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图片 作家简介: 倪匡(原名倪聪),字亦明,1935年5月30日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宁波,著名小说家。1957年到香港,作过工人、校对、编辑,自学成才,成为专业作家。他写作面十分广阔,众体皆备,小说则包括侦探、科幻、神怪、武侠、言情各种。写作速度也十分惊人,每小时可写八千字,曾同时为12家报纸写连载。武侠小说以《六指琴魔》为代表, 想象奇特,也曾在金庸出国期间代写《天龙八部》连载。
倪匡小说全集
倪匡短篇小说
打包下载

智擒电子盗

简介: 一辆有着警方标志的黑色大房车,以异样的速度,穿过了红灯,停在一幢新建好的摩天大厦之前。车中跳出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是高翔,跟在他后面的是两个刑事侦缉科的高级警官,他们三人的脸上,都带有愤怒和焦急的神色。他们冲进了大厦,这时,正是早上上班的时候,大厦的入口处,人来人往,十分拥挤,几部升降机前,更是等满了人。高翔和那两个高级警官在升降机面前转了一转,便由楼梯间走上去,他们一直奔上了八楼,才喘着气,停了下来。八楼是一间规模十分巨大的建筑公司整个占用的。

真实幻景

简介: 人在地球生物之中最怪异的是: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而且每个人的性格都复杂之极。这种情形可以从许多角度去揣测,这个故事用了其中的一个。取笑人的话中有“人类猪脑”这一句,不是开玩笑,有些人可能脑中真有猪脑的遗传成份在。以此类推,人脑中各种生物的遗传成份如何,大抵可以在他的行为中多少看出一点来。闲来无事,不妨替有些人找一找,可发一噱。

在数难逃

简介: 在数难逃?是的,在数,必然难逃。若是逃得过去,只说明一种情形:不在数。劫数充塞于天地之间,天地之间亿万物亿万事,在在在数,无一能免,虽都在数,但总是小事。即使一旦地球数尽,重成高温气团,也是小事,不过宇宙间少一粒微尘而已。明乎此,可免心长戚戚,坦然任劫数纵横,由得它去。

支离人

简介: 第一次寒潮袭到的时候,使人感到瑟肃,在刺骨的西北风吹袭下,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减到最少程度,午夜之后,几乎已看不到行人了。成立青站在一扇玻璃门之前,向下面的马路望着,自门缝中吹进来的冷风,令得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微微发抖。他住在一幢新落成的大厦的二十四楼,他住的那个单位,有一个相当大的平台,如今他所站的那扇玻璃门,就是通到那平台去的。成立青将那平台布置得很舒适,但这时他却没有勇气推开门到平台上去踱步(这本来是他就睡前的习惯),因为外面实在太冷了,所以他只好站在窗前看着。从二十四楼望下去,偶尔冷清的马路上掠过的汽车,就象是被冻得不住发抖的甲虫一样。

真相

简介: 失散了许多年的父子,本来早有重逢的机会,可是阴错阳差,由于极其细微的一些变化,结果却大不相同。世上很多事都是这样,甚至许多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一样——往往一件十分细小的事,可以改写历史。所谓“造化弄人”,大抵就是这种意思。或曰,真相还不是完全大白——真正的真相大白是不存在的,只要一件事,有两个人以上参与,就永远没有真正的真相大白机会。这是由于人与人的沟通,不是直接沟通,而是间接沟通之故。没有一个人可以知道另一个人的真正思想,所以,也就没有真正的真相大白这回事。所以,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类的历史,都是在一种若干程度上必然有虚假成分在内的情形下进行的话,这种说法,可以成立。

再来一次

简介: 枣红色的丝绒幕,缓缓降下,掌声雷动。站在舞台前缘的女歌唱家,深深地向听众鞠躬。在掌声中,夹杂着听众的高叫声,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刚才的演唱,实在太动人,是以整个歌剧院中,都响彻了“再来一次”的叫声。已落的枣红丝绒幕,再度升起,伴奏的钢琴手,又携着乐谱走了出来,在钢琴前坐下。歌唱家将手放在胸前,琴音一起,所有的呼声和掌声,一起静了下来。

招魂

简介: 这个故事的架构,灵感来自小友叶李华——他是来自台湾,如今在美国加柏克莱大学攻读物理学的学生,酷爱科幻小说,成为忘年交。半年多前,他写信来,大意称:若有科学家,把金庸小说中人物的资料集中起来,通过电脑程式,将之扩大,那么,就可以制造出杨过、令狐、韦小宝来。这设想有趣至极,一下子连故事篇名都想好了:“纸醉金迷”,“金迷”者,金庸小说也。而且,准备一开始,就让他遇上一个郁郁寡欢的独臂人——等他的妻子出现,已等了八年,还要再等八年……不过,深思熟虑之下,一则金庸小说中人物,皆有版权,不能侵夺,二则珠王在前,再努力,也写不出杨过、狐冲、乔峰、韦小宝来,只得作罢。

追龙

简介: 这个故事,是所有幻想故事中最奇特的一个,奇特在它虽然看来是一个幻想故事,可是却再实在也没有——东方的一个大城市会彻底毁灭,那是“气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挽回。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都知道这个大城市的名字,也知道这个大城市会在什么时候毁灭。卫斯理能做的事——孔振泉说他是“吉星”——只是在事前,也就是现在,尽他的一切可能告诉大家:如果有可能,赶快离开这座快毁灭的城市别存半丝半毫悻念,赶快,尽一切可能!

紫青双剑录

简介: 四川峨眉山,是蜀中有名的一个胜地。后山风景,尤为幽奇。游后山的人,往往一去不返。一般人妄加揣测,有的说是被虎狼妖魔吃了去的,有的说被仙佛超渡了去的,聚说纷纭,从无结果,益使峨眉山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清康熙二年,一日傍晚,有一艘小船,从巫峡溯江而上。除操舟的船夫外,舟中只有父女二人。一肩行李,甚是单寒。那老者年才半百,须发已是全自。抬头看人时,双目精光四射。一望而知不是普通的老人。那少女年才十二、三岁,出落得非常美丽,依在老者身旁,问长问短,显露出一片天真与孺慕。

钻石花

简介: 《钻石花》这篇故事,是卫斯理为主角故事中的第一篇,写作时,还完全未涉及“科学幻想”这个题材。在第一次出版的时候,曾再三考虑要不要列入,结果还是列入了。因为这是卫斯理这个人物的“首本戏”,对这个人物的来龙去脉,有相当详细的交待。不久之前,一位读友就问:“卫斯理的中国武术,主要是哪里学来的?”就有点自己也记不清楚,还是他有肯定的答案:是杭州疯丐金二的徒弟。这种“典故”,就是全出在《钻石花》这个故事中。本来,一直很喜欢在“连作小说”的形式中用出现过的各类人物,虽然故事不同,但熟悉的人物,经常出现,可收事半功倍之效。“钻石花”中的人物,除卫斯理之外,其余的,都再也未曾出现过,像石菊,应该十分可爱,可以再现,黎明玫是死了,无话可说。

隐形奇人

简介: 气温是突如其来下降的,天文台早就宣布说,有一股寒流要来,可是连日来,天气总是暖洋洋地,谁也不信寒流真的会来,所以,当傍晚时分,大气突然冷下来,温度下降了十几度以上的时候,可以看到许多衣着单薄的男女,狼狈地赶回家去。这一天恰好是假期,赴郊外去渡假的人也特别多,在早上那样的天气,去郊外的时候,谁也不会带上厚厚的棉衣的,而这时却确实需要了,从郊外回市区是一条很长的路,因此骤然而来的寒冷更令得人尴尬。

阴魂不散

简介: 在离开蓝家峒之前,有几件小事,需要记述一下,因为这些小事,在日后都有不同程度的扩展。小事在很多情形下会扩展成为大事,就像我无意之中说了一句“老十二天官的事作不得准了”,结果就衍化成了两个故事。小事之一,是在焚化两头银猿的尸体之前,有一场小小的讨论。两头灵猿,其中的一头,天灵盖已被打开,发现了它的脑上,罩着一个如同发网也似,结构十分细密的一个金属网,而且,还有很多深入脑部的,极细的金属丝,和网连在一起。

异宝

简介: “异宝”自然不是“活俑”的继续,两者之间,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都根据神秘莫测的秦始皇墓所作的幻想故事——用同一个背景,可以写出许多不同的故事,这两个故事是很明显的例证。这个故事还设想了一种利用脑能量的启动装置,这种幻想,如果变成事实那么人类可以单凭思想就控制一切机械装置了——现在的趋势,离这种幻想甚远,变成了人类通过了电脑来控制一切,这应该视之为人类的一种偷懒行为,不是好现象。

夜遁

简介: 在我准备移居美国,息交绝游的前一天,台湾的多年好友陈晓林兄赶来送行,素面相对,如平生欢。我便提及近来整理的短篇奇情与武侠小说,也全权委托晓林兄以“袖珍系列”的形式,安排出版。事实上,港台版权各自区分,这项授权并不影响香港方面的出版安排。至于这个系列中收入我的短篇武侠作品,亦有缘由:不写武侠小说久矣,忽然有香港出版社商情出版旧作,想了一想之后,对白是:“长篇的不必出了,虽然写的极多,但不值得再版。中篇的和短篇的,可以整理一下,大概淘汰三分之一,出三分之二,其中倒也不乏颇有可观者。”

运气

简介: 这个故事有些特别之处——故事开始和它以后的发展,简直完全不对头,脱轨得特别。可是确然事态是如此发展,只好说始料不及。“气”究竟作何解,人人都可以自己订定,不必一定照传统,更不必听别人的。祝各位都有好运气!

移魂怪物

简介: 这个故事设想了外星人的思想组移居到了地球人身体之中,混充地球人在地球上活动。由于同时假设外星人对地球没有恶意,所以情形并不恐怖,反而相当有趣。这个故事还提出了地球人的身体,由于有各种各样官能上的快感,所以控制了地球人的思想行为。如果地球人的思想行为是罪恶的话,那幺罪恶的根源就是身体。这种说法,当然不是我的创造,远在春秋时代,李耳先生(老子)就已经说过:“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夜归

简介: 习惯上,喜欢用两个字组成的词来作为故事的题目,而且玩些文字游戏,把这个词一直在代表的意思,作一个调整,变成另外的意思,“公主传奇”的几个故事,都用了两个字的词:“神机”、“暗算”、“天敌”,这个故事定名为“夜归”,一开始,真的和夜归有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才出乎意外,夜归一词,也有了新的意义。“夜归”原来的意思是甚么呢?简单之极,很晚才回去,就叫夜归,诗人一直很喜欢用这个词:“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披云朝出耕,戴月夜归读”、“犬吠一山秋意静,敲门时有夜归僧”等等,都是十分著名的诗句,传诵千古。

鱼人

简介: 在印度的极南端,哥摩令角的东面,有一个沿海的小村庄,叫着林曼村。“林曼”在当地的印度上语的古语之中,大抵是“尽头”的意思,因为这个村所在的位置,已是印度大陆的尽头,随便抬头一望,就可以看到茫茫无涯的印度洋,仿佛世界上所有的陆地,到这里,就完全到了尽头一样。不过,印度的土语之多,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弄清楚,在土语之中,又有古代的读音和慢慢转变而成的现代读音之分,所以这个村名的真正含意是什么,也没有人弄得清楚。

游魂

简介: 外号亚洲之鹰的罗开,会牵涉在这件错综复杂,一开始无头无脑的神秘事件之中,可以说是偶然的,也可以说是必然的。这不是很矛盾吗?也不,事情一开始的时候,罗开在荷兰。他到荷兰去,有重要目的,不是偶然,那就有必然性,而在荷兰牵涉到了这件事中,却又是偶然。所以,并不矛盾。荷兰这个西欧国家,一般给人的印象是风车,款式特别的民族服装,盛产鲜花;和平静谧,有一个和民众一起骑自行车的女王(这个女王拥有的财富,可以列入世界十名之内)等等。较少人知道的是,旱在几个世纪之前,荷兰就在医学上有极其卓越的研究,而荷兰在水利工程方面,也走在全世界的最前列。另外还有一项荷兰占世界首要地位的尖端科技,就是潜艇的建造。

宇宙杀手

简介: 这个故事的原名是《古墓杀手》,幻想故事而用“古”为题,自然故事的内容,和古代有关。古代是一个统称,指已经过去了的时间,从一分钟之前,到十万年一千万年之前,都可称为古代。那是一种过去了就过去了的现象,这种现象之所以存在,全是由于各种生物存在的缘故。若是根本没有生物,连“时间”这种观念都不会有,也没有什么过去未来。因为有生物,生物在时间的过去中成长、生活、死亡,所以有了时间。好了,这个故事牵涉到的古代,究竟古到什么时候?黄帝和蚩尤的大战?后羿用他的神箭射下了九个太阳?不是吓人,还真有点关系。

眼睛

简介: 我将这件以下要记述的事件,称之为“眼睛”。“眼睛”这事件,和煤矿有关。煤矿,是生产煤的地方。在亚热带都市中生活的人,对煤这样东西,印象不可能太深刻,甚至可能连看也没有看过。但撇开煤是工业上的主要能源这一点不谈,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煤也占有极重要的地位。煤,大抵可以分为泥煤、烟煤和无烟煤三类。煤,据说是若干年前……几百万年,甚至几千万年……的植物,大批的植物林,因为地壳的变动,而被埋到了地底,经过长久的重压而形成的。煤之中,以无烟煤的形成年代最久远,也以无烟煤的形状、外观最为美丽。在严寒的天气中,看到一大块一大块闪光乌亮、光滑晶莹的无烟煤煤块,那感觉就像是饥饿的人看到了香喷喷的白饭一样。

阴差阳错

简介: 人是群居性的生物,所以就有了人类社会,方便人类进行群体活动。只有极少数的非常人,才能离开群体社会而独自生活,这种人,通常被称为隐士。人类历史上,隐士少之又少,自然,也有不少故事发生在隐士的身上,但凭猜度,也可以想像,发生在个别隐士身上的故事,必然不如发生在群体社会中的故事那样精采纷呈——单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已经够曲折离奇,复杂无比了。所以,故事的记述者,都记述群体社会中所发生的一些事。人类社会是一个大组织,在这个大组织之内,还有无数小组织,花样繁多,没有人可以尽述。有的简直匪夷所思——有一个协会,是由一批喜欢用力在头皮搔痒的人士组成的。这个协会的会员,为了达到头皮发痒之目的,都拒绝洗头。

妖火

简介: 我从来也未曾到过这样奇怪的一个地方。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篇小说,而不像是现实生活中所应该发生的。但是,它却又偏偏在我身上发生了。我必须从头讲起:那是一个农历年的大除夕。每年大年三十晚上,我总喜欢花整个下午和晚上的时光,在几条热闹的街道上挤来挤去,看着匆匆忙忙购买年货的人,这比大年初一更能领略到深一层的过年滋味。因为在大年初一,只能领略到欢乐,而在除夕,却还可以看到愁苦。

妖偶

简介: 报上登着相当大的广告:“鹰,有一件礼物给你,如果你不敢接受,请通知你最接近的人。”广告的用词相当怪,不说“如果你敢接受”,也不说“如果你想接受”,而说“如果你不敢接受”,一看就知道充满了挑战的意味。罗开看到了这个广告,他只是置之一笑,就顺手把报纸翻了过去,盯着一幅半裸美女的相片,看得津津有味。那广告是登给他看的,他可以肯定,因为虽然叫“鹰”的人,世上有千千万万,但是在那个“鹰”字边,那个由简单的线条组成,却神态如生的那个鹰的图案,却是他特有的标志。

游戏

简介: 有种学说,称之为:“板块学说”,说地球上的陆地,本来是联在一起的,由于种种缘故,成了四分五裂,乱七八糟糟的形状,而大致上,仍然可以拼起来,例如:亚洲的次大陆,就恰好可以嵌在非洲的东部,等等,看起来,也确然如此。这个故事,就是在这个说法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故事中提及的,疯狂计划;听起来像是绝无可能,但是在两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前,谁又会想到,一场战争会死亡几千万人,一些侵略者的心目之中,肯定会有比这个故事更加疯狂的想法。这或者可以旁证人的欲望无止境。

异军

简介: 一到黄昏,伟达市美丽的灯光,便照耀着附近十余里开外的公路,一越过了一个小冈,便可以看到闪耀着各种色彩的灯光了。伟达市是一个新兴的城市,位于地球的北部,它的周围,是六十个太空基地——那是当代人类智慧的结晶,当地球上的人类,摒弃了国家和国家间的歧见之后,科学的进步,最突出地表现在探索太空的成就之上。人类已征服了月球,而正在积极地对火星进行探索。这六十个基地,是全世界瞩目的地方,伟达市在数十个太空基地的中心,自然而然,也成了一个新兴的、繁华的都市。

遗传

简介: 斜风细雨,闲步街市,在肉档觅得上好五花肉两挂,皮滑骨软,肥精相间,红白分明。携归之时,信手摘放蕾之青蒜一把。在砧板之上,将肉切成的角四方。少着水,慢着火。不旋踵,肉香四溢,令人腹如雷鸣,涎如泉涌。只见焖得酥稔好肉,浮沉油水之间,赏心悦目,大箸入口,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唱赞美诗:伟哉此肉,润我体肤,活我心灵。深感人生乐趣,此为三首选之一。可惜世人,既怕胆固之醇。复惧高脂之肪。竟然舍弃绝佳享受,以换取枯燥且未必可得之长命,舍本逐末,有违生命本意,莫此为甚,可叹之至。

原子空间

简介: 春天的天气,多雨而潮湿,难得这一天却是晴空万里。我心情比天气好,因为昨天,接到未婚妻白素从东京打来的电报,说她在今天可以到我身边。不但我高兴,老仆人老蔡,一清早就将家中上下,打扫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飞机十一时二十分到,可是从九点钟起,老蔡便叽叽咕咕,不知催了我多少次,叫我快些动身。他是我们家的老仆人,我尚未成家,他极为不满。我一则怕他不断地罗唆,二则我也实在心急要和白素会面。这些日子来,我只知道白素在有着“亚洲最神秘地区”之称的地方,有过一段非凡的经历,但其中详细情形究竟是怎样,却不知道。当然我急于和她见面,还不止为了想知道她这一个时期中的冒险生活,我和她已有许久未曾相见了!

夜光

简介: 三年一度,康维十七世的盛宴,是地球上最引人瞩目的盛宴。这盛宴每次只邀请一百人参加——参加者可以携带一位伴侣(不论性别),所以,实际上,参加宴会的人数是两百人。每次宴会之后,在最高级的社交场合,至少有一年半之久,都以这次宴会的盛况,作为谈话的资料,自然,也是许多报章杂志上的热门花絮新闻的来源。而当一年半之后,上一次宴会被人渐渐淡忘之际,下一次宴会,会有哪些人在被邀请之列,又成了谈话的资料,伦敦的赌博公司甚至有某某人是否会被邀请的“盘口”。有一年,亚洲某个从选美出身的元首夫人,在做了不少准备功夫之后,自以为必然会受到邀请,伦敦赌博公司的人,就比她自己有眼光得多,订出的盘口是一百赔一!

原振侠系列

简介: 他看来高而瘦削,肤色苍白,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冷峻和高傲。从他的这种神情看,他像是一个艺术家、诗人、钢琴家、雕塑家,或类似的高调子艺术工作者。可是,他的眼神却又极度冷漠,几乎不带任何感情。当你和他对视着的时候,全然无法自他的眼神之中,揣知他心中在想什么。这样的冷静,又使他看来像一个尖端科学家,负有改造和增进人类文明的使命。或者是一个第一流的棋手,甚至可以推测他是一个出色的金融投资家。

原形

简介: 世上所有人,在人前多是一个样子,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又是什么呢?人人都有一个原形,只是有些迫不得已,原形现露了:有些一生不露而已。露,不露,其实都无关紧要——假作真时真亦假,何必去追求真、伪,所以倒不必向任何人追问他的原形是什么。白素的处理方法,正确之至。

雨花台石

简介: 这是一个旧故事,也可以说,是一个新旧交织的故事,因为故事的前半部,发生在很久以前,后半部,却是最近的事,相隔了很多年,一件古怪得不可思议的奇事,才算是有了结束。先从前半部讲起。我的中学同学中,有各地来的人,其中有一位,来自镇江,事情就开始在这位镇江同学身上。这位同学,叫徐月净,这个名字很古怪,有点像和尚名字,而他家又恰好在金山寺下,是以我们都戏称他为“和尚儿子”,徐月净是一个好好先生,给我们取了一个这样的绰号,居然也认了,不加抗议。

异人

简介: 罗开打了一个呵欠——为了礼貌,他在打呵欠的时候,用手掩住了口。可是,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是他的眼神表示了他的心境:他对那个故事,并不是太有兴趣,尽管说故事的声音,清脆好听,可是故事的内容,实在太普通了。故事的内容普通,并不表示对故事中的人来说,发生的事轻描淡写。事实上,那对当事人来说,还极其严重!“经过了极其深入的调查,我还和当事人做了一个时期的朋友,她才肯把二十五年之前,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告诉我,她把这件事守秘密守了二十五年,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她自己也不知多少次想忘记那件事,可是对她来说,实在无法忘记……”

消失

简介: 在所有消失的例子中,最著名的,自然是大魔术家侯甸尼的消失。侯甸尼是在一次“解脱”表演中消失的。他是“解脱”表演的专家。所谓“解脱”表演,就是将表演者的手、脚都锁住,放人大铁箱中,埋在地底,或沉人海中,而表演者能在指定的时间内安然脱身的一种魔术。侯甸尼就是在那样的表演中消失的,他超过了预定的时间,还没有出现,参观者以为他出了意外,连忙打开箱子,可是他人却不在箱中,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消失了,像是泡沫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侠义金粉

简介: 在我准备移居美国,息交绝游的前一天,台湾的多年好友陈晓林兄赶来送行,素面相对,如平生欢。我便提及近来整理的短篇奇情与武侠小说,也全权委托晓林兄以‘袖珍系列’的形式,安排出版。事实上,港台版权各自区分,这项授权并不影响香港方面的出版安排。至于这个系列中收入我的短篇武侠作品,亦有缘由:不写武侠小说久矣,忽然有香港出版社商情出版旧作,想了一想之后,对白是:‘长篇的不必出了,虽然写的极多,但不值得再版。中篇的和短篇的,可以整理一下,大概淘汰三分之一,出三分之二,其中倒也不乏颇有可观者。’写小说,最早开始大量写的是武侠小说,除了武侠小说之外,几乎各种各样的小说都写过,觉得最难写的是武侠小说,所以就舍难取易,专写新类型的小说了。

新年

简介: 小时候,看儿童读物,每逢过年,总有一两篇文章,解释为甚么叫“过年”。据说,“年”原来是一种十分凶恶的野兽,每到了一定的时间,出来一次,见人就吃,所以到了这一夜,家家都不睡觉,防守着。“年”这头凶猛的野兽,又怕红色和吵闹声,所以家家的门口,都贴上红纸,大烧炮仗。到了第二天,人互相见了面,看到对方还好端端地,没有给“年”吃了去,于是,互相拱手道贺,恭喜一番。这种传说,现在的儿童好像不怎么欢喜,至少,很少有介绍这种传说的儿童读物。

虚像

简介: 江文涛自航海学校毕业之后,就在一艘大油轮上服务,开始是见习三副,后来慢慢升上去,当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是二副了,而在一年之后,他升任大副,那年,他不过三十二岁。在几年前,我大概每隔半年,一定会遇到他一次,他服务的油轮,经过我居住的城市之际,就会来探访我,带给我许多中东的古里古怪的土产,再天南地北地聊聊,然后再上船。江文涛可以说是一个天生的航海家,他对大海的热爱,在我所认识的人之中,没有一个人可以及得上他。他不但喜欢在海上旅行,也喜欢在陆地上旅行,足迹几乎遍及中东各国,所以和他闲聊,也特别有趣。

血咒

简介: 对于喜爱追寻、吸收知识的人来说,图书馆是一个最好的去处。任何图书馆,从世界上最大的、收藏书籍最多的,到小型的、流动的,都给人以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人一走进去,看看那么多书籍,就可以知道:自己在出来的时候,会和进去时不同,因为已经在书本上,得到了新的知识。书本,一直是人类用来记录文化发展的工具。如今,虽然已有其它的方式来替代,像电脑资料的储存,录影或录音,拍成电影等等。但是通过文字和纸张组合成的书本,仍然是人类文明的象征。

心变

简介: 国际商场上,都知道大富豪辛开林这个人。这位东方富豪最著名的一点,是他答应过的事,一定遵守诺言,绝不改变主意。高层商界人士最津津乐道的一宗有关辛开林这个人的事,是多年前,辛开林和美国杜邦机构的一宗大交易,牵涉到的金钱数字,超过五十亿美元。在进行了一连串的会议之后,杜邦机构的秘书人员,准备好了厚厚的合约,给他签署。辛开林连看也不看,就打开窗子,将合约抛了出去,在其他人惊呆得张大口说不出话之际,辛开林道:“在会议中,我承诺过的一切,保证执行,还要签什么合同?”

许愿

简介: 许愿,是人类行为之一,人类的行为极多,不可胜数,有许多种,其他生物不会做,只有人类才会,许愿,就是其中之一。从没听说过鸭子或蜥蜴会许愿的。用“许愿”这两个字来记述一个故事,也是卫斯理故事的一贯作风。类似的有“报应”、“毒誓”、“废墟”等等。要完成许愿这个行为,步骤很是复杂,变化万端,无法一一例举,但有一些基本因素,却是恒久不变的。首先,必然要有一个人,有了一个或一个以上的愿望,想愿望实现,而就形成了许愿行为的动机。

犀照

简介: 可爱的、令卫斯理有时见到他也不免头痛的少年温宝裕,在这个故事中首次出现。“犀照”这个故事,也可以说是“温宝裕出世记”,像“封神榜”中哪吒出世一样,从此有了这个性好胡思乱想、常有匪夷所思想法、又瞻大妄为、行动完全出格的少年人,在卫斯理故事中翻江倒海,大展拳脚。以後的许多故事,都和他有关,而且环绕着他,又发展出不少别的人物来,都性格鲜明,很可以有点故事在他们身上发展。这个故事中的胡怀玉博士。是不是真的患了病,还是遭到了不知名生物的侵入近几年来,令得人人谈虎色变的、破坏人类先天免疫能力的那种病毒,有报导说是从实验室中不小心“逃”出来的如果这项报导属实,那麽胡怀玉的忧虑,就大有道理。

寻找爱神

简介: 写作人其实并不喜欢频频转换出版社,除了一些特殊情形之外,大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十分难以解释的原因。像“寻找爱神”,改由明窗出版就是,反正不管哪里出版,和读者没有什么大关系,提一提就算。“寻找爱神”是“爱神”的续篇,故事和人物,都有联系,在写作过程中,很少有这种情形,偶一为之,却又分成两处出版,世事之巧,有如此者,也是难说得很。“寻找爱神”。算是整个故事完全结束了吗?看来还没有。印支难民逃亡的故事,看来是永难完结的,那是人类历史上许多的大灾难之一。

新武器

简介: 生物之间,互相残杀时所使用的武器,其中一种是使用身体自然生长以外的武器的。不少生物都会使用工具,但不会把工具转化为武器,像海豹拿石头砸死另一只海豹的。唯一的例外,是人。人在互相残杀之时,不但使用制造出来的武器,而且武器也越出越是精良——”精良”用在武器上的意思,就是一经使用,杀起人来更多更快,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从原始人时代起,直到至今号称的“文明”,自相残杀一直是人类行为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看来人与人之间,若是不自相残杀,便过不了日子。

仙境

简介: 天突然冷了下来,将近摄氏两度。皮肤对寒冷的感觉,就是以这个温度最敏感,街头上看到的人,虽然穿着很臃肿,但是都有着瑟缩之感。我从一个朋友的事务所中出来,办公室中开着暖气,使人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出来给寒风一吹,反倒清醒了不少,我顺著海边的道路走着,风吹在脸上,感到一阵阵的刺痛。我将大衣领翻高,脸也偏向另一边,所以我看到了那幅油画。

血统

简介: 这个故事,和以前我记述过的一个故事中的一个人有关连,那个人的名字是郑保云。大家还记得这个人吗?如果是一直以来都在看我记述各种怪异的故事的朋友,而又有不错的记忆力,一定可以记得他。对了,他就是那个故事的主角,那个题为“尸变”的故事不是很长,也不算曲折离奇,但是却在着极度的悬疑:郑保云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一个外星男性和一个地球女性的“混血儿”。我说“极可能”,是由于虽然多方面的证据,都指出他的父亲是一个外星人,但到了最后关头,他接触到了他父亲留下来的秘密,他却毁去了那秘密,接着,他成了疯子,据疯人院的医生说,像他那种情形的疯子,是最没有希望的疯子。

寻梦

简介: 杨立群感到极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急躁不安,不是他昨天决定的一项投资,在二十四小时后,看来十分愚蠢,一定要亏损;也不是因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为办公室的冷气不够冷。令杨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个梦。每一个人都会做梦,杨立群也不例外,那本来不值得急躁。而且,杨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静的头脑,镇定的气质,敏锐的判断力,丰富的学识,这一切,使得他的事业,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进入颠峰,而这时,他才不过三十六岁,高度商业化社会中的天之骄子,叱吒风云,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会公众欣羡的对象。要命的是那个梦!

新独臂刀

简介: 松枝扎成的火把,劈劈拍拍地响着,火头高窜,每一阵火花爆烈,就溢出一阵松油的浓烈的香味来,宽宏的练武厅中,被火把照耀得明知白昼,但是火光闪耀,人影摆动,却有看一股异样的诡异,和日头之下的明亮,大不相同。在练武厅的正中,是一个貌相威严,身形雄壮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气宇轩昂,站在那里,双手执着一根三节棍,他那根三节棍,中间那一股特别来得长,足有四尺,两旁两节,则是两尺,棍是上好的枣木制成的,闪着紫光隐隐的光彩,在棍上,还箍着一圈圈的金箍,金光夺目。这样的兵刃,这样的人物,虽然站在那里不动,也自有一股势吞山河的气概。

消失女神

简介: 十五年之前,极具商业头脑,野心勃勃,机智过人的日本人井上恭二,创办了“大世界集团”,自任永远董事长。他的创业方式,十分特别,只怕是世界首创——他自己撰写了一篇文章,刊登在日本的各大报章上,用广告的形式发表,而那笔广告费,也不是自己拿出来的,而是来自他密友川崎信子的私蓄。事实上,他的整个创业计划,也全是在信子的香闺之中想出来的——从最初的概念,到完全成熟。他最初的概念是:他要做生意,要做大买卖,要发大财,可是他又没有本钱,所以,他要做的买卖,必需是没本钱的买卖!

玩具

简介: 两桩相当古怪的事加在一起,使我对陶格先生的一家人,发生了兴趣。先说第一桩。在欧洲旅行,乘坐国际列车,在比利时上车,目的地是巴黎。欧洲的国际列车,可以说是世界上设备最好的火车,速度高,服务好,所经各处,风光如画,乘坐这样的火车旅行,真是赏心乐事。上了车不久,我感到有点肚饿,就离开了自己的车厢,走向餐车。世事就是这样的奇怪,一个看来绝对无关重要的决定,会对下决定的这个人,或是和这个人完全无关的另一些人,产生重大的影响,像是冥冥中自有奇妙的安排,任何人都无法预测。

未来身份

简介: 这个故事叫作“未来身份”。请千万注意,是“身份”而不是“身分”。“份”和“分”是两个不同的字——不但意思不同,连读音也不同。如果“身份”变成了“身分”,那么这个故事就和身份无关,变成了和身子分开或者分离有关,和以前叙述过的“支离人”的内容重复了。所以不能混淆,弄错了就会闹笑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人认为“身份”的“份”,应该用“分”,理由是古时候就是那样的,真是滑稽——这些人为什么不干脆使用甲骨文?又为什么不钻木取火?岂不是更古得可爱!

无价奇石

简介: 推开旋转的玻璃门,穆秀珍走定进大厦,大厦的大堂装饰得十分华丽,四壁全是翠绿色的,有着各种花纹的意大利条纹玛瑙琐,而地上,则铺着浅黄色的地毯。这幢大夏被定名为“云氏大厦”,是云家兄弟最新造成的:自从大厦落成那天,穆秀珍来参加过鸡尾酒会之外,她还是第一次来。而今天,她也不是特别前来的,她恰好有事到市区来,找不到地方泊车,想起云氏大厦就在附近,就将车子驶进了云氏大厦的停车场,当她办完了事之后,她忽然想起,既然来了,就该去看一看云四风,和他也已有好几天未曾见面了。

无间地狱

简介: 在长期的写作工作中,总喜欢变些花样。这一个“无间地狱”的故事,各位看完以后,可以发现、全书只有三个场景:展览馆、酒店顶楼套房和康维的巨宅。而人物,来来去去,主要的也不过五个人。像不像舞台剧?简直就是!可是故事却又变化无端,一样的曲折离奇!所以,写作人自己,也得到了创作上的乐趣和满足。用了“无间地狱”这样的题目,是由于在地球上,确然有些环境如地狱。