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在等你 正文 第112章全文

15岁那年,言溯在MIT攻读他的第二个博士学位。他的同龄人都在上高中,对他来说,“同龄人”这个词等同于幼稚、愚蠢、不理性。

而对他的同龄人和“高龄”同班同学来说,他等于一个词——怪胎。

他并非那种戴着眼镜穿着随意有些邋遢不拘小节,在图书馆和食堂间两点一线的学霸,相反,他是个衣着装扮极其得体讲究,言行举止相当有中世纪风范的学神。大家私下都叫他“刚出土的小绅士”。

学神从来不去图书馆,因为他13岁在伯克利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暑假看完了MIT图书馆的所有书。

那个暑假,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9点,成群结队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慕名而来,远远地围观:穿着小西装,背脊挺直的小男孩抱着书一页一页地翻,几分钟换一本,一小时看完一个书架。

读博士后,反而没有那么多书给他看了。

好在14岁时,他因解开了国会大厦的恐怖袭击暗语而一举成名,从此声名鹊起。所以,在MIT读书时,他早已不会泡在图书馆里,而是开始对付世界各地的奇怪密码。

所以,大部分时候同学们在校园里看见他,他都是双手插兜,拧眉思索着一阵风飘过,大家于是又称呼他“风一样的走神”,没人知道他其实是在思考。

认识Chace的那天,言溯坐着。

这个“认识”有别的意思,他们是博士班的同学,但一直没有交流。

这天,言溯坐在石桌旁,左手在白纸上画密码,右手在下国际象棋,一人分饰对手两角,自己跟自己下。

一边解密如火如荼,另一边自己和自己下棋对决得难解难分。

他写着密码,这边走了一步棋,瞟一眼,对面也该走了,刚要把马往前挪一步,有人握住马的棋子,往前推了一步,像是完全懂他的思维。

他抬头,盯着对面的年轻人,不满而倨傲:“你动了我的棋子。”

“嗯,”Chace似乎没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该你了。”

言溯挑眉,更加不乐意,但想了想,还是走了下一步。转眼又看自己的密码,可对方很快走棋,相当快。

言溯的目光缓缓挪过来,抬眸看向Chace。

后者耸耸肩,瞟一眼言溯左手的密码:“跟我下棋,那个要放一下了。”

言溯不语,很快走下一步,Chace也是

于是,路过的人看到博士班最小的两位少年坐在树下,一言不发,各自飞快地挪着棋子,你来我往跟比剑一般。

路人奇怪地摇头,这哪里是下棋呀?有人思维这么飞快?

下到最后,变成了一局死棋,不分上下。

看着那盘死棋,言溯说了第一句话:“interesting!”此话等同于中文的:呵呵。

“我记得,你叫AlexLaChance?”

Chace点头:“是。”

言溯也点头:“你的名字里有语法错误,你爸爸知道吗?”

Chace努嘴:“生下来就是这样,没法选择,不是吗?”

言溯挑眉,又说:“interesting!”

呵呵

#

言溯18岁那年,在普林斯顿攻读他的第七个博士。这一次,Chace没有与他同行。但两人经常相约下棋,从国际象棋到中国象棋,到国际跳棋,军棋,围棋,甚至到桥牌,扑克

有次,两人坐在咖啡厅,边各自一手干自己的事,边另一手打桥牌。

甄礼买咖啡经过,看见言溯,诧异他居然肯同人对弈了,走过来。

两个年轻人各自看着自己的书,同时玩转4堆牌,一人分饰两角。

甄礼:“两个人打?”

没人理她。

甄礼无语地望了一下天,低头:“Hi,.”

言溯头也不抬:“Hi,L.J.”

Chace飞快抬头看她一眼又低下,学着言溯打招呼:“Hi,L.J.”

很英俊的男生。

甄礼微微扬起细细的眉梢,我认识你吗?

不过,她觉得,他们会见很多次面。

~~~~~~

以上。

因为实在不够字数填了,最后这章等下篇番外出来再替换补上。

这次修文改了一些BUG,加了一点推理方面的细节,调整了一下顺序,最主要是删减了很多多余的描写。

前前后后看了3遍,减了4万多字,差不多刚好把之前放在作者有话要说的部分挪进正文。

除了加强逻辑和理顺剧情外,情节有些细微调整,但可能没什么十分巨大的颠覆或变化,主要是很多奇怪或是不符合男女主性格的描写改掉了。

就是这样。

原本以为这个月可以把文章修完,番外写完,存了稿,然后新年开新文。

但是到现在这一刻,连哥哥的番外都没完

如果我写了,我会第一时间贴出来的。

~~~~~~~

大病前一两年的记忆很不清晰。他记得夏末秋初,他去了大火焚烧的地狱;醒来时,第二年的春天已近尾声,他躺在植物人疗养院里。

漫漫冬夜,他始终沉睡,梦里总有一个女孩,脸颊泪湿,贴在他掌心:“阿溯,如果你死了,我会害怕活下去。”

“阿溯,我妈妈说,人生就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我从来没想要任何东西,我只想要你。我就是想要你,怎么办?”

她乌黑长长的睫毛上全是泪水,歪头在他手心,他看不见她的脸。

醒来也没见到那个女孩,关于她的一切像场梦,模糊而隐约,无论他怎么努力,总是记不起来。

他问身边的人,没有人认识。

他花了好几个月,终于记起他曾常常唤一个字:“Ai”。

他平淡的心境渐渐被一种叫“不安”的情绪替代。

一边每日做着枯燥而痛苦的复健治疗,一边想办法寻找每一个认识的人,奶奶妈妈伊娃Rheid……

“我是不是认识一个叫Ai的女孩?她是我的真爱。”

可每个人都很疑惑,回答:“Ai?你身边从来没有这个人啊。”

他被拦回去,又苦苦想了很久,带着细枝末节来问:“我是不是带她参加过斯宾塞的婚礼?”

斯宾塞和安妮摇头:“不对,你是一个人来的。不信,我把宾客名单给你,你一个个去问。”

他真的一个个敲门去问,可谁都不知道Ai是谁。

驾照卡电话卡也都查不到人。

言溯想得很辛苦。

频繁的脑震荡和重伤毁掉了他部分的记忆。他记不得他们相处的事,记不得她的声音,记不得她的相貌,甚至记不得她的名字。

唯有一种缠绵却坚定的情感:这个模糊的女孩是他的真爱。

直到有一天,他在隔壁房间的床头发现一行陌生而秀气的小字“souviens-toiquejet\’attends”你要记住我在等你。

言溯不知道也记不得那是银行抢劫案后,甄爱在他家疗养时,渐渐发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无处可说,才忍不住用没有墨水的钢笔划在床头。

而甄爱更不会知道,为了她这么一句话,他从此踏上漂泊的旅程,走遍世界,去找寻他心尖的爱。

记忆模糊了,他却始终坚定。

世界欺骗了他,于是,他再没对身边任何人提过那个名字,只是有一天,沉默地拖着箱子离开了,不与任何人告别。

他其实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因为他的生活里,关于她的一切都被抹去了。

没有任何线索。

言溯偶尔停下来,也会笑话自己做了个梦就变得毫无理智。

可他像在遵循他的本能。

他隐约记得,他对谁承诺过:如果你不见了,我会翻遍世界把你找出来,哪怕漂泊一生。

不会有人知道,他每走一步有多难。

记得她说过中文,就走遍全中国,把人口系统里所有名字有AI音节的人的照片都看了一遍,虽然他仍然记不起她的样貌,可他认为如果见到她,他会认识。

那么多人没有信息,他于是跋山涉水去找黑户,比户口警察还勤劳。

地球上70亿人,他只找一个。

渐渐,距离甄爱消失的那天,两个冬天过去了。

#

回来的第一夜几乎无眠。

第二天早上,言溯坐在轮椅里闭目养神,伊娃来了。

他听出了她的脚步声,却不睁眼。

伊娃心知肚明,他在生她的气。说起来,伊娃也挺震惊的,

即使全世界都言之凿凿说没有一个叫Ai的女孩出现过,即使全世界都找不到她留下的痕迹,即使言溯自己都想不起她的样子,他都那么坚定那么纯粹地守护着心里那个模糊的女孩,无论如何,都不放弃她。

以至于,他认为伊娃骗他,所以不理。

伊娃走近看他一眼,身体本来就不好,又瘦了,一个人默不作声地常年孤独地在外漂泊,其中的艰辛和苦楚估计只有他一人知晓。

可即使如此,他闭目养神的样子依旧淡然安详,脸庞一如当初的清逸秀美,不带风露,不染凡尘。

“.,你身体好后都没有按医嘱修养,一直在外面跑,这么下去身体会不行的。”伊娃劝他,说完有些唏嘘。

言溯重伤被判定为植物人,躺了好几个月器官肌肉快要衰退才醒来。醒来才是噩梦的开始,身体上各处的伤全面爆发,医生以为他即使醒来也撑不下去,会被打垮。

可他竟然在三个月内站起来了,连医生都吃惊的耐力与毅力。

伊娃知道,他下定了决心要去找甄爱,所以才那么努力。

她刚才说的话,言溯没搭理,依旧闭目。

伊娃知道他固执,也不劝了,从包里拿出玻璃管和试纸:“你妈妈让我来的,检查一下你最近有没有吸毒。”

言溯睁开眼睛,一声不吭从她手里捞过东西,把试纸放进嘴里含一下,很快塞回玻璃管还给她。

伊娃看着透明的小玻璃管:“嗯,没有。”

她再度恍惚,想起他戒毒的那段时间有多惨,那时身上还有别的病痛,简直是个惨不忍睹的废人,每天都活在炼狱。起初医生考虑到他身上别处的重伤和剧痛,提议用吗啡,等病好了再戒别的。

言溯不肯,没日没夜地被捆绑着,那么高大的男人,蜷成一团,颤抖,呕吐,甚至晕厥。

谁会想到,他沉默而倔强地熬过去了。现在,他好好地活在所有人面前。

有毒瘾的人大部分会复发,因为意志力不够。伊娃把玻璃管塞回包里,蓦地一笑,她差点忘了他是言溯。

“没事我先走了。”伊娃转身离开,没几步又回头,“你下次去哪儿?不会又只待两三天就走吧?”

没人回应。

伊娃忍了忍,快步返回:“喂,.YAN!你……”她看到他的脸,愣了一下。

言溯睁开眼睛,眼眸依旧清澈,不带任何感情:“有事吗?”

伊娃的火气一下子扑灭,问:“你又忘戴助听器了?”

“不是忘记。”而是故意不戴。

“为什么?”

“我没必要听那么多话。”他休息够了,起身去书架拿书看。

伊娃望着他的背影,有些难过:“.,你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了。”

“即使全世界说没有这个人,我也知道她存在。我只是,”他揉了揉额头,似乎疲惫了,透出些许力不从心,“只是很想知道,她究竟长什么样。”

“如果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呢?”

“对于我一生唯一爱过的人,我当然要给她一个男人对女人最高的待遇。”

“什么待遇?”

言溯没回头,语调很淡然:“她活着,我用一生寻找她;她死了,我用一生铭记她。”

伊娃震撼了,眼眶有些湿,抬头望天,赶紧眨去雾气:“一生那么长,你总会遇到……”

言溯猜出她要说什么,不客气地打断:“我的爱情,和时间没有关系。”

“你连毒都可以戒掉,一个人……”

言溯淡淡道:“我的爱情不是习惯出来的,戒不掉,也不想戒。”他垂下眼眸,微笑,却有说不出的伤,“我不记得她,可我记得我很爱她。好像,比爱全世界还爱她。”

“我记得那种珍视她的心情,那种为了她而心痛的心情,还记得我想为了她放弃一切。”他轻扬唇角,心里却疼得撕心裂肺,很轻很缓,像在述说他珍藏的梦,

“我不记得她,可我记得她很特别很美好,记得她是世上唯一能让我心疼的女孩,她就那么安静着,我也会心疼。我此生的爱人,已经遇到,不想再遇。”

伊娃哑口无言,她忽然很想知道,如果世界某个角落的甄爱,知道她刻下的一句玩笑话,让言溯终其一生,都在漂泊,都在寻找,让他给她一个男人能给女人的最高待遇,她会不会感动又心痛得落泪?

悲哀的是,甄爱不会知道。

言溯也不在乎,他不记得甄爱的容貌,甚至不记得她的名字。

伊娃陡然发觉,言溯像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憔悴的手紧紧握着他模糊不清却不肯割舍的人,到死拖进坟墓都不松手。

明明关于甄爱的一切都记不清了,却执拗,纯粹,固执,骄傲,沉默,倔强地坚守着他心里模糊的女孩和清晰的爱情。

伊娃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你慢慢找吧,我先走了。”

言溯不搭理,过了几秒回头看伊娃的背影,脑子里忽的又浮现出那个画面。

那个画面他想过无数遍,所以渐渐熟悉。

似乎是在初春,有一条树木抽出新芽的林荫街道,名叫Ai的女孩穿着小靴子走在前面,腿干细细的,小手背在白色外套身后。她轻轻摇晃着头,声音闲适快乐像风中的铃:“啦啦啦,我没听;啦啦啦,我没有听。”

那时的天空很高,很蓝,她很舒展,心情很好,却不回头。

同样的场景还有,更加茂密的林荫道,她侧头望着路边的花儿,小声地不好意思地问:“那你了解我吗?”

“不了解……但,想了解。”他低头去看她,好像要看到了,却只瞥见她羞得通红的侧脸。风吹起她的长发,她开心地快步小跑到前边去了。

依旧是背着手,大踏步地走,骄傲又自信的样子。

言溯回想了很多次,可她始终没有回头。

而他,一直记不起她长什么样。

他蓦地慌张而急躁,好像他珍贵的记忆盒子被谁偷走了,他却抢不回来。

又好像他盒子里原本有无数张美好的照片,可龙卷风来袭,他的记忆漫天飞舞,他惶恐又急切地去抓,满身是汗,心中大骇,却无法挽回照片被风吹散的结局。

都被风吹走了,剩下的被雨水打湿,全模糊了影像。

可即使是残存的记忆“照片”,他也小心翼翼把它们收到“Ai”的盒子里,珍惜地抱在怀里。

言溯立在书架前,闭了闭眼,渐渐平静下来,转身去厨房给自己拿水喝。

端着水杯一回头,他的目光无意掠过自己空空落落的肩膀,思绪晃了一下,蓦地想起是不是夏天的晚上?他背过一个醉酒的女孩?

那天,路上光影暧昧,夜风沉醉,他看见她手腕上深深的伤痕。

言溯握着水杯,微微蹙眉,她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她靠在他肩膀上,歪着头喃喃自语,她的鼻息又热又痒。

他很小心地回头看,两年来,记忆中她的脸第一次变得如此之近。他心跳如鼓,看见她额头的肌肤很白,散着玉一般的光泽,还带着醉酒的绯红。

目光想再往下,角度挡住了,还是看不清。

他的心失控地乱跳,着急地转头想要看清,竟握着空杯子原地转圈,可身后什么也没有。

言溯的脸色渐渐平静而平淡,心仿佛从高空坠落。

他记得从城堡出去,她背着手在他前面走,但她不转身,背影很模糊;

他记得她穿着雪地靴陪他散步,可雪地白得刺眼,她白皙的脸融进幻化的光里,看不清;

他记得背过喝醉酒的她,记忆里他看到了她的手,转头看她歪头靠在自己肩膀上,还是没看到正脸;

他还记得在不知哪里的浴缸里,她浑身冰冷地僵硬在他怀里,他死死搂着她泡在热水中。她醒来了,他狠狠去贴她冰冷的脸颊,依旧没有看到她;

……

言溯深深凝眉,竭力去想,可所有的画面撞在一起,破碎开了。

他握着空空的杯子,寂静地立在大理石桌子旁,沉默而又安静。

半晌,放下杯子走了。

#

出发的前一晚,言溯习惯性失眠,在图书室里挑书看,抽书时带出一本阿基米德传摔在地上,书页里掉出白色的信封。

或许时间太久,封缄的红色印泥褪色了,没开启过。

言溯对这封信没印象,可信封上写着“Ai”,而印泥上戳着“.YAN”,他愣了一下,那个叫Ai的女孩,她的存在终于要有证据了。

他立刻拆了信,是他的字迹,月色映在他的眼里一片荒寒。

“Ai,原打算等性幻想案件结束了,再怀着认真而诚恳的心意向你道歉,并告诉你关于我隐瞒事件的原委,可事情突发变化,我知道欧文把你藏在哪里,我马上会去见你,但彼此说话的时间已然不及,只能用信件向你忏悔。希望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不要惊慌,我虽然是去危险的地方,但我一定会回来你身边。

写这封信并不代表我没有信心回来,而是信中的内容太重要,你必须知道真相,不论我生死,都无法阻拦。

Ai,Chace留给你的ipod其实有8个,除了看似完美的7彩色,还有银色。我认为被CIA拿走了,种种迹象(你有兴趣以后再和你讨论)让我怀疑Chace留下了关于你母亲的信息。很有可能你的母亲并不是你想象中完全邪恶是非不分的科学家,她很可能比你想象的爱你,比你想象的有良知。

Ai,以后不要因为母亲而哭泣而自卑,你的母亲是爱你的。

以上几点我在和安妮的对峙中得到了肯定。这也是我要向你忏悔的地方。对不起,我从silverland回来后就找安妮谈了,可我没有及时告诉你。

说起来,和安妮的谈话中,有一点让我意外。

安妮很有理地说如果甄爱不为CIA服务了,没有解药会让恐怖组织更猖狂,世界会很危险。

我当时不知怎么想的,回了一句‘scretheholeorld去他的全世界’!

安妮惊讶了,我自己更震惊。我以为我为你颠覆了自己一贯的价值观,我深感迷茫。可很快,我发现,并没有。因为纯粹的正义不容许欺骗和虚假,不容许强制与胁迫。我认为我的行为很正确。

有人牺牲自己为了大众,这值得称颂;可为了大众牺牲别人,即使是亿万个‘大众’面对一个‘别人’,那也是强取的伪正义。

所以,我坚决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当然,我很羞愧说了不文明的话,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说,‘甄爱很善良,也比你们想象中的更有责任。即使你们不用道德压制她,她也会做她应该做的事。但如果她不愿意,我也支持她。’

安妮很快说,‘你可以告诉她真相,如果她愿意继续,很好;可如果她想离开我们,不再为我们服务,对这么一个不为我们所用,却拥有那么多尖端技术的人,你说她的下场是什么?你能从政府和国家手里挽救她?你认为自由比生命重要,.,你要替她选择自由放弃生命吗?’

那一刻,我哑口无言。我一贯藐视势力,可那时我无比痛恨自己没有强大的势力,不能把你好好保护起来。理智让我很清楚,.A.的双重势力作战。

我其实想说,如果你愿意留下,我陪你过再不见光的日子;如果你不愿意,我也陪你浪迹天涯。可我不知如果你不愿意的情况出现时,我们该如何安全地离开。

Ai,我的生命,你的自由,我会选择后者,义无反顾;

可如果是,你的生命,你的自由,我只能让你活着。你的生命,比一切都重要。

从安妮那里回来之后,我并不轻松。我知道你母亲的事情在你心里是多大的负担和愧疚,我知道它把你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所以没有人比我更心疼你。

这件事一直在折磨我,我渐渐认识清楚,

虽然我爱你,但爱不是理由。我不能以爱之名擅自为你做决定。

是我太自私了,只因我不舍得承担失去你的风险,就欺瞒你。我知道,从你的心情考虑,你是宁愿死,也不愿背负这些情感与道德负担的。

而我,必须给你自由。

我意识到了错误,一面想告诉你,一面又想解决方法。

某一天终于豁然开朗,记不记得那天我对你说,隐姓埋名,毁掉现在的脸也不错?

那时,我就做决定了。

正因为放下了心里最大的负担,我才能够心无杂念,纯粹而真诚地向你求婚。

Ai,以上就是我对你的忏悔,我非常惭愧,向你表达十万分歉意。请你原谅。

在此,立字据保证:一生对你再无隐瞒。”

中英文双份,签字印鉴。

言溯握着信,立在彩绘的月光下,清凌而安静的面容极尽痛苦地扭曲了一下。

这种内容的信件……

是的,Ai就是他此生的挚爱!

可她究竟是谁,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还是想不起来!

渐渐,他手指微微颤抖,隐约想起什么。似乎在地下的洞穴里,他紧紧抱住火光里的女孩躺倒在地,当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

“Ai,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他把她的头摁在怀里,拥抱她的触感还那么清晰,可他还是没有看到她!

言溯的手渐渐剧烈颤抖起来,两年来漫无目的的找寻与执着,如此接近却还是没有结果。

他的心里,一片荒芜,像秋天长满了野草的原野,一时间涌上无尽的蚀骨般的悲哀与荒凉。心痛得千疮百孔,在思念。

可他连自己究竟在思念谁都不知道!

信笺和信封刷刷地颤着,忽而飘出来一张白纸片,落在洁白的钢琴上。

拾起来,是冲印纸的质地,光滑的纸面写了几行字:

“Ai,我很喜欢,你那种追求太阳温暖的努力;我很喜欢,你那种渴望光明的向往;我很喜欢,你那种用力活下去的心情。

我很喜欢你整个人,整颗心。”

他缓缓把冲印纸翻转。

皎洁的月光披着彩绘的纱,温柔地洒落在那张照片上——

夏天灿烂的阳光下,他扬着唇,唇角的笑意温暖而肆意;怀里的女孩戴着硕士帽,捧着花束,霏霏红脸颊的亲密地贴住他的下颌。她天使一样美丽,笑靥如花。

笑靥如花啊……

在那个月色微荡的夜里,面色清俊的言溯形单影只,满目悲伤。

我记得,我认识一个叫甄爱的女孩,她是我的真爱。

良久,他渐渐平静下来,把信笺装好,重新封缄。

他记得,他答应过她,一定会找到她;翻遍全世界,也会找到她。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