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巷故事 正文 第九章全文

许忱域醒来的时候,发现钟白尹丹枫白小晨白小午都在,还有顾旋暮,眼睛肿得跟胡萝卜有的一拼。

和医生说了几句之后,白小晨走到许忱域身边:“几天不上医院,怀念了是吧!”

“阿姨!”顾旋暮向前走了一步,想要解释一下,可许忱域打断了她的话:“以后不会了。”

白小晨便没有继续问,想必她也猜到了。

以往许忱域对于这种问题都是沉默,而这次……

顾旋暮低着头,也没有争辩。早在白小晨赶来的时候,钟白和尹丹枫也是什么没说,只是说他们到的时候许忱域已经出事了。

钟白看了看顾旋暮,然后对白小晨和白小午说:“妈,姨,我们去给忱域买点吃的吧!”然后,四人就离开了。

只是在白小晨离开的时候,她看了顾旋暮一眼。

顾旋暮也注意到了。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许忱域的妈妈,比白小午阿姨还要漂亮有气质。难怪许忱域会那么好看。

许忱域抬起头来,望着顾旋暮:“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顾旋暮咬咬嘴唇,慢慢走过去,坐到他旁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你好些了吗?”

许忱域苍白地笑了笑:“我没事的。”

“他是我以前的男朋友。”顾旋暮望着窗外,“不过我们只交往了一个星期,因为我发现我并没有完全认识他。而且,我不喜欢真实的他和他的朋友。可是他不肯分手,所以就那样了。”

“你没有必要告诉我的。”许忱域心疼地握住她的手,“都已经过去了。”

顾旋暮转过头来望着他,轻轻地笑了:“刚才你妈妈问你的时候,真是谢谢你了!”

许忱域没说话,把头别过去了。

顾旋暮愣了一下,好半天说:“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倒点水!”说着,轻轻地走出了病房。

刚一出门,就看见那个女孩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直直地看着她。

“许忱域的女朋友,我……”

“谁是许忱域的女朋友?”那个女生没好气地打断她的话。

旋暮这才想起来,上次钟白好像说起过,她是钟白女朋友。

旋暮一时觉得很失礼。

好在女孩并没有介意,她扬起眉:“你是许忱域的新女朋友吗?”

顾旋暮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转移话题:“许忱域有过很多女朋友吗?”

“不是!”那女孩瞟了她一眼,“你不好回答就算了,我直接去问他就行了。”

顾旋暮一愣,没想到她竟看出了自己的小伎俩。她还是很精明的,旋暮为自己的小心眼和对她的低估有些不好意思了。

旋暮于是认真地打量了她一下,她好像就是那次出现在学校医务室里的女孩儿。那时的她装扮得太过浓烈,和现在的她判若两人。

现在的她,没有化妆,头发随意地挽成了一个髻,穿着简单单单的T恤和运动裤。

她真的是属于漂亮那一型的,而且比同龄的女生有一种更神秘的美丽。

旋暮见女孩一抬眼,看见自己正看着她,便忙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尹丹枫!”

很美丽的名字!

“顾旋暮!”旋暮说着,到她旁边坐下。

尹丹枫似乎觉得旋暮离她太近了,有些不自在,微微往外边挪了挪,但只是很轻微的,不想让顾旋暮发现或是尴尬。

不过,顾旋暮这样敏感的人怎可能没感觉到。只是,她也感觉到了尹丹枫的小心翼翼。她想,这个女生还真和许忱域很像,表面上不可一世很拽很吊,内心里却是不善交际很害羞很腼腆的。

顾旋暮说:“很感谢你上次帮了我!”

“嗯?”尹丹枫转过头来,迷茫地看着她。

“那张照片的事!”

“哦!是帮许忱域的忙!”尹丹枫满不在乎地说,“不过那天他一大清早地跑到我家,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他要带我私奔呢!”

顾旋暮瞪大了眼睛,尹丹枫笑到,“逗你玩的,但我当时真以为钟白出了什么事呢!”

“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事的。只不过许忱域把我送回去之后,说了句很欠扁的话。”

“什么话?”

尹丹枫模仿着许忱域的语气:“好啦!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走了!”

顾旋暮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很欠扁!”

“是啊!”尹丹枫得意地说,“所以我用小刀把他单车的车胎划破了。”

旋暮笑得更厉害了:“难怪那天上午他都没来学校!”

“钟白说,那天许忱域回家之后,灰头土脸的,不停地冲钟白嚷‘以后好好管管你的女朋友!’结果钟白回答,她那些臭德行不都跟你学的吗?然后,许忱域受不了了,说来来来我们打一架。然后两人就打了一架。”

旋暮愣住,打架?

“你别担心!他们俩表兄弟从小打到大的。一天三小打,三天一大打。小晨阿姨还说他们俩只要是在一起,哪天不打架那简直就是奇迹,而且奇迹从来没发生过。”

旋暮也忍不住笑:“所以他们两个才关系那么好啊!对了,小晨阿姨是?”

“许忱域的妈妈啊!虽然他们……”尹丹枫的声音稍稍小了些,话没说完就撂在那儿,“就是刚才和钟白出去买东西的那个阿姨!”

旋暮刚准备问什么,尹丹枫却马上岔开了话题:“你们昨天晚上怎么遇上那群人的?哎!他妈妈当初把他转到一中来,就是考虑到他在三中那边不务正业的朋友太多了,而且……”

“是我以前交友不慎!”旋暮苦笑一下。

“我还以为许忱域那小子最近又惹祸了呢!”尹丹枫自顾自地说,一看旋暮很难受的样子,忙说,“你也别太自责了,许忱域他不要紧的。他早习惯了!”

旋暮一听更加难受了。

尹丹枫不知怎么安慰她,只好灰着脸木木地坐在一旁。

旋暮抬起头,望着她,难过地说:“为什么许忱域要和那些人做朋友呢?”

“我知道。”尹丹枫淡淡地说,“但不告诉你!”

顾旋暮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刚才说的那些人里包含了尹丹枫。旋暮又不好意思起来,但又不知怎么说。

尹丹枫并没在意,她不是个爱计较的女孩子。

而且尹丹枫不说的原因不是因为顾旋暮的那句话,而是因为,她也不是个爱八卦的女孩子。

她觉得那属于许忱域的私事,虽然她和钟白都知道,但仍旧应当让许忱域自己跟顾旋暮说。

尹丹枫打了个哈欠之后,站起来:“许忱域没什么事了,那我先回去了。”

顾旋暮点点头。

就听见病房里,尹丹枫嚷着:“洗澡洗到一半跑出来,容易吗我?”然后就是许忱域的一声怪叫,随即尹丹枫走出来,冲旋暮挥挥手以示再见。

等尹丹枫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之后,旋暮又坐了好一会儿,才去给许忱域打了点水,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病房。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许忱域说:“我没有睡着。”

旋暮走到他床边坐下,有些开心地说:“我刚才认识了尹丹枫!”

许忱域轻轻地笑了一下。

“我之前还以为她是你的女朋友呢!”

许忱域看了她一眼:“原来你早注意我了?”

“少臭美了!”

顾旋暮看了他一会儿,轻轻地问:“许忱域……”

许忱域静静地看着她“嗯?”

“你……为什么……要和那些人做朋友呢?”

许忱域沉默了一会儿,说:“最开始是为了引起我妈妈的注意,后来是为了气我妈,再后来发现那些朋友也很好!”

“你妈妈是很关心你的!”旋暮说着,想起了许妈妈去学校找老师让人给他补课,想起了尹丹枫说许妈妈给他转学,想起了钟白说许妈妈纵容许忱域在外面胡闹。

而且,刚才见了一面,她也看得出来,许妈妈其实和许忱域一样,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

“应该是吧!”许忱域说,“可是她更关心别人,尤其是在赶走我爸爸之后。”

“赶走?”顾旋暮奇怪地问:“那你爸爸现在住哪儿呢?”

许忱域往上面指了指。

顾旋暮往上看了看:“你爸爸住在楼上,他生病了吗?”

许忱域摇摇头,淡淡地说:

“天上!”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顾旋暮基本上是医院学校家里三头跑。

朋友们只知道旋暮一下课就不见了人影,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一到课间,旋暮就会趴在桌上睡觉。

一次,思思跑过来,问:“旋暮,许忱域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来学校?你住他隔壁,应该了解情况的吧?”

“不知道!”旋暮嘟哝着,头也不抬。

思思一把把她推醒来:“喂喂,旋暮,那你呢?你怎么又在睡觉啊?这几天你都在干嘛,一到下课就睡觉,一到放学就见不着人影。”

面对这炮轰般的连串问题,顾旋暮头晕脑胀:“没什么啊!就是最近不知为什么很累,而且一天到晚地想睡觉。”

“顾旋暮!”林婉不客气地说,“又在推脱了,你!别以为这样可以蒙混过去,说,是不是和学校外面的人恋爱了?”

顾旋暮脸不红心不跳地:“乱说什么呢?没有!”

旋暮心想:我没有撒谎,因为,许忱域不是学校外面的人。

小娴点点头:“也是。刚刚才对秦朗没有感觉!”

旋暮一想,好像好久没见到过秦朗了,于是无意识地朝他的座位望了一下,却是空空的。小娴捅捅她的手:“你不知道吗?秦朗转学了。”

虽然已经没有了那种感觉,但听到这个消息,旋暮还是有些吃惊的:“怎么会呢?”

小娴耸耸肩:“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

顾旋暮更是奇怪了。怎么会转学连同学们都不知道呢,什么事这么匆忙,会不会是许忱域弄的……

这时,教室外有同学朝里面喊:“顾旋暮,有人找!”

一伙人不约而同地望过去,竟然是——尹丹枫!!

思思问:“旋暮,那不是许忱域的女朋友吗?她来找你干嘛?”

旋暮没有回答,只起身往外走。

“旋暮,”小娴忙拉住她,“她不会是来找你麻烦的吧!你别去,我现在去找老师!”

“别!”顾旋暮拉住她,低声说,“她是我朋友。”说完,不管小娴惊愕的表情,跑出去了。

顾旋暮跑到尹丹枫跟前,急切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尹丹枫摇摇头,刚准备说什么,却见一群人围在一旁,故作聊天实际上却偷偷地看着她们俩。

尹丹枫皱起眉:“看什么看,无聊了是吧!”

一群人吓得忙背过身去。

尹丹枫轻声说:“他出院了,你中午不用去了!”

“怎么这么快?”

丹枫笑了起来:“怕你跑来跑去的累着呗!”

旋暮脸红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尹丹枫却没工夫注意看顾旋暮的脸。

“喂,那几个是你的朋友吗?”尹丹枫微微眯起眼,盯着旋暮后面不远的几个女生。

旋暮回头看见了教室里的小娴思思和林婉:“是的,怎么了?”

尹丹枫脸上没了笑容:“没什么,我先走了!”说完,转身迅速离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楼梯口。

只是,在她看了一眼教室里那个女孩后,在她转身的时候,她心里轻轻地冷笑了起来:你给我等着!

旋暮正莫名其妙着,一看隔壁教室也是一帮人盯着自己,于是赶紧跑回教室。

刚进去,就发现思思她们紧张兮兮地看着她。

“怎么了?”

“旋暮,刚才隔壁班的有人过来说,她们看见过,那个女的是钟白的女朋友。”思思忐忑不安地说。

顾旋暮愣愣地说:“我知道啊!”

“那你就很危险了!”小娴抓住旋暮的手,“你看,她脚踩两只船,其中一只船还是许忱域。所以,你应该离这个危险人物远一点。”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管好的。”顾旋暮忙冲回座位,重新趴在桌上睡觉,不理会她们了。

许忱域再次回到学校之后,同学们很快就发现顾旋暮和许忱域的关系好像变得有些微妙了,他们总是会在一起,有时说说笑笑,有时竟然还打打闹闹。

很快,质检考试的成绩出来了,顾旋暮第二,许忱域第一,这让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

一天中午吃饭时,思思感叹:“真没想到,许忱域竟是这么深藏不露的人。”

小娴说:“是啊!第一耶。真是太棒了。”

顾旋暮则偷偷地笑。

思思看见了,便问:“旋暮,你笑什么啊?”

顾旋暮忙说;“噢!没事,就想起了一个笑话。”

而林婉却心事重重的。

回教室时,遇到了许忱域,思思叫道:“许忱域,这次考这么好,怎么感谢我们旋暮啊?还得多谢她帮你补课呢!”

许忱域看了顾旋暮一眼,笑笑说:“是啊!多亏了她呢!是该好好感谢的。”说完就走了。

思思兴奋地说:“他竟然对我笑了”

小娴挽着顾旋暮的手,不客气地说:“人家是在对旋暮笑,好不好?”

回到教室,顾旋暮坐在座位上乖乖地看书。许忱域经过时,把一颗糖放在她的桌子上。旋暮转过头,只见许忱域帅帅的笑。

小娴看见了,低声问:“旋暮,你和许忱域在谈恋爱吗?”顾旋暮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抿着嘴唇,慢慢点点头。

后面的思思听到了,尖叫道:“旋暮,你真的在和许忱域谈恋爱吗?”教室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顾旋暮盯着书,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但她仍死撑着,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而正在看书的许忱域也只是笑了笑,继续看书。

所有的人都知道许忱域和顾旋暮恋爱了,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讨论学习,一起郊游,一起回家。高考时,两人都取得了完美的分数,填了两份完全一样的志愿书。

而且,自从许忱域出院之后,变乖了很多,妈妈打的电话也会接了,偶尔也会和小姨一起去看妈妈了。

最高兴的要数许忱域的妈妈了,不停得说顾旋暮是个好孩子,是他们家将来的儿媳妇,要知道她的宝贝儿子变得听话全是顾旋暮的功劳。

暑假里,许忱域搬回了山间的别墅,但两人还是几乎天天在一起。手拉手地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一次,两人上街,经过一家珠宝店。许忱域不由分说就把顾旋暮拉了进去,顾旋暮莫名其妙地看着许忱域认认真真地在那里选戒指,许忱域看了一会儿说:“就那个。”

然后,服务小姐把戒指拿了出来。顾旋暮问:“你要干嘛?”许忱域认真地说:“买我们的订婚戒指。”

顾旋暮就要走,许忱域拉住她:“我老早就看中这个戒指了。”

顾旋暮说:“可我们还小耶!”

许忱域故作一本正经地边往自己手上戴戒指边说:“都是大学生了,你还以为你很嫩啊!再说,我只说订婚戒指,有说一定要和你结婚吗?”

几个服务小姐轻轻地笑了。

顾旋暮又羞又气,更是要走。

许忱域再次把她拉住,快速地把戒指带在她手上。一本正经地说:“嗯,很配,很好看,就手粗了一点。”

顾旋暮想挣脱,可许忱域紧紧地拽着她的手。

路上,许忱域一直紧紧地握着顾旋暮戴戒指的右手,顾旋暮每次的挣脱都是徒劳,顾旋暮的心里有些忐忑,可许忱域脸上却是得意的微笑。

快到傍晚的时候,许忱域送旋暮回家。

又是傍晚的青石巷。

许忱域轻轻把她拉到身边:“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你身上有很特别的味道。”

顾旋暮点点头:“是什么味道呢?”

许忱域低下头,凑近她的脖子,夸张地嗅了嗅,抬起头说:“纯净的味道。”好一会儿,他骄傲地抬起头说:“因为这样,我永远都不会把你弄丢的。”

顾旋暮有些脸红了,问:“为什么?”

“因为我是Aqua的少爷,”许忱域揉揉鼻子,“我是靠嗅觉认人的啊!”

顾旋暮“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抬起头,看着许忱域脸上温暖而满足的笑容,心里也是偷偷的开心。走在长长的青石巷里,顾旋暮很是感慨:又是一年夏天,好像认识许忱域两年了呢!

上次在巷子里撞倒他,好像还在昨天!

那时是怎样都没想到今天会和许忱域发展成恋人的!

快到左巷的转角,突然听到了一阵笑声。

两个画架后面,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拿着调色盘和画笔在打闹。白色的T恤被涂上了各色的颜料,像学校院墙上的涂鸦。

在他们对面,晚霞淡淡地染上了古老的石墙,灰青色的石壁在红红的夜色中融成一种奇妙的色彩。

女孩看见有人走过来了,慌忙低下头,规规矩矩地调色。

而男孩也收敛起来,一本正经地在纸上涂涂画画。

许忱域静静地看着那个男孩和他身边的女孩,那个男孩,他见过他的,应该是三中的吧!那个女孩,他见过她的,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顾旋暮静静地看着那个男孩和他身边的女孩,她见过他们的,应该是两年前那对画画的恋人吧!看上去好像稍稍成熟了一些,女孩的脸上还有一抹金黄的颜料。

他们是在画那面墙吗?

古老石墙上夕阳奇妙的光辉,大片大片炫异的色彩。

旋暮想,男孩的画里是不是还有她身边的女孩呢?

四周陷入了静谧之中,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青石板上温温的脚步声,

画笔在纸上划过的刷刷声,

夏晚的风穿过小巷,

浅浅的暮色,微红的天光……

许忱域拉着顾旋暮的手静静地从那对画画的恋人面前经过。

那对画画的恋人垂着眼,静静地画着生命中的风景。

从前是谁说过的,前世千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只是,夏天傍晚青石巷里的四个青涩少年,在多年之后,回想起那年那毫无预兆毫不经意的一幕,会不会感叹世事无常,会不会叹息后来的一切是不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呢?

那个傍晚,晚风卷着稀稀拉拉的树叶呼呼而过。

世上的其他人不会知道,那个傍晚,水墨画般的巷子里,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女孩的手静静走过;另一个男孩拉着另一个女孩画画,画里微笑着他身边的女孩。

渐渐,愈发浅薄的夕辉和愈发浓重的暮色,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空空的,寂静的青石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玖月晞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