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正文 第十六章全文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奥斯卡?王尔德的这句话怎么翻译?”英语老师坐在讲台后边,眼睛从鼻梁上的镜框边看向教室,“谁来翻译一下?……陈念?”

  陈念捋着裙子刚要起身,老师抬手:“不用站起来了。”

  陈念轻声说:“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

  “对。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英语老师重复叙述一遍,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下一题。”

  第四天了,一切风平浪静。

  魏莱没再来找陈念的麻烦。

  雨季接近尾声,天气越来越热,北野给陈念买了个小小的电风扇,无声音的,挂在课桌底下吹风。

  老师仍在念题,班主任的影子出现在窗口,陈念微微分神,却听他说:“曾好,你出来一下。”

  曾好出去了。

  陈念继续听课,不久后曾好回来,看上去有些得意。

  下课后,小米戳她后背:“曾好。”

  “嗯?”她转过身来。

  “老师找你干嘛,有好事儿么?”

  陈念拆开一盒百奇。

  “我吃点。”曾好伸手拿一根;小米也拿一根,说:“念最近总吃零食。”

  前前后后外加路过的同学都凑来拿,拆开的饼干如同人民广场喂鸽子,一眨眼就没了。

  “魏莱失踪了。”曾好咬着饼干耸耸肩,别提有多幸灾乐祸。

  小米问:“失踪了为什么找你呀?”

  曾好翻了个白眼:“象征性地问一问。谁都知道当初不是恶作剧,就是她们欺负我。那时劝我别想复杂,现在倒晓得来问我。呵,她还欺负过外校的学生,恨她的人就我一个?反正她活该。”

  陈念抬头,道:“别说那么满,万一,她跑出去玩,过几天又,回来了。”

  曾好瘪瘪嘴:“最好永远别回来。”

  小米:“咱班主任又得长白头发了。”

  “白什么呀。”曾好说,“魏莱被退学,归家长管,和学校没关系。以前不愿承认只想大事化小,还是那个警察干预的。现在估计庆幸早早脱离关系了吧,不然名声要臭掉。”

  “提前说了,也不要紧。”

  拉手往家里走。

  北野手机响了。

  他皱着眉心接起,冷声道:“说了中午和晚上别找我。”

  陈念知道那是他的朋友。只有她上课时,他才有和朋友一起玩的时间,那件事后,尤其如此。

  挂了电话,

  陈念说:“晚上,自己做饭吃吧。”

  北野说:“好。”

  走到楼下,发现桑树上挂了两条粗粗的绳子,陈念看看绳子,又看他。北野说:“给你扎个秋千,等考试完,你可以天天在下边荡秋千。树上的虫子我用药水喷走了。”

  陈念轻轻地点点头。

  回到家里发现,米没了,方便面也没了,就剩一小把面条。煮开了水,把面条丢进去,陈念望他:“够两个人吃吗?”

  “应该不够,加两个鸡蛋。”北野把蛋磕进去。

  陈念四处找:“诶,有小白菜,还有平菇。……啊,西红柿。”

  不管了,洗干净了一股脑儿全扔锅里。

  最后出来一锅有红有绿的蔬菜面条汤,也不装碗,直接把锅端桌上,底下垫本书,拿两双筷子蹲椅子上就着锅里吃。

  出乎意料的鲜美。

  电风扇吹着,少年们吃得大汗淋漓。

  “好吃吗?”北野问。

  陈念点点头。

  北野把啤酒瓶推给她:“喝一点。”

  陈念抱起瓶子,对着瓶嘴慢慢仰起头,喝了一小口,苦涩,她眉毛揪起来。

  北野饶有兴致看着。

  “好喝吗?”他问。

  “不好喝。”陈念瘪嘴,看着桌子对面的北野,没有缘由,忽然就浅浅地抿起嘴唇。

  “为什么笑?”北野问。

  陈念摇摇头:“不为什么。”

  “你开心吗?”

  她懵懂地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声音很低,小小的,像说一个秘密:“开心。”

  北野“哦”一声,垂眸夹锅里的面条,不自觉唇角弯起来,也是笑了。

  陈念问:“你也开心吗?”

  北野说:“我也开心了。”

  两人把面条吃得精光,见了锅底,北野问:“吃饱了么?”

  陈念点头:“吃饱了。”

  烤面包的香味又飘进来,他问:“想吃吗?”

  “……好呀。”

  北野于是又笑了,他翻窗子下去,一会儿带回了新烤的面包,还有一根灰太狼样子的软糖棒棒糖。

  陈念拆开咬一口,转眼看到柜子上的《圣经》,脸色微微变了变,过去把它塞进柜子里,再也看不见。

  她含着糖果,忽说:“魏莱失踪了。”

  “哦。”北野并不在意,把吸管插.进牛奶盒子,推到她面前。

  “她会去哪里?”

  “谁知道?她招惹的人多了去。和我们没关系。”北野说。

  “哦。”陈念说。

  但如果警察来询问,也会很困扰,她蹙眉想着,忽起身走去浴室,不知找什么,翻箱倒柜的;

  北野也没拦,坐在桌边喝牛奶。

  陈念拉开洗手台下的抽屉,里边空空的;她找了一圈,又出来四处看看,问:“那些衣服呢?”

  “嗯?”

  “那天,我穿的衣服。”

  “烧了。”

  “烧了?”他真够谨慎,她问,“烧的时候,不会被发现吗?”

  “我知道有个地方整天都在焚烧垃圾。”

  陈念还要说什么,北野问:“今天不复习吗?”

  “复习啊。”她回到桌边坐下,北野起身把台灯拿过来。

  两个少年分坐桌子两边,她低头看书解题,他看看漫画书,偶尔看看她,时不时去赶走窗外叫嚷的蛐蛐儿,夏天的夜晚就这样过去。

  一天又一天,两个少年相依为命。

  有一个晚上,火车铃响起的时候,陈念揉揉眼睛,阖上了书。

  这夜暴风雨不再,平静极了。

  陈念说:“今晚,没有下雨了。”

  北野走到窗边:“雨季要过去了……”他顿住,望着天空,忽说,“小结巴,”

  “嗯?”陈念回头。

  “你过来看。”

  陈念到窗边,和他一样伸出脖子望天空,漫天繁星。

  北野跳上窗子,递手给她,她拉住了爬上窗子,跳下水泥板,绕过梯子去上楼顶。火车轰隆而过。

  两个少年肩并肩坐在楼顶的夜风里看星星。

  他们望着头,虔诚而信仰。

  夏夜的星空美得惊心动魄,那么美,叫人想落泪。

  陈念脑子里忽然划过那句话,念了出来:“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有人依然仰望星空。”

  北野垂下眼眸来,扭头看她,她有些惶惑:“我不明白。”

  “北野,”陈念问,“他们说的仰望星空,是什么意思。”

  “对我来说,是此时此刻的意思。”北野说。

  她迷茫不解。

  他微微一笑,说:“愿你有天也会明白它的意思。”

  “会吗?”

  “会。”他说,“你相信吗?”

  “你说的。我信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