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正文 第十四章全文

天黑了。

北野沿着街边店铺一家家问,找到了那条巷子。

夜漆黑,陈念的书包,教科书,铅笔盒,手机,裙子,红线,散落在泥地。他把她的东西捡起来,线缠在手上。

阴冷的穿堂风吹过,树影婆娑,夜雨将至的前兆。

一道闪电扯破天空,北野脸色煞白。他往巷子深处走,狂风卷着一件白色的东西到他脚边,他在家里卫生间的架子上见过。

那一小块布料在他脚下短暂停留,刮到垃圾堆里去了。

北野最终在灌木丛里找到陈念,白色的身体在地上蜷成一团,数不清的伤痕血迹,像一颗掉在泥里的布满红血丝的眼球。

北野跪下,脱了衬衫披在她身上,她颤颤地一缩,气息奄奄。

“是我……”他靠近,拣开她脸上的发丝。她呆滞地看着他,一秒,两秒,坚持的什么在一刻间断掉,昏死过去。

他把她裹好抱起。

小巷空寂无人,天空划过道道闪电。

时间到。暴雨骤降。

摩托车在雨幕中疾驰。人车湿透,像行驶在闭塞的水底。

大雨瓢泼,怀里的女孩如同死了一样,身体似麻袋般不断往车下滑落,北野一次次停车,搂着她把她往上拉。

他用绳子将她绑在自己身上。

他抱紧她,喃喃自语,不知给谁催眠:

“不要紧,没关系的。会好起来的。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有回应,她死掉了。

他羞耻龌龊的生命里,出现的唯一美好的事,她死掉了。

少年贴紧她苍白冰冷的脸颊,嚎啕大哭。

雨汇成河,卷着垃圾尘土滚进下水道,要刷干净这座城市的污浊。

雨季那么长。

可是,夜里分明暴风骤雨,声势浩大如千军万马,摧枯拉朽要把世间一切推翻;到了第二天早上,世界还在那里,喧闹,混沌,复杂。

清晨尚有安宁的假象,因为人类尚未苏醒。

陈念穿着长款的校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坐在桌边吃蒸糕。

她似乎忘了一切,正常得几乎不正常。

“一定要去学校?”北野问。

“嗯。”她语气缓慢而平静,“没有办法,请假的。”

“你脸上还有伤。”

“就说被蜈蚣咬,肿起来了。”她还是静静的,似乎里面静成了一滩死水。

北野没说什么了。他始终侧对着她,不让她看到他的眼睛。但陈念知道。

昨晚他抱着她一整夜,泪水断断续续淌到她眼睛上,一会儿停,一会儿又涌出。

“走吧。”陈念拉他的手。

夜里她也拉过他一次。半夜,她似乎熟睡了,他偷偷起身下床,被她猛地拉住。她知道他要去哪儿,她不让她去。

去学校的路上,陈念再次交代北野,别去报仇。她说她认识一个警察,她会报警。她还说,他不能出事,说他答应过她一直陪在她身边。

北野“嗯”一声,算是同意。

而后沉默,两人各怀心事。

高考在即,最后冲刺,学生们更忙碌,没人注意陈念红肿的脸。小米吓了一大跳,听她解释后,道:“我小时候被毒蜘蛛咬过,额头肿得跟年画上的寿桃仙人一样。”

陈念没心思听,不知北野现在干什么,她知道他一定会去找魏莱。她希望他不要找到。应该找不到的,魏莱昨天跟她说过一句话,她还会来找她的。

她一整天都坐在座位上埋头看书,不让人看到她的脸。李想坐到前边和曾好讲话时,她也不搭话,庆幸桌上的书堆可以挡住她。

小米清楚她的心思,也不主动和别的同学搭话,偶尔和她闲聊,说:“诶,最近电影院有3D的泰坦尼克看哦。”

陈念缓缓说:“很难买到票吧。”

这时,手机响了,是郑易。

陈念蹲去桌子底下。

“陈念。”

“嗯?”

“最近上下学要注意安全。”他语气严肃。

“嗯?”

“这段时间有罪犯频繁对女生下手,我们还没抓到。”

“好。”

说完正事,笑问:“学习怎么样?”

陈念回答中规中矩:“老样子。”

“有没有遇到麻烦,需要我帮忙?”

“没有。”陈念说着,习惯性地摇了一下头。

“那就好。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会的。”

陈念从桌底下钻出,身边同学们又在说着深夜的雨衣人。

她拿出练习册做题,并不安宁,她怀疑北野会去找魏莱,正如她觉得,北野怀疑她不会报警。

她的猜测全对。

然而寻了一整天,北野并没有找到。闷在心头的痛苦无限放大,成了痛恨。

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很多时候,我们并非睚眦必报,我们只要一个教训,一个惩罚,一个发泄纾解我们不公遭遇的出口,哪怕只是很小的一个口,都能轻易被安慰。

可如果没有,密封的痛苦就会发酵,成怨成仇,成痛成恨。

但中途,手机闹铃响了,下午四点半,北野没忘记要赶去学校接陈念。

还没下课,他站在街对面等。

校园很安静,像一片墓地;教学楼是一座座墓碑,数不清的学生们坐在里边上课。

远处操场上有学生在上体育课,太远,没声音传来。

北野抽着烟,忽而想起曾有一天,他去报仇,路过这个学校,也不知怎么就抱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走到院墙边。巧不巧,刚好就看见她在跳绳,长长的马尾像晃动的珠帘。

想着旧时光,他的眼睛轻缓地眯了眯。

北野看一眼手表,离下课还有半小时。他从院墙的同一处翻进去。他跑过操场,教学楼里安静极了。

他飞快溜上楼梯,想着陈念上课的样子,跑到她班上,一愣。

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人埋头写作业。他看一眼墙上的课程表,这是节体育课。

北野心一沉,跑到走廊尽头望,操场上有人打球,有人跑步,有人跳绳,但没有陈念。

北野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却没摁。

他冲下楼梯,满校园找,犄角旮旯都不放过,还是没有。眼见快放学了,北野一身热汗冷汗,翻墙出了校园,站在校门对面等。

一分一秒,清澈的下课铃敲醒校园,轰然炸锅。学生们涌出学校,可陈念始终没出现。

恐惧漫上心头,他不能再次把她弄丢。

摩托车飞驰,少年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小巷,脑子里回想起最初的那天,

那一天,他被人打倒在地,嘲笑,羞辱。那群人不知道,他随身带着一把尖刀。下一秒,他会把刀刺进他们的心脏,同归于尽。

可下一秒,她出现了。要为他报警,还吻了他。

生命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正如北野拉开卷帘门时,不会想到陈念站在黄昏的光线里,握着带血的尖刀;

说,“小北哥,救救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