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正文 第二十二章全文

夕阳缱绻,晚风抚动桑树梢,树叶窸窣。

北野坐在秋千上,安静地看陈念,她抱着大笤帚在扫落叶,唰,唰,地上留下一片扫帚的细纹。

“我看见,洗手台的抽屉里,少了一个东西。”陈念试探着说,“他们说魏莱被……,其实没有。是不是那个……”

两人对视着,沉默。

北野轻咬一下嘴唇,开口:“但……后来知道,魏莱是真的被人强.暴了。那天你伤了魏莱后,跟踪她的雨衣人控制了他。”

陈念握紧扫帚:“你说的,是真的?”

“是赖子。”那天陈念看到他,很紧张。北野便知道,那晚路过了和魏莱一起伤害她的人里可能有赖子。“我们不是朋友了。他逃去了外地,之前两起案子也是他犯的。”

陈念不吭声。

“你不记得了?我给他收拾过一次烂摊子,那天你还在我家。”

“是他杀了魏莱?”陈念将信将疑。

“嗯。”

陈念蹙眉;

他从秋千上起身,走过去抬手抚她的脸,她安静了,黑眼珠看着他,眉心渐渐松开。

他低下头,捧起她的脸,在她耳边低语,如同催眠:“你要相信,你没有伤人。你也不会有事。”

她轻轻发抖:“我没有杀人。”

“对,你没有。”

“你也没有,是吗?”

她近乎执着,他缓缓一笑,轻点一下头。

可她仍有隐忧,知道他有事情未讲明,是不好的事,是灾难。她相信他的话,但又觉得有些真有些假,可她不知道哪部分真哪部分假。

她莫名不安,他也是。

他们还是小小的少年啊,会害怕惶恐,但也会咬牙死撑,像野地里无人照料的荒草,拼了命去生长。

傍晚,两个少年翻过窗台,沿着楼梯爬上去,并肩坐在楼顶眺望红尘蔼蔼的曦城,西边的天空余晖散去。钟声响起,火车在暮色中轰鸣而过。

有一种隐隐的预感,大难将至。

他问:“小结巴?”

她答:“嗯?”

他问:“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她说:“你知道,不是么?”

北野说:“知道。但想听你说一遍,说出来。”

陈念说了,扭头看他。

北野说:“听到自己说的话了吗?”

陈念说:“听到了。”

“好。你以后还会遇到。”北野说,“但你记住,我是第一个。”

陈念的胸口压了一块大石,轻声问:“你呢,北野?”

“嗯?”

“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北野也说了,他讲得很慢。陈念听着,眼眶在风中红了。她想看他,和他对视,但他低下头去了,

他拨弄着吉他,说:“小结巴,给我念一首诗。”

陈念念诵他指定的那首: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户,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一滴泪,穿过昏暗的暮色落在本子上;

北野歪头看她低垂的头颅,看了很久,浅浅笑了,却什么也没说。继续拨弄吉他,看见手腕上的红绳,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遥不可及,那我想变成一片钥匙,用红线穿了,挂在你脖子上,贴在心口的位置。

他从兜里摸出那片钥匙,放在她手心,说:“不要让别人看见了。”会给你造成麻烦。

她的手攥成拳头,说:“好。”

谁都隐隐预感,诗里边安静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第二天离家时,北野对陈念说:“晚上六点,走过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巷子拐角。不要去太早。掐着时间点经过。”

“为什么?”

“按我说的做就行。”

陈念没再问。

到学校后,发现出事了。警方开始在学校后山进行地毯式搜查。

课间,陈念去交作业时,徐渺跟在她身边,低声说:“对不起,陈念。我什么也没说。但那个郑警官太厉害,他居然从魏莱的一通电话推断出她的想法。”

原来,郑易一直对魏莱打给徐渺的那通电话耿耿于怀。徐渺被家长看得严,放学就回家,没有和魏莱玩的机会。两人关系在冷处理期,很久不联系了。

可魏莱失踪那天,她给徐渺打了个电话,通话时长不到半分钟。

郑易推测,魏莱原本就要去学校附近,因靠近学校而无意中想起联系徐渺,才给她打了电话。或许约徐渺出来见一面。

他甚至推测,见面的地方就是后山。她也知道徐家父母看徐渺看得严,在校外不可能见面,在校内,就只有学校后山,那是死角。

陈念摇摇头:“不要紧。”

徐渺说:“之前你被欺负的事被警察知道,刚好撞上她失踪死掉,被打扰得没心思学习了吧。”

“还好。”

“也不知道后山调查得怎么样。希望没人见你去过那里,也不要跟电视里演的一样查到什么头发丝之类的,不然你麻烦一堆。你放心,我只说魏莱约我去后山,没说她约了你。”

陈念没答话。

一整天,她时不时看后山,即使徐渺没说,警察会在那里发现什么,血迹,脚印,头发,纤维?多天前的暴雨冲得掉吗?

如果找到和她相关的证据,她会立刻被带去警局,接受更高强度的审问,就看她熬不熬得过。

或者,如果发现关键的证据,她就直接完了。

而此刻,北野在做什么?

职专的老师快下班时,办公室外传来震天的摩托车刹车声。

不羁的少年摘下头盔,暗中扯松了衬衫袖口的纽扣,他几步跃上台阶,随意敲一下门,不等应答就进了办公室。

老师望着门外的摩托车若有所思,蓦地想起前天警方交代过的“雨衣人”描述;他这儿有好几个符合的,但那天几个便衣看过后也没给个准信,没想今天又来一个。

北野的身世,那样的父亲母亲;这样的孩子受同龄人排挤,融不进圈子里;他长得好看,读书时总有女孩子追,但他态度恶劣得很,像骨子里厌恶女性一样。

“老师。”北野声音微冷,不太耐烦。

“哦。”老师回过神来,“领结业证啊。”他在柜子里找,边找边搭话,“你这段时间旷课有些多。”

北野理也不理。

老师最终把结业证翻出来,还要多说点什么,北野皱眉去夺,猛一伸手,袖扣崩掉了。小手臂上赫然几道深深的指甲抓痕,还有新的刀疤。

老师这才意识到,大热天的,他居然穿着长袖衬衫。

但老师迅速收回目光,仿佛什么都没看到,说:“结业了,以后好好找工作啊。”

“呵。”北野很冷淡,转身走了。

老师冷汗直冒腿发软,一下坐到椅子上。听见摩托车声消失了,才慌忙拿起电话报警。

陈念的手机贴身装着,一整天都没震动,她并不惶恐,却也并不平静。如果后山上找到和她有关的人证物证,郑易会打电话来的,或者直接来人?

放学铃声一响,她就冲出学校,门口没有郑易。

看来今天没有什么发现,可明天后天呢?

门口也没有北野,不过他们约好在另一个地方见面。她喘着气,快跑到初遇的那条巷子时,离六点还差十分。

她在附近弯弯绕绕,生怕有人跟着她,却也不知道在躲什么。

快到六点,她跑去那个巷子口。

无人的深巷,陈念盯着表盘,最后一分钟,还差十秒。

她像一个逃亡的难民,等待黎明的船只。

一秒,两秒……

突然,远处传来嚣张而熟悉的摩托车响,陈念立刻回头,眼中迸发惊喜,如同见到失散的至亲。可车上的少年没有减速,弓着腰在车背上猛加油门,朝她扑面冲过来。

势不可挡,他把她掳上摩托车,疾驰而去。

她像一个麻袋趴在车上,书包里的课本倾囊而出,洒落一地。

陈念颠簸得头晕目眩,不知过了多久,急刹车,她被他扛在肩上。

车,桑树,落日,秋千,楼梯,卷帘门,稀里哗啦流水一样在她面前旋转。

又回到那个昏暗的散发着闷热和潮湿木头气味的屋子里,他一把将她扔在床上。

他压上去,捧起她的脸,吻她的嘴唇,动作粗暴,她又懵又慌。

窗帘遮光,云层盖住夕阳,室内微醺的漆黑里,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感觉到他的躯体很紧张,在发抖,像一把绷紧的弓。

“警察马上来。”他抓住她的领口,猛地一撕,布帛裂开,人心抖。

她惊愕,突然好像明白了。

你骗我?

她张着口,成了哑巴,一句话出不来,不停摇头。

“听着,我很抱歉,”他声音微哽,力量全用于固定住她的脑袋;他把手上的红线拆下来系在她手上,“对不起,我以为会天衣无缝。”

他以为,找不到魏莱的尸体,他们就不会被发现。他把案发现场打扫干净,血迹用土埋了;他把魏莱运到人迹罕至的三水桥上游,埋进淤泥。

可手上的红绳松了,左手手指去勾,没想手中魏莱的一只鞋掉进水里。那晚暴风骤雨,帮他掩盖了抛尸的车辙,却也使他无法下水去捞。

即使你做了所有的计划和安排,仍有一个词叫意外。

而谁又能料到,三水桥会在暴风雨的夜里垮掉。

“这是天注定的意外,我不难过。”他说,带着赌命般的决绝。

因为也是天注定的意外,让我遇见你。

公平。

“不行。”她摇头,“不行。有……别的办法……”

“没有。”他狠狠蹙一下眉,眼中水光一闪而过,冒出嗜血的疯狂,像要把她看进骨子里,“不是赖青,我是那个雨衣人。”

她根本不受骗,摇头:“不是。”

“是。”

“不是。”

“是。”

“不是。”

“是!”

“不是!”

“……”

“……”

他几乎要没了辙。

“那天晚上,你醒来,听见水声,你知道我在洗什么吗?”他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话,一个秘密,

她瞪大眼睛,极其痛苦地“呜”出一声,用力捶打他的胸,拼命摇头。

“谁准你你为我做这些,谁准你?”

他们揪着对方,像要把对方掐死。

他用布条缠她的头,捂住她的嘴,警告:“你想跟我一起毁掉吗?不想就听我的,明白吗?”

她咬着布条,呜呜地摇头。

他热烈地吻她的脸。

夕阳突然明媚起来,透过窗帘缝,刀一样切在他们的身体上。

她泪湿眼眶。

警笛声划破天空,别离的时间到了。

他松开一点她嘴上的布条:“喊救命。”

她不喊。

他狠狠咬她的脖子,像要把她的肉撕下来,她痛得眼泪溢出。

他眼中的泪光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警笛声近了,来不及了,他把她揪起来:

“小结巴,我生下来就是块垃圾,废物,我这一生注定一事无成;你还有北京,可我注定不会是你生命中的那个人,不会是与你匹配的那个人。所以你记住,你没什么可遗憾的。

而我呢,没办法,我喜欢一个人,我只想保护她,把她藏起来,任何人都碰不得,说不得,欺负不得;谁都不能说她一句不好。

——就这一件事。”

车辆紧急的刹车声在楼下响起,

“我不在,你要撑住,一定要撑住。”

他瞬间露出凶光,几近狰狞,把她压倒在床上,寒声:“喊救命!”

陈念咬牙,盯着他。

他扯她的衣服,布料撕拉成稀巴烂。

“喊救命!”

她死不吭声,眼红如血。

一连串脚步声沿楼梯而上,

他红了眼,点燃打火机戳在她脖子后边,她痛得蜷成一团,在他身下打滚,床板踢得哐当响。

他来真的了,疯了一样逼她,她痛得眼泪哗哗直流,痛恨地盯着他,就是不吭声。

两人倔强斗狠的眼神要把彼此千刀万剐。

厮打中窗帘扯下来,霞光红透整间屋子。

敲打声在卷帘门铁皮上震颤,是入侵的号角。他们在外边喊:“开门!”,“束手就擒!”,“你已被包围。”

兵荒马乱,

北野突然掰过她汗湿的脸,

四目相对,她潸然泪下。

少年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是心酸得要哭,最终却笑了,他喉头微微动着,像有一生的遗言梗在里边,半晌,只说:

“小结巴,等你长大了,不要忘了我。”

如一把刀刺中心脏。陈念嘴唇发颤,肩膀耸动,脸庞皱起像初生的婴儿,发出一声极其痛苦的惨叫:

“啊!!!”

卷帘门破开,如撕裂的布料,警察冲进来。

少年搏命般搂紧女孩,咬她的唇,她也狠狠咬他,血腥味涌进口腔。警察将他们包围,却撕扯不开胶在一起的两人。

他死握着她的脖子,外人看着像要把她掐死;

“放开她!”

“你已经被捕了!”

“北野!放弃抵抗!”他们都知道了他的名字。

“救命!”

他们抱在一起,咬在一起,嘴唇破了,流出鲜血;他们厮打,挣扎,最终,被闯进来的人分开。她像一个布娃娃,被抢夺离开他的怀。如同从他胸口撕下了一层皮,一块肉。

一个女警迅速上前把陈念保护在怀里,盖上衣服。

陈念惊恐地盯着北野,睚眦欲裂。

他们踢打他,反拧他的手,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摁趴在地上,如同第一次见面,他的脸被碾进尘土里。

无数手脚压在他单薄的后背上,少年被制服,拷上手铐。

他脸贴地,黑眼睛盯着她,一瞬不眨,像要看出血。

“看什么看?!”

一巴掌打在他头上,他眼神倔强。

女警把她搂进怀里安抚:“你安全得救了,别怕,没事了。”

这一句话,陈念崩溃在地,嚎啕大哭。

……

……

——小结巴,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护我周全,免我惶苦的人;

让我在长大之前,不对这个世界感到害怕;

仅此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有很多人问,为什么北野要这么做。

警察已经搜到后山了,警察的注意力全在那里,那里是案发地,找到的人和证据都会是关键的,如果陈念当天和魏莱揪扯的时候,假如她掉了一根头发在那里。那后果就是,不管她有没有承认,她这次要接受的审问绝对不会上次那样温和的聊天了。如果有更厉害的证据,那就直接完了。

北野等不了了,他必须转移警察的注意力,也必须让这个案子快点完结。不要说他们怎么怎么样傻,应该怎么怎么计划。他们不是历经社会打磨的人,一个十七的孩子,没有什么好的教育,没看过谍战推理神剧神书,没人教过他怎么大杀四方,有的就一颗不想爱的人受伤的心了。

题外话再说一句,正当防卫。我们很多人对正当防卫这个词有误解。正当防卫的适用范围是相当严格的。比如,你打我,我就杀了你,这不是正当防卫。还有,我觉得,我觉得你会威胁到我的生命,我就杀了你,这也不是正当防卫。这些都是杀人。判断一个人正当防卫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是,被杀者当时有杀人的意图,而且非常紧急迫切就像刀要架在脖子上了。用这两点判断陈念当时的状态,再看看。

我以为你们都知道抽屉里的是女性自.慰器,即,震动.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