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告诉你什么是顺从全文

看着南缕析眼睛直直地盯着水也丽,韩凝律有说不出的闷。他不喜欢南缕析看也丽的眼神,但是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从刚才南缕析一进教室,这个男生的眼睛就一直在盯着也丽,他看她的眼神好像盯着猎物的狮子一般,走过韩凝律的身边,赶走她的同桌,趾高气扬地落座。
一切都不是简单的转班而已!他就是为水也丽而来!心中涌起一阵难以言语的危机感,这是怎么了自己?自己怎么会这样?难道?韩凝律心中在怕,他在怕什么?
“律!”水也丽的轻唤,惊醒在出神的韩凝律,“你怎么了?”
望着也丽关切的眼神,律心中一热,收拾自己的心情,展颜一笑,“我在分析最近的国际形势,顺便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你是单细胞动物,你想听那一个?”
“无聊——”水也丽戳了戳他,“你觉不觉得他老在盯着我?”
这个鼻子朝着天走路的家伙,一进门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也丽仔细回想了一下,除了早上不小心偷跑之外,自己没招惹他啊!
唔——他又盯着我看了。水也丽浑身都觉得她不自在了。他不会想就一直看着她上课吧?拜托!她的语文成绩已经吊尾车了,这不是上帝特意派来“报答”她的偷跑行为吧?
眼角瞄了一下南缕析,这个死小子,眼神在不断地打量自己,让她觉得已经就是那砧板上待宰的水鱼。这种眼神,她,水也丽十分的讨厌。凶猛地回瞪,别以为只有你的眼睛会放箭!
对于水也丽的箭射,南缕析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撇过头望向窗外。
“各位同学,咳咳,我再强调一次。一年一度的校际‘最佳男主角’又要开始了。希望我们班的男同学能踊跃参加!”刘老师的眼睛不断地瞟向南缕析和韩凝律,要知道如果班级里出了一个最佳的男主角,她将是所有任职老师里最有面子的。嘿嘿,往年她劝说过好几次韩凝律参加,但是这小子就是不肯,相当郁闷啊!不过,今天,转班来的这个韩国学生,在学校无疑已经很瞩目了,他若是参加,胜算一定很大。
“老师,你口水流下来了。”水也丽很不识趣地指出。
“啊——啊——”刘老师惊慌地去擦,“希望大家踊跃报名,不是,我会帮你们递表格的!赢得比赛的同学,可以向任何同学要求一件事情哦!”
这也是为什么最佳男主角得以一年比一年受欢迎的原因了,赢者可以要求任何人做任何事,只要不是违背道德和法律的。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刘老师的话显然是解释给南缕析听的,可是,望向窗外的他表情几乎都没变过。再看韩凝律还是一脸不愠不火。刘老师有点泄气,难道他们就没有一个想参加的吗?
失望的刘老师翻开课本,开始讲课。
“律,你还是不参加吗?”水也丽小声地伏在他桌后。
微笑着的律点头,他从来就不是张狂的人,何况他也没有什么好要求别人的。眼神跟南缕析一个交错,律不那么肯定了,“你想我参加吗?”
水也丽想了想,“不知道,呵呵,只是奇怪你不参加的原因。”
“水也丽,上课不要咬耳朵(讲小话)!”
下课铃声一响,刘老师决定她要集中对付韩凝律同学,一定要抓个人去参加!
“韩凝律,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老师有事跟你商量。”
律无奈地叹了口气,还好这种谈话只是一年一次,悻悻地跟着刘老师往办公室进发了。
老师一走,水也丽开足了马力往外冲,抓起书包奔出教室。啪,书包被人一把拉住。水也丽火气冒了出来,谁敢阻止她冲往小吃摊的脚步?遇人杀人,遇佛杀佛!
正遇发难,还没转身,人就被拉着往外去。
“哎哎哎,谁啊!”一转头,也丽的汗下来了,这只韩国猪,“放开——放开——”
南缕析嘴角噙着笑意,并不答话。
“啊——啊——啊——”谁来制止这只猪?
可是当南缕析眼睛斜视了周围一圈,大家都“咻”的一声,瞬间消失了。怎么会这样?
毫不客气,水也丽被拽到教室顶楼的天台,气急了的也丽照着南缕析的手腕狠狠地落下自己的铁嘴,本小姐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啊——”南缕析一阵吃痛,“啪”地把也丽甩开了。
看着他痛苦的表情,也丽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跟我斗!”
“你是猪啊,还咬人!”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放肆,他身上可是一条疤痕都没有过的!
也丽瞧都不瞧他一眼,捡起书包,拍了拍,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往楼梯走去。这该死的家伙,把她美好的食欲统统扼杀了,她可怜的胃袋,不是她要折磨它啊~!
“你——给我站住!”某人火气腾地就起来,竟然敢无视他的存在。
水也丽打了个哈欠,“今天天气真好,偶尔来天台也不错。”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任何话,一个人做空气清新状。
南缕析的眼中酝酿着风暴,“看着我,否则我会让你很后悔。”
“啦啦啦……啦啦啦……”水也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更别说看着这个快要暴走的家伙。
啪,他又是一把拉住了她,抬高自己的头,眼睛向下地俯视着她。
“放开我,否则我也会让你很后悔。”我水也丽从不向恶势力低过头过。
“为什么反抗我?为什么不像别人那样顺从?”南缕析口气十分的不爽。
“笑话,谁说一定要顺从你?中国法律可没规定这条,相信你们韩国法律也没这么无聊吧?再说,你不顾我的意愿,把我拉到这来,征求过我的意见吗?我可是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Doyouunderstand?”水也丽扳着南地钳住自己的手,“现在,立刻放手!”
“不放!”南缕析斜着眼睛看着她,加重了钳制,“你其实用这么多方法就是要引起我注意吧?和别的女生一样。”
“麻雀变凤凰这种事在我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就是基因突变,显然我还没变态;二,就是麻雀去整容了。”也丽眯着眼睛,对着他假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对自己的麻雀身份相当满意,目前没有这方面需要,请你松手好吗?”
可是任也丽怎么使劲都无法让他的手松开,“你懂不懂尊重?”
几番挣扎,他都没有松开的趋势。也丽眼睛一转,不再挣扎,“好,我怕了你,有什么你说吧,顶多我‘顺从’你啦!”
看着泄了气的水也丽,南缕析轻蔑地笑了,还不是跟别的人一样。
可是才刚松开手,敏捷的水也丽跳开几米,一阵怪笑,“诈降,没听过兵不厌诈吗?哈哈,真为你的父母感到悲哀,生出你这种智商的孩子。哈哈,真不知道那些小麻雀看上你哪点了,哈哈哈哈——”笑完迅速开溜。
南缕析的眼中风暴骤起,身体像箭一般冲出,朝着也丽追去。
这小子看起来比猛兽还恐怖,她闪!
一场追逐赛开始,夺门而逃的水也丽不要命的冲到楼梯间时,一个巨大的黑影“扑”地冲过来,把她禁锢在墙壁和他的之间。
黑色的眼睛里面是跳动的火光,坚毅的嘴唇抿得死紧,第一次和男生靠得这么近的也丽有说不出的恐惧,更可怕的是眼前的这个男生用一种野兽似的目光盯着她。他、他、他要干什么?在他的注视下,水也丽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了。
南缕析突然扳正了也丽的脸,强势而又霸气地吻上了她的唇,谁也不能忽视他!
错愕、惊吓、失神,水也丽一下子有脱离时空的感觉,脑子里一下变成了电视的黑白雪花屏幕,吱——短路停工!
许久,她嘴唇上粘着什么东西?嗯,眼前这张放大的脸有点眼熟,他在做什么?
离开她的唇,南缕析习惯性地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终于,被这该死的笑容震醒,水也丽挥起两只手包夹,一个汉堡扇奉献给这只不知死活的猪,“去死吧——”
“少爷,要不要用水冰敷一下?”善伯心中在憋笑,天,谁这么魄力,在少爷脸上留了两个火红的掌印。
接到的是一个冰视,善伯的笑意霎时消失。唔,被踩到尾巴的幼狼还是少惹为妙。
南缕析躺在床上,脑中都是那张盛怒的脸。该死的女生,竟然敢打他!第二次打他,而自己更加离谱,被她打了两次之后竟然没有打回去。
翻了个身,脑中出现了第一次看到水也丽时的场景。所有的倾慕、妒忌的眼光中,夹杂着她一脸平淡的面孔,眼中的忽视叫他十分恼火,引起了一次的针锋相对。
第二次见她,却是在那个会突然出现音乐的迷宫喷泉……第三次,在这栋空荡荡的大宅里,每一次都会让他恨得牙痒痒,可每次都让他有想再次见到她的冲动。
当自己把她圈在臂弯中的时候,她眼睛里面喷出的火衬得她是那么明亮,自己——
该死,想什么呢!摇了摇头,揉乱头发,睡觉!
也丽躺在百花丛中,一阵阵花香让她甜甜地笑了,她的王子将骑着美丽的白马来到她的身边,轻轻地抱起她,给她一个深情的吻。
哒哒哒哒,是马蹄声,他来了!也丽闭紧了眼睛,等待她期待许久的初吻,这将是最美丽的回忆。
软软的嘴唇压上了自己的,唔,真的甜美啊,那是幸福的声音。
“该死的,你懂不懂顺从!”这个声音!
也丽睁开眼睛,不是什么王子,而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南缕析!那马呢?啊——也丽尖叫,为什么他的王子是骑着猪来的,而且王子还是南缕析?太可怕啦——
“呼!”水也丽从床上弹起,心跳得都快成节奏乐了,一定是因为今天的那个吻,喘着粗气的也丽心中流泪,为什么她的初吻是跟这只自傲的猪?左右张望,水也丽向教室摸近,那个上帝派来折磨她的家伙一定在附近。
“也丽,你在干什么?”韩凝律一早就发现了她的古怪,昨天没有和她一起回家,又发生了什么吗?
“噎——”也丽无从启齿,她总不能告诉律她被野猪强吻了吧?
“你有心事。”律肯定,“南缕析?!”
也丽瞪大了眼睛看着律,他看到了?
“看来一定是了。”所料不错,不行,看着也丽反常的疲惫,韩凝律决定——他要参加最佳男主角的比赛,让也丽恢复以往的单纯快乐!拍拍也丽的头,“放心,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侧头奇怪地望着韩凝律,律笑了起来,拉着她向教室走去。
就像那个吻随空气一样消失掉了,水也丽发现南缕析没有任何的愧色,准确地说,他的样子就像是雕塑一样,从也丽走进教室开始。
难道那个吻只是一个梦,唔,绝对不是,死盯着那家伙,直到他低头认错。
无视,南缕析听着自己的MP4,他早就有自己的决定,结果一定会让这个倔强女生吐血的。
水也丽对着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笑度过了一个上午。
午休的时候,刘老师兴奋地冲进教室。
“啊——我们班有五位同学确定报名参加最佳校园男主角活动,现在我来讲一下活动规则,让大家了解一下。”
“能有这么兴奋?”水也丽觉得刘老师的笑容有点狰狞了。
“最佳也就是什么都是最优秀的,或者说综合能力是最优秀的。所以比赛采取的是积分制,每个项目都是一百分,一共三个项目:人气、体魄、智慧!呵呵,顾名思义,人气也就是在学校里面的受欢迎程度;体魄就是比学校的传统项目游泳、射箭、长跑;智慧嘛,每年的题都会变,今年不知道会考同学的哪一个方面。不过!我对我们班的选手都很有信心!”
谁让她心花怒放成这样,水也丽不自觉地往南的方向瞟去。
“现在把表格发给参加的同学,南缕析——”
果然,这个嚣张的小子总是这么喜欢出风头。水也丽心道。
“韩凝律——”
什么、什么?律不是不参加的吗?
询问的眼神看着转头过来盯着南缕析的律,咦——有火花!
律撤开自己的眼神,腼腆地对着也丽一笑,转过身去。
哎呀呀,看得晕晕的也丽觉得今天整个世界有点错乱,不过,律参加比赛的话,哈哈,她就一定要去加油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9 小米拉作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