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情人的水迷宫全文

林肯车慢慢地行驶在回南公馆的路上,车中的南缕析玩着游戏机,从学校出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
此时,善伯转过头,挡在他们中间的那层隔音隔像的玻璃退了下去。
“南少,老爷来电话要我对您说今天和夫人参加一个宴会,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南缕析的手一顿,又继续玩起游戏,。
“南少,请问您今晚要吃些什么?”
善伯从前座递上一份菜单,南楼析玩游戏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将游戏机往旁边狠狠地一扔。
“我要下车!”他忍着心中的不耐,语气轻淡却威力十足。
善伯愣了下,立刻问道:“那老爷问起来……”
南缕析瞪了他一眼,“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停车!”
豪华的林肯车停在了大路中间,他打开车门,径直向前走去。
善伯也跟着下了车,边追在他身后,边小心翼翼地说:“南少,这恐怕不好吧,您刚刚到中国,人生地不熟的,这样如果走失了,我怎么向老爷交代啊?”
“那是你的事!”
“南少!”善伯正准备拦住南缕析,他却突然停了下来,“如果你再跟着我,信不信你立刻就会失去这份工作?”
善伯愣住了,当他回过神来,南缕析已经走远。
他立刻拨了个电话:“这里是东华街中心广场,找到少爷暗中保护他,明白吗?”
???东华街中心广场是个很繁华的地段,那里除了有最高级的写字楼,最华贵的购物中心,还有一个最有名的音乐喷泉。
水也丽和韩凝律每天放学都会路过这里,每次水也丽都会在音乐喷泉边站好长时间,看着音乐水迷宫飞扬而起。
“又有人掉下水了,第二十对了,看来今天不会有人让水迷宫的音乐喷泉启动了!”韩凝律看向远方一对对试着走水迷宫的情人,微笑着说道。
他回过头,却被水也丽沉迷的侧脸所吸引。
她好像每次都会看得很入迷,即使知道这个水迷宫的音乐喷泉并不是那么容易启动的。
“律,你相信吗?”水也丽脸上泛起迷幻的笑容,“这个水迷宫的传说是真的存在,只有真正的有情人成功地走过水迷宫,音乐喷泉才会响起祝福,就好像许愿池一样,投下一枚硬币,许下一个可以实现的愿望。”
那样的笑脸,那样的纯净,韩凝律仿佛停在水也丽梦幻的那一瞬间。
水也丽见他没有回答,转过头,“律,你怎么啦?”
他猛地回过神来,想了想说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些事情,你刚才说什么?”
水也丽噘起嘴来,书包扣向了韩凝律的头上,“我知道我平凡得让人容易忘记我的存在,可是现在我就在你身边,你不用这么打击我的自尊心吧!”
“你怎么会是一个让人容易忘记的人,我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的存在!”
水也丽呵呵一笑,“那当然,我们是好朋友,如果你敢忽视我的存在,嘿嘿,我也有办法让你记起我来!”
她举了举小粉拳,在韩凝律的面前晃了晃。
他却一把抓住她的拳头,神情很认真,“也丽,别人说两小无猜,青梅戏竹马,我们不是朋友,我可从来没当你是朋友!”
这样的律,水也丽从来没见过,她怔了一会,干笑着将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不是好朋友,就是好哥们喽!要不当好姐妹也行啊!”水也丽撇开眼,顾左右而言他。
“也丽!”韩凝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水也丽的尖叫声打断了。
“哇!”水也丽大笑着拉住他的手叫道,“他们走过水迷宫了,他们走过水迷宫了!”
《铁达尼号》的主题曲随着机关被启动而响起,喷泉从水下直起而落,洒下晶莹,浪漫得一如那场生死离别的重逢。
韩凝律迷惑了,每次都这样,即使他的暗示已经很明显,可是水也丽总是像个傻瓜一样糊弄过去。
他没有勇气表白,即使看着她的身影心动,即使拉着她的手心痛,可是却说不出口。他怕真的说出口,这段还能平凡的友情也没有了。
也丽,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从小时候见到你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你,可是为什么你却没有一丝感觉呢?
他将眼光从水也丽的身上移开,眼光开始随着喷泉时起时落,心情却是沉到谷底。
水迷宫?如果传说是真的,她会明白吗?
韩凝律想毕,眼前一亮,“也丽,我们也去走水迷宫吧!”
“拜托!我们又不是一对情人,水迷宫不会启动的。”水也丽嘲笑着他。
“那更好啊!如果我们走过了,水迷宫的音乐喷泉被启动,不是正好可以证明这个水迷宫的传说是假的!”韩凝律淡笑着说道。
水也丽想了想,他这样说也没错啊!于是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真要看看这水迷宫是不是传说。”
???音乐喷泉突然在广场上响起,美妙的音乐声让正在四处闲逛的南缕析止了步。
他回过头,见广场上的音乐喷泉旁站满了人,还听到不时传来的拍掌声。
真是奇怪!看喷泉也鼓掌,这是中国的习俗吗?以前的中文老师没教过中国有这样的怪现象。
南缕析走向了那些人,身边突然冒出几个黑衣人将接近他的人全部推开。
他皱眉一扫,居然是他们集团雇用的保镖。
善伯自己没办法,倒是会请人帮忙。
“你们给我住手!”他大吼一声。
几个黑衣人停下了推开众人的手,但还是挡在他的周围。
南缕析无奈地舒了口气,将眼光移到了面前视野开阔的音乐喷泉。
喷泉的音乐声已经停止,满天的水花也全都化为了雾水,几十米长长的水泉中央,有许多圆形的踏脚石,一直贯穿整个水泉。
“刚才的音乐喷泉你们为什么鼓掌?”他不解地问离他最近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早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已经呆住了,见他问着自己,脸瞬间红到脖子。
她到底在说什么,一句话都听不清。
南缕析用手指抬起女孩的下颌,她难道就不会窒息吗?头都快埋到胸前了,不禁问道:“你说什么?”女孩细声说道:“因为有人走过了这个水迷宫启动了音乐喷泉!”
“这很难吗?”他斜眼望了眼水泉问道。
“嗯!刚才是今天第一对走过水迷宫的人!”
看来挺有意思的,他走上前去,快速地踏了两三步,突然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
“你不可以走水迷宫!”韩凝律瞪大了眼,这个高傲的家伙,怎么会是他?在学校里出尽了风头,到这里还不忘表现自己,想证明自己的魅力无边吗?
不可以让他和水丽一起走水迷宫,绝对不可以。
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韩凝律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几个黑衣人拉住了他。
南楼析大笑,“你说不可以,我偏要走走看!”
他快速地跑过几个踏脚石,而水泉的另一个边水也丽正思考着脚下的踏脚石路,并没有注意到这边正波涛汹涌。
“只有真正的有情人才能走过水迷宫!你不配!”韩凝律大叫着,他的声音唤醒了另一边沉思中的水也丽。
她抬起头,见韩凝律被几个黑衣人架着,立刻忘记了正在水泉中,飞快地踩过中间的踏脚石,向对岸跑去。
“你们放开他!”
水也丽大叫着跑到南缕析身边的那块踏脚石,昂起头瞪视着有些诧异的他,“又是你这个沙猪,快让你的那些章鱼放了律!”
“你这个女生凭什么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南缕析低头看向只到他胸口的水也丽,挑了挑眉,轻蔑道。
水也丽却没有被他的眼神吓到,“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不能用这种口气和你说话?别人当你是王子,我可当你是只田鸡。”
南缕析紧皱眉头,田鸡是什么东西?
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女生口里能说出什么好名词来。
突然他冷笑一声,“如果你想引起我注意,恭喜你,你成功了!不过你别想日后的日子好过,我会让你后悔今天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他踏上了水也丽站着的同一个石块,一把搂起她的腰。
水也丽惊呆了,他……他在干什么?
音乐喷泉再次响起,这是一首《昨日重现》,今天的第二次送给有情人的祝福,却在这种情况下送给了水也丽。
南缕析一脸漠意,“看来你和别的女生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可恶的家伙,突然抱住她,还要说这样的话。
她的眼睛里聚满了燃烧的火焰,如果可以,她会毫不犹豫地将眼前这个自大的沙猪烤成乳猪。臭小子,以为长得像个人样,就想学人。不是家里有点钱有点权,有什么本事在这里耀武扬威?如果今天她不教训他,还以为她水也丽是吃素长大的。
水也丽瞬间又扬起灿烂的笑容,让南缕析不自觉眯起眼。
“那你就错了,我可不是一般的女生,我是水、也、丽!”说完,她趁南缕析不明所以的瞬间,用力将他往旁边的水泉里一推。
只听“扑通”一声,南缕析跌了个半身湿,那几个黑衣人见状,立刻冲进水里去扶他,水也丽偷笑着立刻跨了几步跑到岸边,拉起韩凝律的手就跑。
“你刚才发什么呆啊!叫你跑还愣着!”
“你还怪我,你知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事?”
“废话,我又没得失忆症。”
???两人跑到离家不远的地方终于停下来,水也丽向后看了看,喘着粗气说道:“看来——他们没追来!”“当然不会追来,他们只是保护南缕析,又不是警察捉小偷!”
“那你还跟着我跑,早说啊!呼!害得我跑了这么久!累死我啦!”
韩凝律翻了个白眼,“大小姐,刚才是你抓着我跑的!”
水也丽呵呵一笑,“刚才看到那家伙的样子没有?好糗哦!”
他却奇怪地看着她,“你还笑得出来啊,他刚才那样对你,你没有给他两耳光已经很便宜他了。如果不是那几个黑章鱼拦着我,一定为你报仇。”
“就当是给一只黑熊给抱到了,生气伤身,我没那么笨!”水也丽高抬起头,毫不在意地说道。
韩凝律脸上划下几条黑线,难道她就不知道他心里的担心吗?担心那个家伙伤害她,担心得心都疼了。
看着水也丽不在乎的笑脸,韩凝律转开了眼眸。
他看了看手表,“今晚十点有场双子座流星雨,想不想一起去看?”
水也丽突然像想起什么事,猛拍了韩凝律的肩膀,“流星雨,对啊?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一个星期前我就被汇恩那些家伙给约好了,晚上到学校里最高的天台集合,要不我们一起去,她不会介意多一个人的!”
“这样不太好吧,你们女生的聚会,我去好像怪怪的!”韩凝律皱了下眉头。
“有什么好怪的,大家都是同学嘛!而且你别以为就你一个男生,那些花痴女还不趁这个机会向自己喜欢的男生表白,多浪费啊!一定会有男生在场的,说不定还会有女生找这个浪漫的机会向你告白,你就不要不好意思啦!一起去嘛!”
“也丽,你别有机会就在那边偷笑!”
“我哪有,你都不知道你在学校多么受欢迎,每天都有女生要我帮忙送情书给你,你就当报答我当信使当得这么辛苦和我一起去喽!”水也丽忍着笑,撇了撇嘴说道。
说到这些,韩凝律就有些郁气,这个水也丽不明白他的暗示就算了,却总还那么热心地给他牵红线。
可是转头又想想,这样的时刻,会不会有其他男生趁机向也丽表白呢?如果她答应了,那以后还能像现在两人在一起那样快乐吗?
不行,他无论如何不能让那些男生得逞。于是点点头,说道:“那好吧,晚上我来接你。”
水也丽奇怪地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很奇怪,平时你可没这么婆妈的,我们住得这么近用不着来接我吧!我们九点路口见啊!”
说完,水也丽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向家里走去。
韩凝律看着她的背影许久,却是长叹了一口气,今天的自己的确是不一样!
???偌大的别墅仿若一个小型的维多利亚风格的小教堂,青草茵茵,夜风羽。
黄昏下,湿草的喷头像音乐喷泉的水柱一般四处飞扬。
南缕析早已换下一身湿透的校服,站在靠近海的栅栏边,眺望远方。
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路灯一个接一个亮起,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善伯领着几个托着银盘的佣人站在他的身后,花园里响起轻柔的音乐声。
“南少,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请问在这儿吃吗?”
南缕析回过神来,收回眼神,转过身子,看了看身后的人,点点头,坐到了餐桌前。
“今天晚上有什么好玩的吗?”等待着佣人准备餐盘和食物,南缕析突然问道。
“回南少,今天晚上有百年一次的双子座流星雨,这个山顶是个看流星雨很好的地方。”
“哦!”南楼析拿起刀叉,却突然停了下来,抬头问道:“善伯,你觉不觉得这个屋子太大太安静了?”
“如果南少觉得太安静了,我让人换个热闹的音乐。”
看来是没人知道他到底想要些什么,南缕析舒了口气,“不用了!”
“那要不我打电话叫几个少爷的朋友一起来玩?”善伯立刻问道。
南缕析冷哼一声:“你觉得现在的我有朋友吗?”
善伯不语。
他从来都没有朋友,即使是在韩国,也是一样,没人愿意和他成为朋友。
“那不如……”善伯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佣人打断了话。
佣人拿着手机,对南缕析恭敬地道:“少爷,您的电话,说是您的一位同学。”
“我的同学?”他狐疑地接过来,“你是谁?”
“林佩丹,今天早上在校门口欢迎的那个穿红色旗袍、长头发的校董千金,记得吗?”电话那头的林佩丹兴奋地大叫道。
“是吗?”南缕析想了想,却始终没想起这个林佩丹是谁,倒是那个有着猫一样眼睛的女孩他却记得。
“当然是我!”
“有什么事吗?”南缕析向善伯示意,佣人们立刻在他的授意下收拾了餐盘。
“今晚有百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听说你家靠海,我可不可以到你家去看流星雨呢?”
林佩丹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问得有些斯文,却还是屏住一口气耐心地等待着南缕析的答案。
“就你一个人?”南缕析有些失笑。
中国的女生就这么迫不及待吗?他一直都听说中国的女人最为矜持、最为秀色,可是却很让他失望。
林佩丹顿了一下,干笑道:“当然不是,我以为人太多你会觉得太吵,我才那么问的,如果你想热闹一些,我可以带很多人来啊,又可以看流星雨,又可以开个party!你觉得怎么样?”
“你不会就带你那些所谓的校董千金吧!那好像没几个人?”
不知为什么,南缕析的眼前浮现起白天几次见到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好像姓水,应该是吧!
“当然不会,如果你不觉得有些人不够高贵的话,我可以带一些平民来啊。对于他们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来说,到南少的家中聚会可是他们做梦都求不到的事!”林佩丹的话里含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不过听在他的耳中却有些刺耳。
“那你都带来吧!”说完,南缕析便把手机丢给了善伯,“等一会,有很多人要到家里来玩,你们准备一下!”
“南少,这不太好吧!”善伯跟在他的身后说道:“再过两个小时,老爷和夫人就会回来!”
“我知道!”南缕析对身边的另一个佣人说道,“去把天文望远镜拿出来!”
“是,少爷!”佣人下去了,善伯却没有下去的动作。
南缕析侧过头看向他,“你还有什么事吗?”
善伯低下了头,恭敬地说道:“回南少,没什么事了?”
“没事还站在这里干吗,等会别人就会来,该准备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水也丽换上了一身休闲衣,对着镜子照了照,满意地回过身拿起背包。
“妈,晚上我要和同学一起去看流星雨,要晚点回来哦!”
也丽妈从厨房里跑了出来,“你一个女孩子太晚回家可不行!”
“没事的,我不是一个人,律和我一起去!”
她打开了门,向后扬了扬手,向十字路口走去。
韩凝律早已在那里等候,他一身白衣在月色下很是修长,清水般的侧脸,一如华丽的水晶。
水也丽奔跑的脚步停了下来,愣住了,从来没有这般仔细地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变高了,也变得更加俊美,仿佛韩剧里那个永远在暗处的男二号。
唉,上帝真是不公平,男生为什么可以长得这么漂亮,而她这个正牌女生却长得这么平凡?
她悄悄地从他身后绕过去,狠狠地拍了他一下。
“想什么啊?这么出神!”
韩凝律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见着是水也丽,淡淡一笑,“你终于来了,我可是数到第99颗星星了!如果再不来,就是一百颗了!”
“你在这里等多久了?”
“不知道,不过我盯了这么久的夜空,发现有时会划过一颗流星!”
“真的?”水也丽立刻抬起了头,却被韩凝律刮了下鼻子,“傻瓜,这里可不是看流星的好地方!”
水也丽噘起嘴,“律,你明知道我的鼻子已经够塌了还刮我,你是在嫉妒我对不对?”
“我干吗嫉妒你?”韩凝律有些失笑。
“嫉妒我的鼻子没你的鼻子挺嘛!”
真是一个让人忍俊不禁的答案,他淡淡一笑,“是啊,大小姐,你全身上下我都嫉妒,公车来了,你要不要上啊?”
“当然啦!”
车行驶得很快,一会就到了学校,可是学校门前此时却挤满了人。
“发生什么事了?”边说着,水也丽和韩凝律挤进了那群学生中,寻找是否有熟悉的身影。
“也丽!看这边!”一个声音从他们不远处传来。
原来是汇恩,水也丽向她招了招手,靠近。
“也丽,你终于来了,刚好可以赶上这班专车哦!”汇恩的眼睛即使在黑夜中看着也是亮晶晶的,这家伙到底在兴奋什么啊?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大家不去天台,全都挤到门口来啦!”
“你知不知道,南缕析邀请我们去他家看流星雨哦!而且我们的校董大千金林佩丹还派出私家车要送我们去!好幸福哦!终于可以见一下皇宫是什么样子了!”
“什么?!”韩凝律脸“刷”的一下白了。
“他家有我们学校的天台观星好吗?”
“废话,你有没有常识啊,你难道不知道他家就在海边,视野开阔,是全市最好的观星地哦,而且还是豪宅。”
什么常识,她可不是打听这些常识的八卦女。
水也丽翻了下白眼,“这么多人去,一定吵死人,我就在这在学校看!”
“嗯,也丽,我陪你一起留下来!”韩凝律站到了她的身后。
“不可以,你一定要陪我去。”汇恩一把拉起水也丽的手,吼道:“你这个做姐妹的就这么没良心是不是?看看那些富家千金们,哪一个不是有人陪在身边,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落单?”
“这不正好顺着你的意吗?灰姑娘也是一个人去皇宫的,最后才能和王子在一起啊!”
“那是因为她有香车,有华服,有水晶鞋,你看我什么都没有,去了一定被人晾在一边。”
水也丽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点点头,“有道理,那你还是别去了!”
“水——也——丽!”她大吼一声,周围的人全都看向他们,“你不记高一那年,你跑……唔……”
一个瞬间她的嘴便被水也丽捂住了,“你敢说出来看看!”
这个臭丫头,总是拿高一时的那件糗事来激她,只不过那年不小心跑错了厕所,看到男生在那里嘘嘘,差点被人当成变态女色魔,还好当时戴着一顶帽子又跑得快没人认出她来,可有一次不小心对汇恩说漏了嘴,就一直被她当成把柄。
“唔唔……”汇恩吱唔了几声,一把扯下了水也丽的手,低声笑道:“只要你和我一起去,这个秘密永远就是秘密,嘿嘿!”
“嘿你个头,去就去,还怕了那家伙不成!”水也丽回过头对着身后一脸诧异的韩凝律说道:“律,你也一起去吧!反正大家都要去!”
“嗯!”他本来就是为也丽挡去苍蝇,于是点点头。
???同学虽然很多,可是几个校董校长家的私家车也很多,十几辆车浩浩荡荡地犹如总统来临一般全都向南缕析在海边的别墅驶去。
“好漂亮!”
周围一阵惊叹声,大家都为这样一个别致的兰亭雅墟而惊叹。
在门前,一群白衣的佣人恭敬地在大门前站成两排,仿佛迎接的是世界名流,那种阵势令所有人哗然。
“也丽,你看是海咧,可以看到海啊!”汇恩拉着水也丽向面海的栏杆走去。
“真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见到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林佩丹和一群千金在一边华丽地笑着,颇有些招摇的做作。
“就是,我看他们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房子才对!我说啊,缕析家的洗手间都要比她们家的房子还要大!穷人就是穷人,目光短浅!”又一个千金附庸道。
这些吃饱了没事做的三八婆,嘴巴都塞了“米田共”不成。
“汇恩,你闻到没有,有人好像三天没漱过口了,嘴臭得隔了这么远还闻得到!”
汇恩“扑哧”一笑,假意地弄弄鼻子,“真的耶,好像我家狗狗的口气哦!”
韩凝律却是暗笑,一句话也没说。
女生间的战争他可是知道,能躲多远躲多远,躲不了就不要开口,否则说什么错什么。
“你们!”那千金怒瞪向他们,可是很快八婆脸又变成了一团团向日葵。
她们不会脸抽筋了吧!
“这位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这声音!难道……
水也丽猛地回过头,果然没错,真的是南缕析这自大的家伙,难怪那些千金的脸变得那么快。
“呵呵!南少可真是大方啊,这么漂亮的地方借出来给我们看流星,就不怕我们把它弄个底朝天吗?”他却耸耸肩,低下头,在她耳边说道:“这可是我故意借出来的,否则你有资格到这里来吗?”说完,便大笑着离开了。
这家伙真是个超级沙猪,刚想着,那群千金围了上来。
“刚才缕析为什么和你那么亲密?”林佩丹的丹凤眼恶狠狠地盯着她,好像要把她撕成两半。
“你凭什么勾引佩丹的王子?”一个胖千金狠狠推了她一下。
韩凝律挡在了水也丽的前面,冷着脸低吼道:“你们谁敢欺负也丽,我把你们丢进大海里!”
“哼!管好你的女朋友吧!乌鸦就是乌鸦,别以为换了身衣服就变成凤凰了!”
水也丽猛地推开韩凝律,冷冷地扫了这群千金一眼,“你以为你们就是凤凰吗?只不过是羽毛有些灿烂的山鸡罢了,和我差不多,哼!”
不理会她们的再次叫嚣,水也丽拉起汇恩的手,说道:“汇恩,我们走,我不信只有这么一个地方看流星雨。”
汇恩没有动,水也丽回头看她,却见她一脸难色,吞吞吐吐地说道:“也丽,如果你在这里呆不下去,我想韩凝律应该会愿意陪你一起回去吧!我好不容易才来……”
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当初如果不是陪着她一起来,她有必要受这些千金女和那个沙猪男的气吗?这会儿倒是划分界线了。
她松开汇恩,惨淡地一笑,转身向门外走去。
“也丽!”韩凝律跟在她的身后,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
“别管我!”
“也丽!你——”韩凝律还没说完话,就被水也丽打断了。
她突然停了下来,“我说了,叫你别管我,好朋友嘛!用得着的时候就是,用不着的时候什么都不是!”“也丽,你给我站住!”
“连你也凶我!”水也丽停下了急走的步子,回过头噘着嘴。
韩凝律轻舒了口气,淡笑着说道:“你看你走到哪去了!”
脚下一阵冰凉,水也丽冷抽了口气,天哪,再走一步,她就走到大海里了。
她干脆脱掉鞋子,一屁股坐到沙滩上。
“别生气了!你看这里不也是一个看流星的好地方吗?”
韩凝律坐到了她的身边,扬起头看向广阔的天空。
“可恶的有钱人!”
这个水也丽,只有骂人的时候精力十足。
“嗯!”
“社会的米虫!”
“嗯!”
“生活垃圾!”
“嗯!”
“你怎么就只会说‘嗯’?”水也丽转过头瞪着一脸不在意的韩凝律,说道。
“你要我说什么,不是来看流星雨的吗?”他伸出手指指向天空,说道:“你看,开始了!”
满天无云,夜幕如一张无边的大屏幕,流星却是火,毫无规律地燎原又熄灭,像烟火的瞬间,只为灿烂。
???“南少,你看好漂亮啊!”林佩丹挤开南缕析身边其他的女孩,大叫道。
可是南楼析却没有看,他的望远镜眺望远处,那个海滩的一角,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的背影。
“南少,我们跳舞好不好?”美姬顶着一脸彩妆,狠狠地将林佩丹推到一边。
“你这个小太妹,居然推我!”林佩丹和一群千金缠了上去。
南缕析没理会身后的一团乱,他将望远镜放到一边,汇恩趁这个机会凑到他的身边。
“南少,你们家好漂亮啊!”
南缕析瞥了瞥身边女孩,她好像是和那个猫眼女生一起来的吧!
他淡笑道:“那我带你到处参观一下!”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带我到处去参观?”汇恩兴奋地抓住他的手臂。
“嘘!”南缕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顺势地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吵架的两派人。
两人走到了泳池边,南缕析突然说道:“这个屋子看来看去也没什么,这里太吵了,不如我带你去房子周围走走吧,这里的海滩很漂亮!”
“好啊!好啊!”
王子对她笑耶,太帅啦!汇恩觉得自己快幸福得昏过去。
安静的夜晚,浪漫的海滩,流光溢彩的天空下,却是不浪漫的两人。
“和你一起来的女生走了吗?”
“嗯!你是说也丽啊!韩凝律都不在,她肯定是走了!”
“你和她关系很好是吧?”
原来她叫水也丽。南缕析低垂下眼帘。
“当然好啦,她性子直,这个学校就只有我受得了她,啊!不止我一个,还有韩凝律,和她一起长大的,他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草。”
“韩凝律?”南缕析皱了皱眉头,是刚才那个男生吗?
汇恩点点头,“就是刚才跟着她一起离开的那个男生喽!”
原来真的是他,南缕析停下了脚步,十几米外,水也丽靠在韩凝律的肩膀上,那场景让他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是也丽他们啊!”汇恩兴奋地想要跑过去,却被南缕析拉住了。
“别过去啦!”
他转身离去。
流星雨依然下着,汇恩看了看他,迷惑地跟在他的身后。
???沙滩上,韩凝律单臂轻轻地环上沉睡的水也丽,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能放纵自己将感情流露。
“也丽,你还记得四叶草传说吗?十岁的时候你送给我,却不知道它的含义,可是我知道,那是真爱草。日本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如果谁能找到拥有四片叶子的四叶草,谁就可以拥有真爱。”
怀中的人儿动了动,韩凝律立刻住了口,将环着她肩的手缩了回来。
“你醒了!”
水也丽揉揉眼,坐直身子,看着天,“我怎么睡着了?现在几点?”
“已经快一点了!”
“啊!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老妈一定会骂死我的。”她连忙站起身来,埋怨韩凝律。
“别着急,现在回去来得及!”
急急地穿上鞋子,往大路上走去。
一辆豪华的林肯车停在大路上,见他们从沙滩上走来,善伯迎了上去。
“请问你是水也丽小姐吗?”
水也丽奇怪地看着这个老头,他不是那个沙猪家的吗?
“有什么事吗?”水也丽瞥了他一眼,继续走自己的路。
“南少说,天太晚了,这里已经没有车回市区,要我送两位回家!”
“不用了,谢谢!我们和其他同学一起回去。”韩凝律说道。
“南少的其他同学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了。”
那家伙居然知道他们没走,还派车要送他们回去,水也丽努努嘴,嘀咕了几句,转头对韩凝律说道:“既然他要送,我们也没必要推了他的好意是不是?”
韩凝律淡然一笑,她还是一样嘴硬,于是顺着她说道:“有这么好的专车送,的确不错!”
两人坐进了车,善伯坐上副座,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一眼,便一句话不再说。
“那个沙……”看了前座的善伯,水也丽改了口,“你说南缕析怎么会知道我们在沙滩上还没走,难道他跟踪我们?”
“大少爷怎么会有时间跟着我们,或许是有人告诉他的。他是主人嘛,多少要尽些主人的义务。”
“那先前怎么没见他那么好心,居然陷害我!”
“你就当这是回报吧!”
韩凝律总觉得南缕析是别有用心,可又觉得不太像,像他那样的大少爷怎么会对水也丽有用心呢,或许真是她和别的女生不一样,所以打击了他的自尊心吧!
他回头看向四处碰摸的水也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白天亲眼看到南缕析抱了水也丽,而现在更是特殊地对待她,突然感觉他们之间有什么变质了,或许真是自己多心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小米拉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