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黑锅->正文

黑锅 第26章意恐归迟迟全文

十八日。整八时,简凡赶到新世界的时候。餐饮部那以引”认识的许经理在门厅前迎接着,这位许经理叫许岳山,四旬左右的年纪,粗眉大眼厚嘴唇,标准的大原爷们形象,跟人说话总是下意识的揉鼻子,那是明显在领导前哼哈惯了自己没啥主见的表现,不过人不可貌相,简凡听楚秀女介绍说这是公司的元老之后,倒对这个貌不其扬的家伙有点上心了,将来直接打交道的就是这个人,想把生意做为顺风顺水,怎么着也得笼络住这人。
  这年头别讲什么个性、也别讲什么性格,碰壁碰多了,人就自然圆滑了,简凡知道自己的斤两,叫你简老板那是给你面子,真说起来,咱这身份连真工也惹不起。
  车是直接坐了辆中巴来了,简凡身后跟来的是那位分水岭印像很深玄的厨师,粗手大脚健硕的个子,一看就是个能吃能干的主,许经理记得很清楚,这人好像叫大祝。
  客气了几句直领着简凡进门厅,绕过甫道进了一排厨房,看样早得到了通知,各班的厨师已经就位,前一天餐饮部宣布要来一个新的厨师长,人员要重新安排分配,搞得一干厨师们是心里七上八下,别说厨师们,就许经理心里也有点打鼓,这位简师傅第一天签协议,第二天就来履约,倒不怕他履约,问题是这三十多位厨师都是自己组建的班底,楚总又对这个。简师傅信任有加,万一说点小话把那个捋下来打发出门了,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简师傅,我们这厨师班分了个凉菜、炖菜汤莫、主食加工、热炒、烘烤五个班,平均每个班七八个人,最少的汤羹班四个人,最多的热炒班十二个人,,您准备怎么重新分配一下?”许经理弱弱地问着,简凡背后跟着大愧,正看着厨师班的花名表。听了这么一句,好像没有感觉到许经理话里的担心,直言不讳地说着:“分什么分?管理你们比我在行多了,分得这么科学、仔细、合理,根本不需要再分了。”
  “哦,那就好。”许经理暗暗舒了口气,放心了,别来的搅屎棍搅得鸡犬不宁那可就惨了,一听简凡这么说,连他也不自觉地觉得这简师傅倒是很有知人之意,网一顿还没说下文,简凡却是又一来一句:“不过我要挑走几个人,专业给你们加工盒饭。”
  “那不行吧?活都排得满满的。”许经理一惊,又生变故了。
  “不一定吧?活永远排不满。”简凡笑着道,拍拍老许的膀子安慰道:“放心,我一定尊重大家的意见,包括您。”
  这下许经理放心了,说着进了热炒班里,一大间里十一二大小伙准备碗碟的、擦炉灶的、蹭刀的、收拾案子的顿时都停了下来,一看四周还算利索,简凡到想得到是提前打扫干净了。前厅和后厨从来都是两个样子,一溜高矮胖瘦不一的厨师一眼扫过去,有七个矮胖肥的、六个牙长得不齐一张嘴就是多层次户型的,还有三个吊梢眉的,再加上一个眼睛一高一低的,能让人想起个词来:歪瓜裂枣。
  这十二双眼睛齐刷刷地射将过来,都在微笑着点着头问候着向许经理示好,而看简凡和简大援这眼光里可没那多尊敬了,毕竟同行是冤家嘛,简凡暗暗地看了许岳山一眼,那脸上颇有几分得意,似乎在为自己多年培养的班底而得意,这群人恐怕就像简凡身边的大瑰、黑蛋一样,人情重了,就转化成那一份忠诚了。
  “这个就是咱们昨天介绍的简师傅,以后就是餐饮部的厨师长,安排活的事都他说了算,而且呀,还要抽时间给大家做点培,,老少爷们,这可是楚总专门吩咐的啊,对简师傅以后客气点,”许岳让。装模作样介绍着,而那帮厨子们明显地不怎么客气,和食尚有争端的详细内幕无从知道详情,对于这帮干活领工资的厨师们而言,好像丝毫没有把这位食尚来的当做威胁,只当是对方的厨子来了。
  “各位大叔、大哥,还有兄弟们啊,多多关照啊,进门一看这地方是蒸蒸日上,朝气蓬勃呀,咱们许经理管理这个有七八年了吧,给我当师傅都没问题”我们食尚小店呢,也是来向大公司学习来了啊,接下呀,咱们简单直接了当点,麻烦各位哥叔给亮一手,我心里多少有个底,就刀工,切个萝卜白菜山药随便,总体的人员安排基本保持不动,大家放心,就即便是要动,也尊重大家的意见,”请请,”简凡抱着拳,连作揖带鞠躬搞得这群老少爷们倒没什么脾气了,人家自己都没充大,总得给个脸吧,这个班的厨师长也是胖胖的中午人,脑门前秃一大块,看了看许经理说了句:“亮亮吧。”
  这才算一锤定音了,跟着一干厨师们各找着萝卜、胡萝卜、青菜、蒜苔,还有削了块冻肉了,朵朵朵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到切上了。
  这个,说起来没啥看来,也没啥稀奇,只要在厨师培养学校学过三五个月,做得都凑合,简凡挨着个溜了一圈,看一个点头说着,不错,非常好;又看了一个还是不错、非常好;再看一个,还是不错,非常好。大瑰在一旁笑而不语,连他也看得出除了带班班长刀工特色突出之外,其余的一般般化了,还以为是简小东家是故意示好来了。
  到了厨师班长跟前看着班长这人正切着一块莲藕,切片均匀,落刀利索,看这年纪浸淫在厨房的日子也不短了,这回简凡可来了个加外好,竖着大拇指笑赞着:“储师傅,您这刀工没有十来年练不出来呀?越老越是个宝啊。”
  “老了”老了,”刀可没以前利索了厨师班长谦虚了句,被个后生小辈恭维乐了。
  “储师傅,那俩呢?怎么光站着。”简凡指着右下首俩傻站着的半大小子。
  “哦,”勤杂工和一配菜帮厨的,配菜丰杂活,还没他们动刀的案子。”厨师班长说着。
  这里头的规矩简凡自然是门清得很,在厨房这个地方绝对是技术和水平说话的地方,没有厨师证或者有证你水平太次,在这儿不会给你准备案子的,特别像现时这些厨师,每人多少都精几样小炒,你要拿不出让大家认可的东西,那你这儿肯定是最没地位,只剩下拖地洗碗倒付水的份了。
  下首最后俩人,看样就属于这种角色。
  今天来好像找的就是这种角色,简凡踱到了俩人面前,一个着样才十**岁,瘦瘦弱弱,另一个胖墩墩的个子。年纪也不大,凑上来问着瘦的:“你叫什么?”
  “付二虎。”
  “想学厨师?”
  “嗯,想,”
  “那你呢?想不想学?”
  “想
  俩个人带着几分热切的眼神看看简凡,又看看厨师长,又看看许经理,眼神里带着几分胆怯和小心翼翼,简凡注意到这俩还穿着厚底的黄胶鞋,老式的中式裤,八成是
  州师从招来的亲戚。在山省人均年收入不到两千的贫困请协一种出来打工的小伙多得是,这儿当勤杂当帮厨一个月千把块钱工资,在乡下人眼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许经理。这两人跟我走啊”以后加工盒饭。这个班以后就维持十人人,应该够了。”简凡对着许经理直言道,拍拍俩小伙的肩膀,和想像中一样,膀子甭结实,应该是出死力气的料。
  许岳山没吭声,厨师们炸锅了,带班的厨师长腾地一扔刀:“那怎么行?这人手都忙不过来呢?他们走了活谁干?”
  “就是啊,现在的人手还不够呢,再抽走人我们怎么办?”
  “许经理,您这不是难为我们嘛,几个班里虽然我们人多,可活也最累了啊。”
  “就是就是,这不行吧?”
  人云亦云一窝说起来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出自于那张嘴,许岳山一脸悻然看着简凡,那表情好像在说,我也没办法。
  不过简凡是有备而来,办法也准备好了,一拍手说着安静安静压住了众人声音说着:“各位大哥大叔,话还没说完呢啊,人虽然走了,可他们俩的工资留下来了,留下的工资由储班长自行支配,这样没问题吧,十个人挣十二个人的工资?”
  这”顿时鸦雀无声了,一个帮厨一个帮工,差不多两千多工资,就平分一人也二百,好像,,好像值得商椎哦!?厨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看看储班长,都不发言了。
  “而且以后还准备立个,规矩啊,一个厨师班里德高望重的班长是绝对权威,就你们剩下的十个人,他要是觉得九个人就能干了这活,剩下的那个人还得被调配走,当然,人走了,工资照样留着”这个班最能乎众的不用说是储师傅了。怎么样储师傅,你有什么意见?”简凡抬眼看着那个秃顶的储师傅,明显地有点动心了,不过好像还有点犹豫地看着许岳山,许岳山到没料到这么来了一下,一下子到不知道该怎么发言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沉默,我只当是默认了啊”随后你们选人到我的厨房咱们切磋切磋”储师傅,回见啊,改天请您喝俩盅,”简凡嘻皮笑脸地说着,一手揽一个新人,那储师傅见许经理没说什么,也只当是默认了,这又树了一番权威又得了点实惠,自然是笑脸相送。
  出了门,许岳山有点拿捏不定主意,拽着简凡:“喂喂喂”简师傅,您这唱得那一出?一眨眼就给多加了两千工资?这不开玩笑么?”
  “嘿嘿,,许经理,您不是同意让我挑人培么?咱们不说好了,要专门组建个做快餐的厨师班么?我直接培你们的人就行了,从外面招那不挤兑你们吗?”简凡笑着道。
  “可”他们俩?”许经理指指挑出来的俩,明显是菜鸟,简凡一笑置之道:“许经理,做外盒饭而已,就街上了大叔大妈拉来都没问题,还真需要找二级三级厨师呀?”就这俩就行,他们没抄过勺没进了厨师学校,正好从头学起。”
  “可那工资?你多出俩人,钱从哪儿出?这不增加了我们奂担吗?”
  “这样吧。培期间我发工资,还是你们的人,您在工资总额不动的情况下多了这么个。熟手,您不愿意呀?再说你们那四千多份快餐,也得需要几个熟手干呀?”完了你们愿意要,还是你们的人,要不愿意要,从那一块一毛五里给他们发。
  反正你们盒饭量少了一半,人员富余了不少吧?你好意思把老师傅辞上几个呀?”
  “这个”那说好了,不能反悔啊,我正发愁常下来七八个人没地儿安排呢!?”
  许岳山不争执了,隐隐还觉得这事帮自己一个大忙,回头又想简凡这抽人法子,暗暗地笑了,平时都反映人手不足,可真看着把俩挤走了分这俩人的工资了,又都不发表意见了。
  人和人之间呀,人情还是有的,不过一遇到钱,人情就得靠边了。
  不一会逛完了几个厨师班,走人留工资的办法顺顺当当地牵走了人,大枫的背后跟了一大串,十一个人,领着一串上了中巴准备开赴分水岭加工场。
  许岳山稍稍认为有点不妥,打电话咨询了楚总,楚总综合考虑了一下,也觉得这事无伤大雅,只是强调了几回要把几个得力厨师一定送进分水岭厨房的事。许岳山听得领导安排倒也没说什么了。笑吟吟把简凡送出来,问着厨师的事道:“简师傅,这可不能算培糊弄我们啊?我们楚总说了,这些人算外售快餐人员,其它培刮还按合同来。”
  “那当然”许经理,明天开始你挑各班的厨师上午集中到分水岭和我们厨师搭班一块切磋切磋,来多少人我不管,你就都来我也放得下,排骨、红烧肉、呛锅老汤、还有各色配菜,原料的配置我一并提供给你,放心,我不藏私,直到你们做得和食尚一样,这够意思了吧?我今天回老家,你们抓紧时间装修吧,过了五一假期准时开业”
  简凡侃侃一说,许经理听得自然是喜出望外,特别是食尚快餐的配料要是全部给了新世界,那可真是喜事一件,乐得颠儿颠儿直把简凡送上了中巴,看着车影消失在街头才转身回楼里,直奔楚总办公室
  许岳山回到新世界六楼进了总经理办的时候,楚总臂交叉在胸前,站立的位置正好透过窗户看到车走的地方,还在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接手新世界公司成为继任的楚总已经一年多了,许岳山很少见过这位楚总会心地笑一笑,很多时候来总经理办,这位楚总都是凭窗而立若有所思,凭心而论,红火的两年的新世界快餐在老楚总手里就已经每况愈下了,继任者还能保持着这份经营成果已经很不错了。比如这次合作,许岳山就认为楚总干得很有魄力。
  第一天的合作出了一小小的插曲,许岳山躬着身子汇报着,说了一番简老板直接挑走十一个帮厨和帮工里的生手要培快餐厨师的事,这人走了工资留着的办法让楚秀女不禁笑了笑,又说到敞开大门迎接新世界的厨师们去切磋,搞得楚总有点秀眉微蹙了,再分析了一番简老板的用意,许经理弱弱地指出来,这么个直接的办法替新世界削减人员而且负担了人工成本,又把快餐配料公开,这合作起码是有诚意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简老板太大方了,替新世界慷慨了一回,给留下的厨师加了点工资。不过那也不是什么问题,工资总额在餐饮部的手里。想加容易、想减也容易,一个考核就全乎了。
  “许叔,你说这个人是聪明还是傻呀?”楚秀女听了半天汇报,回身让着坐,坐下来的时候弱弱地问了句,看着许岳山没太”只的意思,众就解释着!“你说他傻吧。不像,两二川刀一,己十万本金,搞得是风生水起;你说他聪明吧,可在和咱们合作这件事上,明显是很吃亏了,难追…难道聪明人都愿意吃亏?”
  “你多虑了楚总”,这份协议是咱们六个经理推敲过的,肯定没有什么漏洞。营收款和财务权在咱们手里,楼产在咱们手里,他就本事再大也翻不了天,现在小公司依附于一个行业内的大公司谋求生存和发展这也是常见的事,我觉得他是急于把卤酱肉推向市场,可他本人又势单力薄,财力也不足,只能借助咱们这个平台了就即使他有公安上的背景也不足惧了,他总不可能明抢吧?何况我觉得这个人嘛,还是蛮通情达理的。”许岳山说着自己的判断,观察着楚总的脸色,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这小户傍着大户,只能是给大户挣钱,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看看楚总没有发言,许岳山又是支招道:“而且,我觉得他有公安上这么大背景,对我们也不是什么坏处,真和我们绑在一条船上,咱们照应他生意,他有些地方也帮帮咱们,咱们这公司二三百号人,经常出个大小事,也免不了和公安上打交道。”
  “走着看吧”许叔,餐饮这里面的事就拜托您了,说实话呀,咱们也需要变一变改一改了,这两年经营收入比楼盘租出去高不了多少,要是真把快餐市场丢干净了,我可真没脸跟我爸说了,新世界这块黄金宝地不少餐饮大公司可都盯着呢,就等着咱们经营不善关门倒闭好改弦更叭,”楚秀女笑着,暂去了愁云惨淡,不过仍然是前途未卜,生意场就像江湖,只要身处其间,就免不了劳神费心。没有一刻一时能抽得出身分得出神来。
  “放心吧,楚总,厨师班的底子都是老楚总在的时候就养下的,到这会儿都快十年了,有他们在新世界就倒不了。”
  许岳山轻轻说了句,看着楚总不置可否,示意着忙去了,轻轻地拉开了门,退下去了。
  没人了,又剩下一个,偌大的办公室了,楚秀女揉揉太阳穴,没来由地又觉得有点头晕目眩,眼盯着桌上一家合影,心里却不由得有点哀叹,慈详的那位是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颇有男人味道的那位是父亲,续弦后找了位和自己年纪不差多大的后妈,然后后妈又生了一个弟弟,再然后概骨区肿瘤加上心脏病复发的父亲瘫在床上,公司的重担挑在自己肩上,这个大富之家远没有外人看来那么和谐和华贵,公司里的钩心斗角,像父亲的前助手袁纪兵,几乎独揽着大权,说实话,袁副总的事楚秀女倒隐隐地感谢这个凭空冒出来的简凡,巴不得那个袁副总永远不要出来。而家里的,就更不足为外人道了。
  “新世界呀,,也不知道将来是谁的新世界,”
  楚秀女放下那张珍藏的照片,公司的事落下了帷幕,家里的事又涌上心头,这个新世界,将来是继母还是继弟还是自己的新世界,同样和公司的命运一样前途未卜。想了半晌拿着电话,照着名片拔了号码,接通了,又回复了楚总的气度,轻轻地问着:“是曾女士”,噢,我是楚秀女,还记得么,您在分水岭给过我一张名片?”呵呵,没什么事,有时间咱们坐下来聊聊,说不定我的朋友想购房什么的也需要您帮帮忙……哟,那好,中午我去接你一…”
  放下了电话,楚秀女长舒了一口气,这也是一个委婉的借口也想认识认识在分水岭见过的那位女人,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感觉得出约到的曾楠应该和简凡很了解,而现在她觉得有点越来越拿捏不准这个新来的合作者了,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居心叵测,而同样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出任何端倪来。
  那么他是个,善良诚实之辈?肯定不是。既然不是,就需要有所提防了。生意上的合作从来就不介意这种相互提防,只要不是用袁纪兵那种手段,楚秀女觉得还是有把握把这棵摇钱树握在手心的。
  “简几,,简晃
  楼下的女郎又在扯着嗓了喊,一喊厨房里就笑,都知道是曾楠来了,这里见女人不多,除了黄天野领来的一班装盒饭包装的女服务员,就剩豆豆了,时继红管的大营盘店,店员差不多都没来过这儿,而来这儿的女人也数曾楠漂亮,既漂亮又豪爽,和厨师们都能瞎扯几句,自然是让厨师都以为这是将来老板娘的人选。
  “喊什么,更衣呢,等会儿,”
  房间里不客气地说着,把曾楠拒之门外了,气得曾楠朝门踢了两脚,半晌才听得门响,门一开一见人,曾楠哇哦一声惊讶地喊出来了,指着简凡:“哇,,相亲去呀?勾引上谁了?”
  “回家,,看我妈去。”简凡正正衣领,西装、西裤,头发刚理、胡子网刮,人看着格外精神,回复了几分帅气,更成熟更有男人味了,看得曾楠眼波迷离霎时愣了愣,又朝前凑着看了着,好似不认识人了一般。而简凡看曾楠,红衣女郎又成了绿衣女郎,一袭水绿的大罩衫飘飘洒洒地穿上身上,手里挽着的银色的链子连着小坤包,典型的骚包女打扮,一俟曾楠凑上来,又是一股酒气袭来,气得简凡直躲着:“咖,,又喝酒了?离我远点。”
  一躲侧着身子提着大包下楼,曾楠在背后咯咯笑着:“喝了一点点,知道和谁喝吗?和你的合作伙伴噪,她说她想买房,听了半天才知道她想问问你,看来对你蛮有意思的哦”简凡我怎么觉得你智商严重下降了,怎么跑去给人打工去了啊?不会是觊觎楚秀女的美色想人财兼收吧!?哈哈”那天我怎么就没看出来,是个实打实的富婆嗫”
  一听这话简凡回过头来,瞪了曾楠一眼,曾楠一省后退了一步,打了个酒嗝,也瞪着简凡,生怕简凡生气辨白了句:“我什么都没告诉她啊。真的,不骗你。”
  “喝了洒你还不安生着,酒后还驾车,撞死你呀!?”简凡眼睛一翻,说得却是另一回事,骂了句转身下楼了,气得曾楠气咻咻追了上来,追着往车里放东西的简凡要叫嚣两句,不过料简凡一回头食指一指,又是一句:“别跟我乱叫唤啊,为你好呢。喝得颠三倒四有意思呀?”,门开着,去我家里睡吧。”
  悖……我爱喝,管得着么你……切
  曾楠扬着头,网扭捏了一下,就哎哎哎地招手喊着,敢情简凡不理不睬,上了车直接发动起步刷声跑了。后视镜里,看着曾楠在跳脚大叫着什么,简凡嘿嘿笑着,一踩油门,加速了,,(未完待续)
  bxwx中文網[bxwx] 更新最快为了方便访问,请牢记bxwx小说网,bxwx,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常书欣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