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江山(完)全文


天启新皇四年,北晋摄政王拓跋罗命大将军伯翕与齐王拓跋赞再度率领南下进攻青州等地。神佑公主与驸马及时赶回,率领与之在青州宁州等地大战。战事持续了将近两年有余,大小战事不下数百起。新皇六年秋,齐王拓跋赞被神佑公主用计围困与宁州小阳关。拓跋赞率兵抵抗将近半月终究不能脱身。
“阿赞。”楚凌站在山坡上,望着山坡下身披战袍一声狼狈的拓跋赞道。
几年过去,拓跋赞已经从当年那个桀骜自卑又自负的少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将领了。只是事到如今,即便是他在如何努力也依然无力回天。拓跋赞回头看了一眼来路,身后早已经没有了貊族将士,他们都已经被战死了于他身后十里外的战场了。
拓跋赞看了看眼前的楚凌和站在她身后一身肃杀之气的祝摇红,抬手将手中染血的长剑插进了跟前地上,血水顺着剑身地落到地上沁入了泥土中。
“师姐,我还是输了。”拓跋赞叹息道。
即便是在上京那两年,拓跋赞也没有老老实实地叫过楚凌几声师姐。如今其实他们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反倒是心平气和下来了。
楚凌道:“你已经尽力了。”
“尽力有什么用?”拓跋赞苦笑道,“还是败了,这一战之后…北晋……”拓跋赞心里清楚,这一战之后北晋绝对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蹶不振。前几年为了备战,大哥几乎已经抽调了所以能抽调出来的貊族青壮,这场大败之后,貊族短时间内再也无法恢复元气了。
楚凌道:“阿赞,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在抵抗了,我不想杀你。”
拓跋赞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是百里轻鸿么?我们貊族男儿绝不会做苟且偷生之事。四哥是,我拓跋赞也同样是。天启神佑公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身边祝摇红上前,却被楚凌抬手拦住了。
“公主?”祝摇红有些疑惑,低声道。拓跋赞的实力确实不弱,但以他现在的情况,祝摇红认为无需公主出手。
楚凌摇摇头,上前一步道:“你决定了?”
拓跋赞抬眼望着她沉默不语,眼神中却写满了坚定。
楚凌足下一点掠下了山坡,站在拓跋赞跟前几步远道:“既然如此,北晋齐王,请。”
拓跋赞深深地望了楚凌一眼,伸手抽出了跟前地上插着的剑,道:“神佑公主,多谢。”
话音落,拓跋赞提剑朝着楚凌刺了过去。楚凌手中银光乍现,流月刀划出了一个炫目的银色弧度朝着拓跋赞袭去。拓跋赞侧身避开,手中长剑毫不留情再一剑劈了过去。这些年拓跋赞确实长进了很多,但却依然不是楚凌的对手。不仅是因为本身实力,此时疲惫不堪身受重伤也大大限制了拓跋赞的实力发挥。两人交手不过六七十招,终于楚凌一只手捏住了拓跋赞刺过来的长剑,另一只手中的流月刀送入了拓跋赞的腹部。
“咳咳……”鲜血源源不断地从拓跋赞的口中溢出,拓跋赞望着楚凌点了点头道:“多谢。”
楚凌沉默地望着自己染血的流月刀,再看看后退了两步依靠在山坡下的拓跋赞竟隐隐觉得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拓跋胤。
拓跋赞脸色惨白,无力地靠着山坡望着楚凌道:“师姐,你说…如果我们不是敌人,如果…没有当初那些事情,会怎么样?”
楚凌垂眸,片刻后方才道:“我不知道。”
拓跋赞笑了笑道:“也对…如果我不是北晋皇子,以我的资质师父怎么会答应收我为徒呢?可惜…我当初一时被冲昏了头脑,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荒谬的事情。师父、师父…大概也不肯认我这个不孝徒弟了。”楚凌心中轻叹了一声,蹲下身望着他道:“师父会为你骄傲的。”
拓跋赞扯了扯唇角,低声道:“师姐,笙笙…大哥,我、我真的尽力了。可惜…我资质有限,如果四哥还在就好了……我、我好累……”
楚凌只觉得心中酸楚无比,伸手覆上了他的眼睛,低声道:“没事了,阿赞。”
“笙笙……”
“嗯。”楚凌轻声应道,拓跋赞却再也没有出声。片刻后,楚凌放开手拓跋赞已经闭上了双眸没有了呼吸,他唇边还挂着血迹,神色却显得格外平静。
“阿赞。”良久,楚凌的声音方才响起。
祝摇红站在一边望着这一幕半晌无话。她对拓跋赞也算得上是熟悉,那些年在明王府没少听到拓跋梁对拓跋赞的嘲讽和不屑。然而,曾经的明王在得到皇位之后死于卧榻之上。这个曾经被所有人不看好,甚至是嘲弄的年轻人却为了北晋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战死在了沙场了。
“公主。”不知过了多久,祝摇红方才低声提醒道,“我们该去和大军汇合了。”
楚凌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让人来为他收殓,找个地方葬了吧。”下一步,他们便要剑指上京了。拓跋罗想必也没有功夫管他的身后事了。
天启新皇七年夏,天启、西秦、塞外素和部三路兵马逼近上京,北晋兵马大将军伯翕战死殉国,摄政王拓跋罗带着尚且是稚童的小皇帝退回关外。大军攻入城中,宁都郡侯焉陀邑在乱军之中被飘然而至的南宫御月带走。
次年春,被拓跋罗带出关外的小皇帝病逝,六月,拓跋罗病逝,北晋灭亡。
九年秋,楚昭率领天启君臣军民北上返回上京。时隔将近三十年,天启皇室和朝臣们终于再一次回到了曾经的都城。曾经跟随永嘉帝南迁还活着的朝臣大多已经垂垂老矣,看到上京巍峨的皇城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年轻一些的人们虽然没有那么深刻地感触,却也忍不住激动的红了眼睛。
“恭迎陛下!”
已经及冠的楚昭已经从有些消瘦的少年长成了一个俊秀挺拔的青年,看到并肩出城来迎接他们的楚凌和君无欢,楚昭连忙快步上前扶住了楚凌,“辛苦皇姐和姐夫了。”
“叩见神佑公主,叩见驸马!”楚昭身后,群臣齐声拜道。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人心有不甘,神佑公主和驸马如此功绩,无论怎么叩拜都不为过。
楚凌示意众人齐声,含笑对楚昭道:“陛下一路辛苦了,宫中一切都准备妥当,不如先回宫休息?”
楚昭点头道:“辛苦阿凌姐姐了。”
楚凌笑道:“陛下这几年也做得很好。”
楚昭笑得有些腼腆,“没有让阿凌姐姐失望就好。”
长平九年九月初三,长平帝楚昭敬告天地,天启恢复旧都,大封群臣。从此,原本的平京成为天启陪都,天启朝廷完全搬回了曾经的故都。
长平帝册封神佑公主为“镇国神佑长公主”,册封驸马君无欢为靖王。
西秦平王向天启称臣,从此成为天启臣属。
长平十年春,神佑公主携驸马与麾下心腹离开上京不知所踪。
长平十三年,有书信自海外来,长平帝览信后黯然神伤。同年,昭告天下,神佑公主病逝,追封为“靖国长公主”。
海外某处海岛之上,楚凌坐在海边的岩石上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尽头出神。身边是一封打开过的厚厚的书信,忍不住轻叹了口气唇边勾起了几分欠钱的笑意。
“阿凌。”君无欢漫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谁信道:“怎么?出什么事了?”
楚凌将信地给她笑道:“没有,嫣儿说长生已经有了小皇子了。“
在她身边坐下来,君无欢不以为然地道:“身为皇帝,他早该成婚了。”历朝历代皇室子弟多数早婚,毕竟家里是真的有皇位要继承的。但是楚昭却一直拖着,拖过了及冠直到他们离开的时候还没有成婚。如今成了婚有了皇子不是正好,“你也不是他亲娘,何必为他操心?”
楚凌笑道:“我倒不是操心他,只是这么一说罢了。另外…南宫御月好像再找咱们。”
君无欢微微挑眉,“他想做什么?”离开中原对君无欢来说最满意的事情之一就是终于甩掉了南宫御月那个不靠谱的师弟。
楚凌靠着他的箭头低声笑道:“素和金莲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好像不想认被素和明光派人追得到处跑?”
君无欢翻了个白眼,“他如果真的不在乎,素和明光的人哪里能找得到他?”更不用说追着到处跑了,除非素和明光亲自出马。但是素和明光身为一族首领,又哪里有空整天追着南宫御月那个蛇精病跑?
君无欢看看楚凌,突然笑道:“阿凌可是觉得无聊了?正好这两年阿凌的身体也好了许多,阿凌若是想念他们了,咱们就回中原瞧瞧?”阿凌从小在浣衣苑长大,之后又总是受伤早几年身体也并不太好。出海这几年无忧无虑用心调理才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
楚凌有些意外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不想回中原?”
君无欢道:“只要阿凌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就咱们俩,当初说好了所有事情都结束了,阿凌想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的。”
“就我们俩?”楚凌惊讶地道:“可是…阿夜和洛洛……”
君无欢道:“他们有的是人照顾,阿凌担心什么呢?”
楚凌想了想,终于点点头道:“那好吧,正好秦殊说想要来看看咱们,不如到时候我们坐他们的船一起回中原?”
闻言,据我能换脸色微变,拉着楚凌起身道:“阿凌,我觉得长生好不容易有了孩子,我们应该去祝贺他。不如明天就走吧?说不定还能赶上孩子的周岁宴?”说罢,拉着楚凌转身往回走去。
“爹爹,娘亲!”不远处的树林中,两个手牵手的小娃娃欢快地朝着两人奔来。两个侍卫紧随其后,生怕两个小家伙不小心摔着了。
楚凌回头不远莞尔一笑,望着阳光下飞快的奔过来扑过来搂着自己双腿的两个小家伙笑容温柔。
“娘亲,娘亲!云叔叔说你和爹爹要去中原,阿夜也要去!”
“洛洛!洛洛也要!”
楚凌抬头看向君无欢,君无欢望着两个长得精致可爱的小娃娃轻叹了口气。俯身抱起小女孩,“行,爹爹带洛洛去。”
小娃娃搂着爹爹的脖子,“爹爹真好!”
“爹爹,阿夜也要去!”
君无欢低头看着扯着自己衣摆的儿子,咬牙,“一起去!”
阳光下,楚凌含笑看着被一双儿女缠着不得脱身的君无欢,唇边的笑容越发浓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凤轻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