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离开的夏天 正文 第十三章全文

晚上,周迹照顾尹丹枫去了,店长去奶茶店帮忙去了,店里只剩我们三个。

某个时间,心娜忽然想起说我上次买的烤煎饼很好吃,我一时也来了食欲,准备出去买,栗田野不放心我一个人晚上出去,所以陪着我去了。

一路上,他没怎么和我说话,只是双手插在裤兜里,静静地走路。我不禁心里偷笑,其实早就发现了,栗田野其实并没有他表现得那么外向,也没有那么健谈。

其实栗田野是个很不错的孩子,看似无意地一次次帮周迹追尹丹枫,路见不平地帮梁心娜打败梁心妮重获萧遥的心,就算是平时,在店里也是帮着我们做重活,而现在,只是出门买个煎饼,他都会陪着我出来当个护花使者!

果真是个善良的孩纸啊!

抱着烤煎饼回去的时候,老远就看见陶艺店里多了一个人影,走进了些才看清是方子涵。他肯定是来找我的,这么想着,我满心欢喜地加快了脚步。

可,似乎,有点儿不对。

我缓缓停在了店门口的阴暗处。

因为,我看见,方子涵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心娜,而心娜一脸的惊恐,使劲挣开了他的手,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几步,慌乱中失手打翻了桌子上的陶杯。

陶杯摔到地上,破碎开来,一如此刻我失重坠落的心。

身边的栗田野忍不住要冲过来,我死死拉住了他。

下一秒,我听见了方子涵满是爱意的倾述:“心娜,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你了!只可惜老天给我开玩笑,那时的你已经是萧遥的女朋友,所以,我只能放手!但是,每天和唐果在一起,每天可以看到你,我就觉得很幸福了!现在,你和萧遥彻底分手了,所以,我有机会了,是不是?”

我听见了我的心一片片撕裂的声音,痛得无法呼吸,这个和我在一起快一年的男生竟然喜欢上他好朋友的女朋友,喜欢上他女朋友的好朋友!他和我在一起竟然只是为了能够经常见到心娜!

他那么多次地买两份早餐,买两份夜宵,买两份小礼物,我竟然没有察觉出异样;他那天俯□,那么轻柔地拍打心娜裙子上的昏沉;他那天坐在掩面哭泣的心娜旁边,想要抚摸她的头发;他在心娜踢打栗田野的时候,把心娜扯过来紧紧搂在怀里;他在萧遥打电话过来问心娜情况时故意说心娜和栗田野在一起;他或许根本没跟萧遥说清楚情况或许反而煽风点火,不然萧遥不会一直不给心娜打电话,而这么多这么多,我竟然没有丝毫怀疑,

我竟然还傻傻地以为,他是因为爱我所以连带地对我身边的人好,没想到,我才是那个附属品。

而店内的心娜彻底吓傻了,她恐慌到近乎疯狂地摇晃着头,发病一样机械式地反复重复着:“你疯了!我没听见!我没听见!你不要跟我说话!你不要跟我说话!”心娜说着说着,忽然间激动起来,捂着耳朵尖叫:“你不要跟我说话!我没听见!我没听见!”

“我说的是真的!”方子涵上前去,抓住了心娜的手臂,急切地喊道,“心娜,我说的是真的,我喜欢你!心娜,我喜欢你!”

心娜被他摇晃着,回过神来,她怔怔望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瞬间,她的眼中溢满了泪水:“你怎么可以这样?萧遥是你最好的朋友,而唐果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欺骗萧遥,欺骗唐果,你怎么可以这样!”她哭喊着,死命挣扎:“你这个混蛋!放开我!你放开我!”

方子涵却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随即就是栗田野一把将他扯开狠狠揍他的身影。那些晃动的人影模糊了起来,我听见了栗田野的怒吼:你这个混蛋!我听见了有人摔倒在地上撞到墙上的声音,我听见陶器噼里啪啦摔碎在地上的声音,听见了心娜颤抖的哭泣声,

听见我的心里,没有了任何声音。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宿舍,怎么爬到床上的,我只知道,我的眼睛竟然像泉眼一样,源源不断地向外涌出泉水。

到我的枕头彻底湿透时,心娜回来了。

我听见她缓缓地走过来,坐到了我的床前,再没发出任何声音。宿舍里沉寂得像墓地一样可怕。

委屈的泪水再次倾涌而出。片刻之后,脸上一阵轻柔的冰凉。心娜的手轻轻地擦拭着我的脸。

我努力睁开肿胀到酸痛的眼,就看到心娜悲伤的眼睛,和我一样,红红的,像兔子一样。她声音哽咽,述说着无法描述的心痛和怜惜:“小果,对……”

“不要说!”我或许没有资格期望她道歉吧,是方子涵主动喜欢的她,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只是,我曾经那么珍惜过的人,心娜或许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看过他吧!

第二天,心娜就买了票,决定次日背包去西藏。

我知道她是觉得对不起我,不好意思面对我。但她本来就决定要出去旅游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我不想接下来的好些日子都和她尴尴尬尬地相处。或许等她回来,这些情绪冲淡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了。

心娜买了票之后,立刻收拾东西要回家,这也是她计划中的,临行前要回家住一晚。而我,不想一个人再住在宿舍里,所以也打包好了行李要搬回家。

梁心娜见我行李有点儿多,所以打电话叫来了栗田野。

栗田野一见心娜就要她给他去买水。心娜斜眼看他,不服气道:“凭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小喽啰!”

栗田野不屑地挑眉道:“怎么,我辛辛苦苦跑来跟你们当搬运工当司机,难道一瓶水都赚不到吗?”

要平时,心娜肯定会说,是唐果的东西,你让唐果去。但今天,栗田野话音一落,她就乖乖地奔向了小卖部。

我沉默了片刻,道:“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栗田野边把行李放在后备箱里,边沉静道:“唐果,方子涵的事,你不要怪心娜!”

我努力笑得释然:“一个贱男人不值得姐妹伤感情。”

栗田野颇感意外地挑高了眉毛,随即嘴角一勾,赞许道:“Cool!”

听到这句话,我倒真有了一种被表扬的感觉。

他关上后备箱,又恢复了一贯的松散:“怎么这么早就回家?想爸爸妈妈了?”

我忍住了笑:“今晚宿舍就我一个人了,我怕鬼!”

“为什么只你一个人,心娜也要搬回去了么?”

“心娜明天的机票,去拉萨!”

“拉萨!”栗田野显然有些吃惊,但仍不改随性的本色,“只是为了躲你,有必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吗?还不如跟着我去夏威夷度假呢!”

我瞪了他一眼:“你还真是刻薄!她只是想背包旅行好吧!”

“背包旅行,就她那公主样?”栗田野很严肃很认真地蹙眉道,“不怕西藏人民直接把她从高原上扔下来?”

随即,他又似乎很释然的样子:“不过,这样一来,倒省了返程票!”

我的家比心娜的远,所以栗田野先送心娜回去。

刚停到心娜家门口,就见了整好出门丢垃圾的梁心妮。她把垃圾袋扔进门外的桶里,然后歪着头狐疑地看了看车内。

梁心娜刚准备开门下车,栗田野却忽然摁住了她的手,低声道:“坐着别动!”说完,他开门下车,跟电影里演的一样,走到心娜的车门身边,极其绅士地拉开车门,扶心娜下车。

这天,梁心娜穿着一件波西米亚风的抹胸长裙,她下车的时候,栗田野还不忘体贴地为她提起裙子。

那一瞬间,心娜脸红了。

栗田野把她的手提包递给她,还俯身拿起座位上心娜的米色小草帽,戴在了心娜蓬松的麻花辫盘发上。那是栗田野为她指定的编号27。

今早出门时,心娜不准备带帽子啊,民族风手镯啊什么的,结果害怕被栗田野看见了给她脸色看,就规规矩矩地全带齐了。

巷子里的穿堂风吹过,心娜的波西米亚长裙在风中肆意飞舞,她美得就像西方小说里的吉普赛女郎。

一旁的梁心妮已经看得完全失了魂魄。

栗田野拍拍梁心娜的肩膀,扬起嘴角:“白雪公主,暑假快乐!”说完,眨眨眼,对她做了一个帅气的再见的手势。

心娜温柔而开心地笑着看他转身离开。但下一秒,她的笑容僵硬了。

因为梁心妮没来由地忽然冲栗田野喊道:“喂!你是喜欢心娜吗?”

车内的我想撞墙了!

心娜很尴尬地慢慢地一点一点收回脸上的笑容,垂着眼,不敢看栗田野,只是双手紧紧地攥紧了裙子。

但她的慌乱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栗田野很迅速地回答:“喜欢啊!”语调轻松而自然,就像是回答一加一等于几那样简单。

心娜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栗田野英俊的侧脸,但三秒钟之后,她恢复了平静。或许她和我隐隐担心的一样,认为栗田野只是为了帮她才那么说的。

而且,显然,栗田野的帮忙还不止这么一点点!

“对男人来说,坏女孩只是一时的激情,玩玩闹闹而已,想走一辈子的只有好女孩儿。像心娜这种!”栗田野看着梁心妮,他挺拔的背影瞬间变得那么的潇洒,他的声音很温和却又很坚定,“像心娜这样的好女孩儿,任何男人都会喜欢。她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但并不是任何男人都能得到,所以大部分的男人只能去找相对较次的!”

梁心妮又羞又气,脸色羞愧到惨白!

而心娜的眼眸顷刻间完全被感动填满,甚至像是沉醉了。

栗田野回头看了心娜一眼,温柔而鼓励地冲她笑了笑,招招手,上了车。

(2012-8-15)

心娜去了西藏,栗田野去了夏威夷,店里一下子就只剩我和店长了。而周然再次出差,整个城市忽然间都没有我的玩伴了。

好在没过多久,周迹和尹丹枫就过来帮忙。

这次,他们两个的关系更加微妙了。总是会相视会心一笑,工作的时候偶尔递东西碰到了手都像是很自然的事情。

和我猜想的一样,尹丹枫和沈言分手,原因很简单,也很离奇,沈言把她的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C。

周迹现在每天都是笑呵呵的,工作更加的努力,简直把这两家店当成他自己的了,不,比自己的还宝贵。

偶尔,他忍不住会两眼放光地告诉我说,他已经开始认真筹划未来,下一步开始是大公司实习,争取毕业时找个好点儿的工作,一毕业就和尹丹枫结婚。毕竟,两三年之后,尹丹枫就要变成大龄剩女了。

待在店里,轻轻松松地看着他们两个默契地甜蜜着,也不失为一个消暑度假的好方式。谁让他们俩长得那么赏心悦目,而他们的相处方式那么让人忍俊不禁呢!

虽然尹丹枫大周迹很多,生活经历也明显丰富得多,但遇到周迹这么纯情的小男生,一时也似乎是被他同化了,和他一起的时候明显变了个人,很温柔很羞涩,但也不失活泼嬉闹,就像我们同年龄段的女生。

而周迹,或许是男生的保护欲在发挥作用,和尹丹枫在一起的时候,异常的成熟稳重,也是不失青春活力。

每一天,我都觉得他们越来越配。

对了,尹丹枫有时候会把店丢给周迹他们,然后和我手拉着手去逛街。她的欣赏水平和栗田野一样,极好。而且她出手很大方,总是给我买东西,至于吃的喝的更不会让我出钱。

用她的话说,她是大姐,自然不会让小妹出钱。这话颇有周然的风范,除了年龄之外,她和周然还真是很相似的,只不过,我不知道周然如果完全知道了尹丹枫的情况,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她知道她心爱的弟弟竟然和一个大他六七岁,曾经是小太妹酒吧常客还堕过胎的女人在一起,她是会疯掉还是会让周迹疯掉。

萧遥和梁心妮来过一次,看着萧遥的尴尬和梁心妮的得瑟,我就明白,梁心妮是上次被栗田野刺激了,所以这次带着萧遥来刺激心娜。

而萧遥显然是事先不知道我和周迹在这儿,不尴不尬地打了声招呼,接着就一直保持着一副入了虎穴的表情。

梁心妮见心娜不在,明显有些失望,问了周迹一声:“怎么没见到另外一个男生呢?”

“你是说栗田野吗?”周迹没有意识到她话中有深意,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就回答了,“他和他爸爸妈妈去夏威夷了!”

“哦~~~”梁心妮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离开了。

周迹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纳闷,仿佛不明白栗田野去夏威夷这件事,有什么好欢喜的。

我却明白了,她是想确定梁心娜和栗田野的关系,或者是想确定栗田野那天说的话是不是只是为了帮心娜。

结果很明显,她当然跟吃了蜜一样了。

暑假里再也没见到方子涵。或许他刻意避开了这条街区吧!那个夜晚,心娜对他的排斥和厌恶,以及栗田野给他的暴打,估计哪一条都让他不敢踏足了!

心里颇有凄凉的意味,一个对我那么好,当然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对心娜好的同时顺带上我,和我度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人,竟然连一句像样的分手的话都没有。

分手的那个晚上竟然都没有一句对话,那么的狼狈不堪,于他,于我,都是。

时间果真是一剂良药,没过多久,我就忘了方子涵,反而格外想念心娜。原以为她应该会七月底八月初就回来的,可时间一天天过去,她愣是一点儿踪影都没有。

我气愤地骂:“心娜那个死人头以前规规矩矩的,现在一放纵就跟拖了疆的野马一样,玩得找不着北了!都不想念想念身在家乡痴痴盼望她的我!”

周迹听了,笑道:“都听人说,西藏的男人是极品,去过西藏的单身女人都会爱上西藏的男人!或许,她要准备带一个回来呢!”

我头脑中立刻浮现心娜身着藏袍站在雪山脚下摇铃的情景,有些诡异!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迹和我渐渐开始有些担心了,离学校开学不到两三天,心娜还是没有回来。这确实太不像她一贯的作风了,就算她改变了,但一般的正常学生也会提前一两天回来缓冲一下做点儿准备的吧!

心里隐隐的不安,她不会是在西藏出了什么事吧!

果然,在开学的前一天,我们知道了她出的事。

那天早上,我对周迹说:“要是心娜今晚七点之前还不出现,我就打电话报警。”

他皱着眉,叹道:“这种情况,报警也没人会受理啊!”

我咬牙,心里越发急躁起来。

而就在这时,心娜出现了。她戴着帽子,穿着两件套的暗红色和白色吊带和小热裤。晒得有些小麦色的腿显得格外的修长性感。

她一见我就咧开一个大大的笑,把手上提着的一袋东西越过吧台推给我们,“礼物!”,她手腕上的黑白撞色双环手镯撞在一起,叮叮当当地想。

我骂道:“死丫头!玩疯了你,竟然这么迟才回来,我都快要报警了!”

心娜讨好地吐吐舌头:“因为好玩又开心,就多玩了些天嘛!”

我瞪她:“一个人也能玩得那么high,你真是朵奇葩……”

话没说完,外面忽然风一般跑进来一个男人,经过心娜时很熟练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屁屁,然后更加熟练地冲到吧台边找水喝。

我和周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盯着正在喝水的被太阳晒了一暑假变得更加性感迷人的栗田野,他不会是被夏威夷的太阳晒晕了吧,我们都不敢看心娜此刻的表情。

三秒钟之后,周迹结巴道:“田野,夏威夷的太阳把你的肤色晒得挺好看的!”

栗田野放下水杯,不徐不疾道:“是西藏的太阳!”

我和周迹同时转头,盯着面前的心娜,此刻的她淡定自若,笑容粲然!

难怪玩到现在才回来!我惊悚到呆滞了。

周迹在我耳边轻声笑:“说了,被男人迷住了吧!”

我怔了半晌,始终无法想象他们两个同游西藏的事实,嚷道:“你们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

心娜没被我那句话中的“搞”字惹到,反而落落大方道:“我一上飞机,就看见栗田野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说到这儿,心娜有些羞涩起来:“我后来才知道,他竟然用我的身份证号查了我的座位,然后利诱我旁边的乘客退票了!”

我眼前立马红心一片,这么浪漫的追求,只有石头才会不为所动,而心娜现在早已脱离了之前的石头状态。这么看来,栗田野很久之前就有计划了啊!

果真是阴险!

我看了栗田野一眼,他正凝视着在和周迹说话的心娜,他看着她,眼神那么自然地就温柔起来,嘴角那么不经意地就扬起了笑容。

或许,他以前看她的无数个眼神里都是充满爱意的吧,只是,现在终于不用伪装,可以光明正大地毫无保留地流露他的感情!

我眼珠一转,问:“栗田野,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心娜的?”

心娜听了,也是一脸希冀地看向栗田野,眼睛亮闪闪的。

可栗田野微微一笑,道:“秘密!”

周迹哈哈笑了起来,两人像藏着宝藏一样心领神会地对视了一眼。随即,周迹感叹道:“不过,打死我,我也想不到你们两个会走到一起去!我宁愿相信我和心娜成了一对!”

栗田野斜眼看他:“那我宁愿相信你追到尹丹枫了!”

周迹沉默不语,嘴角掩饰不住的偷笑;我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栗田野愣了片刻,心领神会,捶了周迹一拳:“好小子,还真是有本事啊!”

周迹谦虚道:“彼此彼此!”

一旁的梁心娜立刻高兴地跳了起来:“请吃饭!请吃饭!周迹一定要请吃饭!”

周迹故意呛她:“那你们家栗田野也要请吃饭!请吃饭!”

“不行!”梁心娜忽然间小孩子一样耍赖,“是我们先说的!”

“啧啧啧……”周迹大笑,“果真是嫁出去的人,立马就护着栗田野了,亏我辛辛苦苦当了你二十年的护花使者!”

心娜这才意识到刚才周迹说了句“你们家栗田野”,她都没察觉周迹是在故意逗她,而栗田野和周迹此刻是默契地一脸坏笑。

心娜脸红了,嘟着嘴踢了栗田野一脚。

栗田野讨好地把她搂过来,随即,装腔作势地瞪着周迹:“叫你请吃饭就请吃饭,哪儿那么多话!”

我插了一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单身,我最大!这样,周迹请吃饭!栗田野请唱K!”

大家一致表示赞同。

新学期开始了,我和心娜的大学生活进入了一个多姿多彩的阶段,上课,打工,滑旱冰,看球赛,排话剧,骑单车郊游,看着周迹和栗田野猴子一样的闹来闹去,看栗田野逗心娜……

日子惬意得像天上的云朵,微风一吹,流水般逝去。

不经意间,时间就到了深秋。

心娜身上各式各样的t恤衬衫裙子小短裤也换成了围巾毛衣呢子外套牛仔裤高筒靴。

秋天,心娜的生日要到了!周迹和周然的生日也要到了!

离他生日一个星期之前,周迹就开始欢欣雀跃了,因为他很期待,不知道尹丹枫会不会送礼物给他,不知她会送什么礼物!

离她生日一个星期之前,心娜就开始愁眉苦脸了,因为那天中午,她是必须回家吃饭的!而根据她之前19个生日的经验,每个生日午餐都是梁心妮一个人的盛宴,于她,是噩梦!

我好心提醒她:“你的第一个生日,应该是没有和梁心妮同桌吃饭的!”

她瞪我一眼:“但那是噩梦的开端!”

于是,

我申请要和她一起回去吃午饭,因为我是她的好朋友,义不容辞!

栗田野也申请要和她一起回去吃午饭,因为他是他的男朋友,更加义不容辞!

心娜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