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正文 第十三章全文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

陈念坐在屋顶的晨曦里,轻声念本子上的诗歌;北野在她身旁,低头弹吉他。

清风吹过屋顶,纸页和少年的头发飞扬。

陈念念完了,扭头看北野。他也弹完一串和弦,目光从眼角斜过来,瞧她半刻,说:“有进步。”头又低下去,手指在吉他上轻敲几下,开始另一串和弦。

不太熟练,断续而反复。

少年们都在练习。

巷子里各色早餐香味传来,全是城里最特色的小吃,蒸糕,炸糍粑,煎豆皮,红薯饼。

陈念说:“原来,曦城还有,这个地方。小米说,那个红豆面包,是她吃过,最好的。”

北野看她一眼。

陈念解释:“小米是,我同桌。”

北野问:“你们以后还会是朋友?”

陈念点头:“会。”

“为什么确定?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

“小米也会,去北京,我们约好的。”

北野没接话了。

陈念忽意识到什么,低下头。头低下去,念头却冒出来;压抑不住,涌到嘴边,她想说什么,却吓一跳,把那句话咽了下去。

她重启话题,问:“这里是,你家吗?”

“不是。”北野说,“我不是曦城人,小时候跟着我妈过来,被她丢在福利院。”

陈念不知如何接话。

“你呢,本地人?”

“嗯。但妈妈去了珠海,打工。”

北野没说话,弹着不成调的歌子。

陈念轻荡双脚,望见那条铁轨,想起那次出走,胸口渐渐涌上一阵不安分的冲动。

“北野?”

“嗯?”

她双手撑在楼沿,俯瞰楼下,像要掉下去,又猛抬头,说:“要等不及。”

“等不及什么?”

“离开这里,离开家乡。……时间再,快一点,就好了。”

“为什么想走?”

“走得远,就能长大了。”

“为什么想长大?”

“不想做,弱者。幼小的,都是弱者。”陈念说,“长大了,就能自己保护自己。”

和弦中断一秒,北野侧头看她,鬓发滑落在他干净的侧脸:“有人会保护你。”

“没有。”陈念摇头,“危险是无处不在的;恐惧是不可……被保护的。”

只有自己。

少年们盼望长大的心,急切,不安,颤抖,像弯弓上一支要离弦却被手掌死死拖住的箭。

陈念执着地望着远方,北野以同样的眼神望她。

“兰西路和学府路那边,一个骑摩托车的,年纪应该是学生吧。”

“颜色?”陈念急道,“车,颜色。”

“好像是红黑色。”

陈念冷汗直冒,立刻掏出手机打给北野。盛满夕阳的狭窄小屋里,手机在桌面的《圣经》封皮上震动。

她飞奔过去。

经过一家花店,店员倒水时她正冲过,来不及收手,脏水泼她一身。店员慌忙道歉,她头也不回跑开。

跑到交叉口,她汗湿成了水人。路口果然有车祸,她急匆匆拨开人群挤进去,一片惨状。然而,车不是那辆车,人也不是那个人。

陈念又费力地挤出来,心想万幸。

热汗如蒸,她得再回去学校门口等他。

快步走了一段,听见身后摩托车响,她回头便看见了北野,正快速朝这方向过来。陈念要迎去路边,身后突然一股猛力,她被捂住嘴拖拽去昏暗的小巷。

摩托车疾驰而过。

北野在一条街外停了车,冲到学校,零星几个学生走出校门,台阶上没有陈念。

他蹙眉,摸裤兜,那个女人的出现让他忘了手机。他记得号码,到小卖部找公用电话打,没人接。

他咬着嘴唇想了想,不顾门卫的阻拦风一样冲进校区,直奔教室,陈念班上的值日生在打扫清洁,没有陈念。

门卫在身后追,少年冲出学校。

再次到小卖部打电话,这次关机。

少年放电话的手,一抖再抖。

他黑着脸,大步走到门房,问:“那个总是习惯坐在校门口的女学生呢?”

门卫追他追得要断气,正在气头上:“你哪个学校的,擅自闯……”

“我问你话!”北野猛然一吼。

门卫吓一大跳,瞪着眼,愣愣往那个方向指:“不久前急匆匆跑回……”

北野冲下楼梯。

太阳下山了。

魏莱她们七八个人抓着陈念的头发,把她扯到巷子深处,辱骂,掌掴,踢打,把她的脸摁在地里。

这群少年疯了般对她发泄所有的不满,不满她的口吃,她的漂亮,她的安静,她的好成绩;不满她的揭发,她的不被震慑;

或许有更多的不满,不满老师的教训,父母的责骂,不满她们自己无聊枯燥的现在,不满她们迷茫无望的未来。

少年们的发泄永无止境,她们把她抓起来撕她的衣服。陈念竭力挣扎,揪着校服领口不松手。可寡不敌众。她们用脏话辱骂她,打她的脸,扇她的脑袋,踢她的腿间。

路边有人走过,她们也肆无忌惮。

没有任何让这群少年畏惧的事物。

肩膀露出来,陈念护着衣服喊救命,救救我。路人不看,匆匆走开。

她仿佛看见胡小蝶,在远方无动于衷。

她的裙子被撕成碎片,散落一地的教科书上踩满脚印,纸页上达尔文的脸碎在泥里。

街区之外,那个叫北野的少年竭力奔跑在路上,穿过青春里无数谎言与残酷的日子。

还在幻想,

不要慌,他说,没关系,他一定会找到她。

她们哈哈大笑,扯着她脖子上的钥匙绳子,拖着她白花花的身体叫嚣辱骂,如同屠夫拖着一块猪肉:

“贱.人.婊.子,免费来看呀!”

她不是和她们同龄的女孩,不是一个人,是一头牲畜;曝光在路过男孩们的目光中,供他们品论调笑,观赏戏弄,拍照录影。

他们像疯狗肢.解猎物般扯她的内衣,她蜷成一团,守住最后一块遮羞布。挣扎中,她仿佛看见曾朗读的《圣经》,她泪如雨下,呜咽: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大地,如同行在天上。”

“嘶啦”,他们把她剥得精光。

身体本能地蜷缩,她们把她掰开,她抵抗。她们骂她,打她,踩她的手指。

她哭喊:“请饶恕我的罪;

如我饶恕他人对我犯下的罪;”

她们大笑:“贱.人白看啦!”

“请免我无法承受的苦难考验;

请救我脱离凶险……”

奉以爱之名。阿门。

然而,

有没有一种可能,

这世上是没有爱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