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次交锋全文

仿伊丽莎白女皇风格的蕾丝大阳伞下,欧式风格的镂花洋椅和乳白色餐桌在五色斑斓的阳光的沐浴里,显得格外有情调。而桌上的食物,摆放得也极有讲究。
木瓜雪泡咖啡,法式巨田螺,香蕈奶油蘑菇汤,西法牛排还有雪域巧克力蛋糕,按照进餐先后顺序排放好,两套餐具,两杯1970年法国酿造的唯美的勃艮第葡萄酒,两个远离世事的“大闲人”——韩凝律和水也丽,悠闲自得地在西餐厅的外食部享用这一等美食。
什么南缕析?哼!远不如眼前的一杯咖啡“美味”。也丽一边风卷残云般地侵蚀着这世界上绝美的法国大餐,一边自己悠闲自得地想着。
“喂!那是我的一客牛排!”
韩凝律及时救下被也丽“魔叉”残害的由可爱的小牛制成的细嫩的可口的肉,再由“由可爱的小牛制成的细嫩的可口的肉”焙烤煎制的排排,一把放进自己的口中含着。
“哇,老大不会吧?你就这种吃相哦?好可怕——别说我认识你哦!”也丽打趣他道,牛排没打劫成功,于是把目标转移到那一份法式巨田螺。
“别用你那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我的田螺宝宝看,它会害羞的。”韩凝律马上戳穿她的下一个阴谋。一盘就几颗而已耶!又打他田螺的主意,这个小孩子真是太坏了!
“哪有?”也丽无奈,奇怪韩凝律什么时候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只好改瞄准到那块雪域巧克力蛋糕了。
韩凝律又毫不犹豫地叉起蛋糕,放在嘴里小小地舔了一下,又放回盘中,胜利地朝也丽笑了笑。
“噢,你耍诈!”也丽不依不饶,“不管啦!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我的!”配合着动作,也丽用小叉子把所有说到的食物都叉了一个遍,在所有食物上都留下了她水也丽叉子的“五洞印记”。
“好好好,再给你点一份就是了。”韩凝律开心地笑了,他喜欢这样逗她,很有意思。
“不要,人家就要原来的这两份!”
“噢,那好啊,不过你要吃我口水就是了。”
“噢,恶心——求你别说了。”也丽最受不了他这招,立马投降。
“行了,每次不都是一样?你还想吃什么,再加单就是了。”韩凝律大方地表示。
“好耶!那我再加份西瓜冰,奶油蘑菇汤,鲜菌蛤蛎煲,靓食魔芋,意式烤芝士面,香脆炸冰淇淋,至尊豚肉pizza,这些就够了。”也丽开心地说。
“……没问题!”韩凝律暗自叫苦,完了!今天带的cashcard恐怕又要刷爆了!
两人吃得正起劲儿,听见身后远远地传来吵嚷声,也丽不禁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吃到什么不消化了吗?”韩凝律打趣道。
“没有,我是想起那个南什么析来,你说,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干吗要弄得好像天神降临一样呢?”也丽实在是不理解这些人的想法,同时对南缕析的嘴脸也实在是不敢恭维。
“嗯,怎么说呢,人各有志吧!”韩凝律笑了笑,对于这种很主观的问题,没有人能说出正确的答案的。
“可是……”也丽还没说完,就听见一群人熙熙攘攘地往这边走过来了,那个架势,让她暗自觉得不妙。
不好!可能是那些花痴变态们和那个自大狂到这边来了!也丽觉得一阵头昏目眩,好不容易偷个空闲,大餐刚上桌,还没来得及享用,这个“煞风景”的猪头就晃到这边来了?
真是没天理啊!
“发什么呆啊你!”韩凝律一拍也丽的脑门,“新一轮的美食就要上桌了,还不赶快把‘旧’的消灭掉?”“哎,哪有这个心情啊!”也丽自知难享太平。
还没等韩凝律问为什么,后面庞大的人流已经涌动到了他们的桌边。
“南少,这边请!这里是我校的特色西餐厅,以法式大餐为主;外面的餐座,是这家西餐厅的外食部,请!”校长一伸手往旁边让南缕析、董事会的各位董事,还有以那位佩丹小姐为首的礼仪队和以美姬为首的“太妹队”簇拥在南少爷周围,真是好不热闹啊!
“律,我们还是快走吧!不然人群涌动起来,说不定会被推倒、踩扁的……”也丽说着,正想起身,便被人狠狠地按坐在座位上。
“啊!”被撞疼的屁股给也丽发出了强烈的不满:主人!你干吗给它找麻烦?好痛!
迎上来的不是迁就和悔意的眼神,而是一双深邃而幽深的眼睛,深棕色的眸子显得格外迷人;那不浓不疏恰到好处的剑眉,彰显了他的器宇轩昂;高挺的鼻梁,看上去俊逸挺拔。还有他那修长而健美的手臂,哦,即使被他推打也决不还手——最后一句评价是礼仪队和太妹队自己加上去的,当然不是也丽想的。
“你躲着我?”惜字如金的南缕析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是他到这所学校来的第一句话。虽然很让人大跌眼镜吧!
也丽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以空无一物的眼神漠然地看着南缕析,即使她的心中并不是很讨厌眼前这个人的长相。
“我在和你说话,回答!”南缕析以命令的口吻不容置疑地对水也丽说道。
还是沉默……
“说话!”南缕析再次下命令,但是,与此同时,却一把将水也丽从洋椅上拎起来,就像屠夫拎小鸡一样。可怜的水也丽。
“请你冷静一下,大家以后都是同学,不要这样。”韩凝律站起来替也丽解围。
“真是没有礼貌,南少爷不过是问句话,你如实回答就是了。”校长很势利地对也丽和韩凝律说。
“是啊,说句话很难吗?八成是没见过这种大场面,被吓呆了吧!”佩丹眼见这种能显示自己地好时机,怎么会安分守己的在一边沉默呢?
“正因为没见过大场面,所以才有人‘不请自谈’,哗众取宠吧?”也丽看也不看佩丹一眼,淡淡地说,然后看向韩凝律,“律,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虽然受俘在南缕析手中,但也丽没有丝毫惧意,反而轻描淡写地对南缕析说:“这位同学,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不认识。”缕析冷漠地回答。
“那我为什么不可以躲着你呢?”也丽平淡地反问。
“我没有说不可以,我只想知道为什么?”缕析有点愠怒,一向我行我素的性格不容许有这样的“独立体”存在。
“这需要原因吗?”也丽有点觉得好笑,好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别人的行动自由还要向他交待吗?更何况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
“不需要吗?”缕析有点恶作剧似的反问。
“需要吗?”进行这种对话,也丽觉得有点无力。
“不需要吗?”好熟悉的对话哦,这两位可爱的主人公正在上演《大话西游》的经典对白,不知道以后又没有机会进行到“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那一段……
“咔!讲重点,OK?”美姬最先捺不住性子吼道,随即又发现自己的失态,马上装回“大鸟依人”的忸怩状,“哎呀,人家是说,大家以后都是同学,有话就直说吧!不用这么吞吞吐吐哦!”说到最后,还不忘朝南缕析抛个“勾魂眼”。
“讲!”缕析没有被美姬电到,中断了思绪后,又恢复原先的霸气。
“给我理由先!”也丽也毫不示弱,丝毫不回避他那霸气凛冽的眼神,反而迎之而上,“你觉得自己有资格提这个要求吗?尊敬的韩国世界集团首富的贵公子,你可以用你的权利来压迫我,那样的话,我会回答;你也可以用你的势力来逼迫我,那样的话,我也会回答;你还可以用你的武力来征服我,那样的话,我还可以回答;但是,如果你不用上述三种方式的其中一种的话,我无可奉告!”
“你!”气得南缕析无言以对。
虽然南缕析不可一世到无法理喻的地步,但是他从来不会滥用自己的家世和权责去欺压别人,除非这个人非常可恶或是主动招惹他,不然,对待其他人,还是多以冷漠傲慢为主。
而眼前这个“三纲五常”之外的丫头,究竟用什么方式去对付她,一时还真是难以抉择。
“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善伯正想替少主人出气,却被南缕析眼神制止住了。
“相信南少爷还没有参观完校区吧?那小女子就不打扰了,就此别过了。”也丽不由分说,拉起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韩凝律,气势汹汹地走人了。
只留下缕析在原地咽气及校长一干人等不知所措。
???“哇!也丽,你刚才好厉害哦!竟然敢顶撞所有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不怕那些花痴女们找你麻烦吗?”韩凝律一边赞道,一边担心。
“安啦!我只是给他个小钉子碰碰而已,又不是把他钓到手,那些花痴们是不会计较这个的啦!顶多在背后多念我几句而已,我又不会少块肉,真是的,不用担心啦!”也丽好心地“劝解”韩凝律,好像她自己并不是当事人一样。
“有时我真是服了你,”韩凝律发自内心地笑了笑,“你看起来是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但是实际上,你比任何人都坚强哦!”
“有吗?”也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要乱讲啦!”
“现在我们去哪里?”
“哪里?现在都已经出了校门了,你说还能去哪里?”也丽一副“你是呆瓜的表情”。
“不会吧!大小姐,刚刚早上哎!我们光忙着迎接那个什么少爷,还没上课呢,你就‘挑唆’我跷课回家?”
“NO!”也丽伸出一只手指在空中摇了摇,“错!”
“噢,我就说嘛,现在就回家也太夸张了。”韩凝律憨厚地笑了笑,顺手擦去额头上出现的一小小粒汗珠。
“我是说跷课,但是我没说要回家哦。”也丽无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是惹人怜爱。
“不会吧?”一大大颗汗珠从额头冒出,这回没来得及擦掉。
“会的,走吧!既‘走’之则安之。”也丽甜甜地一笑,小酒窝若隐若现,煞是可爱。
“完了……”韩凝律对也丽也只有认命的分了。
???“南少爷,这里就是学校里的图书馆……从图书馆的后面就是音乐教室,音乐教室的旁边……”
校长大人一边用他那条小手帕抹着汗,一边笑着给南缕析介绍学校,可是他连正眼都不瞧他,大热天的在他身边,寒到心里,脸上却出冷汗。
南缕析根本没心情听身边这堆肉球在那里讲些什么,脑里一直盘旋着那个奇怪女生的样子,第一次被人这么讨厌,真是不爽。
看来自己有点变态,被人讨厌又怎么样,干吗总想着她,就因为她嚣张的态度?不过那双喷火的瞳子倒是有趣得很。
他甩甩头,冷冷一笑,将扰人的身影抛开。
见南缕析突然停下了脚步,校长和身后一群校领导也跟着停了下来,大队人马全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南缕析。
却见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摇摇头,脸上有着若有若无的冷冷笑意。
他们心里顿时没了底,这位大少爷是哪里不满意啦?
校长给教务主任使了个眼神,瘦得像根火柴的他立刻哈着腰笑对着南缕析说道:“南少爷,你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们再继续参观,我们校园……”
“教室在哪?”他瞥了眼身边的人,高傲地问道。
“啊?”
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南楼析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说道:“我是来读书,不是来考察,现在我只想知道我上课的教室在哪里!”
教务主任大叫一声,所有的人都回过了神。
“啊!那请南少爷随我们一起到你的班级报到吧!”
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移师教学楼。
???“南少爷,这就是你的教室!”
他回过神来,点点头,跟着校长走了进去。
“陈老师,南缕析同学以后就请你多照顾了!”
陈班导笑笑地点着头说道:“放心吧,校长,南缕析同学以后就交给我吧!”
校长走了,带着一大堆人。
陈班导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平凡无奇,却有种让人温暖的气质。
南缕析喜欢这样的班导,那会让他少掉很多的麻烦。
陈班导笑了笑,对着班级里的所有人说道:“我想我没必要介绍吧!你没来,整个学校的同学可都是知道你的名字,不过你不用有太大压力,他们对你的欢迎虽然热烈了点,不过心思是好的。”
南缕析低头不语,只是不经意地扫了扫整个班级。
一道道眼光,有羡慕、嫉妒、不屑,还有一些仇恨。
呵呵,果然是道很具杀伤力的眼神。
南缕析歪着头,眼光对上那个很是仇恨的眼神。
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他回了他一个淡而不见的笑容,看来到这里来果真是一个很好的决定,至少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聊。
“南同学,你就坐在那个地方吧!”陈老师指了指名晟的旁边。
南缕析眼神闪了一下,向他走去。
所有的女生都尖叫起来,随着他的每一步,眼中的红心大放光彩。
“他好帅哦!”
“王子耶!”一个女生流着口水,满脸的痴呆。
“如果他能对我微笑,我一定晕过去!”
“是呀,如果可以做他的女朋友,我一定会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名晟一双厉眼,瞪扫向周围的女生。
他捏紧了拳头,怒火中烧,将手中的笔一把折断。
“白痴,一群只认小白脸的白痴!”
名晟阴毒的眼神引起了南缕析的注意,他眼神冷冷地扫他一眼,将头扭向一边。
他依然双手插在裤兜里,毫不在意地坐了下来,然后回头给了他一个轻蔑而意味十足的冷笑。
笑什么笑?!
名晟微抬起头,将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
“名晟同学,你对我们的新同学有什么不满吗?”陈班导微笑地点着他的名字,“那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南同学刚刚来我们学校,我们应该表示欢迎,而不能吓着他,我们可不是这么没礼貌的班级哦!不如,你给大家说说,你有什么不满的!”
“啊?”名晟回过神来,慢慢站起身来。
他抿了抿唇,反讥道:“我怎么敢有什么不满,他可是韩国世界集团首富的公子,我当然表示欢迎,只不过刚才只是男人间表示欢迎的方式,班导不至于要我像这群花痴女生一样流口水表示欢迎吧!我可没那种嗜好!”
“你这个名晟,你说谁流口水啊!”一个女生背过身冲着他吼道。
名晟扯扯嘴角,斜眼撇着她一眼,“谁答应我说谁喽!”
“你!”那个女生气得双颊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名晟你太过分了,你应该道歉!”另一个女生也起哄。
“哼,向你们这群花痴道歉,我是吃饱撑着了!”
陈帮导皱了下眉头,“名晟,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闹哄哄的教室终于安静了下来,而话题的主角从头到尾都懒得加入这场无聊的争论当中,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无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小米拉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