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黑锅->正文

黑锅 第48章 心安做良药全文

和传统古色古香的茶楼不同,座落在解放路的福莱特茶座乍一看像个市或者美容院,雕花的艺术玻璃门厅标着花绣的英文字母,弧形的窗檐和恭立在门口时刻准备躬身迎客的侍者看得出服务倍至,进门便是欧式的装饰,门栏、天花、楼扶,还有造型各异,绝无雷同的各色茶座,从喧闹的街市乍一进门,会让视觉顿时来个冲击,异国他乡的感觉油然而生。shuhaige
  从传统的角度看,下午茶是个形式大于内容的东西,不过其出彩也就在形式上,比如餐具,不是纯银的,得用皇家道尔顿或者阿尔伯特精细骨瓷,最好是乡村玫瑰系列的,好配衬午后慵懒闲散的氛围。
  比如喝茶,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功夫茶或者品茗,最好是加糖加奶的印度大吉岭红茶。
  比如点心,除了果腹的火腿或者鸡蛋、烟熏三文鱼,更要有养眼的英式松饼,或者加上几份水果蛋糕和酥皮点心………对了,像这号高雅和品位象征的地方,别忘了音乐啊,特别忌讳不能用国产的音乐,在白领和小资的观点里,国产的音乐都缺那么点“1”,一定得理查德和莫扎特的曲子陪衬,最好是一曲委婉的《致艾丽斯》,让品着点心啜着奶茶的男男女女徜徉在这种慵懒而充满癔想的氛围里。
  比如此时,两眼闪着狡黠,轻声细语和成曼婷在说着什么的简凡看样就有点陶醉了,手里轻端着骨瓷茶盘,茶盘上精致的小茶碗,盛着深红浓郁的奶茶,与骨瓷上镶着的玻璃相得益彰,偶而间微微呼吸,能闻着馥郁的香味,耳听着轻柔的音乐,让人有点分不清,是茶的香味,还是对面美女的香味。
  茶座上的一份熏鱼去了一半,成曼婷看样胃口很好,叉着一块半圆的松饼抹着果酱,轻露着如贝编齿笑了笑,优雅地放到嘴里,不经意抬眼,又看到了简凡在凝视着自己,似有暧昧,又不是暧昧,似有笑意,又不是笑意,只是那么深沉,就像初恋情人一样凝视着,要是没脸上那道疤,要是不知道这人又结婚又出轨,成曼婷倒觉得,这种眼神对女人还是蛮有杀伤力的。
  或许知道那凝眸眼光中的隐含的意思,或许更知道,自己有足够的免疫力,成曼婷面对着微笑了笑,抿着嘴轻逗着:“简凡……你试图用眼神和我交流?咱们之间可还没有形成那种默契啊。”
  说话着眨着眼看着简凡,这段时间的心理咨询都是在饭店、茶座、音乐厅渡过的,关系越的熟稔,言语间越地随便,成曼婷一笑,简凡随之眯着眼笑,接着话点头:“对,您说的太对了,默契需要长期地培养。
  “是吗?”成曼婷怔色一问,茶碗放到嘴边微微顿了顿,像在咀嚼这句话是否有深意,瞥眼见简凡那种笑吟吟的样子,很像个奸商宰了肥羊一般,这倒转着话题爆了句:“不过没时间恐怕……”“为什么?咱们不挺好的么?”“是挺好的,不过我决定从下周开始不接受你的咨询了。”
  “那又为什么?医者仁心啊,成医生,你都治疗我这么长时候了,扔下我不功亏一馈了么?”“我实在看不出这种治疗有什么效果。”
  成曼婷轻声应对了句,看着简凡愣眼又装腔作势,干脆直说了:“你看啊,从第一次在我的心理诊所开始,这两个月零二十九天,平均每周两次,我们就是喝茶、吃饭、听音乐、品红酒,对了,还尝过一次你的卤酱肉,陪你钓过一次鱼……我怎么觉得我快被你钓上了?”呃……简凡轻噎了下,直着脖子看着直言不讳的成曼婷,那份促狭的笑意很浓,笑起来时候很漂亮,忽灵灵闪着眸子,透着知性和睿智,似乎对于简凡的心理已经一览无余,简凡呲笑了笑,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地说着:“成医生,其实我觉得咱们俩交往的蛮不错的,你这个知识渊博、说话风趣,人又有品位,我其实就想在你的身边熏陶熏陶,您对自己不至于那么没信心吧?我能搂草打兔子那么简单把你钓上?”前半句很正色,后半句很直白,一如这些天的谈话,成曼婷笑了笑,两手向外侧一摊,做势无奈地问着:“我对自己有信心,可我对你没信心。
  这什么名为治疗,实则无聊的事,能有什么效果?”“嘿嘿……差矣差矣,那不一样的,在你的治疗下,我这两个多月已经痛改前非了,你治疗得非常有效果。”
  “不会吧,就你?”“真的,你怎么就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呢?”“不会吧,据你说那位第三者非常漂亮,而且很迷人,这么长时间,你会忍得住?”“真的,她去美国了……忍不住也得忍呀……”“…………”成曼婷没料到简凡给出的是这个结果,乍一愣之后,又是忍俊不禁,掩着嘴笑得花枝乱颤,处得时间长了,也现简凡的特点了,就像大多数男人一样,脸皮厚,不过简凡是加外地厚,此时侃侃而谈的第三者一点脸红的意思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有若干次成曼婷都被他口无遮拦的话说得有点脸红,此时一笑之下又见简凡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成曼婷给简凡斟满了茶,加了块糖,转移着俩人的话题问着:“好吧,看来我不相信也得相信了,随你喽,只要你愿意花冤枉钱,我无所谓。
  “什么叫冤枉钱,该花得一定得花,我这人以前挺低调的啊,除了吃,干其他事都没什么品位,我自己嘛倒觉得活得蛮自在,不过呢,太低调太过了在乎自己怎么活,会让身边的人烦,特别是招女人烦……所以我决定改变,从你这儿呢,我就现很多我不懂的东西,比如你说什么什么美满的婚姻,是什么来着,一个聋男人娶一个盲女人,她看不见他龌龉、他也听不到她唠叨……”“那是萨谬尔说的,不是我说的……”“不管谁说的,这个婚姻观就蛮好的吗,跟咱们常说的,婚前睁大眼,婚后闭只眼是一个意思,太执著了,谁跟谁也过不下去不是?”“呵呵……完全正确,其实很多东西复杂到了极致就是简单得一目了然,婚姻双方的结合,很大程度上都是凑合。
  特别是婚姻失去刺激和新鲜感之后。”
  “所以说嘛,你都教会我怎么凑合了,怎么可能说没效果呢?呵呵……想想吧,以前穷得叮当响、口袋比脸都干净,那时候都能凑合过来,都这会了,不缺什么钱了,反倒凑合不下去了?”“嗯,勉强有点道理,那我祝福你们凑合到白头到老啊。
  几句成曼婷笑着应对,不止一次谈到这个话题,从简凡很正色神情里,并不缺少对妻子和家庭的依恋,每每这个时候,成曼婷很直觉地能感觉到简凡和他的妻子肯定有过那么一场很轰轰烈烈的爱情,否则不会这么依依不舍,通常情况下,一个男人会很有意识的回避在另一位美女面前谈自己的另一半,而简凡不同,从来不回避。
  对于这点,成曼婷既有欣赏,又稍稍有过点失望。
  失望什么?好像从这位心理医生偶而闪过的欣赏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对面坐着的这位,那种既不优雅亦不粗犷脸庞,略带几分苍桑;每每既不也不高雅亦不粗鲁的直白,总是一语中的;还有一段让人很羡慕神往的经历,这些东西,在女人眼里都是好奇,而好奇,就是一切的开始……其实这个飘扬着音乐,蕴含的暧昧的氛围着,让成曼婷很喜欢,有时候更愿意压制着理智让意想尽情飞扬,比如此时,成曼婷浅笑着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回放了无数次俩人的谈话经过,在寻找一种联系俩人感觉的那种端倪,模模糊糊,有所意会却无法言传的感觉,只说得清是自己喜欢的那种感觉,像有什么包围在自己四周,是一种安全感?是舒适,还是惬意,成曼婷无从辨识,只不过和简凡一样感觉俩个人在一起很轻松、也很愉悦,特别是看到简凡有时候童心大起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那份开怀似乎很多年没有体验到了。
  俩个人,从婚姻谈到了生活,从生活谈到了各地见闻,从见闻又谈到了消费,从消费又谈到了美食,从美食又谈到中西的差别,时间缓缓地流逝,直到简凡出言提醒该结束的时候,成曼婷才省得这两个小时,又很快过去了。
  起身,买单,出门……简凡很大方请成医生上自己那辆破皮卡车,每每见到简凡驾着这辆车成曼婷就想笑,这当会又是笑了笑,坐到了副驾上一副安然地等着简凡送自己回家的样子,车倒进了街道这才问着:“简凡……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有问必答,包括私生活。”
  “不是私生活,我是觉得你低调得有点过了吧?”“有吗?”“没感觉吗?我接触的高调的人不少,拼命往自己身上镀金,衣食住行处处讲究到了细节,就透支也得过好日子,恨不得吃碗拉面也得左刀右叉配上干红,可你呢,恰恰相反,是属于那种吃鲍鱼也得夹个大饼的主,生怕别人瞧见似的……我有个朋友在唐皇酒店当部门经理,四星级的,偶而我说起我认识食尚的当家人来,他吓了一跳,直想让我引见你……”“唐皇?哦,知道,建南路不远,他们那食材是我供应的,南郊片区的屠宰场基本把货都给我们了,他们不巴结不行呀,开不了灶……”“呵呵……是么?我就奇怪你都这身份了,还这么低调呀?开这么一辆车?”“这是我买的第一辆车,那时候一加餐了后厢正好拉九餐桶,就这天气,比这还热,进店得一个人扛嗳,一上一下一身汗,我家底就这车挣的……对这辆车有感情了,再说我个大师傅,你总不能开辆宝马奔驰,后厢拉上两片猪肉,再整一堆猪下水吧……那不更寒碜么?”“呵呵………”成曼婷被简凡绘声绘色的大实话逗笑了,不时地侧眼看悠闲潇洒,心安自得地驾车的简凡,似乎对简凡的认识,又深了那么一层,直到了心理诊所的楼下,一路闲话笑语不断,又是颇觉得这路是如此之短,车刚停稳,成曼婷嗒声开门的功夫,简凡叫了一声,成曼婷回头,就见得简凡正抬着眼,想起什么来似的问着:“成医生,对了,我还想问你个问题。”
  “有问必答,除了私生活。”
  成曼婷笑着,学着简凡的口气。
  “不是私生活,我是想问你呀?比如一个男人,向一个女人示爱,要让对方感受到我确确实实很爱她,我该怎么做?”简凡正色问着。
  咦?成曼婷心里微微一动,眼波流转,脱口而出:“你妻子?”“嗯……别考虑是谁。”
  简凡摇摇头附加着条件:“不要限定妻子、情人还是什么人,就把对方当成一个异性女人来看。”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女人了?”成曼婷脸上表现得很专业,不过心跳得有点不专业,心理医生最善于揣摩别人的心理,也最善于隐藏自己的心理,虽然侧身坐着,依然是那么一丝不苟,丝毫没有慌乱。
  “是个很漂亮、很聪明、很知性的女人。”
  简凡道。
  “那她和你……”成曼婷像在诱供。
  “嗯,这个,你就当她和我很熟悉吧。”
  简凡道。
  “哦我像是有点明白了……”成曼婷眼珠狡黠地转悠着,不知道简凡是不是在话里下套或者委婉地表达什么,只是觉得简凡的心理并不像普通人那么容易揣摩,想了片刻,干脆说着:“……这样吧,简单一点,不要想那么复杂,女人不管是貌若天仙还是丑比无盐,骨子里与生俱来都会有几分虚荣和世故,最好的示爱方式是给她一个颠覆性的表现,颠覆你在她眼中的表现,然后告诉她你喜欢她……比如像你这样已经没有经济压力了,最直接的办法是买一份昂贵的礼物,去测试一下能不能打开对方虚荣的心门……礼物此时其实就是你示爱的载体,女人在接纳礼物的同时其实接受了你的示爱,如果她拒绝……那一切就over了,没戏。”
  “哦……这倒是个简单直接的好办法。”
  简凡似有所悟,点点头。
  “哎,我可不是教你干坏事啊勾引良家姑娘啊……这是个普遍原理。”
  成曼婷笑着,将下未下车门,又不放心地回过头来问,简凡做着鬼脸未回答这个问题,成曼婷像心有灵犀一般笑笑,揶揄地问着:“能告诉我……是不是又瞄上谁了?”“嘿嘿……这个,这个不能告诉你……成医生,我就剩这么一点秘密了,再被你挖出来,我就无地自容了……”简凡讪笑着,第一次回避了这个问题。
  成曼婷揶揄地、很理解地笑笑,下车招手再见着,直看着简凡驾车起步,还不时地伸出手来在车窗之外招手,车走了很远,踱了很长时间才到了楼门厅前,成曼婷第n次望着车影消失的地方,心里的狐疑越多、焦灼越盛、来回地踱步着,解决过无数个心理问题的成医生此时有点解决不了自己的心理难题了,那扑通扑通在跳的心里,在起起浮浮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他要是在暗示我,我可怎么办!?”v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还请记住本站帮忙宣传下哦 !本站书海阁哦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常书欣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