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苏格拉底 正文 Chapter 60全文

甄暖“哦”一声,刚要下楼,言焓叫住她:“算了,你别动。”他轻皱着眉,嘴上却笑了一声,说,“别过会儿滚下去了。”

甄暖一头黑线,这话说得像她是一个球似的。

她瘪嘴:“怎么会?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路?”心里却是温暖的。

“那可真说不准。”他起身,“我发现你呀,事故体质。小心点,注意安全别出事。队里经费少,别全给你工伤医药费了。”

前几句还好好的,后边就全部变味儿了。甄暖心想,他嘴里从来就没有好话!

“有医保的。”她哼一声。

言焓走到窗户边,探出头去,对楼下唤了声:“裴队。”

裴海很快上来。

言焓:“你们队经常搞这种案子,有经验。我们之前推断说,这几人作案过很多次。”

“是。第一次就开车候着抢人的很少,选在家附近的也少,像这样配合默契一次就成功也是磨合过,有经验。以前他们肯定选过更偏僻无人的地段实施。”

言焓低头拍着手套上的灰,问:“你开会时说,这几个月都没有未解决的相似案子?”

“对。”

“意思就是受害者都没报案?”

“对。”裴队凝眉,“就像你之前说的,这点的确奇怪。”

甄暖小声插嘴:“不是说受害者年龄比较小吗?”

裴队想了一会儿,说:“不对,通常我们说1个报警的受害者背后有5个选择沉默,但很少出现所有人都不报警的情况。年龄小是一部分原因,可这几年因为清理积案,队里组织了大量宣传,电视,广告牌,公交站,入社区,号召受害者站出来将罪犯绳之以法。警方会绝对保护她们的*。按理说,不会出现所有人都沉默的境况。

这个问题我这些天一直在想,不太明白。”

“因为这个,”言焓重新蹲了下去,“受害者有把柄在他们手里。”

电视柜下方一个碟片播放器,再下边是一排被烧得黑漆漆的盒子,仿佛一碰就会碎。

裴队稍惊,“这么多?”

言焓戴着白手套的手微微握了握拳头,语气有些冷:

“只怕都是像苗苗这样的未成年女生,她们年纪小,心理脆弱,不够成熟。遇到这种事不太可能像成年女性一样冷静斟酌去报警。加上有录像带,就更不敢了。而且施暴者不止一人,即使谁想过报警,也害怕如果警方只抓到一个,会惹怒同伙曝光录像。”

任是裴队这种常年和此类案件打交道的人,也压抑着愤怒狠狠捶了一下地面。

电视柜上烧焦的录影带数量太庞大了。

甄暖远远粗略地看一眼,貌似有三四十盘。

裴队说:“那迷药有一部分也是为了方便录像。”

正说着,谭哥从楼下跑上来:“言队,死者资料拿到了。叫罗韩,16岁,高中辍学后一直游手好闲,不干正事。成天骑着摩托车在街上飙车闲逛。”

裴队接过资料看一眼:“这应该不是和郑苗苗搭讪的人。”

言焓问:“他同伴的线索?”

谭哥为难,又愤懑:“罗韩是从县上来的,辍学前的同学朋友不在这儿。他爸妈都忙生意没时间管儿子。黑子他们去问过,别说他的朋友,连他一天到晚在哪儿他们都不清楚,只晓得给钱。通信记录也查了,电话很少,联系人排查过,没发现异常,我们怀疑他有别的号码。”

言焓沉默。

原以为案情会有重大进展,没想再次陷入死胡同。

但他很快说:“叫侦察队的人重新查苗苗的同学,就按我今早跟你说的。当时车上很可能有一个女生。”

谭哥点头。

言焓又问:“这房子是谁的?”

“罗韩他爸妈租的仓库,楼下堆杂货。楼上的床是偶尔等货时休息睡觉用的。他爸妈半个月才来一回。冬天是销售淡季,来的频率就更低了。”

言焓思索半刻,再问:“你刚说罗韩开摩托车?”

“对?”

“没有汽车?”

“他父母说,没有。”

“很好。”言焓道,“当晚的汽车不是他的。你告诉苏阳,虽然特意躲过了案发地西边大街上的摄像头,可他们还是要从居民小区离开。把小区所有出口街道附近的摄像头都好好查一番,一定要把那辆车找出来。”

“是。”

裴海抓了抓脑袋:“希望今天的案子能找到一些头绪,找出杀死罗韩的人或许就可以透露同伙的信息。罗韩的死很可能是同伙内斗。”

言焓不置可否。

到现场时那种隐隐不对的感觉,似乎更明晰了。

他沉思半刻,忽然对谭哥道:“放记者进来报道,除了罗韩的姓名,一切信息都让他们宣传出去。”

谭哥不解,问为什么,可言焓沉默不理。

……

甄暖回头,见案发房间的门开了,秦姝也戴着口罩上楼来。

她返身回去,痕检员们拍照取证完毕,重新拉开帘子,让室内重归光亮。秦姝正听痕检员描述着血迹状况。

甄暖并没待多久,关小瑜他们在继续工作,她等助理把尸体搬下楼,就先乘车离开了。

法医组的人很快回去解剖室。

甄暖他们把死者搬上解剖台,让他正面朝上。即使这个过程中他们异常小心,焦尸上还是悉窣地掉下很多块皮。

背后血肉模糊。

死者的正面也烧伤严重,紧贴地面的部位损伤相对较轻。可脸已经完全毁了。

甄暖这次没主刀,而是交给小松大伟他们。

她在一旁叮嘱:“先提取血液检查一氧化碳。烧伤部分取样,检查有无蛋白质反应。另外检查鼻腔气管呼吸道,有无灰炭黏着、内壁粘膜灼伤。

我先看看他是否死于火灾。”

……

另一边,

痕检组在火灾现场并没发现有用线索,除了一些模糊损坏的血迹,诸如指纹毛发纤维之类的证据都没发现,全被火烧了。

收工回去的路上,言焓开着车,沉默而冷静。

秦姝坐在一旁,看着他略微绷紧的侧脸,轻声道:“怎么了?以前不管遇到什么案子,你都不会像现在这样。”

言焓不做声。

心里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几乎就是肯定。

秦姝轻声地自言自语:“那些血迹被毁掉不少,看上去星星点点的很小。但四面八方都有,有的甚至飞溅到天花板上。死者受伤应该很重,流了那么多的血,即使火灾也掩盖不了。我想,会不会有人用药剂擦拭溶解掉了。”

言焓还是不吭声,眼神却愈发幽暗。

死者受伤严重,已经会死,为什么还用火烧。如果放火是为了掩盖死者的真面目,在死者家租的楼里放火,无疑是没用的。

放火的目的不是为了毁灭死者信息,而是为了消除凶手留下的痕迹。

他很清楚,知道要除掉痕迹,可他很狂乱,根本没心情去管这些细节,只能愤怒地用火烧,毁灭发生在那里的一切。

还有,如果是同伴,录影带如此宝贵的记录为什么要烧掉,为什么不带走?

最后,为什么会有两个起火点?为什么特地跑去那个房间第二次放火,不是为了不让警方发现,而是……

那些东西让他愤怒憎恨。

言焓沉默着,狠狠踩动油门,同时,他终于拿起了电话。

……

c-lab病理实验室。

甄暖坐在显微镜前观察,在实验台上做了一系列实验,结果让她些许吃惊。

死者的血液里有极其微量的一氧化碳,烧伤处的蛋白质反应呈阳性,气管内壁灼伤明显。他被泼上汽油点火时还活着,但很可能已经休克无意识了。

血液里的一氧化碳浓度极低,他死得很快。

甄暖拿了结果,走出实验室,准备去解剖房,却见郑容教授在办公室门口等她。

“郑教授?”她诧异,“您今天来上班?”

“不,想起以后不会干这行了,有些事和你交代一下。你跟我进来。”

甄暖看着他憔悴的背影,很心酸,想开口安慰一下,可突然发现这种痛无法纾解。不是说女儿突发急症去世了,这样的事,根本无法安慰。

提一次都是捅刀。

郑容声音沙哑,却条理清晰,毫无遗漏地交代他手头上未完成的研究,未写完的论文,未探索的课题,一项一项事无巨细地告诉她。

他让她在法医工作的间隙多探索,多研究,在病理学上开辟出新发现,更好地运用到法医工作上,为死者申冤。

甄暖看他把他毕生的科研心血一摞一摞地交给她,不禁潸然泪下。

她哽咽:“郑教授……”

“这项非那西汀与胃炎的课题我进行了大半,对你以后研究毒物学或许有帮助。”郑容仿佛看不见她的悲伤,兀自叮嘱。

他把所有事吩咐完,说:“我抽空看了你最近独自完成的尸检录像和法医报告,包括……包括苗苗的。”

他微微笑了,一如往常那个和煦又谦逊的老师,拍拍她的肩膀,终于安心一般,“甄暖,你做的很好,法医实验室交给你,我放心了。”

……

郑教授交代完一切,离开了。

甄暖立在走廊里,静静望着郑容教授。

他在走廊里远去的背影,缓慢而寂静,仿佛一具抛开了尘世一切,没有希望的躯壳。

她悲伤不能自抑,捂住嘴,呜呜地哭了起来。

……

过了一会儿,

甄暖整理好自己,走进解剖室。

小松见了她,忙报告:“甄老师,这人身上伤痕太多了。胸腹部被捅了二十几刀。”

“二十几刀?”甄暖惊诧,“不可能,点火时他还活着,当然,应该失去意识了。但凶手不可能速度那么快。”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大伟拿着手术刀指给她看,“这些刀,刀刀避开致命处,避开内脏等重要器官,专门往神经密集的地方扎。”

“这……”甄暖心寒,“听着像懂人体解剖学,这时在用刑,是特地在虐待……”

她狠狠一愣,心沉入谷底,一阵阵地发凉。

“还有……”大伟又指了一下死者的裆部:“生.殖.器官被剁烂了。”

甄暖的手剧烈发抖,材料全掉在地上。

一瞬间,她什么也顾不得了,转身就冲出门。

她脑子里全空了,一路奔跑,走廊电梯都在眼前满世界地旋转。

她跑出电梯,穿过大厅,冲进院子,却见郑容的车飞驰而去。

“老师!郑老师!!”甄暖尖叫,哭喊,在北风里奋力奔跑,用尽全身力气一路追。

她的对面,无数的警察正从楼上冲下来。

“老师!郑老师!老师!”她又哭又喊,泪流满面。一刻不停歇地追,竟扑上去拉他的车门。

可郑容不会停车,拖着她飞驰出去。

加速不停的车冲出了院子,猛地一拐弯,巨大的离心力把甄暖甩上后备箱,飞速抛落着滚到地上。

她跌滚去路中央,而言焓的车正朝她高速冲来。

黑色的车轮朝她碾过去,她惊愕地瞪大眼睛,心跳瞬间停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