪是不是?我靠,并肩作战,光你一个人干呀?”我是特战精英领队,上海战区的”费仕青狂喊着,简凡早没心思射击了,干脆递给费仕青指着最大的固定目标:“打车,打不住收拾你。”
  那么大的车,打也是白打。简凡知道只要躺下一个,留下线索,剩下的就好收拾。就利两颗子弹了,谁打估计也是浪费。
  费胖子可不管这些,持枪在手,顿时信心大增,眦目瞪眼,貌似金网降生罗汉再世,双手有模有样一持,砰声一枪。手晃了好大一截,枪差点脱手。子弹早没影了。简凡气得“啪”声一耳光扇着费胖子要骂,不料拿捏不稳的费仕青“砰”声又是一枪。走火了。
  声随枪起。前方轰声火光一片,吓了简凡一大跳,一回头,停在门口的那辆车火势一下子蔓延到了全车,打中油箱了。火光中几个人连滚带爬。直窜了出去,,
  中靶,绝对十环。
  哈哈哈”简凡得意忘形地笑着,看着费胖子还在扣板机,却是已经没有子弹。夺了空枪回来拍着费胖子嘉奖到:“老费,可以呀,你比我这真警察还管用,怎么打的?”
  费仕青却是侧过头,嘴唇哆嗦着我,看看自己杰作,腿有点发软,手有点发抖。腮帮子上的肥肉颤着,我,我半天说不出话来,简凡一巴掌扇着,费仕青咽咽口水才说了句利索话:“我是闭着眼悄打的,锅
  “哇”哇”你太拽了,你拽死了”你这车打得,绝对比你打炮牛逼,哈哈”
  简凡拍着费胖子,俩个人相视哈哈大笑了,就像多年前一起砸了那个老师家玻璃、拽了那今年纪硼的裙子那种自鸣得意。笑了半天,简凡看着楼下倒了俩,八成没跑了。费胖子见得那车哗哗燃烧着,心里又隐隐生着害怕,两腿肚有点抽筋,弱弱地问着:“锅哥,咱这是为民除害还是当祸害呀?一会警察来了咋办?”说好了,我可什么也没干帆出事了,有点后怕了,费胖子不无紧张地说着。
  “对对,你赶紧走,我没事简凡拽着费仕青一骨碌爬起来,楼下已经有人喊着,是曾楠,在喊简凡不要开枪,简凡大声应了声,只见得一群保安装束的围了上去,有人持械追出去了。要纯粹凭冷兵器打架。那几个人可不够这几十个。如狼似虎的保安玩了。此时听得曾楠已经奔回一楼组织起人马来,简凡倒更放心了。这才拽着费胖子急急忙忙往楼下奔。下了楼不往后却往前,门厅乱嘈嘈的人已经跑了个。差不多,远远地听到了消防车的声音,简凡边拽着费胖子气喘吁吁的奔着边教刊着:“回九鼎,就当什么没发生,马上回乌龙,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啊,,警察知道你把车打爆了,让你小子坐好几年。”
  费胖子不迭地应着,跑着上气不接下气,奔到停车场找着了自己删咧现代,驾着车溜烟直绕着线路眨眼绕讨消防车窜得没气了,,
  两辆消防车一到,架着水龙持着热能探测仪的消防员火了,对着门口疏散的保安扯着嗓子大喊:没火势没火源?谁报假火警?逗我们玩是不是,,
  消防员和保安们争执起来了,谁也说不清究竟是个什么境况,简凡站在人群之后,悄无声息地溜到了后厅”
  后院里,人乱了,几个人摁着腿上中枪的家伙在拳打册踢,另一个踢了两脚没反应,有人仔细一看,大喊着,别打别打,是唐哥”几个踩着碎玻璃片的保安围了上来,一把扶起唐大头,捧了封嘴,试试鼻子还有气,这倒稍稍放心了。
  追出不远处的也有人喊着,又抓了一个”七八个人架着一个,还有保安在笑着:哈哈,这个老二被崩了,谁他妈干的,枪法太准了,不打大头,专打**,哈哈。
  简凡步到后门的时候,见得门口伫立着一位长发披肩的女人,正喊着指挥着众保安给枪伤的止血,惊魂刚定,笑嘻嘻的简凡网凑上来。不料曾楠一见如同仇人分外眼红,身形一动,纤臂挥来。
  这丫就爱扇耳光,简凡今晚早被这烂事练的反应奇快无比,一矮身躲过了,顿时怒气冲冲指着曾楠骂道:“发什么神经,救你也救错啦呀?”
  “救武!?看你干的好事!?”曾楠一抬脚,血淋淋的。
  简凡一下子怒气全消了。大概跑丢了高跟鞋的曾楠绕着奔下楼指挥着保安围后院,一马当先没注意到脚底的权关,只见得此时应急灯一晃,两只脚站的地方血淋淋一片,满地的玻璃碴子也染着血。
  “那个,,驳蕊,骚蕊啊,,没办法简凡悻悻地说着,安慰了句。和费胖子砸得兴起,早管不了那么多了。
  正有点歉意的时候。冷不丁看清了曾楠一头乱发、两脸肿着、衣服散乱着,像被人强行默凹一般,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看得简凡忍俊不禁,又忘记了网历经的危险,先是嘻嘻呵呵地笑着,跟着忍不住了,干脆捂着肚子嘿嘿哈哈地笑弯了腰。
  曾楠看着这人真有点气结,想拂袖而去,可满院的玻璃碴子不敢动脚。不一会儿有人喊着:唐哥醒了,唐哥没事,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唐大头往回抬,唐大头一直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进门的功夫,简凡凑上来,就听得这货哼哼唧唧在骂:谁他妈砸我,我灭了他个王八蛋”
  听得这话,看得唐大头惨兮兮的样子,不用说是被费胖子皇家礼炮打中了。有点歉意的简凡也不敢上前嘘寒问暖了,悄悄地让过一边。
  “过来曾楠招着手,几步的距离,简凡没理会,怕挨一家伙。
  “过来,听到没有。扶我回去。”曾楠声音放大了几分,想要挪步却打了个踉跄。简凡这才省得脚被扎伤了,赶紧地上前扶着,看着曾楠一瘸一拐走得艰难,干脆往身前一蹲:“来,我背你,救护车一会就来。”
  “上十三楼。”曾楠不忌讳,伏到了简凡弃上。
  “喂,电梯停了,我怎么上,你以为你骑驴呐?”简凡一听毛了。
  “马上就恢复了,假火警,不用说是你拉的吧?”手机给我。”曾楠指着方向,朝简凡要着手机。
  简凡依言而走,绕过大厅,门口孙二勇、黑蛋、炭锤几个带着人围着被逮回来的俩个,不时有人踹上两脚,外面乱嘈嘈的在喊,而厅里已经是狼籍一片,桌子椅子七倒八歪,吧台里不知道是砸了还是被洗劫了,地上的杯瓶也是洒了一地,走路都得小心翼翼,背着曾楠进了电梯放了下来,此时才听到了警笛的声音,曾楠蹙着眉:“你报警了?。
  “是啊,不对集”
  “这多长时间了,二十分钟都没到,真可以啊。”
  “嘿嘿,我报得也不快。要没看着你们被抓走。我都没敢报。”
  “怎么,巴不得我们俩消失了是不是?”
  “呵呵,逮了个持枪的家伙,我还以为唐大头组织黑社会开代表大会密谋什么呢?万一把你们俩提留进去,出来不还得怨我吗?”,哎,曾楠,你们把谁惹了,我怎么看那架势,要把你抓去先奸后杀呢啊,嘎嘎嘎”看你再打我,报应、哈哈,天道循循、报应不爽帆,嘎嘎,”
  简凡此时看得曾楠更清楚了,嘴角殷着血迹,曾楠不时地舌头舔着嘴唇,有点疼,两个脸蛋肿了老高,清楚地两个手印,看着这个。既救人又害人的简凡一副幸灾乐祸的得性,曾楠有点气结,瞪眼着叱着简凡:“你恨不得亲自对我下手,是不是?”
  充满愤意的感激、充满怨恨的哀怨,这么复杂的眼光射向简凡,不知道想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复杂感情。简凡被看得愣了下,这等怨女弃妇般的眼神却是最具杀伤力让男人不心疼不怜悯都不成,简凡一怔之后脱口说道:“我没有存心救你,可也不会存心害你”这样行了吧?”
  曾楠幽幽地叹了”;赤语了,电梯门叮声开了。简几拉着曾楠的胳膊转身抚…日到肩上,步出了走廊,环着简凡的脖子,头倚着简凡的肩膀,看着脸上伤迹犹新的地方,曾楠眼中的忿意渐渐淡化,替代的是一种似水似云的温柔,眼前,浮现的是父亲牵着自己的温馨画面;浮现的是简凡和蒋迫佳爱意浓浓的场景;浮现的是,或许,就是眼前这种面画。
  只不自己有点身不由己,而背着自己的人,已经是心有所属。
  到了经理办,曾楠无动于衷,说了句往前走;又过了监控室。曾楠说了句,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总经理办的大红门之前,曾楠递着钥匙,简凡开了门,看看房间。把曾楠直放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大椅子上。
  电脑,是开着的,动动鼠标就有影像,计算着精确的时间,倒去了画面上,简凡有点不解,靠在桌边问着:“监控室的没录?”
  “肯定被破坏了。”
  “那这是?”
  “这是一条办公区的备份线路。只有总经理和我知道”认识
  画面调出来了,定格了,简凡凑着脑袋一看,一看熟悉无比,目瞪口呆地看着:“齐,树”民!”这警务信息也太落后了,还说在国外呢?,,他们找你干什么?”
  “你说呢?”曾楠恢复的原状,撇着嘴笑着问。
  “我怎么知道?”简凡缩回了身子,有几分慌乱,劫了齐家兄弟的文物,回头沿着薛建庭那一干混混,不难挖到唐大头这条线,敢情事由还得落到自己头上。
  “以前看错你了啊,我倒没发现,你这人还是有几分侠肝义胆的嘛,一对八居然敢出手,居然还全身而退了,居然把这几个悍匪还搞了个灰头灰脸”时呵,你说我该怎么谢你呢?”曾楠笑着问,话有点言不由衷。
  简凡擎着张支离破烂的脸霎时来了个灿烂的笑容,一点也不帅,倒有点滑稽,赶紧着顺杆爬着:“这人情债,你不会是想拿人还吧?,告诉你啊,以身相许就不必了,你要开个支票答谢,我一点都不客气。”
  哈哈哈,,曾插被简凡的一脸市绘相逗得,仰头爆着一阵大笑,笑着说道:“好说,那简单,不过你难道没有发现个问题?这么久了,警察都没有上来?”
  曾楠怪怪地一问,简凡一挠脑后,是啊。这才赶紧地往窗外看,开了窗户看着消防车周围已经停了一圈警车,不过都守在四周,没有进来,像在等大队人马似的,这倒有点怪了,理论上应该是先控制现场,寻找目击者带回去做笔录,好像今天,有那么点蹊跷”
  一回头看看曾楠,有点不解。曾楠叹气道:“哎,到这份上了,也没瞒你的必要了,从唐大头通风报信,文物走私案截获以后,唐大头就一直处在你们的监视之下,这个线索也是支队有意放出去的,就看看能把谁激出来”那,你看到了。人到是激出来了,不过被你放跑了”唯一没有考虑到的是这些人居然会直插夜总会绑人,而且来得这么快、这么准,,不过呢,那也没关系,只要唐大头一消失,支队可以跟着定位找到这些人的聚集地在哪儿。一网打尽”被你这么个孤胆警察一搅和,全泡汤了,伍支队长他们正往这儿赶
  “你,你们把唐大头当鱼饵,,嘿,这是人办的事吗?”简凡一听,没急,到先火尖了。
  “你还是考虑考虑自己吧啊。要论起既蠢且笨又到霉的警察来,你当第二,都没人敢当第一啊。有事不报警先开枪、开枪也罢了,还拉假火警制造混乱,制造混乱也就罢了,未经请示就擅自行动,还把你们自己人的行动搅和成一锅粥,噢对了,这次行动支队是执行单位,方案是省厅出的,呵呵”曾楠现在幸灾乐祸了,说得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哭笑不得,一次精心策划的诱捕行动,被这么一个人就搅得乱七八糟。
  “吓唬我吧?我都不知道,你会知道这些?”简凡还真有点后怕
  “你马上就知道了,我不是危言耸听,可能你这身警服穿到头了。”曾楠无限惋惜地说了句。看看简凡有点发愣,安慰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你救我,毕竟走出于真心。”
  门,枰声开了,简凡还没有来得及回味这句话,支队长伍辰光一脸悖然大怒的表情带头进来了。后面跟着秦高峰、张志勇和省厅那个文物专家,楼道里奔过去几位全副武装的特警清场。伍辰光先是关切地看看曾楠,回头蒲扇大的巴掌就伸将起来,简凡吓得一抱头一蹲身。急忙躲闪。
  伍辰光这到怒极反笑了,指着简凡道:“大家看啊,这就是今晚的孤胆英雄”归队,把你英雄事迹写封报告…”支队给你请功,等着领奖吧啊。”
  明显是说反话,简凡看着一干人有点气不自胜的表情,估计是功亏一匿个个心里有点憋气,知道自己无意间又闯了个大祸,听得支队长的话,简凡如逢大赦,抱着头飞一般的窜着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常书欣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