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正文 番外之越泽全文

如果没有倪珈,越泽,或许就不是现在的越泽

对越泽来说,很久以前,他就没有家了。

从很久以前,小小的越泽就一直记得妈妈的呼喊:

“阿泽,快跑!不要回头,快跑啊!”

所以,这么多年,他很听话,从来都在跑,从来都没有回头过。在生命的路上,总是跑得太快,所以没有时间停下思考,他究竟想要什么。

他潜意识里对自己说,太忙了,没有时间去想这种事情,可心里十分清楚,他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像是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就连女人,他都没什么兴趣。任何亲密而有危险的关系,都足够让他警惕。友情,他只有那固定的几个圈子,够了;亲情,有爷爷有其他亲人,也已足够。

生活的唯一目标,就是按部就班地管好家族的企业,安安全全而又稳稳重重地传承给下一代的越家继承人。

既然说到继承人,那他不可避免地需要结婚生子。

他也并不排斥。或许,到了合适的年纪,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女子,婚姻生活波澜不惊,这样清淡地过一辈子,也不错。

可这种想法,因为倪珈而一点一点瓦解,因为倪珈,他对生活的向往越来越贪心。

其实,那次他去秦景的片场看戏,看到倪珈(那时还是舒允墨)那样笑容灿烂的样子,就已经释怀了。那时,他心里暗想,有她小时候的那么多苦痛经历,她还能像向日葵一样灿烂,真是挺不容易。这样的女孩,看着就不免叫人开心。

可他的想法也仅限于此,放心了,就放下了。

后来,便再没有刻意记起。

听说倪家换孙女的事儿,他也没有太在意。越家和倪家还是关系走得比较近的,有缘再见,无缘也不强求。

直到后来越家的慈善会上,看见换了名字的倪珈,立在绿植后面。听到同事们的闲言碎语,她只是报以一笑;唯独听有人说倪家的坏话,她便往那人头顶倒黑色的鸡尾酒。

他以为,按她和倪家短短几个月的亲情,不至于被触怒。

可后来她找爷爷的一番谈判,越泽才发现,这小丫头对倪家的责任,不一般。他不太理解,突然换回来的孩子怎么会一说起自己家人的时候,神采飞扬。

虽然不理解,却也没好奇。

只是,爷爷提及跳舞的时候,她的拒绝有些刻意,越泽一眼便看出,她是想借机邀请他去生日宴上做她的舞伴。

他想起少年时刻见过她的那些片段,其实能够体谅她忐忑又想融进这个圈子的心情,所以虽然有种被小聪明算计的感觉,但他也并不排斥,反而愿意帮忙。

答应了,记进了日程,就等着到了那天被提醒。

没想生日之前还在马场意外见了她一面。

那时的她,伶牙俐齿,咄咄逼人,为了争夺对倪氏至关重要的生产线,像是被逼到了角落的小兽一样张牙舞爪。

可就是这样气势全开的女孩,却在宁锦月的那一鞭子下,忽然收势,不还手不还口,把一切的恶名都毫无保留地推还到了宁锦月身上。

能屈能伸,张弛有度,让他颇感意外。总有一种,每次见到她,都和上次不一样的感觉。

结果,当天晚上,就看见了埋头抱着自己坐在路边的倪珈,很脆弱,很难过,很孤单,也很无助。

那一刻的她,好像不再是最近几次他见到的倪珈,而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她偷菜吃,她缩在便利店门口写作业,她在街上乞讨。

每次,都是一个人,像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就像这一刻,被人遗留在了此处。

他鬼使神差地过去和她说话。

只是,很可惜,他不是她想见到的人。见到他之后,她瞬间又换回了坚强淡静的伪装。

后来,换了电话号码,他先离开,却没有走远。忍不住多驻足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她等待的所谓“男朋友”竟是她弟弟倪珞。

不用猜都知道,这几月的亲情融合,有多么艰辛了。

可即使如此,倪珞出现的一瞬间,她脸上便咧开大大的笑容,跳起来箍着他的脖子就怎么都不松开了。

那样欢乐又满足的笑容,还真像是给颗糖就抹开眼泪笑嘻嘻的孩子。

或许是这一刻让他波澜不起的心有片刻的动容。所以听她说要练习舞蹈时,他以为她紧张了,立刻就去了;所以知道她骗他,是想要他陪她买衣服时,他也没生气;所以看着这个看上去自信坚韧的女孩在舒允墨面前表现的异常警惕和尖刻时,他也没有反感,却是有些唏嘘,带着很淡的感慨。

心想,或许她的本质,是自卑又不安的。

他莫名有种想帮她达成心愿的想法,想送她一个完美的生日和见面式。

可怎么会想到,在一切都达到完美,在他都被美好的气氛打动时,一张照片让她随风飞舞的笑容戛然而止。

那一瞬间,她立在所有人研判的眼光里,脸上一片空白,漆黑的眼睛里只有惊恐,像是害怕什么承受不了的剧痛,就像是迎接无法改变的认命与绝望。

那个眼神,不是对他,却和他记忆里曾经噩梦中的那个眼神惊人的相似,像是穿越了时空,刀一样往他心尖狠狠一捅。

她眼中未知的痛苦,却让他感同身受了。

所以,那一刻,他突然很想上前去拥抱她,他不知道这样冰冷的怀抱能不能给她力量。可没有机会,爷爷有急事,他必须离开。

但事后,越泽甚至都没有去想那张照片的真假,就先找到了秦景,让秦景马上发短信安慰倪珈,让秦景证明那个带有时间标记的照片不是真的。

一切于是风平浪静。

后来的郑哥事件,送她回家,疑似约会送手机,拍卖会和表白,好像渐渐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一切按部就班,很安全,一切都带着心意,很喜欢。

他以为,这样慢慢的交往,到了特定的时候就恋爱,一切就很好了。却没想过和她的一切,会变得惊心动魄。湖城的一系列惊魂事件,车祸后她的崩溃,药瘾的爆发,每件事都把他们两个更亲更紧地嵌合在了一起。

Soulmate这个他从来没有想过的词,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

于是,终于结婚了。

生活再次平静,却不是他最开始预想的平淡;而是因为倪珈,变得每天都有幸福的味道,那座大大的宅子,也从此有了家的感觉。

每个夜里搂着她柔软的身躯沉静睡去,每天早上醒来就看见她安详的睡颜,越泽都不由得想,如果再给他另一个相敬如宾只为结婚而结婚的妻子,现在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换的。

他也从来没想过,原本坚硬淡漠的心,会因为这个女人,一点一点地柔和下来。

但这样的温柔,也只属于她,和他们的孩子。

商场那么多年,要说没有女同事,没有接触过女性的合作伙伴,那是不可能。以他这样的条件,也难免不会引人侧目。

但很多事情,不需要让倪珈知道。他从来不用女秘书女助理,凡是日常工作能和自己接触到的人员,一律换成男性员工。

他并不是怀疑自己禁不起诱惑,不管结婚多少年,不管他在家的性情柔软了多少度,在外面,他的心永远都是冷硬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意,不会在意那些诱惑,但他还是不希望有单方面的情愫滋生。

一来他个性不喜,二来即使是单方面的,他也不免担心传入倪珈耳朵里,会让他的小女人心里膈应。

商场有女性合作伙伴偶尔示好,他都是叫江南去应付。

一次有个美女总裁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甚至不知怎么找到了倪珈的电话,要约她谈。越泽沉默地怒了,直接帮助对手公司打垮了那个女总裁。

从此,商场再无女人敢刺激他。

宋妍儿曾经为了“不给自己的爱慕留下遗憾”,跟他表白,又说“珈珈已经结婚,实在是不想影响珈珈的心情”。

越泽只回了一句话:“再出现在我面前,或者让珈珈知道你这种想法,你就别想再在演艺圈混了。”末了,补上一句,“即使是你有你妈做靠山。”

这些事情,倪珈从来都不知道。

但这也并不妨碍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有多发光体。每次一起逛街,某人就跟吸铁石一样吸引来来往往少女少妇老妈妈的目光。

倪珈恨得咬牙,直接往小明身旁靠:“以后逛街,只要小明陪我就好了。”

小明同事表示,鸭梨山大。

有次倪珈在挑衣服,越泽站在一旁打电话。打完电话后,几个很漂亮的女生就出现在了越泽面前,一身的名牌,看上去也是有钱人家的。

其中一个打量了越泽几眼,忽然就很主动地说:“HI,能留个电话号码吗?”

越泽淡淡看她一眼,陡然间很想把这种情况交给小明处理。

那美女也不知什么眼神,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兴趣,笑盈盈刚要开口,没想到倪珈突然过来,把她一推,鄙夷道:“真没用,看我的。”

话音未落,她勾住越泽的脖子,硬生生把他的头扯过来,脚尖一踮,仰头就凑上去咬住了他的嘴唇。

近乎发泄又带着蛮力的法式深吻。

那群美女看的目瞪口呆。越泽嘴唇红红的,甚至有点儿微肿,还有森森的小牙印,明显没有反映过来地看着倪珈,脸竟然也有点儿红了。

倪珈歪头,眨巴眨巴着眼睛:“喂,我的初吻都给你了,做我男朋友吧。”

越泽:……

半刻后,说:“好。”

几个美女几乎厥倒,就这样看着倪珈拉着她们先看上的帅哥离开了。

可其实,喜欢倪珈的人也不少。

随着倪珈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不可避免就要接触到CBD附近很多的精英人士。有些甚至隔三差五找倪珈搭讪。

越泽很相信他的珈珈很乖,不会喜欢别人;可他不相信那些单身寂寞的男人不会对他的珈珈起鬼心思。

倪珈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越泽的动静,只是渐渐发现,如果哪天她回家晚了,他在床上就会格外的凶,把她折磨一整晚到第二天几乎都爬不起床。

倪珈这才发现了异样,一试探,发现淡定的某人竟然会说酸话,倪珈开心死了,得意了好些天。

看她这种得意的大尾巴狼状态,越泽也不禁觉得自己好笑。

不过,他认为,还是有必要提醒珈珈同事,她有一个多么幸福可爱的家庭滴。

于是有一天,珈珈回来晚了,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笑容和煦的爷爷,身形颀长的越泽,细细瘦瘦的来来,矮矮小小的好好,还有软嘟嘟坐在地上咬手指的多多,外加蹲着屁股流口水的哈士奇,一溜地排排迎接她。

由哈士奇负责,嘴里叼着一个标语:

“欢迎妈妈回家。”

倪珈淡定地扫了一眼大家,目光最终落在哈士奇身上。

谁是你妈?

晚上到了床上,免不了对越泽一通“暴打”,可打完之后,咳咳,还不是被压……

对于越泽来说,因为有倪珈,他才重新有了家。

因为倪珈,他有了一个妈妈,

倪珈每次怀孕,张岚都会过来照顾,连带地会给越泽温暖。

天热的一碗绿豆沙,天冷的一张毛毯,加班时一碗汤圆,出门时一句提醒……细微之处对儿子一样的关怀,让越泽每每都依稀记起自己的妈妈。

想着如果她还在,看见自己现在这么幸福成功的样子,看见自己从少年长成男人,有妻子有儿女,是不是也会像张岚这样,笑得慈祥又满足。

因为倪珈,他有了一个弟弟,

倪珞有问题会找他帮忙,难题找他请教,闲的时候还拉他一起去打球。他爱倪珈,爱三个外甥,也爱姐夫,就是爱自己一样。

因为倪珈,他有了三个宝贝孩子,或内敛,或活泼,或萌动。每天晚上和他们的短暂相处都能瞬间消除一天的疲惫。

因为倪珈,他有了爱。

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还会敞开心扉。原以为会永远带着淡漠的面具过完这一生,却没想过还可以如此的多姿多彩,时而轰轰烈烈,时而跌宕起伏,时而细水流长。

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爱一个女人,爱她等同于自己生命,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一分一秒都不差,刚刚好。

舍不得自己先走,也不能承受她先离开。

不难想象她这样的女子,会让奶奶,妈妈和弟弟都分清是非,放下冷漠;会挽救她自己的人生,梦想,亲情和爱情。

她挽救了倪家,挽救了亲人,甚至挽救了他,越泽。

如果没有倪珈,他真的会随意找个女子联姻,然后带着淡漠的面具度过一生,终其一生也无法找到破开他心防的女人。

可是,上天让他和倪珈契合,从此,只愿,和她一起,春暖花开,一切都好。

说,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刚好,倪珈在这里,越泽也在这里。

<
上一章 回目录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