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正文 第十五章全文

“生命是天赐的礼物,我不想浪费。你永远不会知道到手的下一张牌是什么,你要学会接受生活带来的意外……”

黑暗的电影院里,大荧幕上年轻的莱昂纳多说着一口翻译腔的中文。3D眼镜遮住了陈念的眼。

几小时前,

北野迅速关上卷帘门,冲去拉上窗帘,回头问:“怎么回事?”

“昨天,她们打我,骂我,脱光我衣服,的时候,拍了照,录了视频。

她说,让我今天去拿。

我去后山,她不给我。她放给我看。还说要到网上去,很多人都录了,报警也没用。——她说不会放过我。——昨天的事,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够的,她威胁我,打我。我反抗,推她。……我知道要见她,带了刀,想着万一,可以吓到她不要再打我了。可她不怕,我让她不要过来,但她不听……她和我扯在一起……在草地里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想,真的没有想,她就……

我错了,我不该自己去的,”

可自胡小蝶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让她不再信任郑易他们,她仰头望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对不起,你救救我,送我去警察那里吧,我怕他们,我不敢自己去。我怕妈妈知道。”

“不去。”北野说。

“……”

“凭什么?”他红着眼睛,“凭什么?!”

“凭什么把你交给他们。你要让他们一遍遍分析照片视频,一遍遍逼问你的感受,拷问你究竟是防卫过当还是怀恨借机杀人?你想重新见到那群伤害你的人和他们对质,你要和她们还有那一群家长纠缠撕扯?你还要考试吗?”

“……”

妈妈会知道的,知道她受到了怎样非人的伤害,妈妈会哭的。

而在短暂的失控后,北野冷静下来:“你确定她死了?”

“……”她怔怔的,几秒后,茫然地摇摇头,“我立刻就跑了。”

“我过会儿去看。但不管怎样,一切等考试完再说。把刀给我。”

尖刀上鲜血干涸。北野过去夺,抽了两下才把刀从她手里拔.出。

“把衣服脱了。”北野说。

陈念没动。

北野扒掉她的衣裳,把她拉到花洒下冲水,点点的血迹慢慢散开。

北野把衣服鞋子塞进洗衣机,看见了自己的衬衫。今早陈念穿衣时找不到打底T恤,当时他找了件衬衫给她。他回头看她一眼,她滞望着墙壁。

他背身遮住她的视线,把衬衫抽出来,团一团塞进洗脸台抽屉里,却意外在抽屉里看见他妈妈买的某件东西。

“和我说,你……”他斟酌用词,“你伤了她哪里?”

她摇头:“……我忘了。”

“伤了她几刀?”

“……不记得。”

“多深?”

“不知道……我恨她。我多希望她消失。可我没想要她死。”她发着颤,“她们那样的少年——为什么不被管起来……不该是这样的……原本不该……”

北野紧握住她的头,盯着她,让她冷静:“你回来的路上有没有人看见你?”

“没有。”厂区除了院墙那头的小巷,三面都是荒地。

“她人现在在哪儿?”

陈念看他。

“我去看看,你力气小,或许她只是受伤。人没那么容易死的。”他异常冷静。

“我和你一起……”

“我一个人去。如果有事,我会通知你。”

“可是……”

“没问题的。你不相信我?”

“信。”

他上前,突然握住她的湿发将她揽进怀里,低头用力贴紧她的脸颊。

陈念的手机响起,两人猛然一惊,李想打电话来:

“陈念,《泰坦尼克》以3D版本重新上映啦。我抢到两张票,要不要去看。”

“我……想复习。”话说完,北野蹙眉摇一下头。

李想劝:“等高考完都下映了。这么经典的电影,以后很难在电影院看到。你就当放松一下嘛。”

北野握住陈念的肩膀,眼神告诉她答应。

陈念嘴唇颤了颤,缓缓摇头。她不是傻子,他太谨慎,为以防万一已开始给她制造不在场证明。

电话里李想仍在努力:“陈念,《泰坦尼克》那么经典啊。你心里肯定也喜欢……”

狭窄简陋的浴室里,灯光昏黄如旧电影。他和她四目相对,谁的心思对方都心知肚明。他握紧她的肩膀,缓慢而用力地点头。

这部电影太漫长。

陈念坐在黑暗的影院,像坐在坟里。终于到了结局,海面上,JACK和ROSE抓着同一块救生的浮木。年轻的男子让女子爬上去,自己漂在冰水里。

他们共同的未来像北冰洋的寒夜,冰冷,黑暗。

“我爱你。”

“你敢再说一次!……不要说告别的话。”

“可我太冷了。”

“听着,你会逃离这里,安全脱险;你会向前走,活下去。……你会老去,会安息在温暖的床上,而不是结束在这个鬼地方,不是结束在今晚。你明白吗?”

“可我太冷,已经麻木。”

“赢得那张船票,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因此认识你,我万分感激。……答应我活下去,答应我你不会放弃。……无论发生任何事,无论你身处如何绝望的境地,答应我,不要放弃,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我答应你。”

最后,女子拨开他的手,奋力游向光明;英俊的男子缓缓沉入北冰洋,被黑暗吞噬。

走出电影院,李想见陈念红着眼睛。

“哭了吗?”

陈念垂着脑袋,摇摇头:“没有。”

“女生看这类电影都容易伤感。”李想说,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又把手缩了回去。

他晃荡着纸桶:“没想到你这么不能吃,你看,爆米花还剩一大桶。”

陈念只好说:“我不喜欢吃零食。”

“难怪你这么瘦。”他看看手表,“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陈念回家后不久,风雨接踵而至。

等了好一会儿,北野还没来。

她翻出手机要给他打电话,却意外发现通信录里没了北野这个人。正疑惑思索之时,门上响起敲门声。

陈念一惊,凑到门边,听他低声说:“是我。”

陈念立刻开门让他进来,他一身风雨,水流顺着雨衣滴在地上。

她递给他一条毛巾,问:“她怎么样?”

“应该没事。”北野说。

“没事?”

“我去了你们学校后山,找遍了也没看见她。”

“找错地方了?我应该,和你一起去的。”

“没。我看到了血迹。但她不在。”

陈念吃惊:“你……没骗我?”

“不骗你。真的。”他说,“血迹很少,估计是轻微的刺伤。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你回来时,衣服上的血迹也很少。”

她惶惑而依赖地望住他。

“她应该伤的不重,自己走了。”北野说,“你也不清楚伤了她几刀,深不深。我觉得你太紧张,想严重了。”

“是吗?”陈念蹙眉,又道,“但……她会告诉警察,会……”

“不会。”北野擦擦头发,把雨衣脱下来挂在衣钩上,“她打架不少,受伤也多,她哪回找警察?再说,告诉警察,她们欺.辱你的事也会曝光。她们人多,有的还在上学,会被开除。要真告诉了警察,你现在能站在这里?”

陈念“哦”一声,恍惚地看着他。

“别自责。”他轻声说,“你对她的伤,还不如她自己打一次架的。”

她似乎有些迷茫,好久后,低头从包里拿出一张手机存储卡。

北野接过去剪碎了;

陈念说:“垃圾桶在那儿。”

北野:“我扔到外边去。”

她抬头望他,他揉她的头,右手腕上系着的红绳垂下一缕线,擦过她脸颊,

“她没事。你别想那么多,认真复习,准备考试。”

陈念机械地点点头。

风声雨声,灯泡在头顶摇荡,两人的影子晃来晃去,单薄,不定。

北野坐到床沿,人似乎有些疲惫,抬头见她在出神,他凝望了她一会儿,轻声问:“电影好看吗?”

“啊?”

“我问电影好看吗?”

“——不好看。”陈念摇摇头,“是悲剧。我不喜欢。”

“悲剧?”

“嗯,男主角把生,生的机会,留给女主角。自己死掉了。”

“女主角呢?”

“结婚,生子,活到很老。”

“挺好的。”北野笑了笑。

“哪里好了?”陈念说。

北野抬头望着她,张开口,要说什么,最后却无疾而终;就那样安静看着,眼神笔直而柔软,像一口深深的井。

陈念站在原地,与他四目相对,忽然就有些想落泪。

两个少年读懂了彼此生命里的苦痛挣扎,爱与无望,

可什么也不能说,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处。

他们单薄的肩膀承受太多不可承受的重量;他们还那么小,可这凄风苦雨的世界,他们唯有彼此可依可靠,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凝望着,

北野微微一笑,朝她张开双臂;

小结巴,过来我这里啊。

陈念揉揉眼睛,走过去坐到他腿上,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像孩子抱着最心爱的玩具。她把头枕在他肩膀,箍得紧紧的,嗅到他脖颈间风雨的气息。

他抱着她缓缓向后倒去,倒在床上。

屋外的风雨声,仿佛再也听不见。

死死相拥,如果时光能够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