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传说中的转校生全文

盛夏的一日,骄阳当空,火辣辣的阳光照得小树们都垂下了头。但是,龙杉高级中学的校园里却比烈日当头更加火爆,几乎所有的女生都为之疯狂,而男生都为之不爽,因为世界集团首富南东旭即将来中国开拓市场,而其独子——南缕析,也将跟随父亲来到中国,并且转入“龙杉高级中学”就读!
“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哦!刚才明明还笑到‘背气’,现在怎么又号啕大哭了?”云里雾里一头雾水的水也丽,从包包里拿出面纸为好友李汇恩“拭”去脸蛋上如泉涌般的泪水,自言自语道。
“你哪里明白我们的心情啊?”汇恩显然是把自己和一帮痴情女放在了统一战线上,“像你这种对感情迟钝的人,又怎么会懂得我们即将远离祖国的复杂心情呢?”
“什么复杂心情啊?”水也丽故作无知状。
“当然是‘远嫁他乡’的‘依依惜别’之情喽!你看,世界集团首富的独生子马上来我们学校就读了,我们就会朝夕相处,然后日久生情。最后,他回韩国的时候向我求婚,那我不就得远离祖国吗?毕竟是生长了十几年的故土,好舍不得!”汇恩又泪如雨下。
“那简单啊!”也丽淘气地吹了下自己额头上那排整齐可爱的栗色刘海,当然不是她刻意染发啦!而是她本身天生的小麦色皮肤和浅栗色头发。
“怎么个简单法?”汇恩抽噎了一下。
“别去!就是最简单的解决方式!”水也丽干脆利落地在汇恩耳边大喊,“人家有说要你吗?人都还没来呢就像着了魔似的,你醒醒好不好,别像个花痴似的!真丢人哎!”
“……”没等汇恩反应过来,围在她们身边的一群女花痴们听了这话可是极为不满。
“人家是没说要我们,那又怎样?可人家也没说要你啊!你牛什么牛!”花痴女一号一把搂过汇恩,非常“支持”汇恩,开始声讨也丽。
“对啊,再说,凭我们的人品和姿色,还不足以让他心动吗?不管是谁,只要是我们阵营中的一员中选,其他人都会真心地祝福他们的。但是,这个待遇不包括你!水也丽!你听清楚了,如果你在嘲笑讽刺挖苦我们之后,还恬不知耻地自己送上门去引诱迷惑我们的白马王子,那我们绝不会放过你的!”花痴女二号和三号演出“二重奏”。真奇怪她们怎么这样有默契……
“第一,我不会像你们那么无聊,做什么‘麻雀变凤凰’的美梦;第二,我对那个韩国什么‘大便’的什么少爷一点都不感兴趣……”也丽字字珠玑,但是被一旁的汇恩打断了。
“不是‘大便’,是富公子……”汇恩终于还是选择了友情,站在也丽这边小声提醒,以免出糗。
“那有什么区别?反正差不多就是啦!”也丽白了汇恩一眼,明知道自己中文不好,有必要咬文嚼字吗?真是的……
“总之,哼哼……”也丽清了清嗓子,“我不会做白日梦,而且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当然,对那些政要权贵们也不感冒。你们有兴趣就去花你们的痴吧!别拖累我好朋友就是了!”
“拖累?拜托你自己看看好不好,谁拖累谁啊?”花痴n号马上接口,“依我们看,是你嫉妒汇恩有这个追求爱情的勇气和高瞻远瞩的眼光吧!”
“汇恩,你自己说,是加入我们的阵营中和我们并肩作战呢,还是要和你这个自称是‘好朋友’却断你后路的水也丽一起?”
“我?要我选吗?不要啦,我……你们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判断力啊,有时我自己……”汇恩又开始叨叨念了,也丽最怕这个。
“汇恩,又来了,你自己选?现在,你是和我回教室好好看书做作业,还是和她们在这里继续‘痴人说梦’?当然喽,你要自己想清楚,今天的天气预报说是35度高温,橙色预警,紫外线强度b级,空气湿度55%……”也丽很明白汇恩的软肋在哪里,因为汇恩有着与生俱来人见人羡的白嫩肌肤,所以她最最宝贝的,也是自己的皮肤,不被晒伤也不能被晒黑。当然,如果想钓世界集团首富的公子,白皙幼滑的皮肤自然更是必不可少的呀!换句话说,不论汇恩是否想加入追求白马王子的阵营,她现在都会回教室的!
“啊?那我们还站在这里干吗?还不快走啦!天哦,b级强度,湿度仅为55%!我得马上回去喷些补水喷雾,不然会变苹果脸的。”汇恩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苹果脸怎么了?那更好看啊!”一旁的第n+1号花痴女企图挽回局面。
“是放了很久不吃的蔫苹果好不好……”也丽怀疑这些没脑袋的花痴们如何拴住大少的心。
“喂!也丽,发什么呆啊?快走快走啦!”汇恩拉着也丽飞一般地跑回教室。
“闪开啦!干吗蹲在门口,很讨厌哎!”汇恩对着蹲在教室门口的阿肯说,后面还拉着也丽,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哟?了不得啊!平日里柔柔弱弱的李汇恩今天居然发起了火?是不是为了那个什么韩国佬要来我们学校,你们这些女生就乐得飞上了天?想着以后飞上枝头,现在就趾高气扬起来?”阿肯扭了下头,脖子的骨头发出清脆的“咔……”的声响,有点痞地怪笑了一声,朝西边呶了呶嘴,说道:“看我们大哥的马子就知道了,平日里装得有多温柔乖巧,但——我呸!今天终于露出了狐狸原形了!”
朝他指引的方向望去,汇恩果然看见几个妖艳异常的女生。哦,可不是嘛!最为显眼的那个学校里鼎鼎大名的大哥大——名晟的马子,平日里看见她就觉得她不像一般的女学生,从来没穿过学校的制服;从来没穿过长度过膝的裙子;头发颜色至少两种以上;从来没有不化妆上学过;而口红的颜色从来没有粉嫩过,不是暗紫,就是瑰蓝;据说睫毛是嫁接的,鼻子是硅胶垫的,而那一对只轻微动作就能晃来晃去的她自以为性感非凡的巨乳,也是人工合成的!
哦,恶心!不过嘛,只低头看看自己的“飞机场”,如果那个韩国贵公子喜欢的话,她也可以勉为其难“做”成她那样,为了爱情嘛!
“怎么样?今天她够靓吧?我们大嫂那小身材,一看就让男人神魂颠倒。”阿肯口沫横飞地说着,“今天她刻意打扮得超清纯的,结果我们大哥‘海卷’了一顿。又不是不知道大哥喜欢什么style,故意装纯惹大哥生气……”
“小身材?”一直在汇恩身后保持沉默的也丽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事接口道,“拜托!她那两个‘球’比哈密瓜都大哦,还小身材……还有那腰,你看看!汇恩,你腰多少啊?”
“我?一尺七啊!”汇恩很有默契地搭腔。
“对啦,就是嘛!我也不过一尺六寸五而已,女孩子嘛!喏,你再看看她!少说也有三尺吧!”
“胡说!听我大哥说,也不过两尺三而已!你懂什么?男人就喜欢丰满的!”阿肯急忙替他大嫂辩护。“丰满?再丰满也不能变成一根香肠啊!好,就算你说的对,但她的穿着,我实在不敢恭维……”也丽倒是不介意别人胡乱哈啦,但是说得太离谱又自以为是就实在很激起民愤了。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良好市民,也丽有义务有责任为祖国市容做“环境的美容师”——为社会清除垃圾污染义不容辞!
正说着,一个高大健硕的男生朝妖艳女们走去,也丽和汇恩有志一同地闭上嘴巴,等待好戏上演喽!
“美姬,你这是穿给谁看?”名晟霸道地推开其他“妖精”,破口大骂,“你这个#·¥%,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大庭广众之下,别动手动脚的!”美姬,也就是我们刚刚以目光进行“样板分析”的那个妖艳女,甩开名晟的爪子,高声叫嚷着。她可不是一般的纤弱女子,来硬的?才不吃这套呢!
“翅膀硬了?”名晟照样抓过美姬,还流氓地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你放手!这里是学校!”
“学校怎么了?”名晟露出痞子般邪恶的笑。
美姬知道,接下来名晟会口不择言地说出一系列不堪入耳的话——当然也是事实——她曾经和他在一起的事实。于是,美姬立即放低了姿态,声音稍微柔和了一些说:“晟哥,别这样!很多人看着呢!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名晟四处环顾了一下,看见也丽和汇恩两个小女生,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不爽到了极点,大喊:“你们看什么看啊?”
也丽和汇恩马上收回自己失控的“表情”,转过头去,装作正在聊天的样子。
名晟又吼了几句,她们仍旧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气得名晟没办法,只好不理她们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美姬柔声问他。
“我说过了,看不惯你穿成这个样子,装纯给谁看?是不是你也被那个韩国凯子迷住了?你做什么春秋大梦?不会也在想着飞上枝头吧?”
名晟一把拉下美姬系在颈上的粉红色丝巾,狠狠地丢在地上用脚踩了又踩。
“晟哥,说什么呢?我不过是换个风格,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换个风格?没事换风格干吗?之前怎么没想过换风格?”晟哥冷笑了一声,“怕是有人在做美梦吧!”“什么美梦?我听不懂哦……”
正僵持着,突然校园的远处引起了一片骚动,人声鼎沸起来。
“姬姐,快到了!快到了!”小太妹从远处匆匆忙忙的跑来,兴奋至极,以至于没有看见晟哥也在,“姬姐,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韩国世界集团首富的公子,原来叫南缕析啊!”
美姬的脸上禁不住地浮现出满意的笑容,哦,南缕析,原来是这个名字啊!
又好听又好记……
“啪!”一个响脆的耳光,是晟哥赏给这个小太妹的礼物。这就叫“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
“晟、晟哥……”小太妹都来不及反应疼痛,只顾着吓呆了。
名晟看看被吓傻的小太妹,又看看自己的女朋友,气得牙根痒。
“什么什么?”一群女生涌过来,不由分说地把名晟给挤到一边去了,只围着小太妹问东问西:“南缕析?哪个南?哪个缕?哪个析?他平日里最爱吃什么?哦,对了,他什么时候到?坐什么车?哎呀,你别光发呆,到底问清楚了没有啊?”
本来就被打得眼前“星光灿烂”的小太妹,还没清醒过来,就被一群“牛鬼蛇神”们围攻群问,顿时头昏目眩,四肢无力,面色发白,口吐……
名晟看着眼前这群已经发昏且失去理智的女fans们,更是怒不可遏!想当初,咱名晟老大刚出道的时候,追捧的小女儿们,比这个场面还盛况空前呢!这算得上什么啊?仗着自己是什么首富的独子,我就不信,你能强到哪里去?说不定是个“矮冬瓜”加“大秃顶”加“斗鸡眼”加“暴牙兔唇”再加“香港脚”,嘻嘻,到时候看还有谁追捧你!就算你是天皇老子也没用喽!
南缕析,咱们走着瞧!
???“也丽,你听说了吗?韩国世界集团首富的公子要来我们学校就读了。”韩凝律文质彬彬地问水也丽,两个人肩并肩地走着。
“噢,不会吧!又来了!”也丽最近几天听得最多的就是“韩国世界集团首富的公子”这几个字,耳朵都快要长出茧子了,“你不会也像她们一样,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吧?”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了!”韩凝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手抓了抓头发,“我又没有‘断袖之癖’!我只是想知道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而已。”
“我?我能有什么看法?我不欢迎他就不会来了吗?”也丽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煞有介事地说。“哦,这样看来你是不欢迎他的啦?”对于这样的回答,韩凝律显得有些开心。
“花痴啊你!干吗笑成这样?”也丽觉得好笑,“我有说不欢迎吗?”
“啊?那这么说来你还是……在心底有一丝丝的期盼喽?”
“盼你个头啦!”也丽伸手拍了下韩凝律的后脑勺,调皮地说:“哎,你脑子秀逗啦?大早上就讲这些无聊话,当心我告诉你老妈哦!说你不专心学习,只对八卦消息感兴趣。”
“嘿嘿,哪有啊?我只是好奇,问你一下而已啦!”韩凝律憨厚地一笑。
“好了,我们得快些走,不然又会迟到。”也丽拉着韩凝律,小跑起来。
“喂喂!看前面啦!”韩凝律反过来拉住也丽,让她停了下来,“学校门口好像戒严了啊!”
“是吗?不会吧!”也丽踮起脚尖,极目张望,“啊?好像真的耶!快,律,我们去看看!”
“哎呀!”还不等韩凝律反应,也丽就“嗖——”的一下把他拽走,然后他的头也随之“嗖——”的一下,晃动了一下。
“好险!脑袋差点就扭掉了,幸亏长得结实……”韩凝律暗自庆幸。
???校门的两旁,站满了戒严的警察,拦住过往的行人,不允许靠近学校。而学校的大门,平日里只开西侧门,今天却全都打开了。铁门栏上还挂满了彩带和金丝,横条幅上几个醒目的大字甚是惹眼——热烈欢迎韩国世界集团首富南东旭之子南缕析来我校就读!
“太夸张了吧!”也丽不屑地白了那横条幅一眼。
“好有气势哦!这个南缕析果然来头不小!”韩凝律啧啧称奇。
“这有什么了?当年我们的开国大典不知道比这雄伟多少倍?”也丽不以为然。
“大小姐,你这比喻有点不恰当吧?我也不觉得这场面比开国大典雄伟啊?”韩凝律有些迷惑地看着她反问。
“我……我就说这个意思嘛!”也丽噘起小嘴,明知道自己比喻不当却还“死鸭子嘴硬”。
“啊,对了,我们走过去看清楚一点好不好?”韩凝律不由分说地拉起也丽挤到校门口东侧的一个小角落里,观看着这盛大的场面。
“啊?快些快些啦!人都快要到了。”校董事长的千金林佩丹带领着一群“婀娜多姿、花枝乱颤”的美女们从校内来到门口,准备盛大的欢迎仪式。每个人都穿着中国的传统服装——红色的旗袍。每件旗袍都是校学生会聘请服装设计师专门为每个成员量身定做的,因为礼仪队里的每一个女生都是有来头的,不是董事长的千金,就是校长的闺秀,总之,是有些家底的。
金丝的蟠扣,金线的嵌边,手绣的飞凤,还有镶在领口的点点亮钻,每一件的造价均在万元以上。可以看出,每位家长都是寄予厚望啊!不惜血本投资……
而我们最为惹眼的董事长千金林佩丹的旗袍,那更是极尽奢华之事啊!连开衩处的接口,都是用特级天然黄水晶做成的花扣缝制的。
她们这一出现,惹得人们眼前亮闪闪的一片。
与此同时,美姬和她的一帮不入流的小太妹们也都浓妆艳抹地从另一个侧门里“流”出来,她们也是极尽自己所能,把自己最为光鲜靓丽的衣服和首饰,全都“武装”起来了。
正当她们想要抢占显眼的有利地形时,两帮人马不期而遇,即将展开一场“殊死搏斗”……
“这里是我们礼仪队的位置,闲杂人等一律闪边去!”林大小姐颇为不满,对眼前“红红绿绿”的妖女们怒吼!真是丢人哎!穿成这个样子也敢到门口迎宾?身上“衣不遮体”,脸上“花红柳绿”,活像唱京剧的大脸谱,不知羞耻!
“你们算礼仪队?奇怪,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你们有礼仪的样子阿?”美姬不屑地反驳道,“想招摇过市又想保住自己‘淑女’的面子,真是虚伪!”
“少废话!你们到底是走还是不走?”佩丹杏眼圆睁。
“不走,就是不走,你能把我们怎么样?”美姬痞子式地笑了笑。开玩笑,想动手不成?哼!难道我们还打不过你们?美姬身后的小姐妹们一起涌上来,站在她身边给她助阵。
反倒是佩丹带领的“娇小姐”们,畏首畏尾,不敢向前了。也是,高开衩的旗袍,走路稍稍大步一点就会走光,更何况是“以舞会友”呢?
???“啊?他来了!”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随之是一个人“扑通”倒地的昏倒声。
所有的人都朝声音指引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浩浩荡荡的一支车队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最先从车上下来的,是十八位身高超过190cm的黑人彪形大汉,黑色的墨镜在脸上反射出震慑的光芒。
“天,这个南缕析好大排场啊!”韩凝律不禁暗自咋舌,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挺不错。
“无聊,好像一场闹剧。”也丽不感兴趣地往别处张望。
“喂!他要下车喽!”韩凝律发现也丽无所事事地看向别处,好心提醒她,“怎么你不想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吗?”
“不想,除非他长得异常。”也丽无趣地撇了撇嘴,“这些人也够无聊的啦!实际上就是一个韩国人而已啊,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还有这个韩国人的大脑也不正常,转学读书用得着这么大的排场吗?无非是虚荣心作祟,想借机炫耀一番。”
“嘘——”韩凝律连忙制止她,“别吵。他下来了!”
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真命天子”的出场,只有名晟,在一旁的暗处,眼睛里闪出邪恶的光彩,他的一群弟兄马上围拢过来,低声讨论。
“大哥,实在受不了他的那个样儿!把我们都当成什么了?低微的贫民啊?”小弟一号愤愤不平。
“是啊!襥什么襥!看来他是不知道这所学校谁说了算!大哥,咱们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知道‘民间疾苦’……”二号接话道。
“还要让他明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名晟磨拳擦掌,恶狠狠地说。
“现在就安排吧,我们永远听你的!”兄弟们一起低声附和。
好吧!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你南缕析这么不得人心,我就只好顺应民意了!
名晟暗自思忖了一番,然后悄声吩咐着大家……
“明白了吗?”名晟邪恶地笑着说,“大家行事小心,不可被别人发现了。”
“放心吧,大哥,我们跟你见过多少世面了,还害怕这个不成?”小弟信誓旦旦地保证,然后按照名晟的吩咐,潜到人群中伺机而动。
“你们几个也是,一定要给他好看!”
“是的!大哥,放心吧!”诸位小弟信心满满地保证。
???在大家的瞩目下,犹如众星拱月般,南缕析从林肯加长车上缓缓走下。周围顿时一阵惊呼!天啊!怎么这么帅啊?
如果说上天赐与一个人富有,那么通常也吝于同时赐予他美貌,可是,眼前的南缕析,冷傲的气质,俊美的外形,几乎让在场的所有女生忘记了呼吸——当然不包括水也丽。
而面对大家的惊呼和倒吸冷气,南缕析的眼中没有任何人,高贵得一如宫廷的皇族一般,女生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男生的嫉妒眼神足以杀死一头牛!而南缕析,竟然漠视一切的存在,似乎对周围的人和事都不感兴趣,也似乎习惯了这种“千呼万唤”的场面。南缕析对眼前的人群感到厌倦,无聊的人们,俗不可耐。掠过一张张充满激情和希望的脸,他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表情,习惯接受人们的追捧,习惯被别人崇拜,也习惯接受众人瞩目的眼光而坦然自若。
目光又扫过校门东边的人群,一样的感觉。
但是突然,在目光触及东边稍远处的角落时,一个别过头看着其他方向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他驻足停下,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位与众不同的“非人类”。
光泽的秀发,柔顺地披散在肩上,绸缎般的质感彰显出浅栗色发质烁烁其华;诱人的小麦色皮肤在阳光下显得丰满而健康,没有做作地用遮阳伞或是防晒帽掩住天生的活力。而拥有这一切的主人,却是一个对自己毫不在意的女生!
一想到“毫不在意”这几个字,南缕析那高傲的心就像被利刃狠狠地刺了几刀。
忽然,水也丽回过头来,却发现高高在上的“白马王子”竟然直视着她目不转睛!
两个人的眼神第一次交汇在一起。
南缕析心中一丝得意,看着吧,你会对我表示惊呀和爱慕的。
但是却出乎他的意料,没有火花,没有激情,更没有缕析想象中的“女主角尖叫昏倒”或“脉脉传情”。
只有比他还漠然的冷淡,只有比他还执拗的倔强。
南缕析恼怒了,或者可以说是“恼羞成怒”。从来没有人可以如此漠然地对待他,从来没有人可以用比他更为漠然的眼神与他交锋。
南缕析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还没有等他想到如何给这个“冰姑娘”一个教训,美姬和佩丹两支“劫色”大军已经一拥而上!
人群开始骚动了,趁此机会,名晟的几个手下开始行动。他们准备慢慢潜伏到缕析身边,然后不动声色地利用人群涌动把他推倒,再趁慌乱之际,在他雪白的礼服上,狠狠地踩上几脚,在他俊美的脸蛋上,重重地捣上几拳,哈哈,这样就算是小出一口气了,也给大哥找回了面子。说不定大哥高兴了,会让大嫂介绍几个马子给我们呢!大嫂身边的那几个小妞,就很不错!白日梦做完了,他们就马上行动。因为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更加给他们带来了勇气和力量!
哎,只可惜……
美姬刚要装作被人群挤倒在缕析身上,就被刚好行动的小弟一号,从另一个方向反作用力地撞了回去,回弹到旁边的路人甲身上,像个“人肉炮弹”一样被“发射”出去,然后半挂在已年过花甲的路人甲身上,天旋地转,半天没回过神来;而佩丹本来想摆个pose来显示出自己的s曲线,刚刚挑好位置对准缕析,准备劈腿挺胸收腹提臀时,却被突然从旁边蹿出的小弟二号和三号夹在了中间,一番挤扭推搡间,水钻、水晶掉了一地,而本来高盘在头顶的发髻也“啪”地掉在脑门上。
在一旁围观的只是出于看热闹而非学校的路人们,看到宝石满地,一拥而上争相抢捡,把小弟们和佩丹当成“垃圾”一样推到一边去了。
美姬的小姐妹们看到大姐有难,被一个陌生老头子吃尽了豆腐,连忙上去帮忙,出于“职业习惯”索要“青春补偿费”;佩丹的礼仪队员们看着队长如此狼狈,有的四下逃窜,有的不忍离去,一片混乱……
“人群发生暴动了,快保护少爷的安全。不能让任何人接近少爷,女生也不例外!”南家忠心耿耿的善伯,早已习惯此情此景的善伯不慌不忙地喝令保镖围住少爷,不让他和人群有一点接触,同时劝诫南缕析:“少爷,为了您的安全,我们还是进校吧!外面人多,安全隐患不好估量。”
“……”缕析望向也丽的方向,早已不见了人影,于是说道:“也好,先进校再说吧!”
“少爷有令,进校!”善伯对着校门口的仪仗队,高声传达道。
于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随着南缕析的进校,也涌入校园。
原来,从刚才人群发生骚动开始,也丽早就捺不住性子了,拉着韩凝律溜进校园西餐厅外食部祭五脏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小米拉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