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离开的夏天 正文 第十四章全文

生日那天,我和心娜刚刚进门,就看见了沙发上坐着的梁心妮,还有萧遥。

萧遥见到心娜的那个瞬间,明显的震惊,很震惊。他完全没有想到梁心妮说的姐姐竟然就是心娜!从那一刻起,他之后的脸色一直都是苍白阴冷,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而梁心妮看到心娜的那一瞬间,明显的得意,很得意。她任何时候都不遗余力地在心娜面前展示她的胜利。

一见面,她就开心地牵起了心娜的手:“心娜,今天我过生日,带了男朋友来!你们认识,我就不介绍了!”说着,她看着心娜身后的我,微笑:“心娜也带,朋友来了,正好,大家都认识!”

她在“朋友”二字之前刻意停顿了一下,言下之意是心娜没有男朋友带,所以带了我这个女朋友!

心娜并没有在意,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摘下了脖子上的红色围巾。

梁心妮把那条红色的围巾拿到手里,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声音里满是暗示:“心娜,你的这条围巾,好漂亮啊!”说完,满眼希冀地看着心娜。

我要作呕了!

但心娜明显比我淡定,她气定神闲地回了一句:“我也这么觉得!”

梁心妮丝毫不泄气,撒娇道:“心娜,今天是我的生日,要不,这条围巾当礼物送给我吧!好不好?”

生日,果真是个不容推辞的借口!

但同样过生日的心娜十分肯定地回答:“不好!”

梁心妮估计是从来没在过生日的时候被人拒绝过,讪讪地笑了笑,有些失落,有些不解:“为什么?”

“因为那是她男朋友送给她的!”栗田野的声音懒懒的,在身后响起。

梁心妮脸上写满了惊讶,呆呆地望着缓缓走过来的这个帅气的大男孩,张了张嘴,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进来,也不明白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梁心妮看着他的脸,失神了。

心娜问:“怎么去了那么久?”

栗田野轻笑:“找不到停车位!”

说完,他缓缓看向梁心妮,脸上褪尽了笑容,一边不客气地把围巾从她的手里抽过来放到自己的包里,一边更不客气地说:“你好!我是心娜的男朋友,栗田野!不是初次见面,就不用多关照了!”

梁心妮怔了怔,忽然间以闪电般的速度换上了最美丽的笑容:“你好!我是……”

但栗田野并不感兴趣她的自我介绍,他的眼神并未在梁心妮脸上多做停留,直接越过她身后,望着梁心娜的父母,礼貌而稍显疏离地打了声招呼:“叔叔好!阿姨好!”

说着,搂着心娜进了客厅。

梁心妮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的名字都没来得及报,对方就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从她面前闪人了。

我无限同情加欢喜地看了她一眼,从她身边飘然而过。

梁爸爸梁妈妈和我十年前心娜生日午餐上见到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那次,心娜在生日前夕得了市里的模型大赛一等奖,她很开心地邀我去她家陪她过生日。那时的她,还天真地以为爸爸妈妈会因为那个奖杯而在那个生日而对她有所不同。

结果,她的爸爸妈妈和以前一样,完全忽视了梁心娜和梁心妮是双胞胎的这个事实,以为过生日的只有梁心妮,没有梁心娜。

梁心娜全程只是梁心妮的陪衬,甚至连蛋糕上都只有梁心妮的名字:“祝梁心妮10岁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没加梁心娜的名字,是因为心妮非要写一句“越来越漂亮”,蛋糕上于是挤不下“梁心娜”这三个字了!

那天的梁心娜强忍着泪吃完了那顿饭,从此再没邀请过我去她家陪她过生日!

而今天,蛋糕上的字只是从1变成了2:

“祝梁心妮20岁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萧遥揭开蛋糕盒子的时候,怔了半晌,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而栗田野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仿佛被那些红色的汉字给刺伤了眼睛,他的眼眸倏然一紧,脸色瞬间阴沉得秋天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样。

栗田野狠狠咬牙,刚要说什么,身边的心娜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虚弱地冲她微微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的眼中立刻弥漫起了深深的不舍和心痛,似乎还浮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看着他们俩对视时,温柔又哀伤的笑容,我的鼻子突然一阵酸痛!

和十年前一样,梁妈妈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幸福满满地说:“今天,我们家的宝贝心妮二十岁,我们来给她唱生日歌吧!”

栗田野和萧遥都是阴沉着脸,没有开口。

而此时的我,有点儿怕太过尴尬,只能勉勉强强地跟着唱,却没了十年前的那份诚心。那首歌是我唱过的最漫长一次生日歌。

终于结束之后,梁妈妈说:“心妮,快许愿,吹蜡烛!”

梁心妮一脸幸福地双手合十,准备闭眼。却被栗田野冷冷的声音打断:

“等一下!”

所有人不约而同惊讶地望着他,心娜似乎意识到她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想要阻止他,但他望着她,温柔而心疼地笑着,开口道:“今天也是心娜的生日,我们也要跟心娜唱一首生日歌!”

梁爸爸梁妈妈梁心妮同时愣住,仿佛不知道今天心娜的生日。

至始至终一言不发面若冰霜的萧遥也开口了:“是啊!我们也要给心娜唱一首生日歌!”

梁心妮不可置信地扭头看着萧遥,不明白自己的男朋友为什么要帮心娜,而萧遥并没有看她,而是一脸微笑地看着梁心娜,

当然,心娜也没有看他,而是微笑着看着栗田野,眼中满满的全是感动。

于是,我们大家给心娜唱了一首生日歌,心娜开心地笑着,笑得眼睛里泪光闪闪。

我一阵心酸。

接下来的午餐,爸爸妈妈不断地往梁心妮碗里夹好吃的,而栗田野和我不断往心娜碗里夹好吃的。

栗田野,心娜还有我三个人恢复了平静,不管梁爸爸梁妈妈跟梁心妮交谈着什么,我们都淡定地吃着饭。

而萧遥似乎一直在隐忍,他或许看出了这个家庭的畸形吧!

终于,有一刻,梁心妮娇滴滴地问他:“萧遥,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萧遥喝着汤:“忘了!”

梁心妮愣住,扯了扯嘴角:“你说什么?”

萧遥“啪”地放下汤匙,斜眼冷冷看她:“梁心妮,为什么跟我说你是心娜的朋友,为什么不说你和她是姐妹?”

梁心妮哑口无言,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提这个,但她更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对。甚至连梁爸梁妈都有些吃惊。

梁心妮尴尬地笑了笑,嗫嚅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什么区别?”萧遥像是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哼笑起来,“你脑子有问题啊?问我有什么区别!你抢你亲姐妹的男朋友,你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有多恶心吗?”

梁心妮的脸瞬间像是被人打了几耳光,红得像红烧肉一样恶心;而梁爸梁妈也是同样的表情,一副老脸无处搁的样子。

我真想冲上去抱住萧遥狠狠亲几口,亲到他脸上全是唾沫星子。

栗田野将笑闷在了心里,但看得出来,心情大好,往心娜碗里夹了一块牛肉。

萧遥已经唰地站了起来,悲伤而温柔地看着心娜,声音满是不舍:“对不起,心娜!我不知道她和你是姐妹!你放心,我和她从现在开始,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

心娜怔怔看着他,倏然温柔笑道:“萧遥,我现在没事了!”

萧遥似乎也释然了,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放到心娜的旁边:“生日快乐!”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梁爸爸梁妈妈梁心妮彻底傻眼了,尴尬地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说话也不是,继续吃菜也不是。

心娜盯着桌子上那条水晶项链,一时也无措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收下她的前男友兼梁心妮的前男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栗田野咧嘴一笑,把那条项链放到心娜手心,一脸宠溺摸摸她的头:“宝贝心娜!乖!可以收下!”

那三个人的脸色同时冷了一冷。

栗田野的胃口瞬间变得很好了,欢欢乐乐地吃着菜喝着汤。心娜也是十分淡定地把水晶放进自己口袋,悠悠然然地吃着碗里栗田野夹给她的一满碗的菜。

梁心妮沉不住气了,筷子碗勺子汤匙打得噼里啪啦的响,她爸妈听到这一阵响也是一脸的灰。

但栗田野和心娜就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欢欢喜喜地大嚼大咽。

看着梁心妮过了史上最郁闷的一个生日,有气无处发的憋屈样子,什么叫心花怒放啊!什么叫扬眉吐气啊!现在,我心里开心得像春天。

梁心妮阴着脸一个人撒闷气撒了半天无人理她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直直地看向栗田野:“栗田野,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对男人来说,坏女孩只是一时的激情,玩玩闹闹而已,想走一辈子的只有好女孩儿。像心娜这种的!”

梁爸梁妈听见这话,估计要犯心脏病了,脸都皱得扭曲了。心里肯定在想,梁心妮这二货孩子怎么还重复这话来自取其辱呢!

栗田野喝着汤,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说:“是啊!”

梁心妮诡异一笑:“那你有没有想过,对女人来说,坏男人也只是一时的刺激,玩玩闹闹而已,想走一辈子的只有好男人。”

我猛然一怔,而心娜也是受惊不小,谁都没想到梁心妮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但栗田野似乎没有丝毫的意外,极其随意地瞟了她一眼,淡淡道:“可是,我愿意为了心娜,变成好男人啊!”

心娜原本紧张的脸刹那间变得像秋日的阳光一样温暖柔和,连我都感动得差点抽纸巾擦眼泪了。

梁心妮张大嘴,怔了半天,却是无话可说,这下终于消停,默默吃饭了。

我决定再打击梁心妮一下,再鼓励心娜一下,于是,我一脸羡慕地说:“心娜,栗田野那么爱你,你真是好幸福哦!”

她很清楚我的意图,所以故意瞪了我一眼,但脸上还是飞起了一阵羞红。

一吃完饭,梁心妮不冷不热地说:“心娜,我们去逛街吧!”

这是她们家的传统,每年生日都要去逛街买东西,但基本上心娜的角色就是帮她提东西的随从。因为心娜从小被压抑着,很少表达自己对某件东西的渴望,即使偶尔极少次地看上了某件东西,也会被梁心妮抢去。而且,梁心妮不喜欢心娜和她拥有一样的东西,结果就是,基本上心娜买不到任何东西。

梁心娜淡淡一笑:“心妮,我今天不能陪你买东西了,你找你的同学陪你吧!”

梁心妮很是不满:“为什么?你每年都陪我的!”

梁心娜还要说什么,栗田野却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扶过来面对自己,从包里掏出围巾,仔仔细细地给心娜系上,然后礼貌地对梁爸梁妈说:

“不好意思,叔叔阿姨,我要带我的宝贝心娜去参加我和朋友们为她准备的生日Party去了!”

梁爸梁妈笑着说:“好!好!你们玩得开心!”

栗田野搂着心娜出了门,心娜还不忘回头冲他们甜甜招手:“爸爸,妈妈,心妮,再见!”

我在后面慢慢地系着鞋带,梁心妮跑到门廊这里问我:“唐果,什么party啊?很多人很好玩吗?从来没有人给我办过生日party,带我去吧!”

“那是栗田野送给心娜的生日party,不是你的!气球啊,蛋糕啊,条幅啊,上面写的名字都只有心娜,没有梁心妮!再说了,那里的人都只认识心娜,不认识你!你去了干嘛?”说完,我快步跑了出去,一边生怕她追上来,一边开心地想我真是个残忍的恶魔。

栗田野和梁心娜正站在巷口,微笑着,在等我。

秋风萧索,天地间都是一片凄凉的暗色调,但此刻的巷子里,铺满了层层金黄色的落叶,心娜的白色妮子大衣配着鲜红色的围巾,栗田野的青灰色风衣和红黑格子围巾,成了这个秋天最美丽的色彩。

他们望着我温暖的笑点亮了这个秋天!

我快步跑过去,渐渐的,随着身体的跑动,心里的暖流渐渐扩散到全身。

梁心娜往围巾里缩了缩,时过境迁般地轻声感叹道:“我现在好像变坏了”

“不喜欢吗?”栗田野低头看她。

梁心娜扬起头,一脸的灿烂:“很喜欢!”

我拧了拧她的脸:“我也很喜欢!”

其实,心娜的生日party是在晚上,之所以中午就跑出来是因为栗田野说要把心娜的童年补上,所以要带她去玩游乐场,去玩具城把她小时候所有憧憬过的玩具全部买下来。

心娜非常激动,非常开心。

当然最开心的是我,因为我也跟着玩了游乐场,我也跟着被送了好多好多的玩具。比我这么多年来受到的生日礼物还多,如果我照镜子的话,肯定会看见一个笑得口水直流合不上嘴的疯丫头。

至于晚上的生日party,是同时送给心娜,周然和周迹的,谁让他们三朵奇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呢!

栗田野的那些兄弟们见栗田野追到了梁心娜,都吵着要他分享经验。

栗田野笑:“没经验,只是追了20年而已!”

心娜听了,疑惑地看着他,他却不解释,只是揉了揉她披散的长发。

大家伙儿见了他们秀恩爱的样子,吹着口哨起了哄,全体有节奏地拍起了手掌:“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心娜脸红了。

栗田野瞟了她一眼,知道她不好意思,于是冲着那帮小子使坏地骂道:“什么亲一个?我的公主怎么能让你们亲一个!”

所有人哄然大笑,骂栗田野护老婆。

正在这瞬间,心娜却忽然踮起脚,伸手转过他的脸,深深吻上去。

人群欢呼起来。

栗田野愣了一秒钟,微笑了一秒钟,配合了一秒钟,沉浸了一秒钟,四秒钟之后,心娜离开他的嘴唇,脸红得像小番茄。

一群大男孩集体发疯,围着心娜90度鞠躬:“嫂子好!”“弟妹好!”

大家让栗田野喝酒,栗田野不喝。

于是,大家就故意找心娜敬酒,谁都知道栗田野肯定会挡酒,结果栗田野就心甘情愿地被他们算计,喝了一堆酒。

这是栗田野和梁心娜。

周迹和尹丹枫也好不到哪儿去,收到了同样的摧残。

只不过周迹没有栗田野那么滑头,他们问他怎么追到这个大美女的,他就一五一十地如实回答。说从在旱冰场看见尹丹枫舞动的身影时,就一见钟情喜欢上她了,结果就天天往那里跑等着见她。尹丹枫很明显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听的时候十分讶异,但更多的是感动。

大伙儿同样要周迹亲尹丹枫一口,他就真的亲了她一口。

大伙儿给周迹敬酒,他也规规矩矩地一杯不剩全部喝了下去。

一旁的周然看着连连扶住额头:“我周然聪明一世,怎么有这么个笨弟弟!我简直都不敢相信我和他□□着身体坦诚相见了十个月。”

我和心娜沉默了片刻,脑袋里描绘着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同时对她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周然还说,尹丹枫虽然看上去大了周迹一点儿,呃,不是一点儿,但考虑在周迹有恋姐情结的份上,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梁心娜毛驴儿一般执着地纠正她是恋母情结。

周然石头一样坚持说她比她妈更值得周迹恋。

于是,她们又陷入了N个月前在学校食堂的那个谈话伦理怪圈。

到了后来,栗田野周迹和尹丹枫和众人喝酒玩闹去了,我,周然和梁心娜就躺在地毯上聊天。

聊着聊着问起了周然的感情生活,对此,我和梁心娜一直都很好奇。

周然从小学到初中都执着着关心着她的弟弟周迹,根本没心思花痴别的异性。高中,她去了另一个区的贵族学校读书,对她的那段生活,我们就不太了解了。只知道她高三毕业前夕,辍了学。

原因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偶尔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向嘻嘻哈哈死不正经的周然就会沉静下来。时间久了,我们就知道这是她的禁忌,也就不再多问了。

而今天,她显然喝多了酒。

所以,我说:“周然,今天大家都在谈感情,要不你也谈一谈呗!”的时候,她就真的谈了。

她无奈而轻柔地叹息:“我这一生,或许,只能爱这一个人了吧!”

她这一句话刚说完,我就感觉肯定有料,立马把耳朵擦亮了竖起来。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生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他,他是我见过最迷人的男生,他的眼睛,就像是有太阳住在里面一样,”周然的脸上浮现出了少有的幸福小女生般的笑容,“每次他对我笑,我的心就像停止了一样。而且,刚好,他也喜欢我。所以,我和他就在一起了,很幸福,很幸福!”

她凝视着虚空,微微笑着,眼角有了细细的泪花。

我有些愣了:“既然在一起了,为什么……”

“因为有一天,他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我发现,他身边一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和我很像,我刚开始以为是我的错觉。我和那个女孩一见如故,非常投缘,越相处越发现,虽然表面我和她的性格似乎相差很多,但在很多地方我和她都十分相似。”

周然停了片刻,努力深呼吸,调整好差点儿哽咽的声音,“我太爱他,不舍得离开他,但,我不得不承认,他只是喜欢我身上,那个女孩的影子而已。所以,终于有一天,我决定要彻底离开他。”

“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我不敢在他身边再多停留片刻,怕我会舍不得离开!所以,我和他说分手之后,直接辍学了!”

悲伤的沉默笼罩着我们三个人!

我有些好奇:“那个女孩是什么样子?有那么好吗?”

“有!”周然想也不想,坚定地说,“虽然我高中才认识她,但她是我见过的,我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子。”

这个评价让我十分震惊,竟然能胜过和周然认识了二十年被周然视为妹妹一样保护的梁心娜,我越发好奇周然口中的那个女孩子是何许人物。

梁心娜显然对这些边缘信息没那么好奇,直接问:“你后来和那个男生再联系过吗?”

“没有。”周然的声音低了下来,透着些许无力,“但我和他身边的朋友,包括那个女孩,不时地会联系!”

谁都猜得出来她不过是还牵挂着那个男生。

“去和他见面吧!”心娜的声音异常平静。

周然没有回答,于是,寂静再次笼罩住我们,我听到了栗田野那群人欢乐的声音。

我们三个,都没有再说话,而是渐渐地,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盖着软绵绵的舒舒服服的被子,睡在地毯上。身边是沉睡着的周然,她美丽的脸上透着淡淡的哀伤,想必是昨天的夜谈勾起了她的伤心回忆吧!不知她昨晚的睡梦中有没有梦见他心爱的那个男孩!

目光越过周然,我看见了心娜,和紧挨着她搂着她熟睡的栗田野。

他们的脸沉静而安然,拥着心爱的人入眠,是谁都会美梦到天亮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